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贾跃亭给出了资金危机解决时间表 | 独家

2016-12-12 11:32 | 作者: 李亚婷 贾跃亭 乐视

39e6c13fa411697642a9c1fbabf8f584

 

文|李亚婷     编辑|马钺

乐视创始人贾跃亭今天接受《中国企业家》独家专访,针对最近的乐视股价跌破平仓价、裁员、即将发布的乐视汽车进行了坦诚的回应。他表示乐视的资金危机将会在未来三四个月内解决。

同时,乐视的战略和方向都不会改变,只是会调整发展的速度和节奏,而之前的速度与乐视的能力并不匹配,对于乐视汽车,贾跃亭认为它是七大生态系统中第二重要的业务,仅次于上市公司。贾跃亭表示,乐视最艰难的阶段已经过去。

「关于资金链危机 」

6a9933c3829e92180b46d4155531929a

 

CE:乐视手机资金链危机解决到什么程度了?

贾跃亭:这一个月以来有非常大的改变,已经解决了60%、70%,接下来的三四个月会恢复正常。

CE:恢复正常的标准是什么?

    

贾跃亭:所有的业务都正常的运转。

CE:七大子生态的战略不会改变吗?

    

贾跃亭:变与不变都很清楚了,方向不改变,只是节奏、策略和执行实施的方案,行动方案和行动计划有调整。

CE:您当时在什么时候意识到乐视出现了资金上的问题?

    

贾跃亭:我过去半年一直在做全球化,尤其是美国登陆上花费了我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对国内资金的精力安排就少了很多,刚从美国回来的时候,是10月份,我开完发布会,开发布会之前就开始出现一些小供应商的欠款问题,回来就感觉到这个情况,要迅速的扭转过来。

CE:前两天有一个新闻是关于平仓线的问题。

    

贾跃亭:那是一个假新闻,我们已经回应了。

CE:有数据称平仓价格是35.21元,这个价格是真的吗?

    

贾跃亭:肯定比35.21低不少。

CE:你用股票质押表明您对乐视的支持了,但是股票在下跌,你有没有心悬着,下跌到多少要补仓?

    

贾跃亭:股价的下跌对我们的质押多少会有影响,但是离我们的警戒线还有非常大的差距,所以说不关心股价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的理念是短期股价的高低和我们自身没有必然的关系,我们只是要创造价值,不断长期持续的创造价值,其实自然而然股价就会回升,会达到下一个高点。

CE:乐视汽车这些项目会不会反而影响乐视股价呢?

    

贾跃亭:或许会有一些影响,非上市体系,对上市公司股价的影响,我们不太好做判断,但是我们相信只要非上市体系的业务在健康的成长,未来非上市公司的反哺作用非常大。我经常说只要进入高速盈利期,子生态和子公司都会把装入上市公司作为优先级。

CE:再回到刚刚您说的一个月内将会发生大的融资事情上。

    

贾跃亭:没有说一个月内,是一两个月内。

CE:你对乐视的控制权会不会因此而削弱甚至失去?

    

贾跃亭:乐视永远不会失去团队的控制权,否则不是乐视了。

CE:关于钱的问题我听到了另外一个声音,鑫根资本投资人说钱不是你目前困境的原因,只要你做出改变,钱就不是问题。你和股东之间的沟通是什么样子的?他认为你的问题和你认为自己的问题是一致的。

    

贾跃亭:我没有太多看那个文章,鑫根资本只是我们二级市场上的一个股东而已,因为乐视的持股非常散,不存在二股东、三股东。

「关于提高营收 」

7dbeeba82708e8b0363fbb674790956d

 

CE:之前超级电视收价提高了200块钱,还会再往上提高吗?

    

贾跃亭:我们已经涨了两次价了,但是未来我们在新品当中会考虑更合理的定价,超级电视对我们的影响不是很大了,超级电视的非硬件收入飞跃,为什么说明年电视就可以快速盈利了,和我们非硬件基础收入有关,也与我们自身的能力有关。

CE:手机会提高价格吗?

    

贾跃亭:手机是分几层,第一层是bom层,我们的定价肯定会超越bom,第二是加入很多营销成本,我们定价会到NBMC的水准,这样就不会产生直接的硬件补贴,但是我们依然会用生态来补贴硬件,只是我们补贴的力度会减少,我们明年甚至后年在手机领域肯定还不会追求纯利润。

CE:电视和手机不一样,手机很难靠内容换取盈利吧?

    

贾跃亭:其实的确是这样,简单的层面来讲,对影视会员、体育会员的续费力和续费的价值高很多,但是手机有其他的特点,第一是更加凝聚化,受众群更广,第二,是手机会有其他很多的互联网方面的收入,我们的分发收入,比如说游戏的分发收入等等。

CE:对于非上市公司是什么安排?

    

贾跃亭:我们两种选择,一种是如果还在没有进入高速增长期的业务和孵化期的业务我们会放在体外,一旦盈利高速增长了就会上市。

CE:之前乐视网是一个独立的体系,乐视影业和乐视体育相对独立,现在乐视影业、乐视汽车的情况会影响到乐视上市公司,两个体系是不是有一些冲突?

    

贾跃亭:乐视整体是一个生态系统,上市的和非上市的,难免出现一些相互影响,但其实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关系,因为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无论是从资金、业务上都是割裂的,今年上市公司的业绩超过我们预期,尽管受到了一些影响,还是和外界对乐视的资本结构没有那么了解有关。非上市公司反过来在未来对上市公司有很大的反哺,上市业务现在也处于高速的成长期,对我们用户数量的增长,尤其是会员数的增长也会带来很大的帮助。

CE:现在大家有一个疑问就是现在谁在反哺谁,谁更重要一些?

    

贾跃亭:其实是相互作用的,上市公司是最重要的,因为上市公司是乐视公司的基石,我们会把优质的资产越来越多的放到上市公司当中,上市公司的成功才是整个乐视生态的成功。

「 关于乐视汽车 」

e371a8e13f6d28d72ec4981b653f2ed1

 

CE:乐视汽车呢?在您的七大生态里面。

    

贾跃亭:排名第一的是上市公司,第二就是乐视汽车。

CE:就像您刚才演讲说的,几百亿、上千亿这种,您刚才说了乐视的融资能力,融资还是不太够,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您一直都需要面对这个问题吧?

贾跃亭:乐视非常创新,包括资金的利用效率非常创新,如果达到一个百万量级的标准,传统汽车的模式,或许将近1000亿,乐视大概有1/3已经投进去了,现在只要有几十亿到一百亿我们就足够量产了。量产应该会在明年的时间。

CE:2018年?

    

贾跃亭:对。

CE:量产是多少辆?你预计中的。

    

贾跃亭:我们现在还不能对外透露数据,但是我们肯定会全力来生产,但是我估计乐视的汽车,或者我们的战略伙伴FF会供不应求,现在的瓶颈是产量的瓶颈。

CE:我看它的速度比法拉利还快,是定价和定位都非常高端的产品是吧?

    

贾跃亭:对,是一个超级旗舰。

CE:很多外界说乐视汽车是压倒乐视的稻草,你怎么看?

    

贾跃亭:对了一半吧,的确乐视汽车是造成我们现金流困难重要的原因之一,但是其实我的观点,大家都非常清楚,每一次大的困难,甚至磨难,其实都是下一次蜕变和下一次升华很好的机遇。一个一帆风顺的事情不是多么伟大的事情,汽车对于我们短期的经营的压力,我认为对我们来讲是值得的,我们核心的理念,乐视的基因、乐视的精神不会改变,今年这场风波,四年前我们已经有强烈的心理准备,在创造未来之路上,尤其是不是跟随性的模式,是一个颠覆性的模式,独一无二的模式,不可能不遭遇这种磨难,这对我们来说很正常。

CE:有人劝你放弃乐视汽车吗?

    

贾跃亭:太多了,各种各样的人都劝我放弃乐视汽车。乐视核心的价值观不会改变,核心的方向不会改变,改变的是我们的能力。

CE:比如说手机和影业这些调整的重点,乐视汽车上接下来的方向怎么调整?

    

贾跃亭:乐视汽车不用调整。

CE:花钱的节奏也不用调整吗?

    

贾跃亭:速度和我们的能力相匹配起来,如果说调整的话,也算一个调整,汽车没有进入经营性,是一个铺垫阶段,这三年取得非常大的突破,从产品定义到研发到实现,第一代车都已经完成了,这个是一个极具意义的事情。接下来的问题是怎么通过最好的供应链,最好的元器件能够打造出,达到我们设计的要求,设计指标性能的车。其实我们乐视造车最最难的阶段已经过去了。最难的是你如何做出颠覆科技的产品,而不是难在如何造一个工厂,工厂主要需要的还是资金,做出引领时代的产品,我认为这才是最困难的事情,乐视已经完成了最困难的事情,接下来的事情不是一个无法达成的事儿。

「 关于乐视体育 」

 

CE:乐视体育最近做的动作调整比较大,是不是受影响比较大?

    

贾跃亭:乐视体育也是一个高速发展的状态,乐视体育其实是一个大生态的缩影乐视体育是一个小的乐视生态,乐视生态存在的问题,乐视体育也是存在的,体现的比较明显,它自身也是一个产业的整合,乐视体育也希望打破一些产业的边界。

CE:乐视体育B轮融了80亿,据说存在一个关于营收的对赌协议,有吗?

    

贾跃亭:我不是特别清楚,应该会有一些收入的要求,但是不会有利润的要求,但是乐视体育的增长是特别快的。

CE:有媒体说还有将近一半的版权费没有付。

    

贾跃亭:那不可能,如果有一半的版权费没有付,媒体早就把我们的曝光了,因为我们大部分都是国际版权采购。

CE:乐视体育拖欠的版权费用,如果没有50%那么多,可能会有一定的比例,那是多少?

 

贾跃亭:几乎没有,我不能说百分之百,因为毕竟还有手续、交易双方之间的条款、执行条款等等,但是大部分都是正常支付的,只要在协议执行上没有分歧。

「 关于裁员 」

CE:网上前两天流传一张照片,乐视员工排队办离职。

    

贾跃亭:那个已经澄清了,不是办离职,是办公积金。

CE:你上次说可能乐视现在15000人,人员上膨胀太快,需要末位淘汰10%,外界理解为裁员,现在还是按照10%来淘汰吗?

    

贾跃亭:目前来看不会超出。

CE:目前情况下乐视内部员工难免有些人心浮动,你采取了什么方式来安定乐视的人心呢?

    

贾跃亭:这方面乐视人和其他的公司有些区别的,能够加入到乐视的人都是认可乐视的事业,来乐视做一些独一无二的事情,我认为他们在抵御困难、承受困难的能力上强一些,在目前的困难当中,也有人动摇,没关系,动摇的人或许不是我们需要的,我们不会特别的做一些事情,稳定大家的军心,还是通过自身的认知、对乐视愿景的认知、对自己职业生涯的认知来做判断。

CE:之前有一些传言说冯幸会离开,这是真的吗?

    

贾跃亭:他是我们手机业务主要的负责人,只要乐视生态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我是第一责任人,第二是这条业务线的负责人。但是我们也要客观、全面的评价是哪里出问题了,是战略出问题了,还是团队的组织有问题了,还是执行力有问题了,我们会做一个分析。

CE:说一个比较敏感的问题,之前小米和乐视在微博上有一些争端,为什么小米和乐视为什么总是吵呢?   

贾跃亭:在前两三年还会有双方你来我往的争端,但是近一年来,乐视再不会提小米了,压根儿没有那个必要,不在同一个维度了。

CE:是专指电视这个层面吗?

贾跃亭:是指所有,相互竞争是好的,一个优秀的竞争对手让你变得更伟大,但是中国很多其他的公司不这么认为,非要置于死地而后快。

CE:之前有媒体走访了莫干山的工厂,外界的解读偏于负面。

贾跃亭:写得太不客观了,从我们和政府签约,到拿那块地,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都还没有中标呢,动什么工呢?必须走完政府的流程,中标之后再去办所有的拿地手续,土地证,当土地属于我们之后才能动工,你还没有走完这个过程呢,你就说一片荒芜。

「 关于个人风格 」

CE:很多人说贾跃亭在董事会里面自己说了算,股东、团队反对也没有太大的作用,比如造车就是这样,你自己有没有反思这种方式?

贾跃亭:我们两个体系,非上市体系和上市体系,上市体系就按照严格的规范做,非上市体系的确是如此,我的观点就是变革问题和颠覆问题,所以在战略方向上要想创造一个独一无二的模式,肯定是少数人决定,99%的人不看好才有可能颠覆,大家都投票表决通过的事情不可能是颠覆性的事情,在战略实现和策略落地的过程当中,乐视是非常严格的,只是在极个别的重要拐点上是由我来决定。

CE:你为什么要写那封公开信,把自己至于暴风眼?

贾跃亭:的确很多人都在问这个问题,有媒体、股东、朋友,甚至大量的乐民问为什么这么坦承的把这个事说出来,别人都把自己说成花一样,但是说实在的,我们不后悔,这是乐视的性格所在,这是我们真实的表达。

的确这封信给乐视造成了远远出乎我们意料的副作用,本来没有这么大的风波,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压力,这封信其实放大了很多很多,吸引了很多的注意力,另外媒体一边倒都是在说负面。

因为在过去,乐视的整个生态模式经历了几个阶段,其实那封信之前,我认为乐视生态模式在外界看来已经是一个历史最好的时期了。

说我们存在很多问题的,有两类人,一类人是以前的竞争对手,和以前看笑话的人,说五年前就说你这个是错的,果然是错的,大量的这种人就出现了,就落井下石了。另外投资者也觉得这个模式可能是有问题的,大家又从支持变成观望。

乐视是完全反常规的模式,所谓的常规,当下正确的事情就是常规,这是常识。但是乐视经常说我是反常识的,当下大家认为对的,乐视认为是错的,或者说乐视认为未来是对的,当下的人认为是错的,这会引起绝大多数常规思维者的一个发泄点,所以这事成为他们发泄的机会,果然如此。

但是我觉得这次大争论,其实对我们这种模式也是一个好事,在一个关键时期,能有这么多人讨论这件事,就是我今天演讲背后,就是两种思维的冲撞,到底是传统是对的,过去人们已经习惯,已经固知的东西是对的,还是你们所说的不一样的东西是对的,这种讨论对未来发展没有坏处,是有好处的,我们坚定的认为乐视渡过这个难关不是什么难事,因为乐视的确创造新的价值。要是能够做出独一无二的价值出来,其实再大的外界的困难,我觉得都能获得突破,关键还是自己的团队、战略对不对,组织行不行,这是最重要的。

 CE:之前说您的风格是蒙眼狂奔,你认为团队是不是需要引进一支团队来制衡一些比较冒险的决策?

    

贾跃亭:其实是战略方向乐视非常领先了,主要是战略的落地策略上,需要一些非常顶尖的人才来共同讨论和制定,乐视的人才也是一个持续不断地过程,未来也会不断地引入一些在经营方面能力非常强的人,加入到我们的体系当中。

CE:您的意思就是落地的过程当中,乐视是有短板的?

    

贾跃亭:对,落地的过程,因为从一个互联网到IT企业进入电子消费领域,我们在电视上取得非常大的成功,手机摔的这一跤和我们对硬件产业理解不足有关,主要是指经营方面的理解,对未来整个预判的经验,显然不如在这个行业内经营很多年的经验多,所以我们也希望源源不断地引进一些高级、顶尖的管理人才补齐我们的短板。

CE:你会不会认为自己对一些事情的太乐观了?比如说特斯拉做了13年了,也只有一个季度有利润。

    

贾跃亭:所有的壮心者和颠覆者都是乐观主义,为什么乐视是这么拼命的一帮人,在战术上非常乐观,在执行上深知难度,才付出自己的一切做这个事儿。

CE:我特别好奇的是乐视资金出现危机,你的心情、状态都是什么样的?现在听您说话就是一个铁金刚,你有没有过脆弱的时候?

    

贾跃亭:每个人都是血肉之躯,乐视整个的发展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困难,甚至磨难,比这次大得多的磨难都已经走过来了,所以乐视人最起码这种钢铁般的意志是必须要具备的,这样才能做一个开创型的公司,颠覆型的公司,而不是跟随型的公司,前面有公司我抄袭模仿会简单很多。真正探索未来的公司,甚至能够希望改变未来的公司必须拥有一颗大心脏,其实这是公司的战略和基因决定的。当然压力是毋庸置疑的,非常巨大的压力,我们身边很多人说如果搁一般人早就压垮了,但是乐视不一样,一般的困难、磨难不能改变我们。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