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美团百度饿了么外卖平台将被立案调查,监管之下行业乱象会被改善吗?

2016-08-11 16:30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北京

360截图20160811155559555

日前,北京市食药监局首次曝光60家无公示证照外卖商户,这些商户分别来自百度外卖、饿了么及美团外卖,通过互联网监测随机锁定,这样的曝光今后将定期进行。目前市食药监局已固化相关证据,并对以上外卖平台进行立案调查。据悉,三大平台将面临最高20万元的罚款。

随后,市食药监局再次约谈外卖平台负责人,并在约谈会上公布了百度外卖、饿了么及美团外卖平台的60家无公示证照餐饮商户。据悉,首批曝光的60家无证照餐饮商户是通过互联网监测随机锁定的,市食药监局互联网监测中心负责人赵鑫表示,正在利用高科技手段对互联网违法行为进行搜索监测,为监管部门提供违法线索。市食药监局表示,今后将定期曝光此类商户。

「 违规商户通过互联网监测随机锁定 」

“进行全网自动搜索的方法有多种。”赵鑫介绍说,一是匹配网店名称,“通过食品经营许可系统的比对,如果发现店铺名称不规范,将被列入可疑名单进行重点检查。”第二种途径是对店铺的地址进行比对,“例如,有的平台多个店铺使用一个地址,这一类店铺可能存在着无证或未在原址经营的问题。”赵鑫说,三是比对电话,如未标明店铺电话信息,或者多个店铺使用一个电话号码的。此外,有的店铺地址只标明“北京”或者“北京市”,地址模糊都会被提取出来。

「 对三大平台立案调查 最高罚款20万 」

市食药监局副局长唐云华在约谈会上表示,目前已对上述违规商户信息进行证据留存,并将于近期对三大外卖平台进行立案调查。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根据《食品安全法》的规定,三大外卖平台将面临最高20万元的罚款。

唐云华透露,9日晚,百度外卖、饿了么及美团外卖等平台收到食药监局约谈信息后,连夜下线一批无公示证照商户,“我们通过互联网监测锁定问题餐饮商户的过程中发现,不断有商户从页面中消失或停止营业,但目前已对首批公布的60家无公示证照餐饮商户信息进行了固化保存,将作为证据,对这几家外卖平台立案调查。”

《新食品安全法》规定:“网络食品交易第三方平台提供者未对入网食品经营者进行实名登记、审查许可证,或者未履行报告、停止提供网络交易平台服务等义务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五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款。”这意味着,三大外卖平台此次将面临最高20万罚款。

「 对“平台提出‘审核难度大’完全是借口” 」

“死灰复燃”是各外卖平台上无证照餐饮商户的一大特点。新《食品安全法》实施以来,市食药监局多次约谈外卖平台负责人,各外卖平台负责人在约谈会上屡次表示已清理一批无证照商户。经历“315”大面积清理之后,外卖平台上的无证照餐饮依然占据着不小的比例。

对于无证照餐饮在外卖平台上“死灰复燃”的原因,各平台均有自己的说辞。饿了么认为前期对商户的审核系统不够严谨。市场竞争情况下部分人员业务压力大,铤而走险,导致无证照商户出现在外卖平台上。百度外卖表示,“平台审核证件的难度比较大”,有些商户利用PS手段伪造证件,超出工作人员可识别的审核范围,同时也有审核人员与商户勾结的情况存在。而美团外卖则表示“外卖平台作为新兴行业,难免存在管理跟不上的情况”。

对于各平台提出的“审核难度大”等理由,市食药监局副局长唐云华说:“315之后就将全市22万家餐饮商户的数据库开放给各平台,便于批量对比审查。说一两个月甚至半年才能比对结束完全是借口,全市22万家餐饮单位的筛查也就是一晚上的时间。”在市食药监局食品市场监管处处长李江看来,“过度追求经济利益,轻视食品安全是无证照商户一而再再而三出现在外卖平台上的主要原因”。北青报记者了解到,今年上半年,市食药监局投诉举报中心共收到对三大订餐平台的投诉举报228件,其中有关美团网的投诉举报92件,有关饿了么的投诉举报77件,有关百度外卖的投诉举报59件。

唐云华透露,对于接到举报线索的无证照餐饮,市食药监局将立即进行现场查处。同时从年初开始,本市制定了“万余家无证照餐饮单位查处”计划,目前已实现治理率46.4%,针对网络订餐平台上无证照餐饮频现的状况,一方面将利用全网自动搜索等科技手段进行监控,另一方面加大巡查执法力度,“藏身居民区内的无证照餐饮,将是下一步打击的重点。”唐云华说,通过线上线下联合整治,共同打击无照无证餐饮单位。

「百度外卖16家“生态厨房”全部下线整改 」

据食药监局,已固定证据的未公示证照信息的店铺包括:西贝筱面村(君太店)、天外天烤鸭店,眉州小吃(昌平)、汉拿山(北京顺义华联店),肯德基宅急送(云岗店、宽街店、宣武门店)和必胜宅急送(鲁谷店)等。

新京报刊发《百度“生态厨房”过期菜品做外卖》调查报道,17饭、巩大夜宵、安小卤、有家下午茶、顶味源这些百度外卖上的店铺,餐品经营种类看似不同,实际上是由同一地的线下餐饮实体店对外送餐。

这些实体店,或无证无照堂而皇之,或与其他店共用证照。多家使用过期食材、手抓配菜、剪刀拌饭、满屋子苍蝇蟑螂……被曝光后,百度外卖16家“生态厨房”今起全部下线整改!

「朝阳区“外卖村”百余餐厅停业 」

本周以来,北京媒体推出了《黑作坊办假证挤进百度美团外卖推荐》系列调查报道,曝光了海淀区石佛寺村河南烩面制假证上线外卖平台、五道口购物广场美食城无证经营,朝阳区中弘·北京像素小区百余家黑店聚集等外卖乱象,包括:厕所洗手池洗菜、用过的餐盒洗了再用,以及一大批均未获得“餐饮许可证”的外卖店通过办假证、刷单等违规行为进入到美团外卖和百度外卖的推荐名单中。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外卖店黑店中有不少曾在今年“3·15”期间被央视曝光过,在被强制下线后,这些黑店并未就此消失,而是等待时机转战其他外卖平台,也不乏个别黑店重返原来的平台。

在媒体曝光的当天,北京市食药监局联合工商、安监、城管等部门,对海淀区和朝阳区等上百家餐厅进行集中查处,查抄了嘉和一品粥、杨二姐饺子等无证餐饮单位10家,并摘除无证餐饮单位广告牌40余户。截至目前,海淀区30多户无证餐厅被责令停业,而朝阳区北京像素小区“外卖村”100多家餐厅均已停业。

针对媒体报道,外卖平台领域的三巨头也立即作出了反应,纷纷表示将对涉事商户进行全面彻底检查,并紧急下线报道涉及的商户,对其进行严厉处罚。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百度外卖平台下线了1000余家问题商户;美团外卖平台下线9000余家问题商户,其中北京地区2000余家;而饿了么外卖平台在“3·15”后至今累计下线近2200家商户。

虽然三家外卖巨头均将涉事商家下线,但经常叫外卖的张女士并不满意,她对记者表示,原来过去自己吃的一直是“问题”餐饮,希望平台能够彻底解决黑店进入外卖平台的问题,并不再有黑店在(外卖平台之间)转战一事发生。

「不同送餐平台代开店报价不同 」

据北青报记者报道,除了个人资料,商家进驻还需要有营业执照、餐饮服务许可证、健康证,以及有能够提供堂食服务的实体店面。交流中,多名商家透露没有上述材料也能在送餐平台上开店,但补充说:“现在饿了么和美团比较好办,百度外卖暂时不行。”

此外,商家称,代办不同送餐平台店铺的收费也不同。代办“饿了么”店铺的收费从400元至550元不等,而商家称“美团按照城市不同收费不同”。北青报记者表示地址在北京,其中一名商家报价1000元,另有其他商家称700元可以做。

商家自称全国各地都有其代办的店铺,北青报记者提出想看看几家“这样的店铺”,随后,一名商家向北青报记者展示了自己近期代办的10多家店铺的截图,北青报记者询问是否有北京地区的,该商家提供了位于朝阳区的一家“饿了么”店铺。

按照商家提供的店铺名称,北青报记者在“饿了么”网站进行检索,发现该店铺的“商品”页面及“评价”页面并未有异常显示,信息显示,该店铺商品月销量已有27单。但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在“商家”页面,该店铺留下的地址位于朝阳区光华路某大厦地下一层,但在“商家实景”展示部分,一张门头照看似在室外而非地下室。

北青报记者循着店铺地址进行实地探访,发现该大厦地下一层为停车场区域,北青报记者随后致电该大厦物业获悉,“地下一层没有店铺,整个大厦的其他区域也没有这家店”。

「以“加盟商”身份冒用企业证照开店 」

北青报记者随机联系了一名自称可以代办“饿了么”店铺的商家。商家说,只要北青报记者提供身份证的正反面照片、一张银行卡信息和一个白号(未注册过“饿了么”的手机号码),他就可以为北青报记者代开一家店铺。

此外,商家提醒,需要北青报记者提前想好要经营的商品种类、店名,并提供店铺地址。“我没有实体店,哪儿来的地址?”对于北青报记者的疑问,商家答复称:“可以看一下你楼下有什么饭店,你去问一下他们的地址,用他们地址注册是能通过的,或者找附近一家关了门的店铺地址,再或是留一个模糊的地址,但这个地址要离你家很近,方便送餐员取货。”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按照“饿了么”官网显示的店铺进驻流程,在提交申请时必须上传店铺的营业执照和食品经营许可证照片,代办商家称,这是整个申请流程中最重要的部分,但他承诺只要付款,就会给北青报记者弄到全套证照。

“我们现在都推荐客户使用企业证照”,代办商家解释称,企业证照可以“加盟商”的身份进驻,“一个企业旗下可以分很多个分公司和子公司,他全部都可以挂靠一个总部的营业执照下。”

按照商家的说法,他手里有全国各个区域的企业证照,都是花了钱,“通过专门的渠道”买来的。“包括他们的法人、股东和注册资金我们都知道的,而且证照信息都可以在工商那边查得到,保证是真的。”

随后,北青报记者向其询问冒用企业证照是否会被企业或平台发现,商家答复称“绝对不会”。他解释,客户的店铺名和被冒用的企业名称不同,通过一般检索看不出问题。其次,按照“饿了么”平台现在的规定,除了店主自己和“饿了么”后台能看到店铺注册时使用的证照,包括被冒用企业在内其他用户,都是看不到店铺证照信息的。此外,商家称,“‘饿了么’审核时只看证照真伪,不会去向企业方核实”,“平台会默认你是加盟商,但企业本身却不知情”。

「外卖平台不是食品安全问题的旁观者 」

对于快餐平台的监管,媒体也提出了很多建议。《中国青年报》认为,外卖平台不应该是食品安全问题的旁观者。不法餐馆能够较长期地经营,政府部门有着不容推卸的责任。

但是,一个实体餐馆能否经营,与餐馆能否入驻外卖平台,并非一码事。作为有专业判断能力的服务商,外卖平台有责任检举和揭发不良商家,而不是一边装无辜,一边悄悄地把有问题的商家纳入旗下。 

「专家称平台应承担连带责任 」

朝阳区常营乡长方泽刚日前表示,北京像素小区流动人口较多,餐饮行业乱象治理也是常营地区的工作重点之一。接下来,将首先开展为期一周的无证餐饮脏乱差等环境问题综合整治,建立长效机制。同时,对小区实施封闭式管理,切断无证餐饮送餐渠道,五个小区出入口将派人把守,禁止从小区内送出外卖。此外,将协调开发商,疏堵结合,彻底解决好北京像素小区的无证餐饮问题。

朝阳区食药监局副局长李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无照经营的餐厅食品安全无法保障,监管部门对其进货来源不掌握,以北京像素小区为例,目前经营情况复杂,需要依法查处并令其停业。李洋还强调,餐厅在网络订餐平台入网必须有许可证,对于可能存在的在网络平台提供虚假许可证信息进行经营的行为,也将对平台和经营者依法处理。

中略资本创始合伙人高剑锋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互联网外卖平台的快速发展和企业管理的落后、不健全之间存在矛盾。外卖平台的订单量非常大,平台之间也都在互相争抢这块大蛋糕,在这个背景下,作为外卖平台要根据大数据的分析进行有效管理,把有问题的黑户清除出去。除了上线之初的审核制外,平台还缺乏对商户过程的监管,这也是平台目前的难点之一,实地检查的成本很高,这与平台的商业模式相违背,并且商户数量庞大,无论是对政府还是企业来说,在真正的执法过程中很难杜绝食品安全问题。

那么如何改善外卖行业的乱象?高剑锋说,“外卖平台应该成为黑作坊和无证经营的连带责任方,外卖平台有责任并且应该成为责任主体,对食用不合格餐饮的消费者承担赔偿责任,而不仅仅是下线黑商户这么简单。”

高剑锋还表示,政府部门不直接掌握商户的数据,在监管中指向性不明确,而平台虽然拥有大量数据,但又不具有执法权。如果平台之间可以向政府部门提供大数据,把二者结合起来,那么将会改善整个互联网外卖的商业生态。

(中国企业家综合央视财经、新京报、北京青年报、搜狐财经、每日经济新闻等报道)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