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谢泉彬:怎样定位医疗服务

2016-11-11 14:49 | 作者: 谢泉彬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京东方

【中国企业家网】2016年11月8日,主题为“开放两端 芯屏气/器和”的京东方全球创新伙伴大会(BOE IPC·2016)在北京举行。健康服务分会场,惠普企业服务集团事业部总经理谢泉彬发表“HP医疗及云解决方案”主题演讲,分享了医疗服务的发展,医联体的规划与设计和惠普的医疗服务。

轮播图-剩余分会8

 

以下为演讲实录:

尊敬的BOE的领导、尊敬的各位来宾,非常感谢有这个机会跟大家分享我们在医疗行业的整个体验。医疗行业在全球和中国都有很大的发展,作为服务事业部的总经理,今年有幸参加了三个关于医疗的论坛,第一个是在5月份,第二个是在10月8号圣地亚哥,跟这一次,很有幸,这三次都跟奇点集团有关系。另一个方向验证了医疗产业确实是在国内和国际都有很大的发展。大家知道,八年前的美国的医疗改革,包括八年前的中国医疗商业化,都面临同样的困境,相比其他行业,无论是制造业,金融还是电信,它的医疗体系,它的信息化,它的业务流程的优化都存在着很大的问题,那么怎么样定位医疗服务?怎么样定位医疗服务的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的医联体,医院的机构。我希望有这个机会能够跟大家分享我们的一些理解。

我首先今天会跟大家分享三个方向的内容,第一个方向,医疗服务的发展,第二个方向就是医联体的规划与设计,第三个会简单介绍一下惠普的医疗服务。其实我们谈到医联体的运营,谈到很多目前医疗体制的信息化,刚才也非常有幸听到了林先生比较慷慨激昂的讨论。其实在医联体和医疗服务发展都是非常难的,包括惠普在过去三年里从事区域医疗信息化的实施,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在一个省的医院,我们会有横向和纵向的6-7条体系,有新农合,有我们的公务员的社保,有我们的职工社保,还有在纵向体系的妇幼、疾病控制,还有我们的其他的公共卫生。所有这些体系里面,你去组建一个有效的医疗联合体是非常难的,刚才林先生谈到了我们怎么样发展我们的医疗服务,我们讲一个跟医联体相关的新农合的服务。两周前我们见到了毕节市委书记,谈在毕节做医疗产业化。习总书记给毕节市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脱贫,在毕节市有230万贫困人口,它采用的是新农合的医疗服务体系,大家可以猜一猜这个贫困人口的定义。惠普在毕节的服务是希望脱贫带动产业发展,脱贫带动医疗发展,贫困人口在毕节市的定义是年收入2300元。当我们谈到医疗体系的进展的时候,无论我们从国外还是国内,医疗体系的改革,包括美国奥巴马所推行的医疗体系改革和中国的医疗体系改革中,其实往往争议最大的问题就是医疗的费用支出。大家可以看到,这是全球的一个GDP,整个比例。大家可以看到,在中国是占到GDP的5.6%,这是非常高的,但是在美国占GDP是17.4%,尽管是在国外这种建立了完整的医疗分工协作和质量管理体系中,医疗行业的持续运营发展仍然是很大的困境、很大的挑战,它的医疗费用的不断上涨和医疗是否能够提供高质量的服务,这里仍然是一个冲突性的、矛盾性的不断变革的过程。所以在整个医疗体系中,在我们医联体设计中,我们仍然要考虑到质量管理、预算的控制与成本的增长、社会化的费用,医疗变革的创新。当然,这几年在医疗整个模式中,采取的一种趋势是所谓的4P的医疗模式,希望通过预防性、预测性、个性化和参与性,通过精准医疗和互联网医疗来去推动整个医疗的发展。这里发展中就谈到了一个精确化的医疗和互联网的医疗,它是要解决一个医疗覆盖的问题,同样也是通过精确化的医疗来解决医疗费用的支出问题。所以这是整个国际医疗服务的发展。这里怎么样评价医疗服务体系的成功?我们其实要深层次地看在医疗体系中怎么样衡量这条体系的标准,到底什么是它的成功要素。

中国的医疗体系伴随着国外医疗体系的发展也有很大的发展,在整个2013年中国的卫生消费总额是3.2万亿,大家注意一下,在整个的3.2万亿中,其实中国的财政支出在2013年到2016年期间只有2.1万亿左右,那么其他的将近2万亿是保险公司或者是其他的个人性的医疗消费支出。这个消费支出其实在整个GDP的增长中是发展非常快的,到2016年已经占了GDP的6.8%。大家可以看刚才的数据,美国是17.4%,在两年前,我们的比例大概只有4-5%,所以这个增长是很快的。年均医疗费用的支出达到了20%。当然,我们在国内的医疗体系还是有很多的,我们谈到医联体建设,谈到我们的医联体三级医院,希望覆盖我们的城市社区,希望覆盖到我们的乡、我们的县,那么就谈到了我们的医疗体制和医疗费用的一个基本的制度的组成。大家可以看到,在中国,在我们所推广的一个贵阳市的医疗中,这一个市的区域医疗就一共有200多家一级医院,2000多家乡镇卫生院。这个体系中,在国家医疗费用有限的情况下,在国家推行分级诊疗的情况下,我们的医联体、我们企业去参与整个医疗产业,我们的定位是什么?是解决哪些问题?就成为一个非常非常需要关注的问题。大家可以看到,整个医疗发展非常快,国家的财政支出也很大,仍然还存在着居民、政府和医疗机构三方面的挑战。还有一些未解决的问题,包括看病贵、看病难、服务差,对政府来说,医疗费用的持续增长也是一个问题。尽管在过去几年里,我们大概在整个的区域信息化的投入,整个政府的投入超过了几千亿人民币,但是实际上在全国的区域信息化中,跟银行和电讯最大的差别是我们没有看到一个完整的、可应用的区域信息化的平台。那么这就说明,本身在医疗服务这个行业,它有不同于金融和电信行业的其他的、本质的、内在的一些特点。

大家知道,在国外的医疗服务体系中,主要是有英国和日本,还有全福利制度,还有美国通过商业医疗保险支付的医疗制度,但是如同我们看到的,如同在英国、美国这种发达国家面临的问题一样,没有一种医疗体系是完美的,我们的医疗体系在医疗服务和供给双重增加的情况下,仍然存在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其实这是国外的统计数据,政府的统计数字,大家可以看到,从全球来看,仍然有20-40%的医疗费用支出是被浪费的,仍然我们的医疗支出中75%是花费在慢性病的管理和治疗上,因为慢性病是通过基因、通过其他的分析可以提早预防,通过改变你的健康管理方式,是可以提早预防、控制的,可以节省这方面的费用,另外还有80%的先天性的病可以通过基因分析控制,另外全球医疗信息化费用的支出也是非常大的。

尽管如此,我们考察国外的医疗体系仍然存在这样的问题,就是医疗体系从行业上来讲,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中国,没有电信、金融行业本身的信息化的一个集成度、标准度和可共享使用的方式。所以谈到整个医疗行业面临的发展挑战,谈到我们去组织我们的医疗服务,我们的医联体结构,我们就要看医疗行业的特点到底是什么。其实我们基于过去几年,在行业中的理解,包括在跟国际医疗机构的合作中,我们发现医疗存在着跟其他行业完全不同的特点。首先医疗行业是非标准化和个性化的,比如说我感冒和我的同事感冒了,我们到医院,因为我们的经历不一样、病史不一样、过敏源也不一样,所以我们不可能用同样的药,用同样的疗程。所以医疗跟其他行业最大的不同就是医疗是一个非标准化的、个性化的诊疗过程。这是医疗本身在预防和费用控制中的一个难题,它不像一个账户,你可以制订一个手续费的标准,但是医疗行业本身有一个非标准化和个性化的问题。再有一个,医疗机构,三甲医院,刚才林先生谈到了我们的协和医院是60亿,我们请到了我们的301专家参与我们在贵阳信息化建设的过程,301医院一年100亿的收入,但是即使如此,301在不同的三甲医院和高档医院中都存在着基本医疗和消费医疗的因素,我们怎么界定基本医疗和消费医疗?很简单,基本医疗是不可以盈利的,无论是在英国的体系、美国的体系和中国的体系中,同样基本医疗是不可以盈利的。但是消费医疗是完全不同的。我们有保先性的、预防性的健身,防治你的肩周炎,有洗牙,还有预防性的治疗,比如说理疗,比如说其他的一些慢性病的防治。这些本身是消费医疗。所以在医联体的架构中,你如何定义你的医院的经营定位?哪些是基本医疗?这个是不可以左右的,是政府规定的。哪些是你要做的消费医疗?大家谈到阜外、301,大家发现很多大型的三甲医院都有自制药品,自制药品其实某种意义上体现了消费医疗的一部分,体现了它盈利的一部分,所以当我们谈到医联体的应用中,我们要区分它的哪些是我定位的基本医疗,哪些是我们开展的消费医疗。本身从医生来讲,他在整个从医的过程中,有一个创新性和研究性的问题,我们谈了基因治疗,我们谈到了微创手术,我们谈到了看,有一些诊断的片子,这些片子里可以讲我要做一个解剖、化验,他要发现已逝去的患者的病因机理是什么,本身我们这个医院,我们的服务医疗体系中还要支撑这种研究性的、创新性的医疗能力。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医联体要建立持续的业务体制和业务策略,全球的医疗体系,无论是美国的、英国的、中国的,讨论的最大问题是我们的医疗体系从费用上来讲、从经营上来讲是否可持续。所以你就要看到我们的病患、我们的医疗机构的服务类型是否可以涵盖我们的基本医疗服务和消费医疗服务。在基本医疗服务和消费医疗中找到你可以持续运营的特点。

第三个,我们是通过一些4P服务、准确医疗服务来降低我们的成本,来控制我们的成本。包括我们基因很大的一个程度,它是作为你的病理分析,来保证你个性化的治疗,你的费用控制,包括精准医疗也是节省费用的因素。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我跟一家医院的院长谈,我刚才谈到了有一家医院,它的收入非常大,但是这家医院中,他告诉我说,如果我管理得好,我可以省几个亿的耗材,因为有的时候你可能会发现,刚入职的护士一个月,也许他在家里都一大堆绷带,怎么样去做这样的?他就需要大数据,需要我们对医院的管理,需要我们对精准化医疗的分析,来判定我们使用的成本是否是合理的。当然,医疗行业还有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其实在整个医疗行业中,我们的企业架构、我们的业务流程、信息标准化,由于他有个性化医疗的特点,由于他有消费医疗和其他医疗的特点,其实在医疗行业中,信息化的标准化是最差的。所以我们知道,我们换一家银行,我们通过工行可以查你招行的账户,可以做转账,现在在国内,你很难在一个市级医院、市级区域里两个医院的电子病历共享,系统不一样,数据标准不一样,其实国家在这些方面也没有真正可执行的,像银行、电信那样可执行的强制性的规范。

我想我们已经知道了医疗服务本身的特点,有中国的国情,中国现在的医疗体系还没有完全界定得非常清楚,因为在三级医院有消费医疗的部分,但是在我们所组织的社区医疗和乡镇医疗,一级医院里,其实是完全承担90%的公共卫生服务。我们看到过几个医联体的组织,比如说在福建、在洛阳,这些医联体的组织其实还没有很好地界定它的上级医院和下级医院到底采取什么样的运营模式。它是一个独立的一级法人,是独立的核算成本还是真正的两张皮,如何去落实它的分级别,其实大家可以看到,医联体是起源于欧洲,1948年的时候,在英国的国家服务体系中建立的NHS的模式,这种模式是基于全福利制的模式,跟美国的体系,通过商业保险的模式支付是不同的,但是这两种模式同样界定一个,就是你的医疗服务体系基本上是非营利性的,但在这个医疗体系组织中自然而然为了解决医疗资源优化的问题,他采用了纵向组织医疗资源的方式,以社区首诊为基础,双向转诊为途径的分级诊疗,总体的目标是降低服务总费用,降低医院的运行成本,提高医疗服务质量,减少病患就诊时间。但是在中国的医疗体系组织上,在中国现有的医院架构上,尤其是在乡镇和社区医疗体制还仍然是基本医疗和公共卫生载体的情况下,如何组织这个医联体,如何组织分级诊疗?其实还是需要探索的一个领域。

我们可以看到,在这种组织医联体中,我们需要定义你的三级医院,你的未来的一些社区中心,包括你家庭的一些服务,甚至包括一些康复的服务。其实在各种医疗体系中同样是一个难题,大家都知道2002年,凤凰卫视的著名主持人刘海诺在伦敦到汉诺郡途中发生车祸,他在英国治疗的2-3个月,医疗服务体系中只能覆盖他的治愈,当他提出来我需要做一些康复治疗的时候,保险公司和他的公司支付了一定成本之后,仍然医院会拒绝,英国的医院,在它的福利体系下,他不允许你占用过多的医疗成本,持续你的这种服务,最后他到了宣武医院做了一个诊疗服务,这里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什么是评价医疗服务成功的要素?其实两个,第一个医疗服务占用的资源和成本,第二个,作为人的生命,他真正得到的服务质量,坦率地讲,刘海诺的案例可以发现,他在宣武医院最后的康复是从病患个人来讲,医疗服务最成功的。但是他所拿到的社会资源的总体评价,他在英国的治疗体系是最成功的。这就造成一个问题,在这里,到底是中国的这种医联体的组织体系和医疗服务合理还是国外的,它的费用的分担模式怎么样是合理?所以这其实还是谈到了我们在流程中,医疗服务体系的定位,我们定位医院的基本医疗和消费医疗我们怎么去运营管理它?其实大家可以看到医联体首先要承担基础医疗服务,同样,大的医联体也会承担综合性服务,当然包括一些消费医疗服务,这是完全不同的,当你在国内组织这样的医联体,谈到你的医疗服务延伸覆盖的时候必然要面临的问题。

谈到了以上的这些东西,我们谈到了医疗信息化,无论是国内和国外,我们看到的最大差别是什么?其实医疗信息化,我们拿BOE举例就会非常清晰,BOE无论从经营到信息采集,到生产链控制是完整的,在不同地域都可以共享,不同的地方,在合肥的,在鄂尔多斯、重庆的,它的信息化是一致的,当我们组建医疗行业的信息化中,我们其实要用企业运营架构的概念来组织它,包括它的基础设施,包括它的医学影像,包括它的诊疗服务,包括它的协同与指挥,包括整个的架构,其实在医疗整个体系中,做医联体也好,还是医疗医院大的合作体也好,从企业架构讨论它的信息化建设还是非常罕见的。

大家可以知道,医疗行业本身就像刚才陈院长也介绍了,其实它采用的标准非常多,包括我们讲到的影像、ICD-10,这些在医院体系中需要有数据集成、标准化的数据架构、企业架构去集成它,包括格式化的数据,包括影像数据,多层次的影像数据其实差别很大的。卫生体系经常说我的医学影像数据不能在各个医院共享,并不是有些医院不用其他医院的片子,因为大家知道洗出来的片子只是病患最明显的部分,但是整个医学影像本身是多图层的,你要做到医学图像互认、检验结果互认,就必须在不同的医联体中共享完整的医疗影像图层,这要讲我们怎么样组织医联体或者是跨区域的医疗信息共享。

就像刚才陈院长也和林先生也谈到了,最根本的,因为医院的医疗还有一个特点,它是个性化诊疗,所以其实对一个病人来讲,他自己的病患历史、过敏史、服药史,自己的基因特性和他的诊疗历史是作为他健康付费判定,包括他准确的精准医学的医疗核心,所以在我们的医联体当中要服务好一个病患最根本的是基于这个病人本身的医疗信息的采集,可能是从他出生的影像,一直到他成长过程中所有的医学影像。当然,我们需要用大数据的方式,把所有的这些信息能整合起来,能够精准地判断医学费用的情况、业务运营的情况,这些也是我们在医院医疗信息化中所需要的,包括影像,包括实验室,包括典型病例的分析,来支持我们医生创造性的、创新性的、研究性的一些医疗的整个的业务发展。最终还有一个,整个医疗体系中怎么样构建一个医联体,医患集成的一个数字化的医疗服务。包括他的病区的管理,包括他的集成化医疗的数字化引擎,来集成多种不同格式的信息化。最终能够来提供整个医疗服务的一个整体的,能够可持续运营的一个支撑。

这就是我介绍的部分内容,当然,作为惠普来讲,因为在全球几十年的经历中,我们做过很多的案例,也愿意在未来的信息化中能够跟BOE这样的大的医疗领导者、医疗行业的领导者,能够有更深的合作,谢谢大家!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