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中央美术学院姚璐:数字化的时代会不会绑架艺术家的创意?

2016-11-08 18:08 | 作者: 京东方

【中国企业家网】2016年11月8日,主题为“开放两端芯屏气/器和”的京东方全球创新伙伴大会(BOE IPC·2016)在北京举行,中央美术学院摄影系主任姚璐在大会上做了“数字时代的艺术创作”的主题演讲,他表示很感谢生活在现在的时代,互联网的推动对他的创作有非常方便的作用,网上得到的东西占作品的一半左右。QQ图片20161108180648

那数字化的时代会不会绑架艺术家的创意?他指出,开始展示的创作过程,就是想告诉大家,真正的创作还是在艺术家本身,但我们不能忽略未来的各种输出方式以及展示方式,这是为我们艺术家提供了更长的手臂,和更加广阔的语言。

以下为演讲的实录:

大家下午好!我是姚璐,也是数字时代艺术创作的最大受益者,很多的朋友都是如此。今天就我的作品快速的做一个演示,我只是想告诉大家在数字时代创作又多了几个手段。

数字艺术创作早早就开始,我可能应用的更多一些影像手段。以前我学习版画,它的语言性质就是由一个物体的载体然后进行转换,对转向的概念体会很深刻。在我的创作里面可能也是如此,大家看到这张是我自己做的东西,很多人问这是不是自己搭了土堆站在中间,不是,完全都是数字的。

今天大家都明白是怎么做成的,来源于垃圾堆。在北京奥运会期间有大量的工地,出现很多盖着绿色防尘布的物品,一下子看起来像山,更何况中国人对这些东西有亲密感,因为很像宋代或者说古代的青绿山水的样子。如何构架,我很多的朋友都在做努力。我动用了数字手段,我把这些东西拍下来,这一系列都是作为画画的人所应有的创作过程,进行草图的创作和构思,还要变成彩色的草图,最后接近于绘画原作的状态。我会根据一些国画,已知著名的国画样子进行创作,我不是学国画的。中国人对自己传统的绘画面貌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印象,我在这里也学了很多,直到今天突然对国画有一点点的认识,感谢我在创作里面得到的东西。

这些东西也都是从网络得到的,过去网络上这些东西得到不是很容易,感谢我生活在现在的时代。互联网的推动对我的创作有非常方便的作用,网上得到的东西占作品的一半左右。我找了很多资料,包括印章和效果。至于这些云彩,我其实可能就是站在楼上得到的,甚至可能是我抽的烟。

我在数字图片里面,把拍的素材进行一点点的拼贴,我是用软件最笨的一个,只要是那些手段就足以了。然后再加上颜色,最后把它进行框定,然后得到一个构图,最后得到了这个影像。我作品的目的开始的时候没有想太多,创作完了才有反思。

在如此美好的山水景象下,隐藏着很多的垃圾,发展过程中如何保护过去文化传统,这是有反思的。作为艺术家呼吁大家对过去文化传统进行保护,发展的同时不要跟过去的文化断层,我想通过数字的手段,用垃圾的效果呼吁我们的创作态度。大家看到很多细节,数字时代这些做起来非常容易。我的作品开始用传统的摄影手段,后来90%全都用数字相机。

大家问数字相机是不是用很高级的,真不是,我的数字相机用很多,甚至就是咱们手里的卡片机,我甚至用手机。现在手机的象素已经足以应付,这里有很多的小细节是没有问题的。我创作很多形式,这些形式我也是一点一点学的,根据国画的样子找到他们的味道。这也是一些细节,这些细节是每张都不一样,我把每张的不同点找出来,有的是对我们的乱砍乱伐,有的对我们今天雾霾的环境等等,诸如此类影响我们生活的题材。

望京有大量的垃圾,垃圾给我提供了创作源泉,我几乎没有离开我的地方,一年四季在那拍,我拍了很多。电脑里有大量的素材,然后我开始一点点点拼贴,这是很环保的,环保到没有走出家门几百米就把工作完成。这是用扇面做的,这个作品更多的是人与动物之间的关系,我们对此进行探讨。里面的词有讽刺感,对自主创意性的东西提出了讽刺。

传统创作展示形成,展览时代各种各样。我参加很多展览,都是同时可以展出,要感谢数字时代。为什么选择摄影的方式,因为摄影是非常快捷的。作为油画可能只是唯一性的一张,做展览很麻烦的,只能在一个地方,下一个地方只能在下一个时间段展览。

今天数字时代输出便利,所以可以同时在世界各地的几个地方进行展览,这给影像发展,包括文化的传播提供了巨大的推动作用。这些展示图片有很多都是同时展的,我今天拿出来就想告诉大家这种便利性。

作为展览的方式,我们现在都在探讨如何把它往前拓展。有若干美院的朋友我们一起说,我才意识到未来的作品方式可能会有很多不一样的东西。看看我们有没有什么更多的方式,今天我到现场才实际看到把作品放在图像里面是什么样子,我很高兴。

因为图像开始还是有点小小的担忧,我怕过于像视频化的东西影响作品的质感,但今天来了这种顾虑打消。因为亚光很接近原作的效果,使得我非常惊讶,我觉得普遍在最后的过程里各种形式会有方方面面的展示,催生艺术家对将来创作有更多的语言。

有一些人会有疑问,数字化的时代会不会绑架艺术家的创意?大家不需要担心,我开始展示的创作过程,就是想告诉大家,真正的创作还是在艺术家本身,但我们不能忽略未来的各种输出方式以及展示方式,这是为我们艺术家提供了更长的手臂,更加广阔的语言。不怕想不到,就怕做不到,未来对我而言有更多的事情需要做,今天是一个特别好的机会。谢谢大家。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