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知乎周源:我们重新定义了“知识”这个词

2016-12-11 11:32 | 作者: 张秋颖 来源:《中国企业家》 张秋颖

wxid_n61zcdgtyxjk22_1481425349092_5

 

文 | 张秋颖

11日上午9点,“青年领袖时间”主题论坛在2016年第十五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开始,知乎创始人周源在会上发表了主题演讲。

作为知识问答社区,知乎上来自不同群体的知识经验和见解,吸引了众多80后、90后一代青年。但对于“知识”在不同阶段的作用,周源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在2013年到2015年时,“知识”被认为是一种内容是非常合适的,因为它唯一的表现形式是给更多的人进行阅读、消费。但现在,知识还被发现了另外一个特点,开始变成一种任何人进行连接的方式,内容本身,也就是知识本身变成一种介质。

过去五年,“知识”这个词确实在被非常多的用户,非常多的用户的交流过程当中在进行一个重新定义。当我们周围的内容变得越来越多的时候,其实我们更加在乎将如何以及怎么样被筛选了以后,能被我们使用。

周源认为,当内容变成人和人连接的一种方式,同时能沉淀下来把你的名片、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更擅长哪个领域,通过你的知识把你“名片化”的时候,大家就有了一种新的交流的方式,也有了一种新的让别人认识自己的名片。

以下是周源的演讲实录:

大家上午好!我是知乎的周源,非常高兴来跟大家做交流和分享。

其实我上台之前蛮忐忑的,因为今天早上会议时间有点早,让大家这么早来听分享,心里还是蛮紧张的。

首先我来介绍一下知乎。知乎是一个知识的社交平台,在过去五年多的成长经历里面,我们吸引了超过6000万来自各个行业和各个领域的专业人士和职业人群。这些人在知乎上都有一个共通的特点,他们都根据自己在某一个领域的擅长或者说是积累,正在跟全世界分享彼此的知识经验和见解。

知乎到今天已经成立了五年多,其实快六年时间,因为我们是在2011年年初的时候上线,如果在那个时候,也就是2011年注册使用知乎的朋友的话,可能大家还会记得因为我们在那个时候,知乎是需要“邀请码”,那个时候使用知乎并没有那么简单。我记得我们的“邀请码”在淘宝上被炒到了120块一个,一票难求。今天知乎跟五年前很大了,具体的差别是有更丰富的内容的网络和更丰富的职业和专业的人群在知乎上活跃。

到今天,我们大概做了一个内心的总结。我们觉得知乎能不断发展或者是活下来,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们一直坚持打造一个认真专业友善的、良性的社区讨论氛围。同时我们把内容的质量和用户的质量放在发展的首位。到了今天,其实每一个人都可以非常方便去使用和消费知乎上的内容。他们每天在知乎上提问、回答、写文章、参加圆桌,甚至通过知乎平台出一本非常专业的书。或者是参与知识的线上的直播,他们每天产生的内容又源源不断形成了很多优质的答案和文章,输出到群。我们内心对知乎的期望非常一致,不仅可以变成一个社交的平台,同时也是年轻人通过自己的知识跟世界连接的方式。

主持人在介绍的时候,提到大家现在都去找信息,去跟别人交流,会发现这个过程里头,会遇到很多需要进行筛选的信息,如何进行判断。其实过去五年我们自己有一个感觉,知乎的发展从某个尺度反映了整个互联网的变化。当我们周围的内容变得越来越多的时候,其实我们更加在乎将如何以及怎么样被筛选了以后,能被我们使用。当我们周围的媒介形态变得越来越丰富的时候,我们在乎在什么地方,通过什么样的方式,跟什么人进行沟通讨论交流。

过去五年我们发现“知识”这个词确实在被非常多的用户,非常多的用户的交流过程当中在进行一个重新定义。我们可能或多或少提到“知识”这个词的时候,脑子里还会想到课本上的知识,或者说是黑板上的知识。但是转念一想不太对,因为“知识”在很长发展时间里面被网络化、被碎片化、被再组织。

被网络化,我们理解,凡是对我们大家有用、有价值的信息,在今天都可以被称之为新的知识。力度完全不一样,可能是今天产生的,可能还不是很完整,但是通过问答方式,通过大家交流的方式,产生丰富的一个完善的结果,然后再给到更多人来使用。我们自己做了一个总结,其实在过去一段时间发展里面,知识的发展变化分几个阶段。

最开始,我们认为它是内容,或者说是一个内容的消费品。我在创业之前,我既做过开发,我也做过媒体,我写过代码,也写过文章。后来我发现,当技术跟媒体或者说内容产业进行了一个非常深度的结合的时候,会产生一个很有意思的化学反应。也就是说内容行业能产生新的内容,但是科技行业或者说技术公司能去创造新的见识。第一阶段也就是知乎从2011年至2012年,还封闭注册的阶段,你把“知识”认为一种内容是非常合适的,因为它唯一的表现形式是给更多的人进行阅读、消费。

可以看,那个时候大家谈到比较多的进行内容消费的地方都是门户、博客这样的网站,流量非常重要。如果没有流量的话,这些产品都不会产生大量的用户的访问、消费。但是这个过程其实发展比我们想像得要快。从2013年到2015年,伴随着我们的开放,我们发现“知识”有了另外一个特点,开始变成一种任何人进行连接的方式,内容本身,也就是知识本身变成一种介质。

我拿知乎举一个例子。因为知乎在最开始上面是没有内容的,也是没有用户和用户之间的关系。我们在生产什么?我们帮助用户连接没有产生的内容。搜索引擎是帮助用户连接已经产生的内容。当知乎一个用户提出问题,几百个用户,上千个用户关注这个问题的时候,你发现这个内容还没有生产出来。是把对同一个内容都感兴趣的人聚合在一起,为他们生产有用的信息。

第二个,从上线到现在,我们都没有采用社交的引用。关注和被关注的关系都是新建,通过内容的方式,通过问答的方式去新建。以前有一个法律的问题,但是你在现实生活中成本很高,你不知道你家楼下刚好有一个律师能帮你解答法律问题。但是在知乎上通过问答的方式,你会发现你想认识的人,以及那些愿意帮助你的陌生人,无非是提问的问题。你会有意外的惊喜。当内容变成人和人连接的一种方式,同时能沉淀下来把你的名片、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更擅长哪个领域通过你的知识,能把你“名片化”的时候,大家就有了一种新的交流的方式,也有了一种新的让别人认识自己的名片。

当内容和知识变成介质的时候,这里面产生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变化,就是有机会产生更大量、更优质、对大家更有用,在不同场景产生的新内容。我举个例子,我们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知乎作为一个社区和平台是可以出书的。2013年开放以后,我们很快发现随着平台扩展,内容量在集聚上升。反过来,有很多人的自己的回答和自己领域的知识,已经成为了几本书甚至十几本书。

2014年我们做了一件事情,我们帮助用户把他们某个领域的内容和知识沉淀下来的知识集结在一起出书。出书大家觉得跟有名的人有关系,因为我自己找出版社没有人相信你能卖,所以不会帮你做。但是通过平台,你会发现,一个普通人也可以把自己有实用性的知识沉淀下来出书,再给到更多的人去使用和进行阅读。这就是通过问答方式产生一种不同形态的新内容。

到了2016年,我们在去年也发现消费升级是一个非常显著的一个影响。因为我们发现信息消费领域的变化是非常显著的。大家看起来更在乎什么样的信息是不是要有质量的,我能不能获得它。如果我能获得它,是不是可以通过付费的事情让这个事情更加精准和延续。所以今年发现知识形态发生更进一步的变化。内容变成介质,从介质升级为一种服务,或者说可以定制化和个性化的知识商品。

我们在去年特别想做一件事情,去年是什么时候?是“共享经济”非常热的时候。我们谈到“共享经济”的时候,都是把身边的白领变成了各种体力工作者,比如说变成了司机。现在有人带我从中国大饭店到北京西站,可能一个小时69块钱。但是对于知识工作者来说,这个收入可能是比较低的,是跟他自己的付出不成比例的。所以我们去年在想一个事,是不是可以通过某种产品化的方式让白领通过白领的方式挣钱。那白领通过白领的方式挣钱是什么意思?你脑袋里对别人有用的知识,那些信息,那些有可能帮到别人的东西能不能变成知识。所以去年我们做了很多的调研。

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我们就推出了一款产品“知乎LIVE”,把一个人在某个领域有价值的知识商品化了。现在在知乎上,我们知识市场的知识分享者,每个小时平均的时薪已经超过10000块。当有这样的回报的时候,你会发现,我们原来说知识是无价的确实是这样的,因为知识其实是可以溢价的。我们希望把这个事情通过平台化的方式搭建好。一方面,能帮我们很多的白领,也就是知识工作者,能去增加收入。这个很有价值。为什么?每年到年底的时候,一出经济普查的报告,大家都在说拖后腿。如果能帮助大家,把自己脑子里有价值的信息变现,能带来用户价值的同时增加收入,我相信这个事情是可以做得非常长期的。

我刚才说了,它的形态在随着过去媒介升级的过程里面,从最开始的媒体变成介质,同时变成服务。现在你发现媒介升级的速度也是在加快的。虽然很多人说是移动互联网进入下半场。但是我们看到移动互联网推出很多新的介质,比如说前一段时间推出眼镜。可能接下来就是你通过眼镜点一下,解决你遇到的问题,让你的眼镜和你需要解决的问题场景更加紧密。

另外一方面,回到知乎的出发点,也就是回到五年多以前,其实我们跟现在的阶段差别非常大。最开始我们刚刚上线的时候,包括我周围的朋友都给了我中肯的建议。第一个就是这个事需要时间太长,好像不太好赚钱,你做这个事情还不如把你的时间、精力、团队投入到时间短,更挣钱的业务上去。其实我这个人一直有一个认知,如果一件事情我们认定它长期会有价值,就有机会或者说一定要实现它。

我记得前一段时间贝索斯说,他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老被别人问到一个问题,在未来十年有什么东西会发生变化,有什么东西是新的变化趋势?他认为,没有被问到的问题是未来十年什么是不变的,是很稳定的,什么没有发生变化一直存在,用户需求的东西才是更重要的问题。他愿意解答那个问题。在我看来从十年以前到十年以后,对用户来说一直是他们的基础需求,一直是非常底层的目的,但是一直没有满足好。比如说怎么找信息,怎么跟大家更好的交流沟通。没有被满足好的时候,你就值得投入大量的精力把这个问题修正好,一定会带来产品体验甚至需求上的代际性的变化。

我们开始组建知乎的时候,有很多的亲朋好友会告诉我们,这个事情可能会很苦。但是我们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我们内心还是在想,我们一定要选最长的赛道。因为在最长的赛道里面才会发现,你在奔跑的过程里会有大量机会看到你在50米的赛道所看到的。

在知乎经历了三个不同的阶段。2011年到2012年是封闭的,我们希望社区的氛围和用户的习惯被沉淀下来,那个时候不光是搭建一个小型的知识社区。2013年开始开放,吸引了不同行业,不同领域的非常多的用户,那个时候我们做了很多的电子书和移动化的尝试。到了2016年,知乎不仅仅是问答,这个时候我们把电子书变成了电子书店,做了知识市场的尝试,做成一个面向广泛知识消费者的知识平台,能够对相关的一些行业带来积极的推动和改变。

我最后想说,知乎这个产品是面向在座的每一个人设计的,是为大家去改进产品的。我们希望能真的把这件事情做好,把知识分享做好,也能让所有的知识付费为大家增加收入这件事情做得更长久。谢谢大家!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