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共享经济是很好的开始,但会带我们走向何方?

2016-12-10 20:57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 共享经济

QQ图片20161210205458

2016年,共享经济的风向有点乱。滴滴出行刚刚并购UBER中国,还未来得及享受市场红利,就挨了一记政策的闷棍,神州、易到乘势而起;摩拜和OFO仿佛一夜之间冒出来,缠斗在最后一公里的出行市场……在一个新兴领域,先行者不仅要教育市场,还要承担政策收紧、模式。试错等风险。相比国外,共享经济在中国遇到了哪些新挑战?共享经济的健康发展,需要什么样的土壤?行业从业者们又应该达成什么样的共识?下一步,共享经济的风会向哪里吹?

内容:

首先,e袋洗创始人兼董事长张荣耀认为,共享经济要满足以下几点:第一条需求真正是否存在,是真的还是假的,你不能说创造一个需求。第二个做共享经济还是O2O,你的品质是不是比原来更好。第三条你的供给不充分;第四条就是效率是不是更高,第五条就是成本是否大幅度降低。

服务分发的本质是什么?猪八戒董事长朱明跃认为,最大的本质是配对。在配对市场里面他强调的不是价格起决定因素,只是其中一个因素,而真正最终能够去精准配对的是什么?是像谈恋爱一样,双方必须情投意合。这种双向的互相被选择的,共享经济本质是一个配对市场,是它里面所起到绝对的意义和作用。

事实上,共享经济最大的优势就是通过提高供给品质而刺激消费者的消费升级。共享经济虽然也叫市场,但是不同于传统市场,实际上是大规模的个性化定制服务交易。在传统的商品世界里面,它相对高频,而且标准化,流程也标准化,商品本身也标准化,因此在商品市场里面我们如果要经营一个商品市场平台,最主要的工作实际上是做流量分发。

但是共享经济对潜规则也好,政策的明规则也好,既然它是一种共享,它就是一种改变,就是一种优化,就是一种整合升级,甚至它是一种颠覆,它就势必会触碰到一些底层的东西。但是从短期来说,还是该规范,作为共享经济的创业者,要在理性的制度框架下我们去完成共享经济的整合、改良和升级。

跟谁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 陈向东说,任何伟大创新性的公司,如果管要找准商业模式,找到稳定的商业模式一般需要两年,很多公司平均年龄三年,也就是说如果想做共享经济创新性的公司,如果找到成熟、盈利的或者规范化的商业模式,没有三年是非常难的。

“共享经济这个事情之所以能做,主要有三个必备条件。第一是有可以分享物质的基础。第二个是移动互联网的出现可以把人和人很方便的很快联结在一起,决策和交易都可以在过去十年的互联网发展革命中聚集,把人和人聚集。第三个是全时间的分享,有一个新的实名制和在线体系交易环境。陌生人之间可以通过身份锁扣信用之间读取,信息分享和交易。所以三个条件成熟之后使得分享经济可以进行。第四个是新阶段的连接。”小猪联合创始人兼CEO陈驰说,共享经济是很好的开始,能够颠覆传统工业化的连接,但是做起来非常艰难,因为它要从无到有去创造新的业态,新的服务链条,新的体验场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共享经济也需要持续的竞争力,摩拜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EO 王晓峰说,如果花时间去做其他单车的话,就会发现更多传统车的搬运生意,你可能需要十万个搬运工,但是这个商业没法持续。

【以下为现场对话部分】

对话嘉宾

张荣耀   e袋洗创始人兼董事长

朱明跃   猪八戒网董事长

陈向东   跟谁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

陈  驰   小猪联合创始人兼CEO

王晓峰   摩拜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EO

嘉宾主持

刘京京   嘉和一品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

主持人:大家下午好,今天下午我们的主题是共享经济,众所周知,共享经济在当今是非常热门的话题,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李克强首次把它列入大数据掘矿最重要的仪器。在2020年可能会占到GDP的10%。包括共享经济企业现在超过10亿美金的企业有30多家企业,估值有近千亿了,今天有很多准独角兽的企业。

下面我们就邀请在共享经济领域非常出色的企业家上台,下面有请跟谁学的董事长陈向东陈总,有请猪八戒董事长朱明跃朱总,陈驰陈总,有请跟谁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 陈向东,小猪联合创始人兼CEO陈驰,摩拜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EO 王晓峰,e袋洗创始人兼董事长张荣耀,下面先请在座的几位企业家先简单介绍一下各自的企业。

陈驰:各位下午好,我是小猪的CEO陈驰,小猪是一个房屋共享平台,这个平台里面能够让有闲置房间的房东把自己的门打开让客户住进来,我们是开始2012年进行房屋共享,现在已经四年时间,谢谢大家。

陈向东:大家好我是跟谁学的陈向东,跟谁学是找好老师学习服务平台,我们的梦想是让每个有知识、技能、才华的人都能够在跟谁学平台上能够分享成为老师,让每个需要知识技能才华的人都能够在跟谁学上找到他们的老师。我们有50多万老师,6万多家机构,谢谢大家。

张荣耀:我是e袋洗的张荣耀,做洗衣服做了26年的时间,我们在传统洗衣领域里面店面的数量荣昌和e袋洗两个品牌最多。现在借助互联网、顾客下单,所以用取送阶段用共享解决。加工这一块,20多年里面加工和洗衣店已经很多,所以我们也是建立品质,建立更好的体验,让顾客不管是在家里头还是在上班的路上还是在应酬路上都让自己的衣服都很方便的得到自己想要的衣服。

朱明跃:大家好,我是猪八戒网朱明跃,猪八戒是应用共享平台及我们最开始从设计师技能共享开始做,到现在已经延展到企业从生命周期服务到设计到变成到营销到知识产权,甚至到企业的报税,为企业全生命周期服务聚合起来,现在在平台上大概有1200万左右,现在在为20多个国家和地区大概超过600万家企业服务,我们希望这些中小微企业应该专注于自己的核心业务,剩下的交给猪八戒。很多人问我你怎么做技能共享?很简单,淘宝是卖货,猪八戒卖人,猪八戒的人卖艺不卖身,卖的是专业技能,就是这么简单,谢谢!

王晓峰:我是王晓峰,来自摩拜单车,大家用过我们单车的可以举一下手吗?谢谢。大概三四层,这是为什么我要穿这个衣服来,主办方要求我穿西装,我要穿一个连帽衫有更多露出的机会。我们在做共享自行车,和中国的绝大部分互联网企业不大一样,这个模式在硅谷是没有的,把自行车上装上一把智能锁,放到城市里面供市民能够很方便的使用,这是我们全世界第一个做的,所以特别高兴。如果大家没用过,特别简单,大家下载摩拜单车这个APP,这是在国贸附近。你会看到附近有非常多的单车,大概上百辆自行车,有两种,一种是简洁版,另外一种清晰版的,大家很快扫码把车取走,就停在路边非常方便。

刘京京:我是嘉禾一品创始人,刘京京,我是做餐饮连锁,所以我们是衣食住行教育设计跟大家相关的生活服务业都全了,也是共享经济的特点是跟大家的生活不分不开。大家看到互联网进展,共享经济也是越来越清晰,而且也是未来很好的商业模式。但是企业在这个过程中很多都倒下了,也有很多坎坷。之所以两位在这个竞争热烈的热潮当中如何胜出,从创业之初的灵感,和现在成为在各个领域领先的企业,我想大家都有很多跟咱们在座的听众分享的,咱们还是先从陈驰总开始。您先根据您的特点给大家分享一下。

陈驰:我知道大家可能平时也有旅行或者是差旅,大部分以前可能是住在酒店里。但是房屋的共享是让你到一个城市去旅行的时候你可以住在当地人家里。为什么这个事情能做,我觉得它有三个必备条件。第一是说我们有可以分享物质的基础。但是实际眼前大家知道中国的住房都很紧张,很多家人都在等福利分房,但是现在从短缺经济到富饶经济分享,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是说移动互联网的出现可以把人和人很方便的很快联结在一起,决策和交易都可以在过去十年的互联网发展革命中聚集,把人和人聚集。

 

第三个是全时间的分享,有一个新的实名制和在线体系交易环境。陌生人之间可以通过身份锁扣信用之间读取,信息分享和交易。所以三个条件成熟之后使得分享经济可以进行。这个模式跟传统的工业化模式有很大的区别,因为是点到点的连接,个人可以通过新的连接网络,深度和宽度到的时候,个人可以参与到一个非常广泛网络里面的商品和服务交易,比如说闲置技能分享,闲置资源的分享。和中心化的连接有很大的区别,所以它可能会成为一个新的生态、新的入口,产生一个新的商业逻辑,比如说个人在里面,他可以借助自己的资产、资本、他的认知经验和他的审美体验一个规划完全不一样的事情。比如说今天在小猪APP上面的房东不能不会给你提供标准的服务,但是它可能带你去逛菜市场,去逛北京的胡同,这是你传统做不了的事情。

第四个是新阶段的连接,传统社会一开始供给可能是没有,没有人把自己家打开再一个从来不认识的人住进来,这是一个熟人之间发生的黏性社交事情。但是如果把事情变成全网没有供给,另外也可能没有需求,因为大部分还是住在传统酒店里面,所以先要解决供给。第二个陌生人交易,很大的问题,包括小猪他们做的即使是B2C的模式,他主要是信息不对称,陌生人和陌生人之间基本上所有的信息都是遮蔽掉的,产生很大的风险,交易很难发生。甚至比找到供给还要难,把门打开让另一个人住进来非常难,所以我们平台花很多精力把它解决掉。特别是我们早期都是单间的分享,把家里的沙发和房子分享,在传统的环节里面分享困难很大,小猪解决很多问题,让道德风险逐渐消除掉,但是即使是在今天也没有完全消除掉,效率却提高了很多。回归到本质,当人们愿意分享交易的时候,最大的体验就是交易本身。我们说共享经济因为点到点的连接可以把所有要素进行重构,可以基于存量进行分享,而不是增量。它能产生多样性的独特的体验,可以基于生态进化出来。

但是所有这些链条都不可能是原来传统的链条,需要重新的连接支撑整个产业生态。比如说卫生问题,接待效率问题等等很复杂的问题摆在体验面前,第三个就是把体验解决,用户不管是分享经济还是酒店,用户就是希望你分享的是很安全,到了这个房子一定是能进到里面,等等的体验需要不断的方式去做,但是这里面需要新的模式去做。比如说像保洁,其实不适合传统方式,还是通过众包的方式点到点连接,可以把传统的把阿姨的连接连接到小猪房东提供服务,比如小猪房东接到客户可以发要求,现在我们的阿姨经过我们认定培训的按照我们流程去做,还是到点基于共享众包的方式去做。第四个阶段可能是最大的门槛就是阶段。全球来看,我们所有法律体系所有都是近200年工业化经济出生,共享经济是去工业化,UBER和NMBN在美国在欧洲在不同国家和城市都受到很大的挑战,甚至很多国家把这些服务限制掉。

在中国我们看到服务跑到前面的是专车、网约车的车辆分享。尽管大家看到过去逐渐有合法化的过程,但是因为和原有法律体系和利益机制冲突很大的时候政府会关注外部环境,尽管共享,但是总是会看到内部环境,因此监管蛮大挑战,所以需要政府和企业都要有足够的智慧、足够的耐心去调整去妥协。当然如果负面的问题产生时带来的冲击必须缓冲和对冲,所以挑战是四个阶段,第一要解决人和人能不能到的问题,第二是回归到改革,第三是体验,体验不好没有好的服务链支撑业态,最后用户或者是房东或者是分享者也会离开。第四个监管问题还是长期会存在,谢谢。

主持人:谢谢陈总,陈总把供需不平衡的连接让互联网连接这个价值,包括去挖掘,让大家接受很不容易。

陈驰:所以我补充一下,第一批的种子房东,我们基本上是自己做房东,说服自己身边的朋友做房东。以前我们是3721、雅虎做团购,很多团购是来自与地推基金。但是你做这个发现非常难说服房东,你到街上跟一个人说你把房子分享出来把,他可能被一耳光打到你脸上。当时我就说服我妈妈,我妈妈先是一口回绝掉了,怎么让陌生人住在我们家里,这是挑战平时大家认知的问题。

主持人:首先是通过自己社交圈子,挖掘出第一批提供方。对于顾客来说也是挺难,顾客覆盖。而且发展过程中信任的事情也是摆在很大的难题,如果是顾客,包括吸引您的卫生和服务,包括陌生人住到自己家里来,有很多障碍。

陈驰:确实是顾客问题,交易问题,还有体验问题。所以确实共享经济是很好的开始,能够颠覆传统工业化的连接,但是做起来非常艰难,因为它要从无到有去创造新的业态,新的服务链条,新的体验场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主持人:当然随着咱们的体系不断完善,业务会更好的开展起来。对做教育来说是不是相对好一些?

陈向东:跟谁学的定位是找好老师,我们创办之初希望在用户认知当中三个事情,找好老师是跟谁学。我们从刚开始创办,用了三个月时间,通过自己的人脉通过地推找到1230个老师,然后上线。昨天我们小伙伴告诉我们昨天一天大概有1500位老师。这是在没有任何推广的情况下。我看两年多的创业非常不容易,因为跟谁学创办时我们定位是叫O2O找好老师学习服务点上平台,今天O2O满大街了。

但是2014年说O2O很多人都编了歌还演唱。我们真正跑了这两年多,我们发现但凡挂掉的教育共享的场景公司无外乎三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补贴,他们认为通过补贴可以把竞争对手打掉,就可以吸引用户,但是忽略了教育是低频高客单价重场景。所以这一批挂掉了。第二类挂掉他们是玩互联网的不懂教育,用互联网玩法不知道重构是怎么回事儿,也挂掉了。第三类是资本不够,融资能力比较差,在那个关键节点上拿的钱少,到最后和别人真正往前拉技术、拉教育、拉运营的时候也挂掉了。

我们当年做O2O做家教做共享概念的应该有2000多家,出资500万以上的600多家,到目前为止还剩下也就是十家八家,还是有很大差异。所以我觉得要静下心来想想你为什么要创业,你创业所解决的问题是什么?未来发现了重大的问题你会用什么样的决策应对,特别是发生重大问题、重大挑战,比如说没钱了,比如说没有核心人才了,比如说拿不到钱了,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第二点如果是对于教育场景重构,或者是把线下场景搬到线上,通过线上线下结合提高效能,你要想是到底解决哪一部分效能提升,把效能提升的越多,最后你拿到利润空间越多,最终回归商业本质,创造营收创造股东价值和投资回报的时候就非常好了,这是非常难的过程。但是任何伟大创新性的公司,如果管要找准商业模式,找到稳定的商业模式一般需要两年,很多公司平均年龄三年,也就是说如果你想做共享经济创新性的公司,如果找到成熟、盈利的或者规范化的商业模式,没有三年是非常难的,有没有特例,也有。

但是通过规律是三年时间。我们跟谁学每个月收的钱和每个月的开支比较,基本上持平了,我们这个团队才刚刚达到这种状态,我相信非常不容易。如果现场有创业朋友我想和大家分享,如果没有三年真正稳定,你真的是暂时赚钱了,等到后边竞争对手进来你可能要退出去,因为特别容易赚钱就会容易。你想百度当年找到盈利模式除了Google的试模式之外,还有五六种盈利模式要找。

我觉得创始人一把手要补自己短板,我自己创业两年多觉得过去最大的收获就是我对互联网有了相对的认知。补短板就是拿人来补,拿人补最后就是要补信任,信任怎么补起来,坦率讲是一把手对业界事儿,对这个赛道这件事儿,对商业本质挖掘的这件事儿以及在这个过程当中的核心要素这件事儿认知越到位,你成功的概率就会越大。

主持人:谢谢陈总。对于刚才陈总在教育领域共享经济从需求探索,是不是一个伪需求,是不是商业模式能存在,只是短暂爆发还是长期有价值的持续,或者是不是有效的持续存在我们剖析。去年跟陈总我们在这里也是做O2O,我们互联网行业觉醒的比较早,张荣耀总也是和互联网结合当中最早的。您有没有独到的经历分享一下。

张荣耀:其实刚刚陈向东把我说的都说了,因为我们都是传统过来的,把O2O也好,共享经济也好,我基本上总结五条,第一条需求真正是否存在,是真的还是假的,你不能说创造一个需求。第二个做共享经济还是O2O,你的品质是不是比原来更好。比如说洗衣原来就有,教育原来也有,真实存在的。品质和企业,我们原来加盟店直营店顾客投诉要找到一个电话号码都难。现在有移动互联网就很好做,原来没有移动互联网没法做。第三条你的供给不充分,比如打车20年前司机是很崇尚的职业,车没有,你怎么办,买一台冰箱要拖关系,大家买房子,都贫嘴张大民你哪儿买。第四条就是效率是不是更高,你现在出差到哪儿去没有到酒店那么贵的洗衣服,在e袋洗下个单就好。我曾经供职房地产,我说你们不能崩盘,崩盘了我们e袋洗倒逼,为什么,因为都办储值卡。日本的美发店有办储值卡的吗?国外没有这一套。所以我们的储值卡的行为都决定了我们远离服务本身已经很远了。第五条就是成本是否大幅度降低。我感觉很幸运,因为我做的洗衣行业,你想想有没有顾客愿意在洗衣店里面待半小时一小时?没有吧。

所以传统共享是O2O店面的服务,有的是店面服务,有的是人到人的服务,我们不一样,你咖啡馆、餐馆、理发店,我是在O2O最火的两年前还投资理发店,只要是服务系数高,你的顾客跟你的员工面对面打交道的时间长短,如果打交道时间越长你互联网店面很难被替代,你想你10万、50万办储值卡理发店的一定不是正常的,已经远离了理发本身,干嘛去了我们不说了。

所以洗衣店本身既是服务业,服务业是什么,取送这块是服务业,所以通过众包和共享经济小区里面帮着取衣服就好了,但是洗衣服是属于加工业,一个店洗一百件衣服和一千件衣服没有什么区别,我比店更好的优势就是成本优势非常大,洗衣店12%左右,我有70%、80%的毛利时间,用洗衣业用共享经济加工委托一万家洗衣店,今后可能是三四个洗衣工厂就好了,一个厂一万米。把节能、环保、产能经济包括人的使用,为什么我螽斯人的使用,我觉得移动互联网和计划生育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两个改变。我认为40岁、50岁这帮邻里互相解决。所以我刚刚说五条,一个刚需,一个是体验,所以我把我们的专家研究院院长研究品质、研究体验,研究线上线下体验,成本、效率,供给,我觉得是五个方面。谢谢。

主持人:谢谢,张总是把供需,在资源整合发挥到了极致,同时可以让大家就近邻里之间的人情味可以更足,把专业化的工作集中在一起,把竞争优势充分发挥起来了。接下来猪八戒朱总把智慧方面共享在您的平台。

朱明跃:应该说猪八戒从一上来,我们从十年前开始做的时候,那时候还许多众包,没有共享经济、分享经济这些概念。我们那时候把像猪八戒这样的一个平台,把它当成视为一个市场,这个市场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商品市场,它应该说是一个技能专业的技能共享,或者是交易的市场。这种卖人的市场和商品市场到底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实际上我们在这里面应该探索了超过10年的时间,走了无数多的弯路,在这里面有很多的坑。

我后边总结了一下我觉得应该说这种服务交易或者是技能的共享平台,它虽然同样都叫市场,但是它还是和传统的商品市场,电商是有非常本质的区别,在商品市场里面,尤其是像淘宝、天猫上,我们可以把完全不相干的各种商品把它放在一个购物车里面下单购买,下单之后就意味着基本交易结束了,后面的物流也好,评价也好,这些都基本不会出现大问题。但是在服务的技能交易里面,下单,才刚刚开始。而且每一个品类之间,你说一个设计和一个编程,和一个取名文案策划,如果不同品类的服务品类你把放在一个购物链条里面相当困难。因为服务链条非常长。如果说以往商品市场下单就意味着服务结束,那服务交易技能的共享,下单这个动作代表着交易才刚刚开始,后面还有很漫长的应该说服务的链条要去走。所以我认为像共享经济这样一个市场,它虽然都叫市场,但是我们真正在做的实际上是在做大规模的个性化定制服务交易。这是很大的一个不一样。

第二个不一样是什么呢?我认为在传统的商品世界里面,它相对高频,而且标准化,流程也标准化,商品本身也标准化,因此在商品市场里面我们如果要经营一个商品市场平台,我们最主要的工作实际上是做流量分发。我搭建一个市场,搭建一个平台,把商品摆互联网上,摆到无限的货架里面,我就千方百计去获取流量,流量来了之后通过导航、通过分类、通过搜索,通过算法通过内容把最优质的内容分发给头部的商家,因为头部的商家销售能力最强,服务最好,而且头部商家往往都是这个平台主流的客户,他给这个平台贡献广告。

所以在商品世界里面做好流量分发这件事情,是整个商品平台运营的本质,但是在服务技能共享经济这个平台上,我们做的是大规模个性化定制服务,因此我们简单做个流量分发这肯定没有未来。举个例子,滴滴每天有几百万单,结果我把主要的流量定单我分发给排在前一万位的这些出租车司机,这些司机就疯掉了,因为每一单都要自己相当于个性化服务。猪八戒也是,每天几万个设计、编程、知识产权的服务需求,结果我全部都通过流量分发,分发给头部的这些一千个商家,一千个设计师、工程师,这些人也疯掉了,因为他根本服务不过来。所以在大规模个性化服务共享经济平台上,我们不是做流量分发,我们是在做服务分发。

服务分发到底是什么逻辑?它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我们这种分发它要尽可能精准的匹配到能够服务愿意服务好的一群更广泛的人群上,而不是像淘宝一样做马太效应,把流量分发给头部的这些商家。这不是因为我们做共享经济的人更道德,而是因为这种服务共享经济它的实质是大规模个性化定制,使得我们必须尽可能精准广泛地去匹配到这些具备服务能力、意愿与具备良好的服务体验的这样一些商家,我们本质不是做流量分发,我们是做服务分发。

服务分发的本质是什么?这里面我认为它最大的本质是配对。在商品市场里面价格是起决定作用的,大家都知道均衡的,市场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它会在这个市场里面对商品市场、对价格形成一个均衡的价格,价格是最决定性意义的因素。但是在服务分发,配对市场,共享经济平台上,价格就有一点失灵了,市长这只看不见的手有时候就失灵了。我们找一个设计师或者是工程师,我们总不至于说我们一定要找到最适合我的那个工程师,找不到。这个价格在一定程度上在服务市场里面,在配对市场里面基本是失灵的。

 

在配对市场里面他强调的不是价格起决定因素,只是其中一个因素,而真正最终能够去精准配对的是什么?是像谈恋爱一样,双方必须情投意合。这种双向的互相被选择,才是我认为配对市场,共享经济本质是一个配对市场,是它里面所起到绝对的意义和作用。所以从这点来说,我们猪八戒就是想尽千方百计把最该被满足的中小微企业的服务需求,和最广泛的这些提供服务的设计师、工程师和专业技术人才配合在一起,这里面没办法做到说我必须配对的都是最最顶级的设计机构,中小微企业没有这个工程,无福消受。但是我们是最适合的,是双方最适合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这才是共享经济的本质,我们所有做共享经济创业者本质上都是干的配对的事情,这是我这十年做猪八戒做配对十年最真切的体会。谢谢。

主持人:非常感谢朱总把解决共享经济一大难题,如何解决标准化、个性化的矛盾给大家做完美的诠释。前段时间朱总还有一个创举,本身通过共享经济通过互联网,去中介化,而且您把佣金也免除了。这是难能可贵的,您是如何做到的?如何未来让猪八戒活的更好?

朱明跃:实际上我创办猪八戒之前我是来自于传统媒体,十年前传统媒体核心商业模式实际上过去互联网商业模式没有本质区别,在传统媒体里面就是看发行量,基本读者都是免费,甚至我们印一份报纸还倒亏,补贴用户。报社靠第三方广告来赚钱。所谓的羊毛出在猪身上让狗来买单,这件事情在传统的报纸商业模式里面就是如此。但是这个商业模式最大的问题在于什么,就是流量加广告的商业模式最大的问题在于,它的天花板很低,你前端有多大的发行量或者流量,就决定了你未来有多大的广告变现的可能性。

所以我在十年前开始做猪八戒时我说我能不能干一个不跑广告赚钱的商业模式出来,我就发现电商相当不错,但是电商商品交易我认为链条太长了,我们记者写文章做策划做公关做服务,这些能不能平台化,于是就有了猪八戒。这种本质上我就是把服务当成商品市场交易,我认为赚差价的佣金模式非常性感,交易规模越大,理论上来说你的佣金收入就越高。所以说前面七八年,我们一直逆市而行,逆着中国互联网大趋势而行,我们坚守佣金模式。但是在两年前,我们向这个模式举手投降。为什么?因为互联网是一个没有围墙的世界,你试图把买卖双方在一个平台上把它圈养起来任你来做,就不行。我们说能不能把佣金免掉,但是你作为一个创业者把佣金免掉不是简单的一件事儿,你对前面投资者没有办法交代,您对前面面对断崖式的暴跌,你前面的新的商业模式在哪里,你就很难找到投资者。所以非常艰难。

但是后面我们发现一点,任何一个平台只要累计到最后,本质上都是数据。你除了交易实际上就是获得各种数据各种交易,我们把这个挖掘出来柳暗花明又一村,所以我们现在把交易免费,把服务收费。举个例子来说,设计商标我交易免了,但你要做商标注册服务这件事情让我来干,所以我们大概用了一年时间,我们现在成了中国最大的商标注册代理服务平台,我们一家商标注册代理量相当于两三个省代理总量,这就是数据价值,数据为什么是互联网时代的原由、资产、动力,应该说猪八戒深有体会。这是我们应该说给各位创业者提供的一点教训或者经验吧。

主持人:谢谢朱总,不仅给我们开创了一个让知识能够变现的平台,而且又给我们进行了一条可以让数据发挥价值最直接的一条道路,我觉得真的是非常值得大家敬仰,让我们再次给朱总一个掌声。王晓峰总您在应用市场排行超过了滴滴,在这些年风声水起,摩拜单车应该说就在大家身边,您给大家分享一下您这几年的心路历程。

王晓峰:我刚刚也看了,在apps里面所有APP我们排第28,上一个第29名是滴滴,39名是携程,如果看回到旅行这个类目里边,免费吧第一名摩拜,第二名滴滴,第三滴滴。我们做了七个多月就有这样的业绩,其他的数据比较忌惮的有多少数据有多少辆车,我们没有公开,一公开人家就说你造假。但是我们这个数是苹果商店公开。问题来了,最近有朋友开玩笑,摩拜单车推出来之后这个行当开始火了,大家问门槛在哪里,有人说第一个就是你找不到一个颜色,因为各种颜色已经占了。有的新进的一种颜色不够,有的两种颜色混搭。问题就来了,刚才我听陈驰兄还有大家,都谈到地推,我们在过去七个月里面也没做过地推,上一家东家是UEBR也没做过地推,为什么一个没有做地推的新的APP,还能够在过去七个月里面小有成绩,下载量也很好,至少我们没有刷这个榜。

我觉得比较关键的是说大家看到2016年下半年我们开始有一些成绩,但看不到的是在2015年和2016年上半年我们做的一些努力。这个努力包含刚才在线下,为什么这么多新进的共享单车蹭蹭往上串,从今年8月份、9月份、10月份大家纷纷做这个产品,如果我们联手弄一个八戒单车,或者小猪单车,或者易单车,我们赌,给我300万,给我十天时间告诉我,找个颜色往车上一涂买个锁就出来。

朱明跃:成交。

王晓峰:成交是吧。再找半个微信公众号开发一个APP就可以,为什么没有竞争量?但是我们是花了一年半时间想这个事儿,所以我们一定要来看,如果现在摩拜稍微还领先,我想其中三个方向是我们过去一直坚持的,可能也是其他所有的跟随着要去演进的。第一个是说我们造了一辆尽可能低的维护车,其他的包括八戒单车和小猪单车还没有想明白,你试着把车往大街上扔,但是你的车链条修,你的车没有气,这是不可持续的,我们维护的自行车这是他们努力跟风研发和追赶的车,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你得有智能锁,有了智能锁才能够有机会把需求能够量化,能够进行动态匹配。

如果我们做的八戒单车是密码的话,你会发现更多的传统车的搬运生意,你可能需要十万个搬运工,这个商业没法持续。第三个你这个车尽量投的颜值高一点,我们现在看的黄色车绿色车,现在看着很新,三个月之后车就叮当响。我们没法合作,为什么?虽然我们这辆车很容易花300块钱买把锁,但是我们要大量的钱需要修链条修车,第二我们没有数据,大家在北京几百条街上猛跑去找辆车。第三你没有低维护,这个就泡汤了。所以小猪单车也好,八戒单车,所以第一要造一辆好的车,第二花很好的钱做锁。所以线下讨论说八戒单车还是小猪单车还是易单单车,我想就算了吧。

主持人:他们说单车火爆,实际上是最近几年的研究,一个是自己过硬的硬件技术,第二个就是保持软件易可装。他们这几位有先发优势,处在各自领域领先的地位,但是共享经济门槛不高,很多人想模仿看起来很简单,但是实际做起来像刚刚晓峰说的可能300万就打水漂了。但是一个产业想进入未来GDP10%,或者是更高的需求。客户更多的想要的个性化的独特的带人情味的这些服务时各位该如何解决?咱们请朱总给大家解决一下,标准方面解决的特别好,但是未来在服务和共享经济大环境下应该如何领先?

朱明跃:实际上应该说我们猪八戒做的和在座其他几位做的共享经济同行还是有比较大的区别,为什么?我们本质上是一个企业级的共享经济,我们不是TO C,我们是TO B,企业级做共享经济你要为企业服务,而且整合有可能表面上看是有专业技能的个人,但是这个C,他本质上是一个小B,他在我们这个平台上在经营,他不是在这里来看新闻或者是做其他的很个性化的个人行为,他是一个企业行为。所以本质上我们做的是一个B2B的一个企业级的共享经济。做企业级的共享经济时,我们实际上面临着一个选择,我们到底是把一个品类做深,还是说我们做范围经济把这个企业的各个阶段,企业价值链上的各个环节所需要的服务都把它共享起来,拓宽我们的服务范围,这是刚刚主持人强调的一个事情。

我说一下我们后面的选择,阶级级的服务它最大的问题是在于刚刚跟谁学的陈总讲的一个观点,这种服务往往是非标、低频、高单化非常理性的性质。比如说猪八戒上做品牌设计、VI设计,或者我们开发一个APP,它一辈子这个企业我们好不容易搞定他成为我们平台客户,但是他们只需要一次,而且他们是非专业买家做最大的购买,所以在这个情况下,做企业级的共享里面决策失灵,决策的是周期很长,市场价格这只手实际上在一定程度上失灵。因为这种非标低频的重度决策属性,使得如果我们做单一品类的重度垂直,我们面临着极大的挑战。一个客户一辈子只消费你一次,我的获客成本就太高了。

因此我们的选择我们干脆去做范围经济。你设计了一个VI的人,你一定有开发网站的需求。你后续把VI、软件开发出来过后,你一定有知识产权的需求,比比如你要做版权登记,商标注册,专利申请,就是沿着这样一个经济思路我们去延展,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要与时俱进,今天我们可能核心的品类是设计、知识产权、是记帐报税,但是未来随着中国的千万家中小微企业还有什么新的需求冒出来,如果他是大规模的个性化的我们都可能会去干,这就是共享经济逻辑。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也许我们沿着这个思路,企业及共享服务本质还是满足人,当我们满足服务需求之后我希望我们猪八戒创业团队有一个理想,我们能不能沿着这样共享服务的思路,我们不仅服务中国6000万家企业,如果有机会,也能够让我们用共享经济这样一套平台化的理念,我们去服务13亿人。这是我们不屈对未来设限,因为我们发现每一个创业者,当我们从一个点去出发,但实际上未来是什么样子?我们没办法对自己设限,我们没办法对自己划地为牢,我相信未来我们有更多的不确定性和可能性,也正是这样的不确定性和可能性召唤我们创业者不断的为之奋斗。不然像e袋洗的张总,他在洗衣行业里面一统天下了,下一步他的激情动力从何而来,荣耀兄一定不满足于光为大家洗衣服,他可能还有更多的梦想值得我们所有人期待,谢谢。

主持人:谢谢朱总,给大家一个明智的选择,当你直接面对规模化和低频次矛盾的时候,他做了一个明智的选择就是范围经济,深耕产业链,因为你可以通过大数据了解一个需求,而且通过通过需求可以挖掘另一个需求。陈总,您走到今天时间比较长,对于您今天的发展来说,您觉得e袋洗数量在增加,还是在趋于平缓,您的下一个目标将会是什么?

张荣耀:我刚刚跟明跃聊,我们不得不承认是什么状态,一方面现在是很好的创业时候,尽管现在是寒冬。另外一方面刚刚我们也聊到,我不觉得现在是寒冬,真的是世界范围内的经济危机。在这个危机情况下我们怎么出牌,应该怎么行动?我觉得不管共享经济领域还是各个领域,我们都要关注环境。当然中国有点特殊,因为中国过去时间钱很多,北京和上海每个家庭都是千万资产,但是说是资产,也可能说不是。我觉得真的抓品质的时候上来了,你原来没法抓品质,比如原来你开洗衣店招聘、人员、设备折旧,我们国家有一个规划。我跟朋友在洛杉矶开一个餐馆,150年了,工匠。要是在北京找拆迁了。我一个洗衣店怎么工匠,过一段时间房租涨10%。

我们今天讲共享经济,共享经济的核心要素是什么?刚刚明跃讲的信息之间的对接,用户提供信用等级,美国早有,我们没有。但共享经济核心是价值观,价值观是双方自我的价值观,所以得到了爆发性的增长。但是既然把商业模式、价值观这些问题确定了,我们今天应该在寒冬面前危机面前做什么?品质,品质的工匠和护城河是我们做的。包括刚刚王晓峰讲的车,车的品质的护城河。所以我原来没法做品质,现在为什么把宝洁首席科学家挖到我们这儿来建立起研究院?因为我知道在现有的商业模式上去工匠,刚刚明跃讲的很重要观点大数据核心在他的手上,这些小无管家百度投资我们之后使得数据怎么高效的使用起来,另外安全各个方面我们很快的直达用户习惯,和衣服本身,我们今后能不能出很多不同的指数报告,所以你能够去认真研究这些。

但是我想说的,一个是工匠,一个是融合。融合什么意思?要跟传统企业融合,风口没有那么强劲,不可能再像滴滴那样几百亿美金去烧,在这样的情况下融合,所以我们最近投资是广东立白投了我们,今后我们有没有可能做成移动互联网的案例,为什么通过那么多渠道60%给销售,20%给广告。没有必要。

我觉得移动互联网是抓品质连接,建立起护城河。比如北京的洗衣店,我要做北京三万个工厂就可以了,所以我们专门做了台湾的30、40年的工厂,我们把中国工厂品质放到第一。一个是洗衣品质,一个是线上体验技术,这两个技术在我们公司一个是CTO,一个是管品质的,这两个人的待遇在我们公司工资最高,在我一个洗衣店干到20多年的洗衣店人来说待遇都是很高的,小U管家,我们今年三年时把优秀的小U管家给他们期权,为什么?因为在他们的品质上给大家带来品质的人。所以我特别欣赏北大的蔡健,移动互联网上来就冲着马斯洛的需求去的。科技企业上来就是满足信息、安全。所以现在每个人提移动互联网,都high的不得了,我是坐地铁进来的,阳光啊。吃饭,点餐,我觉得我们不要忽视移动互联网。

主持人:共享经济最大的优势就是通过提高供给品质而刺激消费者的消费升级,未来得竞争我想更多的是大家技术含量,投入你对客户的体验和重视程度的竞争,实际对于顾客服务体验对小猪网这块更重要,因为顾客舒服不舒服,包括温暖感,包括小猪,跟房东的交互非常重要,你怎么做平台?

陈驰:共享经济是个连接,我们觉得连接形成之后可以看它形成一个新的市场,这个市场其实又是一个自由市场,但是底层逻辑和传统工业化不一样,颗粒度变得很细,传统企业建立整个共享经济生态,刚是提到点到点的链,所以这里面所有商业逻辑和演化的过程和过去200年过程不一样,每个个人净化的物种和体验不一样,长远看不需要干预,你只需要定生态规则,你提供锁的设备,安全的信用体系,保洁服务体系,你去提供这么长的坡道去提供,你去提供就好,但是这个平台效率的出现不会一开始就出现。

所以这个自然演化早期不是要靠上帝安排进化的过程,而是靠平台早期干涉。比如我们过去体验不好,信息发布就不容易,我们现在的信息每天好几个酒店的量级,要跨过鸿沟,小猪我们要上门给房东做好多事情。

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我们有一个同事12点钟帮房东刷厕所,北京出租房厕所真的各种脏,各种去污刷刷掉。另外小猪早期办公室放一堆的东西,我们帮房东做软装。这就是说这个平台为什么做演化,好的房子是指这个平台使用好,用户一来看这个房子比酒店差多了,为什么做分享经济。

还有很好玩儿的,早期哪个房源上线所有信息我自己过一眼,头像如果是房东穿一个背心,露着膀子,我一定让下面的员工跟他联系让他换一下。因为这不是自然演化的过程。但是到今天不一样,到今天你会发现不是劣币驱逐良币。我们最开始做了好几个早期的房子,到早期房子发布上去做不到,你也没法控制体验。比如说一个房东发布之后,一个自然状态一个人找房东,可能这个房东三四个小时才服务这个人,这服务就会差。现在不一样,这个用户不是等,而是真正的演化。所以当然平台只需要沉淀规则,提供基础服务,但是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平台不是一天就能构建成的。

所以有些早期做短租企业只做短租,为什么长期能够获得用户的认可,能减少成本提高效率,最后变成一个有竞争力的商业模式,这里面早期运营非常重要,鸿沟都是一条条摆在里面,一开始平台的企业千万不要做平台,要打破平台运营的障碍。当然业务跨过平台化的障碍之后就很有意思,就开始自我演化和进化。就像张总说的基于新的连接,新的移动互联网,真正把个人连接在一起,把个人的认知领域,他个人对生活的追求、审美,对体验的要求,被激发出来的时候,你会发现会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商业是,甚至会改变中国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去改变整个演化的过程。会非常有意思。

你看我们在未来是说五年十年后还会住酒店吗?不会。可能90%是发生在共享经济模式下,你可能去找到一个比酒店便宜很多的共享经济,更不用说带着家人在酒店里面,你和太太住三层你父母住第二层,大家互相行李箱里面找东西,大家像在家里面可以一起坐在那里聊天,这个很有意思。

主持人:谢谢,大家给大家描述了共享经济生活服务场景,相信在座的有很多问题想跟嘉宾请教,看看哪有有想了解的向嘉宾提问。

提问:您好,我是经济日报的记者,是这样的,实际共享经济刚刚几位嘉宾讲的都是在他的成长过程中或者是行业的经验和教训,但是我想共享经济的发展肯定离不开政策的维护或者是给予它支持,今年好像是滴滴推广时,在各个城市都遇到了一定的政策门槛,比如在北京你需要有户口,成都也一样,这是不是政策风向?我想或者是共享经济的政策,共享经济的风险点是不是政策是一个非常大的风险点呢?我就问一下这个,不太清楚,哪位嘉宾帮我回答一下。

主持人:咱们在座的哪位嘉宾认为政策这个风险是未来很重要的风险?

朱明跃:我来回答一下。应该说从长远的眼光来看,我认为共享经济平台它的价值,它不仅仅只是一个商业的平台,它应该说也是我们互联网时代的一种社会基础设施,我是这样来看的。就拿猪八戒来说,我们既是一个服务交易平台,我们每天的交易规模大概有8000、9000万,现在一个亿,但是我不仅仅把它看成交易网站,但是我把它更看成交易孵化器,我们的确让超过十万的人依托这个平台生存,他30%以上的收入都来自于这个平台,大家可想而知,我们这十年来孵化了9万家公司,真的是一点一滴上从这个平台上打造起来,你说中国哪十万家公司在一个园区里面提供出来?不可能。这是共享经济。

 

但是共享经济对潜规则也好,政策的明规则也好,我觉得的确,既然它是一种共享,它就是一种改变,就是一种优化,就是一种整合升级,甚至它是一种颠覆,它就势必会触碰到一些底层的东西。但是从短期来说,我觉得还是该规范,我们作为共享经济的创业者,我们要在理性的制度框架下我们去完成共享经济的整合、改良和升级。我觉得这是需要的。但是从长远来说,我呼吁,我觉得包括我们的决策部门,不应该简单的把共享经济平台看成一个商业的、民营的平台,而应该把它当成一个互联网时代的属于电、气、路相比互联网时代的基础设施,对于此我们互联网平台可以秉持乐观。

可以补充一下,共享经济前途我觉得无所谓,道路是曲折的,另外我想讲一下也是顺着来。有一次我跟一个人聊天,你别跟我讲税收和就业,结果政府你别跟我谈税收和就业,你别给我搞一个商业模式几万人跑到北京来了,第一条舒缓北京压力,北京要崩溃了,第二条雾霾,这两个问题我必须要解决。我突然想起来这事情真不是您说的,是我也感同身受。因为过去用外地人成本很低,现在外地年轻人成本很高,住宿很贵。我说我现在不再一万个洗衣店,一个洗衣店10个人就是10万个人。取送也是一堆外地人,一万台干洗机在那儿转,你说雾霾环保,我说我全北京两三个洗衣城,取送我都用北京的40、50、60的人,我把三个报上去以后监管者特别高兴。就是你要顺着政策,不要逆着。

主持人:是的,我们的需求是真正消费者的需求,能够让消费和供给方都能受益,我想这个市场是强大的。未来共享经济在消费碎片化的时代,我想我们新的模式,能够给消费者提供更便利的服务这种模式一定让大家更认可,我想让在座的各位企业,包括各位的嘉宾能够享受到它的服务,我们且行且珍惜。感谢大家的聆听,谢谢!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