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陈东升:巨大的财富一定要找最好的标的

2016-12-10 20:20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 陈东升

 

陈东升

跑马圈地时代之后就是整合时代的到来,整合的核心就是横向、纵向,国内、国外,产业多元的整合,整合的过程就是收购兼并的过程,收购兼并的过程就是金融杠杆的过程,就是金融时代到来,就是大家说的举牌现象的出现。其实背后是一个深刻的经济规律使然,不是偶然的“野蛮人”的现象。

2016年12月10日—11日,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一汽-大众奥迪作为首席战略合作伙伴的2016(第十五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在北京中国大饭店召开,泰康保险集团董事长兼CEO陈东升做了开幕主题演讲。

陈东升分析了中国主场面临的国际国内环境,他认为,中国经济社会发生了深刻的结构性变化,这个结构性变化核心是两个本质点:一个是庞大的中产经济形成发展壮大,第二个是中国老龄社会巨大的财富。但是巨大的财富一定要找最好的标的,所以举牌会成为一个常识。而这背后是一个深刻的经济规律使然,并非偶然的“野蛮人”的现象。

以下为陈东升现场演讲部分:

刚才讲工业文明的走了,做保险的上来了。实际上长期资本市场最重要的资金来源,或者说长期资本市场的长期资金的提供者,或者讲长期资本市场的最重要的投资者,就是退休金,也就是保险金、公募基金。老百姓有钱了富有了,巨大的财富一定要找最好的标的,所以举牌会成为一个常识。刚才两位著名的企业家主要是讲了企业创新和微观问题,我把这个尺度拉到宏观上来。

三张PPT带给大家。这次主题是中国主场,刚才振红社长也讲了航海家到今天的互联网+,也就是世界的经济中心从欧洲美洲,今天来到东亚和中国大陆,是这样一个主题概念。

今天的中国主场我们面对的国际环境和国内环境,世界发生了一系列的黑天鹅现象,比如从英国脱欧到美国新的总统特朗普现象。今天在座的企业家或者媒体或者学术界,给我们提出一个问题,我们不是简单应对一个现象,我把它看成由于中国经济的崛起,中国基础设施领先全球,中国的高铁成为今天中国崛起、中国经济崛起、中国制造业、中国基础设施的最重要的代表。今天中国高铁对世界大国,对他们的挑战、对他们的影响,相当于1957年苏联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对大国的挑战。由于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激怒了肯尼迪政府的阿波罗计划,我想这是很好的思考和命题。

我们经常讲新型大国关系,其实讲的是中美关系。我认为新型大国关系经历了三个阶段,1972年尼克松访华,这两个大国重新握手。2008年金融危机这个过程发生了一个本质的变化,过去我们中国的崛起,是三亿多农民工制造廉价、高质、耐用的消费品和制造品,供美国三亿中产阶级享用,我们赚的钱又拿回去继续消费这样一个循环。到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这个循环终结了。

奥巴马这八年在制造业的回归,在就业、新能源政策,其实做了一系列动作,到今天特朗普把这样的动作提出来,国内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说法:他们也在搞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四项基本原则。一个中心就是经济建设,四项基本原则是减税、制造业回归,还有就业。总之我认为,这个大国关系进入一个新的合作竞争为主的现象,就是世界发生了大的变化。

最后一张PPT。再回来看看我们国内的情况,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中央两个新的经济政策,一个叫新常态,一个叫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经济新常态其实本质是讲中国社会经济结构的转型,新常态就是我们从一个工业化国家正在向一个后工业化国家转型,从一个以投资出口为主的经济拉动模式,向内需消费为主的经济模式转型,以制造业为主逐步向服务业为主的社会转型。所以经济新常态的核心是“转型”两个字。

还有一个我们现在叫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一直认为,我们中国过去30年取得巨大的经济成就,是以政府主导经济,外资、民企、国企三股力量推动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建设,取得成就。但是政府主导经济核心是追逐GDP,不是看着市场的变化,以GDP为核心的增长制度,重复投资、重复建设带来了巨大的产能过剩,所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因为政府主导经济以GDP为核心。

但是中国经济社会发生深刻的结构性变化,这个结构性变化核心就是两个本质点:一个是庞大的中产经济形成发展壮大,第二个是中国老龄化社会迅速到来。这使整个中国的消费结构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我们的供给侧没有跟上消费结构、人口结构、老龄化结构这个变化带来的需求,正是因为这样一个原因,我们的供给侧出了问题,本质问题是市场化改革不够,所以我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本质就是市场深化。

如果让我们把转型和市场的改革,再看中国经济38年的发展,跑马圈地基本终结。今天企业的发展,从规模的扩张开始走向效率的追求,效率的追求核心就是整合时代的到来,跑马圈地时代之后就是整合时代的到来,整合的核心就是横向、纵向,国内、国外,产业多元的整合,整合的过程就是收购兼并的过程,收购兼并的过程就是金融杠杆的过程,就是金融时代到来,就是大家说的举牌现象的出现。其实背后是一个深刻的经济规律使然,不是偶然的“野蛮人”的现象。

所以跑马圈地时代之后进入一个整合的时代,整合的时代进入效率的时代,所以今天中国经济已经进入到以效率优先,以创新优先的时代,也就是转型和整合会带来效益和创新的时代。所以进入一个以创新驱动,以效率驱动的经济为实体的时候,真正具有市场的灵敏机制,真正具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会适应这样的形势和潮流。也就是真正的民营企业、真正的市场化的企业、真正的民营经济、真正的市场化经济时代才开始到来。在这样一个效率和创新驱动,以转型和整合为核心基础的经济实体,也就是真正的大企业家时代的到来,也就是世界性企业时代的到来。所以我也是用三张PPT,配合这次中国主场的主题来分享我这样的认识,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指正。谢谢!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