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什么才是真正有价值的创业项目?答案你想不到

2016-12-11 08:58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 投资人

QQ图片20161211085551

创业者感受到资本寒冬到来,真正优秀的投资人眼中却没有“资本寒冬”。在他们看来,越是资本寒冬下,越应该大胆出手,熬过资本寒冬考验的创业项目,都是真正有价值的项目。在资本寒冬下,投资人喜欢投什么?对有价值的项目,投资人会如何呈现“天使“的一面?投资人眼中,未来的机会在哪里?

内容:

孙刚:各位大家下午好,我叫孙刚,是这场论坛的主持人。高维资本创始人,我也是做投资的,但这六位都是我的老师,今天由我来串场。临近年底各种论坛特别多,各位今天能到我们这场分论坛是最有远见的,因为今天这一场有关于股权投资来的嘉宾,我个人认为是组合最精彩的。这六位嘉宾大家都再熟悉不过了,不光是在媒体上看到他们,对他们的投资业绩个人背景都非常清楚了,所以在这里我就不把他们的背景一一做介绍了,但一会儿我也请各位嘉宾把自己最新的业务情况简短的提一提。今天的主题“投资人眼中的未来”,其实很宽泛又很有前瞻性。有很多人认为现在是投资界的寒冬,融资有困难。但另外一方很多投资方发现其实钱挺多,也很充裕。第一个问题是想问每个人的,你们觉得2017年到底是投资界的寒冬延续,或者只是深秋,更糟的情况还在后面,还是说2017年可能春天要来了。

周炜:大家好,我是周炜,我发言仅代表我个人。回答刚才主持人的问题,我觉得明年对整个实体经济来说还是非常艰难的,这是非常清楚的。我是专注在无线互联网投资的,这一领域有一部分是反周期的,尤其像我们投资喜马拉雅、秒拍,在内容平台方面以及内容在大平台的基础上继续垂直深耕,我觉得上述方向是在经济比较箫条的情况下会是反周期增长很快的领域。另外,目前非常热的AR,游戏和AR结合这一新的玩法,可能会爆发的非常快。最后,作为一个有家国情怀的投资人,我希望我们的实体经济会很好,但这不是我们所能掌控的,这是我的一个观点,有好有坏。

朱啸虎:从数据上看,根据上半年的投资数据,今年上半年投资金额比去年少了只有10%左右,但为什么大家感觉是寒冬呢?主要投资项目少了很多,今年上半年投资项目比去年上半年少了将近1/3,这是大家讲寒冬的原因。钱并不少,但是大家投资的信心没有。互联网最大问题是反馈时间很短,去年投了很多项目,今年可能觉得项目不行,很多人就会投资很谨慎。我觉得到明年也是一样的,所有很新的资金都有投资压力,投资金额不会少,但项目上可能不会那么多,投资人抱团现象会更明显。你发现市场一旦有好项目,所有资金都往里冲,所有基金都过来抢占份额,明年会成为这种现象,投资人资金会抱团。

汪潮涌:我们在国内已经有了将近18年的历史,我们是第一批在国内做创投的机构。所以17、18年的历程回过头一看,其实大家说的这种资本的冷热,这是一个常态。所以并不要太在意这种是寒冬还是春天,我觉得在我们投资人眼里应该永远是春天。因为我们每天见到的这些创业者团队他们充满着朝气,我们能看到他创业这些领域也是充满着未来的成长的潜力,所以我们并没有感到任何的寒意。只是说在互联网领域里边,因为经过将近20年的发展,中国的互联网在全球用户数量上比欧美加在一起还多,所以形成了跟美国分庭抗礼的互联网大国。全球十大互联网公司最大的市值公司里头,我们和美国基本是分庭抗礼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使得互联网领域里边的创业团队还是热情太高,这样形成同质化。同样的商业模式就有几百上千家的公司冲进来,对于投资人来讲我们可能选择上就要很慎重,所以给那些对融资、估值成长有很高期望的创业团队感觉到资本不像那么容易,所以他们发出了寒冬的这种感叹,我觉得其实不应该太在意。未来我觉得中国要想继续出现BAT,是越来越难,尤其是投资金额上,比如说我们15年前投互联网公司,那时候我们投百度几百万美金就很高了,十年前投几千万美金也足够,五年前投几亿美金,现在互联网的独角兽和平台性的公司没有几十亿的美金是成就不了的。所以在这种时候一般的小资本就选择知难而退,也就是说这并不是寒冬的原因,是因为整个行业的变化与趋势。因此我们现在作为投资一定要拓宽我们的这个行业,比如说从互联网TMP这个领域里边拓展到文化、健康、环境、环保和新能源这些领域,发现新产业机会的这些投资人,他们的眼里永远没有冬天,永远只有春天。

陈宏:我跟潮涌观点基本一致,因为我以前是创业者,做创业的,公司上市转到做投资跟投行,有几个观点跟大家分享。第一个很多企业估值还在春天,还是偏高,这是我的第一个感觉。如果把历史拉长,在合理定价情况之下,现在企业估值还是偏高的。去年前年那个时候叫疯狂状态,很多小的创业者公司刚刚凑了几个人,基本上要价是给我500万美金占20%股份,其实真正来讲,从上市公司离开的优质创业者要价也就几百万美元。我觉得,疯狂状态已经过去,基本逐步归于正常状态。这个时候投资人其实钱很多,不要认为他没钱,而且很多国有企业也建立了百亿规模的基金,现在是很多钱追逐好项目,而好项目估值还是不便宜。我觉得寒冬是相对而言的,从创业者角度来看,现在那种投机型创业者跑掉了。以前凑几个人做个PPT,讲个故事,自己身价马上就上亿了,这种故事慢慢就消失了。我们现在看到很多是二次创业者,自己以前创过业以后重新创业。

第二,我觉得2017年还是投资者的心态逐渐趋于理性状态。已经融到资变成独角兽的企业不要认为自己永远是独角兽的地位,我们现在也看到很多的独角兽开始张望,就是以前假如是10亿美金的估值,现在降价为5亿美金也得拿这个钱。为什么?他还在探索商业模式,他还在烧钱。而很多很多的机构,特别是盲目的投资人,去年跟投了一拨人现在都不见了。所以这种情况之下,没有找到商业模式的企业应该小心一点。相信在座的各位投资人,都告诫我们的企业别再烧钱了,或者把融资计划拉长一点,过去那种A轮、B轮、C轮很快在几个月之内连续融资的情形基本消失了。所以现在是这种情况,不能完全叫做冬天,而是逐渐趋于理性的时代。

第三,如果作为一个创业者来讲,你真是很有梦想,做的企业非常具有前瞻性,具有巨大的市场空间你不用担心的,2017年钱很多,融资没问题。我们投行部刚刚完成两个业务,一个是5亿美金,一个是7.6亿美金的融资。好的企业不用担心,但是如果你自己的企业出现商业问题的时候,一定记住把自己的现金流拉长,我们投资人也变的更加理性。投资不是投好企业,是投资成本与未来撤出的价格差,投的企业名字再大,最后成本过高没赚到钱,你还是失败。因此随着估值的逐渐合理化,投资人的资金也很愿意投在有梦想的创业者手中。

李丰:他们几位比较资深,他们也讲了大部分的情况,我换一个角度稍微补充一下。刚才陈宏总讲到了有一些独角兽受估值受损,如果大家有印象,所谓寒冬是从去年的四季度开始,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结点。毕竟我们管的是钱,退出和获利要靠资本市场,因此本质上一定会受流动性影响。股权投资是典型的风险资产,风险资产的定价在历史上所有周期当中都是跟流动性相关的。换句话来讲就是印的钱多了,风险资产的价格会暴涨,钱少的时候则最容易出现价格上的压力。那么为什么资本寒冬是从去年四季度开始的呢?因为2015年四季度美国启动加息进程,去年四季度之前整个市场经历超长、超大流动性周期,就是全世界以美国为首印了无数多的钱出来,当然也包括我们的一级市场。所以说有一个现象,在去年的四季度之前全球包括中国范围之内所谓的独角兽,就是估值上10亿美金以上的公司,所有这些独角兽没有一个例外,全是以美元计价。

换句话来讲,全是美元投出来的,没有用人民币投出来的独角兽,即便是在中国也是美元支持。在全球范围之内美国非常多,现在受到很大估值的压力,这些事情发生的原因是因为升息通常是流动性拐点的信号。从这个意义上讲如果我们讨论明年,如果美元升息的连续性和频率都增加,就意味着我们这个流动性向下降的趋势会比较明显,风险资产在广义上会有一些压力。但这里边还很多不确定性。

按照刚才的逻辑分析人民币,在这个经济调整周期当中,中国是需要保持适度宽松的流动性,这个宽松会导致大类资产价格、风险资产价格的变动,就像大家看到的近期房地产和股市的变化,我觉得都是符合流动性规律的。但是为什么现在看起来人民币PE没那么热,因为在中国整个金融体系里面,钱如何进入股权投资市场的通路还没有形成,钱缺乏足够多的通道方法进入这个大类别的风险资本里面来。好消息是趋势正在形成,现在每个地区的政府都成立的自己的母基金,变成了钱最多的部分,同时也看到国家成立的百亿和千亿的投资和投资引导基金,另外国家对于金融系统,银行和保险机构能否涉足股权投资这件事给出了明确的指导意见。从国家意志上也在想办法把这个渠道慢慢打通。

从退出渠道来看,中国资本市场在11月份创了IPO发行记录,单月核准了52笔,平均每周13笔,这是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数值,12月份的第一周核准了13家,第二周也核准了14家。从国家层面来讲,资本市场的创富效应对一级市场会有一定的引导,理论上分析人民币PE市场会越来越好,但是由于经济原因和一些系统还没有完善和成熟的原因,过程中会有一些起伏。

陶闯:到底是冬天、春天还是秋天,我的答案现在是一个秋天,冬天还没到,从咱们私募的投资阶段来看,大家炒股的朋友可以看一下K线把私募市场的K线拉一下,最高峰是刚才李丰总说的到去年第三季度,第四季度开始下来,今年第一季度下来,下来开始走平,最高峰2015年和2014年后期早、晚期投的公司,差不多有一年到一年半的存货期,从现在到明年上半年,如果资本打光,会有一大批的公司出来,甚至在今年下半年憋着一口气要存活下去,但是明年上半年肯定会暴出来,在早期市场出来的这些公司,我说冬天还没看到。

第二个现象,我非常同意李丰总的意见,创业和投资是一件事情,无论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我们都是把没有价值的东西做成有价值的东西。企业家不一样,公司的价格大并不代表价值高,价格高低和流动性有关。我在以色列看到一家企业,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上市的时候什么收入也没有,5亿美金的估值。现在他的价格已经开始调整,调整到多少呢?现在是3000万美金。但这家公司价值如何,它现在已经建立了全球团队,产品从当时的0已经商业化。当时一堆的泡沫,五六亿美金,当时把价格拉高,但是价值并不存在。

总体而言,我非常赞同刚才李丰总说的,私募股权投资一定是中国未来的春天。现在大量的资本还集中在二级市场,中国二级市场估值是50-80倍,美国18倍、香港7倍,欧洲是13倍。这是上市公司的倍数,中国的二级市场和一级市场差距非常大,我们还有很多通道没有建立,大家不知道怎么把钱投到私募里去,所以让中国更多的民营资本进入私募,一定会对中国的私募市场有更多的支持,带来更多的创业,去寻找能坚守、优秀的创业者。创业者不能做投机者,不管是高峰还是低峰没有退路,必须一直要往前走。但是投资人有不同的风格,创业者和投资人在合作过程当中要理解不同投资人的风格,找到风格匹配的合作伙伴。   

孙刚:其实有很多一脉相承的地方,季节更替并不重要,更重要是把创业当饭吃的,你身边都是春色,台上的投资家都希望投好的企业,对实实在在的企业来说你身边都是春天。

实际上刚才有几位用数据说了,投资的总额并没有大副减少,只是数量在减少,2017年是投资理性、价值预期回归的时候,从这一点上可能有特别高估值的好企业能融到钱,而项目即使打了折扣并不一定很顺利的融到钱,寒冬因人而异。

下一个问题,从2017年-2020年未来3-4年,各位投资家你们看到的机会在哪里,同时给我们提示一下有哪些风险和陷阱?

周炜:我的投资风格是不拘泥于在一个特定行业,但是希望能够在一个行业的风口来之前就已经在里面,投进去了。在未来几年,从原来PC时代的投资也能够看出脉络,PC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发展到一定程度,什么东西会越来越值钱?今天移动互联网设施也基本上完善了,面临的状况是相似的。但无线互联网和PC还不太一样,基于真正的应用支持交易,完成所有的交易这种动作,以及内容相关的东西会蓬勃发展。

第一,我认为在内容的垂直平台会有一些很好的公司出来,这就需要深耕,这些公司离钱很近,他的收入模型是非常清楚的。在内容平台领域我投了3家公司都非常好,都是早期投的,像喜马拉雅最大的音频平台、小咖秀、e直播,最大的短视频平台,这些公司现在估值应该都在10亿美金以上。

第二是互联网金融,我自己称之为创新金融。我从2007年开始投,一共投了7家,包括融360、京东金融(第一轮)等,这几家都发展非常好。金融这个领域我已经讲了很多年,我们的金融发展太落后,无论是产品的创新、模式的创新和渠道的创新都非常少。现在金融这个领域,好像大家提到互联网就是P2P,我觉得这个概念不全面,可创新的领域太多了。我有一个判断,今后3-5年金融领域产生独角兽的数量会跟过去互联网产生的独角兽数量一样多,甚至更多。而且我可以断言,今后两年会是创新金融、创业公司被高金额并购的一个年份。这个领域我们已经布局非常深,我觉得创新金融有很大的机会。

第三,是AR。现在VR的设备还不普及,而AR的载体与手机没有太大的区别。拿游戏举例子,一个是骨灰级游戏玩家玩的东西,一个是大众玩的《任天堂》。今天来看,AR会是未来的任天堂,它提供的是一个娱乐方式,是大众能够参与的一种场景式的娱乐方式,这种方式会带来非常多的价值,所以这也是我下一步要关注的领域。

朱啸虎:在今天这个时间点,人工智能是一个非常清晰的风口,当然人工智能目前来看都是to B(面向企业)的应用,面向消费者的人工智能路口我感觉还需要几年时间。面向企业用户布局以后,可能才会出现面向消费者解决方案。但是面向消费者的解决方案我觉得每年都会有风口,今年很明年上半年是直播,下半年是自行车共享。但是在今天的层面来看,明年消费者互联网会出现哪几个风口,说实话没法预测,可能只能等到爆发的时候才能知道,我们也有布局,希望明年二季度以后能爆发,今天这个时间点真的也很难预测。

汪潮涌:作为一个上规模的投资机构,未来投资方向我们从几年就定下来,现在投资领域是9个,我们叫三高三大三新。三高是指高科技、高端制造、高品质的服务和消费;三大就是大文化、大健康、大环保;三新是指新材料、新能源、新模式。但是具体有很多细分领域,大数据、云计算、无人驾驶、智能出行、3D打印等等这些领域,VR、AR我们都有涉足,但是这些领域最大的问题是盈利模式还不清晰,还需要一段时间摸索。我们又布局在其他的领域,比如说大健康大环保,这些领域产生的收益可预期。除了互联网还有很多和我们国家产业布局相关的领域,比如和汽车制造相关的汽车电子市场,航空航天、高铁、医疗领域里面的医疗器械,医疗连锁机构等,会有很好的回报机会。

李丰:对我们自己而言,我们称之为跟工业相结合的科技,主要是指汪潮涌总刚才提到的,主要是在新的技术周期里面,在不同的行业、不管是传感器,还是一些专用场景的解决方案,芯片,一些生物科技的应用,大概在这些方向关注较多。你刚才问发展趋势、投资趋势,所有行业的投资趋势在一个国家只能由经济发展阶段、人口结构、产业和劳动力结构决定。也是因为这三个原因,以及在中国的一些特色我们重点关注这些领域。   

陶闯:谈到未来的投资方向、未来的趋势,在硅谷有一句话,趋势比较容易预测的,大家只要注意一下报纸上谈论的热点,但是踏准这个时间点是最难的。

我是搞科技出身的无论是人工4能、大数据、物联网、VR、AR,我都喜欢。我做PPTV做了很多年,推荐大家读一本书就是尼尔 · 波兹曼的《娱乐至死》。为什么明星那么值钱,一谈到明星就谈到钱,明星贵啊!如果杨颖能让中国10亿人笑一下,一定比我们在座的都值钱。所以这是从娱乐角度,所以演员明星这件事是很影响人类的一件事,不要小看精神世界。

所以有些科技如果能跟人的消费搭在一起,这个科技非常颠覆。因为我们造工具要么提供效率,要么给你一个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体验。但是难点就来了,无论是投资还是创业真的不知道这个时间点。所以要投资创业,趋势总在这儿,最后是否坚持,都是刚才大家谈到的,要么是创业者胆怯了,要么是投资人觉得有资金的压力,你是不是能熬过去,不同的投资人有不同的投法。

第二件事是各个国家都流口水的中国的市场,刚才李丰兄也讲到,咱们的人口经济,第一批人口红利已经过了,但是中国有第二批人口红利,就是新中产阶级,现在是高速增长,十年内中国的新中产阶级能达到5-6亿,全球的中产阶级消费50%以上是中国,中产阶级需要的不是简单的低质产品,这对中国经济是又一次巨大的红利,就是消费升级。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