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哈继铭:人民币的贬值压力不是一个月、两个月的事情

2016-12-10 15:12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 哈继铭

3

 

【中国企业家网】2016年12月10日—11日,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一汽-大众奥迪作为首席战略合作伙伴的2016(第十五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在北京中国大饭店召开,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何振红致欢迎辞。何振红说,在互联网技术的牵引下,我们正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社会,这是人类历史上一次重大的文明交替。在这样的全新的大时代解码未来商业,我们还需要重新定义企业和企业家。判断一个企业和一个企业家的好与坏、高与低就不再是简单的看它的产品、利润和商业模式,而是看它的愿景和使命。如果致力于为人类社会解决问题,致力于为人类社会重建体系,致力于把新技术技术普惠给更多的人,他就是一位令人尊敬的企业家,他的公司就有可能基业常青。解码未来商业最好的办法还是创造未来。

对于供给侧改革下的企业家精神这一命题,高盛私人财富管理中国区副主席即首席投资策略师哈继铭先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以下为现场演讲部分:

哈继铭:首先很感谢论坛的邀请。我们谈到供给侧改革,往往脑海里蹦出的就是“三去一降一补”,我个人认为“三去一降一补”是手段,它的目的实际上就是要,第一稳定经济增长,第二化解金融风险,第三提高增长效率,这是最主要的。无论是国外的供给侧改革,包括美国、英国在八十年代的供给侧改革,还是中国现在在积极推进的供给侧,我认为都是要达到这些目的。

“三去一降一补”为什么会被提出来作为一个重要的手段呢?因为经济当中存在了一些,比如说有“三过问题”,产能过剩、库存过大、债务过高,于是我们提出“三去”,企业融资成本高我们就要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于是有了这一降,整个国民经济当中某些行业还是有很明显的短板,所以我们就要补短板,使得这些行业的增长能够让整体的经济增长更为平衡,并且能够更能够长期的持续,具有可持续性。这些手段是非常正确的。

但是要达到刚才说的这三个目标:稳增长、降风险或者说化解风险,还有提高效率,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能够使得企业家们对未来保持一个很强的信心,这一点很重要。在中国发展经济来说,有两个群体对经济的推动力是很大的,一个就是企业家,一个就是政府官员的作为,如果一个国家,尤其中国这样的国家,企业家没有信心或者信心低落,政府的官员不愿意作为,那样的经济没办法发展,也许在别的国家政府官员的作为并不是很重要,主要是靠制度来规范约束各个经济实体的行为,但是在中国的现实来看,这两个群体是很重要的。

所以我们今天更多要谈企业家的情况。如果企业家没有安全感,他是不可能对未来有信心的,他要有财产的安全感,也需要有人身的安全感,这是发展经济的基本前提。不然他们当中很多人一定会用脚投票,把钱拿出去,不愿意在中国投资。甚至会用各种的方法、各种的手段把钱拿出去。政府可以采取一些措施加以管制,有很多国家在过去推行过这种资本管制的措施,但是国际经验显示这种管制只能管一时,不可能管长久。而且长久这种管制更可能扭曲资源和资金的配置,管的越多人们的信心越低落。所以从宏观政策层面来说是要通过供给侧的改革使得我们的经济主体有这种积极性,有这种意愿,有这种安全感的支持,来推动经济增长。

我再从企业家的层面谈一些我个人的看法,其实我自己不是企业家,在座的都是企业家,我今天之所以被邀请来,我认为是来陪衬的。另外一点,我在高盛从事的工作,我的客户都是企业家,不仅是中国的,主要是亚洲地区的企业家,有香港的、台湾的,有东南亚的,中国大陆的企业家成为我客户的,这几年来如雨后春笋,那说明中国经济增长的好,中国的企业家、中国的财富的增长速度是全世界最快的。

作为中国的企业家,不仅需要低头拉车,也需要抬头问路。在宏观层面上,要能够管理风险,能够意识到风险,并且管理风险。在微观层面上要能够捕捉到行业的机会。我先谈一谈管理风险的事。

中国的风险在哪里?包括最近中共中央政治局昨天还是前天会议,明显提出中国局部的债务风险在显现,所以杠杆率过高,尤其是传统行业发展过剩,所产生的这种债务违约风险应当说是未来一个非常大的挑战。这个风险的显现很有可能将来不得不通过更为宽松的货币政策加以一定程度的化解,但这个时候可能恰逢美国货币政策进入一个紧缩周期,这样就有一个后果,就是可能人民币的贬值压力不是一个月、两个月的事情,也许是比较长期的。

这样会使得我们的企业家身价,如果你都是以人民币计价的话,明显就会缩水。据说今年企业家的身价缩水最大的,世界上缩水最快的是英国,因为英镑大幅贬值,其次可能就是中国的企业家。所以非常有必要通过一些手段来规避这种风险,而我的工作一个很重要的内容就是帮助中国的企业家来认识到这些风险,并且规避这些风险。

另外我想谈一下捕捉机会。其实中国经济发展的机会是巨大的,刚才谈到新经济,消费,包括啤酒等等各行业的消费,我觉得中国经济未来的发展方向就是从过去的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发展,那是属于科技进步这个方向的。刚才很多企业家都谈了,包括沈南鹏也谈了。另外还有一个,就是从中国制造向为中国制造发展,过去中国人生产什么你投在那些行业可能赚钱机会很大,将来未必是这样,将来可能是中国人消费什么,你投在那些行业,你的回报不菲。这里面我们看到有许多行业最近这段时期以来有了长足的发展,比如说医疗、健康,比如说体育、旅游、传媒、影视、食品安全,健康食品,这些在中国很多企业家,有的已经在朝这个方向转型,有的已经在这个领域里面不断的深化,甚至于通过对外的一些兼并收购,把国外的技术和品牌嫁接到国内巨大的需求上,取得了巨大的增长。

但是,我很同意刚才沈南鹏说的,这些行业的产业链并不是很长,而传统行业,包括基础设施建设、制造业,尤其是房地产产业链很长,所以新经济的崛起未必能够在总量上取代弥补旧经济的下降,最终我相信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从GDP来看一定是下降的,而且这种下降未必是件坏事,它如果真正是通过供给侧改革来实现的下降,它是一种非常稳健的放缓,是一种积极的调整。我先说道这,谢谢大家。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