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独家 | 送别创业者张锐

2016-10-10 17:57 | 作者: 王芳洁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创业

[摘要]想说却还没说的还很多,攒着是因为想写成歌,让人轻轻地唱着淡淡地记着,就算终于忘了也值了。

文|王芳洁    编辑|马吉英   

阴霾了许多天的北京终于晴了,天高云淡,偶然有白翅黑鸟低低飞过八宝山殡仪馆的上空。2016年10月9日,农历9月初九,重阳节。这天是创业者张锐的遗体告别仪式,作为著名移动医疗企业春雨医生的创始人,张锐生于上个世纪70年代,卒于2016年10月5日,享年44岁。

640.webp (1)

640.webp (2)

春雨医生创始人张锐告别仪式现场

清晨的八宝山仪式堂东厅外聚集了数百人,尽管气温只有5摄氏度,但有些人6点多便来了,黑衣肃穆,静默的等待在广场上。他们之中,有张锐生前的亲友、员工、合作伙伴,也有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大健康行业创业者。尽管他们中,并非所有人都认同移动医疗的前景,但观点差异并不妨碍他们对张锐的景仰。

融资额和估值是衡量创业成功与否的重要指标,春雨医生在创立短短五年内,便实现了约十亿美元的估值,就在3个月前,公司还完成了12亿元人民币的Pre-IPO轮融资。如无意外,春雨医生将很快在A股或新三板上市。

“想说却还没说的还很多,攒着是因为想写成歌,让人轻轻地唱着淡淡地记着,就算终于忘了也值了。说不定我一生涓滴意念,侥幸汇成河,然后我俩各自一端,望着大河弯弯终于敢放胆,嘻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也许我们从未成熟,还没能晓得就快要老了,尽管心里活着的还是那个年轻人……”,灵堂里放着的是李宗盛的《山丘》。

作为前《京华时报》新闻中心主任、网易副总编辑,文青老炮张锐有了一个特别的遗体告别仪式。灵堂正中,并没有悬挂他的遗像,而在滚动播放他生前的照片。记者进去时,正放着他年轻时的影像,在课堂上和同学研究摄录机,在郊野和朋友爱人游玩,那么年轻,那么意气风发。实际上,灵堂正中,鲜花簇拥着的张锐,现在看起来也不老,圆脸薄唇,标准的安徽人长相,温和但透着机敏。只是脸色很白。

相信成功的创业者张锐生前没有忘记初心。他曾坦陈自己很焦虑,“每天吃不好睡不好,晚上睡前会担心资金链断了怎么办,早上又打起精神鼓励自己说,自己的产品解决了那么多人的痛苦,这么有价值,一定会拿到钱,只是‘缘分不到’。”尽管质疑那么多,但他一直坚信移动医疗可以改善中国人的医疗环境。

张锐死于心梗,这是一种长期劳累失眠焦虑非常容易引发的疾病。

遗体告别仪式结束后,人们三三两两的聚集在广场上聊天,有的创业者说自己感觉前几天也心梗了,另一个人则说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投资人常常12点发来微信,夜里2点又打来电话,必须马上响应,否则……

对于这些创业者来说,张锐的突然离开是一记重锤,今天的他们一定都思考了成功的意义,究竟是成功的融资和上市,还是首先成功地活着。但这些思考仅限于当下,也许是今天,也许是接下来的几天,但不久后,他们仍会回到原先的轨迹上,被各种外在力量驱使,被成功的欲望驱使。

“越过山丘,虽然已白了头,喋喋不休,时不我予的哀愁,还未如愿见着不朽,就把自己先搞丢,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喋喋不休,再也唤不回了温柔 ……”遗体告别仪式很快结束。创业者们陆续离开,有的相约去某处交流一下彼此的创业项目。

出身于医学世家,又成为了医疗行业的领军人物,张锐比绝大多数普通人更接近于顶级医疗资源,但他仍然没有从死神之手逃脱。

张锐一定是个宿命论者,他曾和BAI (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创始及管理合伙人龙宇说过,在某次抽一根烟的功夫里灵魂出窍,看见了自己的前世今生,看见了穿着红棉袄的媳妇王小宝。他的前世是个土匪,老爹是他的部下,但他是个义匪,还帮忙修过铁路。

9日晚间,张锐的骨灰将被送回家乡合肥,冬至时分,他将入土为安。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