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焦点 | 可口可乐“清”装上阵:也被“野蛮人”盯上了?

2016-11-24 16:17 | 作者: 梁宵 可口可乐

1

 

文|梁宵     编辑|徐昙

终于,可口可乐还是卖出了在中国的“装瓶业务”,接手方是其长期的合作伙伴中粮和太古,前者将拥有并运营可口可乐在内地18家装瓶厂,其余的17家则归于太古。

这是可口可乐全球装瓶业务调整的一部分:欧洲和非洲的重组在前,北美业务重组也在进行之中,可口可乐公司首席营运官James Quincey 在巴克莱投资者大会上表示,可口可乐北美汽水装瓶和分销业务加盟商重组的目标有望在2017年底完成。不出意外的话,2017年之前可口可乐将会卖掉北美所有的63个灌装厂——公司自有工厂的全球饮料产量占比将从18%降低到3%。

在撤出北美、中国、德国和南非的装瓶业务后,可口可乐的“版图”会发生重大变化,据该公司之前的估计,其直接雇员数将从123000人收缩至39000人,净收入将从443亿美元降至285亿美元。

聚焦于利润率更高、资本投入更少的浓缩原浆业务,这样会提升盈利水平——至少可口可乐是这样期待的。

数据显示,在碳酸饮料产业链条中,毛利率较高的是上游的浓缩液生产与销售(高达50%~60%)以及下游的渠道环节(40%以上),中游的瓶装业务毛利率较低,仅为10%~15%。2011年,可口可乐的“宿敌”百事可乐就将其在华24家装瓶厂的所有权益全部移交给康师傅,其中很多装瓶厂长期处于亏损状态,一些当初的合作伙伴也纷纷“立场”、变卖股份。可口可乐在4年之后也不得不面对这样的境遇,去年中国中信“抛售”了手中装瓶厂业务的所有股权,这也是一个不太好的信号。

2

 

毫无疑问,特许运营能够以更小的代价换取更大的规模,也能够降低成本和风险;当然,弊端也显而易见,就是随之而来的管理问题——甘肃省中粮可口可乐饮料有限公司在2015年就被爆出伪造环保监测数据的“丑闻”;而且,在如今消费市场多变的环境下,剥离装瓶业务也相当于“斩断”了品牌洞察和了解市场的触角——这些问题不会立刻显现,但却构成了未来的隐患。

也正因此,历史上,不管是可口可乐,还是百事可乐都在装瓶业务上“几进几出”:时而加强控制,时而剥离出售,并都有过与装瓶厂剑拔弩张的不快经历。2010年,百事以78亿美元收购了两家装瓶公司的股权,而后可口可乐则以超过百亿美元的代价收紧了其在挪威、瑞典、德国的装瓶业务。而在中国,可口可乐也一度收购了太古的一些装瓶厂的股份,并开始大量投入自建瓶装厂。

不过相比于“远虑”,可口可乐似乎更需要解决“近忧”,该公司之前公布的财报显示,2016年上半年总收入同比下降了5%,但净利润比去年同期上升了6%,主要来自于德国灌装业务的剥离。

这也就意味着,在全球饮料市场低迷,而可口可乐多元化产品尚收效甚微的背景下,全球装瓶业务重整或许会成为可口可乐“挽救”资本市场的最后一搏。从2015年甚至更早之前,这家市值达到1800亿美元的“巨头”就面临着被“吞并”的威胁,巴西首富豪尔赫·保罗·雷曼曾多次对这家有着130年之久的公司表示出兴趣,此前他旗下的全球第一大啤酒巨头百威英博在四次提价后,给SAB米勒开出了1040亿美元的并购价码——这种实力也让外界看到其未来并购可口可乐的可能性。

此前曾有评论指出,可口可乐在全球超过12万人的员工规模,庞大而分散的装瓶厂网络会给并购者带来不小的整合负担,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坚定地迈出全球重整步伐的可口可乐,到底是在做“奋力一搏”,还是要为不可避免的“被收购”觅得更大的筹码呢?

14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