|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一文揭秘国安与乐视“闹分手”的真相

2016-07-09 14:55 | 作者: 张秋颖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国安 乐视

0

不管是控股还是冠名,国安要先看到钱才肯谈;乐视则认为,得不到你的任何承诺,不可能先付钱。双方就卡在这里。

文|张秋颖    编辑|翟文婷    

近日,乐视和国安要分手的传闻甚嚣尘上。刚刚“闪婚”半年,这么快就要“闪离”?中国企业家杂志(ID:iceo-com-cn)第一时间向乐视求证,被答复,“暂不回应此事”。另一位乐视内部人士称,目前国安和乐视双方就股权问题还没有明确结论,双方还在谈判中。

据说双方的分歧在于乐视想谋求国安控股地位,现任大股东中信股份却没有此意;国安也并非要将乐视拒之门外,如果乐视先拿出10亿元股权投资“诚意金”,可以再探讨股权合作方案。

简单来说,不管是控股还是冠名,国安要先看到钱才肯谈;乐视则认为,得不到你的任何承诺,不可能先付钱。目前,双方就卡在这里。

回想当初两家“联姻”时,场面也算声势浩大。1月19日,国安和乐视宣布双方互为深度战略合作伙伴,并签下赞助和股权合作协议。其中赞助费大约为1亿元人民币,并拿到国安的胸前广告以及冠名,球队名称更名为“北京国安乐视队”;另外,国安控股股东中信集团以20亿的价格出让50%的股份给乐视,分两次付清。

微信截图_20160709145106

然而,近日就传出两家闹分手的消息。

7月7日凌晨,资深媒体人、足球评论员朱煜明在微博上发布消息,疑似对乐视和国安的合作发表评论↓↓

0 (1)

首先,问题出在1亿元冠名费。7日《足球报》发文称,“在双方签订协议之后,乐视曾分两次给国安打过款,分别打了2000万、3000万,共五千万,也就是‘冠名费’的一半。”没有收到余额让国安有情绪。

但据财新报道称,“其实双方约定的冠名费用其实是5000万,当时对外宣称1亿,其中另外5000万是在双方达成入股合约后计入股权款的费用。”也就是说,如果乐视不能入股国安,这5000万也不需要打到国安账上。

关于股权转让一事,据说乐视从一开始就谋求以51%的股权控股国安,但中信却表现冷淡。按照协议乐视方面需要在今年先出资10亿元共建球队,第二年度再付剩下的10亿元。其中,第一笔10亿元的款项,应该在赛季开始前,也就是3月份前到位。只不过,到目前为止,国安除了那5000万元外,再没有任何进账。

国安俱乐部名誉董事长罗宁表示,按照足协的相关规定,谈股权转让至少也要等到赛季结束之后。而关于“先付10亿”的传言,据财新网报道,实际上是国安希望乐视能够先付10亿元股权款作为“诚意金”,再探讨股权合作具体方案。然而乐视对此没有同意。

既然股权半年来一直没有谈妥,为何现在才被曝出问题存在?这起源于国安的一次引援。

此前媒体多次爆料,国安将引援来自五大联赛的前锋,身价比奥古斯托和伊尔马兹还要高,将超1000万欧元。但最新消息显示,国安此次的新援是乌兹别克斯坦前锋——24岁的谢尔盖耶夫,且加盟方式并非购买,仅仅是租借。

微信截图_20160709145119

这样的结果引起球迷不满,许多人认为,国安在引援上的迟缓不力,与冠名赞助商乐视的资金不到位有关系,开始纷纷指责乐视,甚至有球迷将乐视两个字从球衣上面剪掉。这大概也是此次流出关于国安和乐视分手风声的主要导火索。

事发后,乐视没有对外回应。罗宁的态度是,“外界的说法是不准确的,并没有到他们说的那一步”,他表示乐视已经按照合同履行了该履行的义务。

双方分歧的关键还牵扯到国安的大股东中信。半年前的发布会上,中信曾明确表示,同意乐视并购国安俱乐部最多50%的股权,而且,在同等股权的情况下,国安方面希望在重大决策层面还有一票否决权。

当时的媒体报道,“乐视和北京国安双方将展开全面战略合作,并探讨未来股权合作的可能”,而关于控股和管理等方面的问题再无细节,乐视体育CEO雷振剑当时接受采访时也表示,“股权的具体问题还在谈。”

对于国安选择乐视的理由,罗宁曾强调足球的地域性很强,而乐视是一家扎根北京的公司,且乐视有体育的基因。

关于国安对于乐视的意义,雷振剑也曾说,“国安在我们整个(体育)产业链里面基本上是算是最后一块拼图了。”

目前股权谈判正陷入僵局,也有人猜测或许背后另有隐情:

猜测一:性价比不高?

有消息称,乐视迟迟不付款的原因许是觉得“买贵了”。

如果按此前媒体报道的关于乐视和国安签订的合作协议,估算一下乐视投入的资金大致包含:5000万赞助金、5000万保证金,10亿股权收购“诚意金”,10亿尾款,这些加在一起大约是21亿元人民币。若对比苏宁并购国米68.55%的股份花费2.63亿欧元(约19.48亿元)和万达收购马竞20%的股权花费4500万欧元(约3.33亿人民币)的交易,乐视付出了不小的成本。且21亿已经超过了国安估值40亿的一半,乐视方面更希望在这笔巨大资金投入下能够实现控股,花21亿还买不到话语权令其有些难以接受,因而双方陷入僵持。

猜测二:资金不够?

2016年3月,乐视体育刚刚完成B轮融资,它以215亿人民币的估值完成80亿元融资。体育产业的急速升温加上乐视擅长的资本运作,让乐视体育练就一身“吸金大法”。加上2015年5月,乐视体育的首轮8亿人民币融资,两次融资大约是88亿元人民币。

但是这两年,乐视的支出也不少。据腾讯《深网》报道,资料显示乐视体育在2014年营收1.07亿元,毛亏损1.39亿元;截至2015年11月30日,乐视体育营收达2.91亿元,毛亏损3.84亿元,净亏损达到5.69亿元,预计全年亏损超过6亿。

而持续投入版权是乐视体育亏损的主要原因:2015年9月,乐视体育2亿美元拿下香港英超3年独家转播权;2015年10月,乐视体育1.1亿美元获得2017-2020年亚足联旗下所有赛事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全媒体版权;2016年1月,乐视体育1亿元冠名北京国安;同月,乐视体育以3亿元对价收购体育主播直播平台章鱼TV全部股权,完成收购后,章鱼TV将成为乐视体育旗下UGC直播平台;2016年2月23日,乐视体育宣布与体奥动力正式确立全面战略合作关系,以27亿元获得中超联赛2016和2017两个赛季的独家新媒体转播版权。

另外还有:冠名五棵松体育馆;战略入股世界体育集团(即WSG,现更名为拉加代尔体育亚洲),获得其20%的股份并成为该公司三大主要股东之一。

据悉,乐视体育在这两年的花费已经超过50亿元。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