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宋志平:经济新常态,新常态就是一场结构调整

2016-12-11 11:39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 宋志平

QQ图片20161211113605

宋志平:大家好。会上安排希望我跟大家讲讲创新,不是我以前讲的改革和并购,我按照会议的要求来给大家聊一聊这个话题。

大家说我们进入到经济新常态,新常态就是一场结构调整。其实经济的发展有自身的规律,不光我,美国、欧洲都这样。过去大家都知道有一个叫康德拉基业(音)的长周期理论,就是50年一个经济周期。当年从1945年战后,到1965年左右,经济实现了高速的增长,但是到1965年之后开始衰退。美国在1965年到1985年之间却出现了繁荣,他的就业从1965年的7000万增长到1985年的1.1亿,增加了4000万的就业。所以为什么他会出现繁荣呢?所以比德·德鲁克先生概括,美国的经济从管理经济进入到了创新经济,这个是根本。我想一下,从1992年小平南巡,我们的经济大规模发展,到现在20多年过去了,也就是说如果从周期来看,我们也进入到了这个拐点。但是,如果我们不去衰退,我们想保持一个中高速的增长,唯一的方法就是我们必须进入到一个创新社会,一个创新经济,而且我们大家老讲的双创。我觉得我们从这个根子上来理解,我们今天为什么把创新看得这么重要。

我们老讲二十一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我们讲未来商业方案,大家都在想,我们都究竟我们的下一步我们用什么来赢得这个世界?最根本的还是创新。

中国近代,过去我们的民族自信心受到了很大的打击,通过了30年的改革开放,还证明我们有了多个世界第一,最重要的是民族的自信心得到了恢复。我们今天民族自信了,我们今天这个题目也是主场中国,这个大概10年以前、20年以前要提出这个问题来,可能没有人相信。但是今天大家都认为确确实实主场就在中国。为什么主场在中国?因为未来的创新世界他的主场在中国。所以我觉得这是我们的一个根本的问题。

再一个我想跟大家讲的就是创新。大家觉得创新有风险,我们怎么进行有效的创新。我觉得有三点很重要:

第一,我们要进行有目的的创新。有目的的创新可以减少风险,不要盲目的创新。

第二,我们在熟悉的领域里创新。在熟悉的领域里面,我们不至于犯原始性的错误。因为创新是在一个无数的积累里面我们产生量变、产生质变,假如对这个行业不熟悉,盲目的进入,你去创新,十有八九会失败。所以我们要在我们熟悉的领域进行创新。

第三,我们要研究资金用什么样的创新模式。创新模式无非是三个,一是模范性创新,第二是集中式创新,第三是自主性创新。现在讲的自主性很多,但是坦率来讲,自主创新不容易。我以前做过医药集团,大家都知道,我2009-2014年我是两个董事长,在医药集团做过董事长,做一个新药大概需要十年时间,这个不是一般的小企业能够去做的。我讲这个是什么呢?自主创新不容易。所以从我们来讲,关键是我们在哪一个阶段?包括每一个企业。其实模仿创新不丢人,我们每一个企业大部分都是从模仿式创新开始的,逐渐我们进入到集成创新。所以集成创新救护于模仿创新和集中创新中间,不是单一的模仿,我们也有自己的想法把它融合在一起,现在我们很多企业是在集成式创新,这样的区域里面。自主创新。经历了模仿式创新,集中式创新,我们跑到了前面,这个时候我们前面没有人了,前边没有人了,空无一人了这个时候再去模仿,再去继承,都不现实,就靠自主创新。从我们的国家过去的30年,我们是从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这样的模仿创新过来的,但现在我们在靠模仿式创新已经远远不够了,所以现在再搞继承式创新。现在我们有一些行业已经跑到了前面,我们老讲,从跟跑到并跑,领跑,跟跑的时候是模仿式创新,并跑的时候是集中式创新,领跑就是自主式创新。现在我们企业已经是领跑了,在领跑的时候就得自主创新。我在想,我们不见得要超越这个阶段,每个企业看看你在哪个阶段,哪种创新方式都不落后,关键取决于你在什么样的阶段。所以我们要创新,要很好的研究一下这些创新的方式。

我还想给大家讲转型,转型大家说得很热,转型不是转行,不是说我们自己的行业不干了,我们完全干一个新的行当,其实不容易。作为一个企业,我的看法,十年差不多你熟悉了,做20年的时间你可以说得心应手了。如果你想做到极致,你可能需要30年的时间。也是不容易的事情。我们有一句话,叫没有不赚钱的行业,只有不赚钱的企业。其实任何行业都有创新和转型的任务,大家说宋志平全球的水泥大王,我水泥有5.3亿吨,全球第一。水泥到今天只有180年的历史,如果没有水泥,我们北京是什么样子?大家觉得现在什么是最贵?买套房子。房子是什么做的?水泥做的。水泥每一天都在创新,今天水泥的设备、工艺和20年前完全不同,所以日本的水泥有100多种,特种水泥,我们现在有60多种。

我讲这个是什么意思呢?其实各行各业都在创新,我觉得创新不是说我们要找一个新的行业,而是要立足于我们本行业里面如何创新。一方面要向着高端化发展。第二,绿色化,我们老讲环保。第三是智能化,第四是国际化。这些方面发展。中国建材在创新上我们按照三条曲线来做,哪三条曲线呢?在水泥玻璃这些传统领域里面进行转型升级和技术进步,这是一个大变化。第二是在新技术、新产品上像碳纤维,手机显示玻璃,过去这段玻璃是美国提供的,现在这块玻璃是中国建材提供的。汤米(音)做到多厚呢?0.2毫米,我们中国建材做到0.12毫米。这个是新的领域去做。第三,新的业态,互联网,制造服务业等等这些,按照这样的转型的模式做,做一个很好的安排。

中国建材其实大家都知道宋总来了,央企领导,其实中国建材和我过去做的中国医药都是一个相当市场化程度的央企,中国建材现在有3000亿的收入,但是中国建材的资本向下,资本组成,国有成分是30%,非公的成分的资本占到70%。80%是混合所有制。

2009年、2014年我在国药集团做,国药集团从2009年的360亿的收入到2004年我走做到2500亿的收入,国药也是60%是非公资本,40%是国有资本。一半以上,70%左右是混合所有制。

我跟大家讲这个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今天我们的企业越来越融合了,这就是我们在做国民共进,国有企业在做市场,跟民营企业高度融合。民营企业在跟国有企业合作,所以我觉得我们在创新领域里和在方方面面我们也希望和民营企业能够全面合作,真正实现国民共进。谢谢大家。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