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未来学家Ray Kurzwei: 科技帮助我们更好地预测未来

2016-11-08 13:09 | 作者: 京东方

【中国企业家网】2016年11月8日,主题为“开放两端芯屏气/器和”的京东方全球创新伙伴大会(BOE IPC·2016)在北京举行,未来学家、《奇点临近》作者Ray Kurzwei在大会上做了“Innovation in the Age ofAccelerating Returns”的主题演讲,他提出科技能帮助我们更好地预测未来,提高预判的准确性。263365663441684437

他认为,在之前我们会觉得预判未来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但现在来看并不是这样的,只要有合理足够多的数据,并且对它们进行合理的推算,我们相信可以对未来产生非常好的预判。我们都需要基于信息技术,信息技术是在高速发展的过程,通过信息技术的发展对未来的预判可以更加准确。

同时,科技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进行工作,从而帮助我们更好的进行教育,能够更好地帮我们面对未来,预测未来,虽然我们面临很多的挑战。

以下为演讲的实录:

非常荣幸能够参加今天的创新大会,能够有机会参与京东方这样全球领先的科技公司的大会,大家欢聚一堂想一下未来。我12岁的时候出现了电脑,14岁写过一篇文章,如何拥抱新的科技。人脑是不同的模块,每一个模块都会赋予我们的生活和科技不同的认识,把认识结合在一起就形成对世界的认识。

1991年,我当时意识到我们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这是非常重要的。在适时的时间,才会出现适时的科技。在之前我们会觉得预判未来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但现在来看并不是这样,只要有合理的足够多的数据,并且对它们进行合理的推算,我们相信可以对未来产生非常好的预判。这一切都基于信息技术。信息技术在高速发展,通过信息技术的发展对未来的预判可以更加准确。

由于信息的发展,我们的世界正在发生翻倍的变化。开始时,我们对未来信息科技发展变化判断不准确,但由于信息科技的发展呈现爆发式的变化,这是几何级的增长。我们现在能够用科技进行更好的MRI扫描,这是从信息科技里获得的好处。从1981年开始,计算能力呈现几何级数量的增长,摩尔定律的增长速度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就是迅猛增长的态势,计算的能力快速增加。很多人在看发展情况,摩尔定律之前的几十年已经有其它定律,摩尔定律是非常对的。从50年代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摩尔定律的出现,我们可以看到计算能力在快速增加。1952年以后我们已经知道,所有的发展都不是凭空出现,我们可以在下面一个方式出现的时候出现几何的快速增长。我们可以看到三维的芯片,几年会更新换代。这个发展态势持续下来,所以我们在思考这样的发展态势就需要了解,在20世纪发生了什么。不仅仅有一战二战,也有科技的快速发展。全球在1992年的时候出现冷战,这些战争都存在。但我们需要了解在经济箫条的同时也有科技计算能力的提高,王东升董事长提到我们要看看科技的发展,这些我们无法预测。特别是在上个世纪1982年到2050年的预测,我们现在是2016年,我们只能看到目前的发展,我们看今后会是什么样子的。可能每一个新的技术发展都会带来几十亿美元的价值,晶体管的价格会逐年的下降,这会告诉我们也是有价格周期循环的。我们来看一下所有的电子产品,可能每年都会下降50%以上,现在我们会担心通货膨胀和全球出现上个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我们也要增加大家对经济的信心,我们也要考虑一些忧虑。

可能我们会重复之前的经济箫条或者是出现同样的经济下滑,我们也会提到现在更多的要考虑定律的意义。我们在出现经济泡沫以后,是否会保持一两年的通货膨胀率,如果不保持世界经济会怎么样?我们并不只是像我们的经济学家指出的那样,经济的萎缩。现在这点毋庸置疑,我们还要担心在技术发展方面有什么样的变化,存储总字节数的出货量,每年都是翻一倍。上个世纪70年代以来,过去50年的发展是非常快速的,可能跟我们的经济是同步的。因为我们有很多的创新,有生产率的增加,就像刚才我们的王东升董事长所说的。我们还考虑到其它的公司在高科技领域不断的涌现,我们会有新的创新,新的计算能力,使得我们现在能够不断地利用这些资源。我们可以看到不只是翻倍的速度,我们还得考虑今后怎么发展。

在全球的技术和数据的交流,我们可以看到全球互联网的数量快速发展,过去一个世纪中,我们可以看到这种爆炸性的增长。就像刚才王东升董事长也举出类似的例子,左边是互联网的数量,我们在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没有才刚刚开始。可能开始有2000多个科学家在一起研究,慢慢有5000个,现在很多人通过互联网联系在一起。我们可以预测到2020年的情况。90年代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在当时可能人们没有办法想象互联网会带来这么大的巨变。这是互联网的力量,也给社会带来巨大变化。右边是同样的数据,这是另外一个表现的方式,也是我们的一个表达方式。90年代的时候,可能大家觉得这是一个新兴事物,对它不是很清楚,这是频谱效率的定律。

王东升董事长提到物联网的发展,这是一个新的工业革命时代,需要有各种各样的科技技术跨界跨领域的融合。我们在这里考虑到软件生命科学等等其它基因组的融合,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地方也是列举到了从上个世纪70年代到现在的发展。DNA测序成本极大地降低,我们可以看到现在主流的科学家认为这样的排序是一种失误。最开始认为一百年才能有新序列的增加,基因库的增加会很漫长。但现在我们可以看到,由于科技的发展现在几年就会翻一番的速度在增加基因库数量,所以我们可以看到随着现在一些大型项目,可能都是价值几十亿美元的项目,这些项目都会把数据进行收集和研究和创新,所以我们现在需要进行建模,我们需要进行程序的规划。这也是我们下一步需要从事的,我们现在要对这些智能技术进行好的应用。在上个世纪60年代,我们最开始的时候根本不可能想到有这么多新兴技术,可以对我们产生创新的促进作用。但现在我们可以看到,经常会跟人们谈论,心脏病的治疗会通过基因组库或者说其它的智能技术融入而得到解决,所以我们现在可以使用3D打印的技术或者说是一些人体器官的新兴生物技术。比如对DNA的研究,这会有新的突破,包括我们的基因组。

很多的科技公司都对基因组进行研究,所以我觉得这是在今后五年,我们对人脑会有一些新的研究成果出现。包括对我们人体细胞也是一样,包括我们自生的生物学病理学的研究,这是我们认为进入第二个阶段的研究。第一个阶段的研究已经结束。

我们现在要进行生命系列的编程,所以我们会在这个阶段有更多的计算机技术,我们还有机器人技术,还有我们BOE和其它中国公司一起,全球的公司都会对设备进行研究。我们已经超过了过去人们的想象范围,现在可能有新的解决癌症的办法。包括对经济可能有新的想法。我们有很多的纳米技术和机器人发明,所以我们现在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科学技术都可以帮助我们进行创新。我们在一些国家进行研究,对婴幼儿疾病进行一些创新,包括我们大脑破坏原因的研究。

第四个阶段对人的大脑和存储能力,包括我们的计算机和人脑的结合使用,这是2040年可能实现的阶段。

我们现在应该处于第二个阶段,物联网带领的工业革命时代。第三个阶段还有10年,10年以后有各种各样的机器人发明,我们会把寿命进一步延长,我觉得应该还有很多可以跟大家分享的内容。

我们应用技术的发展,每年全球总机安装光伏容量快速增加,每两年都会翻一番。中国成为全球领导者,德国第二,美国第三,我们的光伏容量都是每两年翻一番。我们可以看到在2012年的数量是10万兆瓦,预测到2018年还会翻一番,我们会获得更多的免费能源。我们现在能力越来越强,所以在今后会有光伏发电和地热发电等新能源出现。

刚才提到了3D打印,这是2020年主要使用的创新型工业革命的推动技术。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它也在快速革新,到2020年我们的衣服可能都有开源的设计,可以直接从网上免费下载,可能会省几千英镑。当然了大家可以看一下其它的行业,不仅仅是我们的生活,我们可以从食物的产品转换数字的产品。比如说我们的数字音乐,我们现在有非常大市场的规模,我们可以看到现在人们已经通过免费下载的方式阅读数字书。我们一些电影大片,都是通过高科技的方式进行拍摄,我们这是一种开源的市场,这可以给我们带来无限的价值。

当然了对每个人都是如此,我们对互联网的接入也是今后可以免费获取。年收益额也会达到60亿美元,这是互联网发展给我们带来的巨大收益。除了这个方面,我们还会考虑到其它类型的产品,我们还有人工智能,包括一些生活其它方面的科技产品。

这里有纳米技术,刚才已经提到了我们会有一些小型的设备和传感器以及计算机,小型的一些细胞。可能都会做很多的事情,帮助你更加的健康,我们不用做现在的扫描和预防的方式,治疗癌症有很好的效果,这是纳米技术在今后会给大家带来的一些好处。我们会有虚拟的社区,我们会进入一个虚拟的基因组序列库,我们会有新的机器人,建立虚拟的环境。

在这里,我们在VR的环境,几千公里以外的地方,但就像站在你面前一样,你的眼睛亲眼所见一样。将我们人脑直接与我们的云进行连接,我们写一本书关于如何思考大脑,对大脑的逆向工程的思考,这也是得益于多年之前的体验。现在我们想考虑,我们有各种各样的科学原理来支持我们的假设,每一个模型可能都会有不同的元组件,我们现在有三千亿个元组件的构成。每年人脑皮层的细胞数量在增加,包括MRI空间精确度也在提高,通过模拟可以了解大脑非破坏性测量成像的精密度。我们可以了解大脑如何思考。

上个世纪人们有对大脑最初始的破坏性测量,想了解大脑的思维方式。我们当时了解人类历史的几千年发展过程中,人脑的进化。我们可以看到人脑与动物的区别,包括大脑中75%的非破坏性的成像可以呈现。现在我们随着科技的发展,现在越来越清楚地了解大脑皮层网格结构,现在人脑的皮层也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在越来越精密。我们会了解随着历史的发展,我们可以看到大脑皮层的信号点和连接点越来越多。它们的功能也是不同的,有的负责音乐方面的,绘画,计算方面的,人的细胞管理不同的功能。动物没有这样的功能,我们所做的工作就是把这些都放在最基本的框架架构中,了解我们现在大脑皮层最初始的连接处结构是什么样的规则。我们了解这是非常漂亮的大脑构成图,现在人脑可以创造语言,有很好的音乐细胞以及科学技术的研究。

我们有不同的层级,我们两个不同的模式都分别含有A,A是两个不同的图案,一个是苹果,一个是梨,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组成部分。之后会把信号传输到我们的大脑里,之后会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读拼写,然后才能认识这样的词。我们看到A开头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苹果的词汇。这样的方式我们可以区分不同的事物,不同的形态。我们在大脑中有不同的模块,可以反映出女性是否长的漂亮。一个16岁的女孩做了大脑手术,我对她进行了采访,想测试一下女孩在手术中,刺激脑部不同部位的神经后,对不同的事情有什么反应。红色的部分代表的是影响我们的幽默感部位。女孩会觉得你站在那看起来都很好笑。我们会有纳米机器人,它可以进入我们大脑中,这是我们的应用,进入我们的大脑与大脑进行沟通和交流。通过这样的纳米机器人,可以直接与云端进行联系。我当时在MIT接触电脑的成本非常高,但随着科技的发展,现在的成本正在急剧下降。随着科技的发展,我们能够更好地把以前高成本的应用,更好的普及到大众中,能够更好地与我们云端进行沟通和学习,这样可以扩展我们的知识水平。现在我们无法直接实现这样的功能,但我们通过其它的辅助手段与云端进行沟通。刚才提到纳米机器人,它可以进入到我们的大脑皮层中,通过技术与云端进行沟通和信息交互。像一台微型的电脑与云端中的几千台电脑连接,刺激大脑皮层会变的更加聪明。有了现在的科技手段,不仅仅有3亿个这样的模块识别器,这个数字可以被扩大到十几亿。如果我们扩大到云端的时候,纯粹是信息科技,有这样的机会可以使得我们的大脑变的更加聪明,让我们更好地在云端大型数据和信息的集成平台上进行思考和学习,扩大我们的大脑知识。实现这样的信息科技,我们首先是基于对自身大脑结构的了解。2029年的时候,人类语言,人工智能可能会达到人类智力的水平。正是因为有电脑的扩大应用,所以每次可以做的事情更多。通过最新的科技可以看出,IBM的计算机,它在美国非常成功。我们现在可以非常好的解答之前提过的问题,现在信息科技发展应该有更好的应对方式。在电脑计算机和人类比赛的时候,计算机是胜出的。我们在维基百科里可以看到几百万甚至是上亿条的信息。通过这样的信息学习,其实就是信息爆发的学习方式。现在正常的情况下获取知识的方式是进行文章的阅读或者进行不同的书籍阅读。如果我们做过统计,奥巴马当时是有54%的机柜可以成为美国的总统,但最后他的数据比例并不是这样的。但我们如果通过大量的学习,就可以对这样可能发生的事情做出比较准确的预判。有了这样的信息科技能够帮助我们更好的对未来做出预判,现在我们更多的新科技和信息技术也应有于我们不同的科技之中,我们可以把科技运用在汽车行业,因为每年大概有几千人会死于意外。我们可以用这样的信息技术,更好的服务其它行业或者说我们生活中的其它方面。我们现在做这样的技术研发,其实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够让我们更好地了解社会以及更多的知识,现在没有人可以徒手建立摩天大楼,我们必须得使用很多的机器和设备,从而帮助我们实现这样的工作。

我们发明了这样的一些机器,现在我们做的是让这些机器更加智能化。现在有很多顾虑,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包括智能化的发展会不会造成更高的失业。大家可以想想,我们现在的趋势发展是必然的方式,90年代的时候大部分都是人工的工作来做,但我们现在还有多少岗位保留下来?之前在制造行业用工量非常高,但现在生产行业因为有了自动化的技术和更好的信息技术发展,现在这个数量占不到10%,可能就是9%左右。与上个世纪相比,我们现在的科技发展是十几倍的速度进行发展。其实,现在正是有了新科技的发展,我们现在会创造出更好的工作,给大家带来更好的薪酬。我们的科技技术对教育的发展,因为现在教室里有了科技的帮助,中国现在的教育包括人才的培养都取得非常好的成功,包括我们的PHD毕业生每年都是在几何数字的增长。有些人认为现在情况是走下坡,我们当时做过调查,87%的人认为科技带来更好的机遇。在每一个地区我们有了更好的科技,特别是在贫困地区的时候,他们更加期望有更新科技出现。为什么希望它会变的更好,因为这样的科技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进行工作,帮助我们更好的进行教育,帮我们更好的面对未来,预测未来,尽管我们依然面临很多的挑战。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