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转型升级:传统产业何去何从?

2016-12-12 11:40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 产业升级

QQ图片20161212114012

 

2016年,传统产业面临的是一场生死之战。移动互联网冲击下,品牌、渠道、用户都发生巨变,大规模制造逐步被用户主导的个性化定制取代,工业化生产的组织、流程都需要再造。传统产业遇上了哪些坎?转型升级的路径有哪些?新的商业模式如何建立?

以下是会议内容:

谢佳扬:各位早上好,今天一大早我们有幸在早场会议有请六位企业家跟我们来分享新常态下传统行业如何进行转型升级,如何进行裂变,如何在不破不立,破字当头立在其中的环节下,来获得企业再次的腾飞。因为这些企业家大家可能都有了解,一会儿会让大家各自做介绍。

我是今天的会议主持人,我是来自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安永大中华战略与发展主管合伙人。在今天的早会上我们已经跟各位做沟通,在跟他们的沟通中我已经感受到他们都已经做好转型升级的准备,而且他们都是转型升级的实践者。所以我今天想把更多的时间交给大家,由他们来跟大家分享。首先有请各位自己简短的用两三句话做一个自我介绍。

郑炳旭:大家好,我是宏大爆破的郑炳旭,我们主要从事的是军工、炸药、爆破、矿山。

雷文勇:大家好,我来自四川,我主要做的最传统的农业、饲料、养猪、养鸡和食品。

江永雄:大家好,我来自台湾,但是来的时间特别长,明年就三十年,我也是最传统的产业,原来做的是旅行箱。现在也开始做一个新的转型,所谓的从皮箱到冰箱。相当于是从原来的工业现在转到农业的部分,一会儿再跟大家分享,谢谢。

芦效良:大家好,我来自山西,是山西天地科技有限公司的。我们所从事的可能和我们的题目看上去有一点点区别,但是我认为其实区别不大,下面我会谈谈我的观点。我们做计算机系统集成,IT运维,现在网络的发展,物联网的发展,大数据,信息安全。总而言之,一路在奔跑,一直在努力转型升级。

李安平:大家好我来自山西,是振东健康产业集团的董事长李安平,我们的这个企业从制药到保健食品,到家庭护理用品,到原材料种植,到科研是个产业链比较完善的中药企业,也是我们第一个冲向国际的中小企业,谢谢大家。

邱淦清:大家好,我是做最传统的行业的,做纺织行业的。针贝羊绒衫,三十当年了,我现在从羊身上开始整个从纺纱、染色到衣服成品都是自己企业一条龙,谢谢大家。

谢佳扬:谢谢六位嘉宾。 今天首先第一个问题,六位基本上都是一个传统行业,他们所面临的行业并不是说现在所谓的互联网,他们不是一个生来就是一个互联网的企业,都是从传统行业起家。所以我想问一问你们现在认为在中国经济新常态和互联网发展时期,你们所在行业的挑战和机遇是什么?你们自己认为在你们行业里可能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新的商业模式?这些商业模式实现的路径有哪些?各位嘉宾谁准备好了就谁说。

雷文勇:今天讲转型,其实我一直不太喜欢转型这个词,对我来说。因为我觉得每天我们要适应变革,我更喜欢改变。1992年我自己创业,两个司机,两个小姑娘,一个小店员,六个人,到今天有七千员工,全国20个城市50家公司,我个人有一个小小的改变,过去我什么都干,1997年以后我只干两件事,读书和读人,这叫做自我的改变,而不叫做转型。

另外对农业来说,我个人过去认为,我是做饲料起家的,我当时1992年是一个专家型的人才,后来我把自己变成了企业家。企业家的目的就是挣钱,1992年到1997年我把自己定位,就是创业人。一个家庭,一个军队,一所学校,建了一个公司。

我1997年与公司以一个副总的名字建立了一个实验室,是全国唯一一个以个人命名,而且现在国家级企业艺术中心,我自己博士、硕士有三百多人。也是建立了自己的核心能力,我把自己叫做教练,我一百个总经理和专家都是我自己培养出来的。我觉得今天食品安全是我们中国人最大的一个良心工程的问题,其中有两个问题,第一,是良心,我们一定要做好产品。第二,我们一定要有能力有做产品,所以今天我们有一个中国最好的SADL标准,有欧洲,有日本标准有美国标准,我们在农副产品中唯一一个我们自己的产品。我们现在构建一个自己的标准,“圣德罗”标准已经是中国最好的,完成有可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

我觉得其中有一个关键东西,就是我们要扎根自己的专业本身,去重构产业的方式。比如说我现在在做一件事,由小贫农变成大富农的生态的模式。过去我们一般的大企业都是大蟒蛇把小企业消灭掉,现在重构我们的生态,帮助一些农民和中小企业给它建立标准,建立规范,建立真正的基地。我觉得从全生态链的方面。

我现在最重要的做一件事情,就是我们的一个饲料企业,应该叫升级,把它变成一个企业,我未来把它变成中国食品安全的企业。我觉得对我们来说专注自己的行业,而且把它做到极致,以国际的标准来衡量自己,而且能够走向国际,我觉得这是我们中国人真正实行自己产业当中一个很重要的方向。

不仅仅考虑自己的生存,而且要考虑与这个社会相关。过去2000年中外管理杂志被评为中小企业文化典范,但是我后来想了一个问题,全是讲我们自己,一个家庭,一支军队,一个学校,后来我就用批判的方式打开,我们现在定义了责任、价值、快乐,就是让员工是最快乐的员工,对客户创造价值,对社会对行业有所价值,有所责任,担当一种使命,谢谢。

江永雄:我觉得刚刚雷总说的这一番话,我大概有一些观点跟大家分享。我认为有三件重要的事情是我们今天做传统产业应该思考的问题,今天坐在台下的各位一定是关心这个问题,你们才会到这里。我把过去的经验跟大家做一个很重要的分享。

第一个,审视自己,到底你自己本身在现在这个环境里面,你的企业包括你个人,到底有没有能力适应现在这个环境,整个的变化。而你这个行业是不是能够继续跟上去,有没有能力转型升级。如果没有能力转型升级,我要说一句很残酷的话,赶紧把它关掉收队。我说得很实在,如果你根本没有能力转型升级,你绝对不在那边拖。拖到最后连一分钱没有,你连哭的机会都没有,这是很重要的一句。

第二个,你对整个国家的政策方向,你有没有把握,对国际形势的变化有没有清晰。如果你都不清楚整个国家的政策,我告诉你你活不久。因为你过去做的产业,会不会在这一轮整个国家的政策跟方向刚好是走得相反的方向。例如,过去我们在台湾像工业来讲,以前做电镀,这样的一个行业现在在中国大概也没有活命的机会,因为这个对环境污染很变化,你仍然要做这个事情,你就是找死。当然我不是说电镀业不能做,你要改变你的设备,改变你的东西,去适应整个社会的变化。

第三个,就是你自己本身到底对什么东西感兴趣。你自己本身对这个东西的嗜好有没有存在。

我是1987年到大陆的,明年就三十年,这三十年当中的变化实在是很大。过去我们做箱包,其实一开始是帮人家做代工。代工以后我们发现大陆市场我们算是进来比较早,我们就变成大陆的名牌产品。皇冠应该讲60后和70后对我们都很熟悉,现在80后90后可能不知道什么叫皇冠。所以这也是一个新的变化,我现在目前是从工业开始往农业的方向去发展。为什么,因为我看到现在整个政府的变化,第一个对食品安全已经刻不容缓,所以我就找到了这样的一个方向。引进了一个非常特殊、非常新的技术,就是如何能够让食品的保险在没有添加的状态下,可以让你的食品比原来的食品的保险能够延长数倍的时间这就是一个很新的概念。

再多说一句就是有关于食品安全,现在整个国家的政策跟方向的变化,其实现在政府越来越不鼓励养猪跟养鸡,因为它耗能太厉害。再加上养猪跟养鸡它的食物例如像玉米,我们中国的玉米种植76%是拿来当饲料的。但是种玉米需要花费更多的肥料、化肥,还有添加剂,这些通通都要种植上去用。所以现在政府一个新的方向是什么,鼓励养牛跟养羊,其价值较高,另外养牛跟养羊只需要种草就可以减少耗能。减少耗能对整个国家的损失就会减得更少。

再一个对食品安全非常重视,除了对老百姓本身的身体健康之外,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我们有13亿人口,至少有10亿人口跟农业有关。包括所有的一系列,至少有10亿的人口是在做这样的东西。问题是我们的农业是出不了口的,人家可以进来,我们不能出去。什么原因,因为中国的农业没有标准。中国生产出来的东西,出去就被打回来,美国的东西轻而易举就进来,为什么?因为人家有标准,而我们没有标准。

所以我想今天跟大家分享这些东西是因为什么,政府的资讯是很重要的。国际形势的变化是很重要的,如果你想做生意,而不去注意到业绩事情,对自身的产业没有办法跟上的,很难做成。弄清你自己到底有什么能耐,现在整个社会的变化你有什么能力去应对,你再去做你应该做的调整,这是我给大家的一点建议,谢谢。

李安平:我来说说我对转型的看法。我们山西也在喊转型,很多的煤矿企业上现代化的厂子,成功率非常非常低。为什么呢?就是刚才我们讲的你要了解一个产业是非常非常难的。有的是被迫转型,有的是主动转型,有的是升级转型。比如像我们这个企业,我原来是搞石油的,石油经销,在2000年国家政策调整以后,我们被迫无奈,我们收购了当地很小很小的小药厂。这一个产品我们怎么做,又是外行,难度非常非常大。

一个药厂,我们节被迫走上了一个收购的道路,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收购了九个药企。所以收购发展的旅途中,也在转型,为什么呢?我们老收购,很多的产品没有技术含量,我们被迫无奈。就开始搞科研。现在可能我们的研究院应该是中国制药企业最大的科研机构,海归的博士20几名,国内的博士100多,这就是被迫。

有的是主动,我们做中药的,中药材的质量非常重要,为什么呢,野生的资源几乎枯竭了,现在几乎是人工种植的,它用了多少农药、化肥,这不好统计,我们就想我们自己来种吧,我们就自己开始种植我们所需要的品种。种了十来年,我们的中药材种植公司,已经成为中国最大大中药品种植公司,现在大概有20多万的农民来给我们种植,涉及到将近100万亩。为了提升我们的质量,为了我们产品的安全,我们主动转型的。所以说转型主动和被动非常非常重要。

还有的是顺其自然的转型,比如说管理现在需要转型,我们都应该从制度管理,模式管理到文化管理,它也是一个转型的过程。我们老用制度管理,我们企业设计了那么多的企业,包括你是一个制度设计者,你又能记住几个制度呢,你根本记不住,何况你的员工呢,那就产一模式,用模式来管理。模式实际上大家烦了,可能就应该产生相应的文化,用文化来管理,这也是个转型。所以转型不是简单的事,我经常讲大转型,是政府的事,政府在顶层设计的时候给我们企业设计好。真正的转型是我们自己的事。

那么怎么去转型?不管你被迫也好,顺其自然也好,主动也好。转型我们江总讲了,不能随便转。我是这么认为的,在转型的发展史上,决心比智慧更重要。其实我们做企业的最重要的一个就是决心,在每一个企业的发展史上可能都经过很多很多的困难,或者是槛。比如我也经过很多很多的槛,我每次经历槛的时候我那时候特别烦燥,脾气很不好,老是想有退出的感觉。过去以后又感到很欣慰,经过总结以后,其实你还是得往前走。你进入哪个领域,你就得喜欢哪个领域,你喜欢这个领域就不自觉的担当,你担当了才有使命感,有了使命感才有责任感,有了责任感就有荣誉感和光荣感,最后是幸福感,这个非常重要。很多的企业家企业做得很大,但是每天很不开心,很多的企业家企业做得很大,但是每天是开开心心的。为什么呢,这就是他们的自己在决心的基础上,或者在决心面前没有困难和决心,困难和决心是相辅相成的。所以说转型最重要的是决心,第二是理解,我好几个哥们都在转型,劝我你不要转型,要不然就转到沟里了。还有一个哥们选了一个产业是中国最最高端的行业,觉得这个产业有一万个亿,想做个千亿的,我说你这个小地方,你做一百个亿也不可能。当时他下定决心就转了,他没有成功。为什么呢?他不理解高科技产业的规则,高科技产业的诀窍,高科技产业的难度。所以转型一定要把转型理解透。

最后还是一句话,人生本身的成长史就是一个转型的发展史,经济发展史也是个转型的发展史,社会的发展也是转型的发展史。所以说转型只能是现在,我们把转型提得高了提得响了,不转就跟不上时代的要求,不转肯定就不能发展自己的企业,就不能为我们的产业,为我们的祖国做贡献。所以说转型是必要但是还得谨慎。谢谢。

邱淦清:大家好,我想说说我们做这个产品的过程中,好多质量我们的上游不会配合你,我们的东西都是出口的,只能当时所有的设备,当时一套设备就是两千多万,不是小数。所以我们当时就抓质量,把质量一定要做好最好。中国的服装染色是全国最差的,我们针贝的每件羊绒衫的颜色,你穿十年同新的还是一样的,这个世界上没有做到的。

因为好多顾客买羊绒衫洗涤特别烦恼,我们可以机洗,针贝就申请专利,国际上就一个针贝,因为专利申请了别的品牌不能用。针贝在染色当中,当今我的企业是我们弟兄三个,后来我跟我哥哥讲,我说我们上染色之前,我们把污染处理,我们一定要解决好,当时一投资几百万,我们将在离太湖十公里以外所有的染印厂都关闭,我们排的废水已经都达到了这个标准,所以我觉得做企业,这个社会责任很重要。你企业做好了以后,同样因为你行业不同,利润也不同,因为你做行业的过程中,不一定要达到多少利润才幸福。

所以,自己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你对自己的员工,一定要认可你的企业,社会一定要认可你的企业,还有消费者一定要认可你的品牌,你才能算成功。我先讲这么多,谢谢。

郑炳旭:大家好,刚才文勇和江永雄先生对转型升级的观点我都非常赞同。我想从另外一个维度来讲,传统企业的转型升级应该说是被逼出来的,很多传统企业很少寻找自己的转型升级,理由很简单。国家大形势现在对环境的要求越来越高,传统的有污染的企业你不转型升级,就死路一条。人的生命价值越来越高,大量用人用工并且用在危险场所的行业就必须相反设法少用人,否则你的成本就赔不起。所以是大势所逼,那怎么办,作为传统企业,怎么转型升级,我想有五个要素:

第一,你要明确你自己在行业里在什么位置,你是干啥的知不知道。

第二,你在同行中,跟人家有什么差异化,这个要分析清楚。

第三,你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你有人家没有的。你明白了这三项以后,作为企业家你的转型升级,

第四,就是要设计出你的赢利模式,也就是你的商业模式,你靠什么去挣钱,用什么手段去挣钱。

第五,你通过什么办法来实现挣钱的目的。

所以每个企业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也请各位企业家好好思考这些问题,谢谢大家。

芦效良:我觉得,每一个产业你在做的过程中,都可能形成传统企业、传统行业。为什么呢,因为当你不改变的时候,你还用原来的模式和方式,其实你就变成了那个行业的传统行业了。所以说不管普遍意义上的传统行业也罢,其它行业也罢,都存在这个问题。

比如说我们所处的IT行业,IT行业最早大家知道中关村一条街,全是什么电子,卖电脑的。卖电脑你就是拿来电脑卖给客户就行了,后来大家觉得光卖电脑不行,还得修修电脑。用户的需求量很大,不仅仅有电脑,还有网络、服务器,随着这个的增长形成整个体系。然后你就得靠系统集成,系统集成越搞越大,再下来以后,现在云计算大数据也了来了,那么多的东西你怎么那么多的设备怎么办。你用人去维护吗,能行吗,肯定不行,那就涉及到运行维护是自动运行维护。物联网来了,那个体系更是大的不得了。

所以说作为IT这个行业,它也是一定要面临着转型升级的问题。我个人认为,每个企业都必须得转型升级。因为未来和现在的时间差非常非常短,明天和今天的距离可能就那么一刹那间就来到了,你在这种情况下不去转型,那你一定会灭亡的。任何事物都是动态发展的。你有你的防范,他就有他的攻破,永远是一对对抗的,永远处在这种平衡中间。所以说这个也是对我们这类行业最大的挑战。有没有解决办法,当然有,随后咱们可以在聊的过程中提到。谢谢大家。

谢佳扬:谢谢几位刚才精彩的分享,还有有几个问题可能要各自问到大家。首先问问雷总,我们知道四川新希望,在四川饲料行业挺多的,过去在你的行业中你的竞争优势在哪里?现在你在做转型,已经把饲料信息化作为一个起点,从这个角度也是行业中引领者,未来你认为有没有其它的外部的力量发挥什么作用?包括一些专业机构在帮助你转型升级,有没有将来你有没有一个更细的转型升级的思考。

雷文勇:这个问题问得特别好,因为其实我1992年创业的时候,当时是中国饲料行业的大概1600家。刚好昨天前天我们获得两个奖,一个是工业协会的奖,另一个是昨天晚上我们行业有一个颁奖典礼,获得了2016年十大新技术推动奖。

我就想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应该说是两个,一个是技术,第二个是我们的文化。我们有一个实验室就是以技术为支撑的,我有三个国家级的行业当中的综合实验站,我们是全国唯一一家企业拥有三家的工作站的。

我们有三个博士工作站,另外有一个庞大的研发队伍,这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因为我一直相信科技是我们的命根子,产品就是我们的人品,我们要用匠心追求产品的完美和顾客的信赖。

今年我做了几件事情,从技术的过渡,从产品的过度,全都是引进世界上最优秀的管理者,来加入我们。所以请你放心,我们与国外有距离,但是有一点,我们中国还是能够走向世界,只要我们一心一意,特别是把具有国际化思维和管理经验的一些高人,融入我们本土的企业的智慧里面。我觉得没问题,现在我们很多方面也可以给老外当老师了。过去是不行的,我多插一句,1997年我随着国家代表团去美国待了一个半月,看到饲料工业,回来说我们不干了,没法干,实际上我们蛮高兴的,他们不干我们干,我不是今天干出来了吗。另外一方面的的确确对我们今天的瓶颈,我们在职业的素养,精细化工作方面是不行的。

所以我今年提出一个,评选最美工匠,我们真正要用匠心来打造一枚鸡蛋,一个猪。真正用技术的能力是可以做到的。现在我们可以收购国外的很多企业了,所以你要知道中国的本土企业比你想象的更要强大。但是必须要借助像你这些,还是应该支持中国本土企业,在管理在思维方面的升级。如果我们本土企业有这样的雄心战略,再加上有你们的智慧资源,中国的智慧农业,中国的安全食品,一定行,而且非常行,我们会把中国的食品带到国外去。

谢佳扬:我觉得雷总讲的掷地有声,怎么让中国的企业走得更远更好,让中国的经济做好,是今天在座的台上和台下所有企业家共同的愿望,也是我们大家要协力打造的。我觉得未来我们相信雷总,今天在这里也是对下一个年度的开始也是一个誓言吧。

江永雄:我想就雷总说的话补充两句,第一个我认为中国的应该不能讲农业了,应该讲中国的产业,该培养的是像雷总这样的人,而不是培养这样的企业。我说了我们不能只有大企业能够出口,刚才雷总说了有一万六千家。

雷文勇:现在有一万七千家了。

江永雄:其实像雷总这样的信心和情怀是我们要佩服的,但是确实现在目前中国的农业状态,其实是非常危机的。现在的食品安全其实很严重,说坦白话,三十年前我到大陆来的时候,我当时闭着眼睛随便抓的东西往嘴巴塞绝对不会有添加剂,东西连吃都吃不上还有什么添加剂,除了油条之外,油条是必须有添加剂。

我现在到任何地方去,我睁开大双眼,拿起东西,你告诉我哪样的东西没有添加剂。为什么现在北京的活鱼要下架,这是非常清晰非常严峻的状态。第一个我要跟大家讲,我虽然来自台湾,但是我以中国人为荣,因为现在的中国已经完全不是原来的中国,三十年前的中国跟现在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但是我们在工作上确实要有一些新的思维跟想法。

昨天晚上凤凰卫视有一个播出,就谈到特朗普的问题,刚好我也参与了这样的话题。今天谈转型升级,连美国这样的国家都在转型升级。特朗普没几天就给台湾蔡英文打个电话,接着又跟巴基斯坦的总统打个电话,以前能想象吗,以前美国跟巴基斯坦是非常对立的,打电话还拼命的说巴基斯坦的总统,你多么好,怎么好,连美国都在转型。连他这样的思维都在转型,为什么,他为了想保住他世界老大的地位,他很怕被中国抢走。我们现在身为中国的一分子,我们自己本身要真正认识到美国现在是什么状态,美国现在是生意人在当政。人家是用生意的思维在思考这个问题,人家考虑的是我用怎么样的方式跟你做生意。所以我认为我们也该很清晰地做这样的事情。一个菲律宾的总统,他可以去对抗美国,为什么,他就想跟大陆搞亲近关系。所以说现在整个世界不要说企业,哪个国家都在转型升级。

雷文勇:你那个的真的是革命的,你关注的确实是我们没关注的。

江永雄:我过去三十年前到大陆来,我那时候做的皇冠旅行箱是最牛的,一个皇冠密码箱当年卖到486块人民币,当时山里盖一栋房子也就1000块钱,换句话说一个旅行箱买半个房子。

三十年后更关心的是吃进去的安全,所以现在我也在做转型升级,我们现在投入很多的精神在不添加,在食品的安全上。然后可以让你如果我们这么讲,如果青岛的水产卖到新疆,仍然像活的口感,你认为这有没有市场。如果我们宁夏的枸杞可以卖到海南岛,是吃到新鲜的枸杞,你觉得这有没有市场。简单的讲,我们现在就在做这样的工作,今天重点是,我不是做广告的,虽然王健林董事长昨天在大会上,今天来这里就是做广告跟交朋友的,但是我想我更多的是来交朋友的。第一个你真的要弄明白你到底有多少本事,然后你一定要关心政府到底是什么走向,然后整个国际社会起到什么变化,你才有能力出来跟人家讨论如何工作。我想这个是我今天跟大家说的重点,其实包括刚才芦总说的,安全他讲的是网络安全,我们讲的是食品安全。事实上安全这两个字,会是未来最重要最重要的发展,你只要把你的产业往安全的方向去靠,这样就不会有错了,谢谢。

谢佳扬:谢谢江总。接下来问问芦总,刚才也说了要关注政策,我觉得企业和经济、社会和政治,很多东西是关联的。国务院也印发了鼓励软件企业和集成电路发展的若干政策的一些通知。在战略性机遇下,如何培育我国软件和信息服务业,你们在这个方面,计算机领域中,一直都是一个领先的,也相信你们在积极备战。我想问一下具体,刚才说要关注大的政策产业链,具体到这些产业政策会对你的转型升级有什么帮助,你会怎么来利用这些政策产业?

芦效良:其实我们国家现在确实非常非常重视这个产业的发展。虽然大家觉得你不是传统产业,但是那个产业要失败要灭亡也很快。所以说大家把这个重点放在这方面支持,其实很多很多企业在这方面都是受惠的。

刚才我讲到了网络安全,习总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我们在这个政策的鼓励下,我们所运营的大楼都是我们高新区所租给我们的,用很低的价格租给我们的,并且在各个政策方面提供了很多。最近我们山西又高创新示范,根据两个城市合在一起搞创新示范园,所以说国家积极政府,特别是我们陕西政府还是做了很多努力的。在这种政策的推动下,我们在信息安全方面是这样想的,网络安全这个课题非常非常的大,你怎么解决网络安全呢?我觉得不是一个企业能够解决的,要很多企业集全国之力来解决的。我们在这其中找到了一个点,哪一个点呢,我们大家想一下,现在你做各种各样支付的,你在进入任何一个系统,或者是你在进入家民的时候,传统的是机械拿钥匙开,现在也有电子锁等等。我们计算机网络的服务器、核心交换机,甚至是我们国家的保密局、军方的等等的很多网络系统,大家是怎么进入的。

因为你一定要进入,至少有系统管理者要进入,还有使用者进入。你要进入的话大家一般知道的是密码,但是密码是不安全的,因此又产生了各种各样对密码的加入,目前像UK这些。但是所有这一切都可以破解,也就是说你的家门对高手来讲,实际上你的门是开的,这个很可怕的。

我们研究的是什么呢,我们研究的就是从生物识别的角度来讲。生物识别在这方面也有很多的办法,掌纹、指纹、纸经脉、掌经脉,包括声音,我们做的是什么呢,我们做的是在生物识别里面识别率最高,稳定性最好,基本上目前到文献来讲,就是国际的文献来看的话,没有可破解的是什么呢,人体的虹膜识别。一只眼睛包含的信息量是263次方,如果是两只眼睛在一起,一只眼睛全世界的人你的虹膜都不会相同的。而且在这里面我们的研究,中国人的虹膜和国外的虹膜是不一样的。国外的像美欧的虹膜,我们用肉眼是可以看得到的,纹理是很清晰的,东方人应该说是亚洲人,亚洲人的虹膜很浅,你用肉眼是看不清楚它的纹理的,虽然纹理是唯一,但是识别纹理是有难度的,我们专门在这方面做了研究。、准确的讲,东方人的虹膜识别这方面我们有所突破,而且做得比较不错。目前我们现在的虹膜识别产品,是超过了国家和国际的最高标准,而且是达到了国际的最先进的水平。

当然这仅仅是解决了一个信息安全的一个准入,信息安全是一个链,特别地多。在我们山西,我们有信息安全联盟,我们有工业控制安全联盟,有可信计算机等等,一系列的公司我们都在结盟。而且我们在信息安全的所有山西公司都在结盟,为的就是保证我们国家的信息安全。这是我们遇到的挑战,但是我们有信心,完全有能力搞好我们国家的信息安全。谢谢。

谢佳扬:谢谢,刚才芦总说他们做最先进的识别系统,我觉得中国的企业真的是挺骄傲的。假如我们拥有这些最安全最先进的技术,我觉得我们的未来、我们的社会,一定是一个向上向好的一个方向。

下面再问问郑总,我觉得爆破行业,我们也了解,宏大爆破也是中国矿山彩波服务的第一家上市公司,现在也是一个重要的历史机遇。刚才在会客室聊的时候您说您是担负着最危险最艰苦的行业,我们也想请教一下,像宏大爆破这个行业现在转型中,您觉得您探索出的新的商业模式,能不能在上市公司不违背上市公司公告的前提下,能给我们大家做一个分享?

郑炳旭:谢谢谢总,这个题目比较难,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有些信息说出来太快了也不行,我们原来是一家纯包牌企业。一路凭着我们的核心技术,爆破技术,进入了矿山爆破。矿主想把石头炸到多大就能够炸到多大,想碎一点就碎一点,对我们的核心技术,对提升矿柱的采矿、选矿、磨矿的降低成本起到了作用。鞍钢,很困难,一年亏几十个亿,现在它的矿山交给我们管,我们给它降低了17%以上的成本,我们跟它签的合同是成立合作公司,我们控股51%他占49%,我们原来给它答应降5%,后来一路降把我们的合同改了我说你有点不够意思,老给它降成本,他说我们很困难,亏这么多,你不好意思赚钱,企业比较大气,跟央企合作有点不太平等,被他们欺负。我们做了鞍钢矿业板块的替死鬼,安全生产责任我签单了,我51%,他49%,出了事他没事,找我,钱又给他抢了,人的包袱又甩给我,给接了。

所以我们这种商业模式在央企里是得到了高度的认可,首先有一家民企是非常认可我们的,是紫金矿业。紫金矿业是中国的有色老大,它把它的矿山爆破,长期由它的新华部来承担,通过跟我们换股今年2016年我们定增把它放进来了。

现在神华也在找我们神华也想学鞍钢,你把安全生产接过去,成本降下来,人都归你管,全甩给你,给它降低成本,我们很乐意这么做。为什么,因为我们有核心技术,所以我们的商业模式就担任央企的替死鬼,帮它降低生产,帮它接受它的那些所谓的太多的人的人员包袱了。

全世界炸药想在技术突破,做到你拿了炸药炸不响拿了雷管也雷不响,现在的雷管要有密码、芯片才能启动它,所以你别拿着炸药到处跑,威胁人,已经不行了。现在告诉大家不用怕,谁拿着炸药包威胁你,不用怕,你说老郑告诉我的,都没用,这个技术也是我们一直努力在追求的,就是更安全。

军工这块不能说太多,因为咱们知道现在全世界都很敏感,对导弹的防和守投了不少钱。美国的系统投资了多少,上万亿美金,教得还不三不四,他在北朝鲜立那个东西有用吗。我们有一个东西,不到五分钟就可以干到他们家门口,他还来不及准备就没了。所以不用担心,美帝国主义不用怕。谢谢大家。

谢佳扬:谢谢,郑总我有一个建议,因为我来自专业机构,我可能还比较谨慎,我能不能帮您改个词,您刚才说您是很多企业发展安全的替死鬼,其实我听来听去其实你是他们的守护神。第一不当鬼,第二不替死,是守护神。

今天真的是听到了很多信息,以后我们还是专注我们企业的发展,我们家门口有萨德有什么我们先不用管它,有这些企业家在守护着我们的安全,我们抓紧做我们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另外您刚刚说的这个,我听了还是有点困扰,谁拿着炸药和雷管出现在面前的时候要威胁到我们安全的时候,我说你炸不响,我其实还得问问你这个炸药雷管从哪来的,要从老郑这来的就不怕了,要是他自己的土制炸药还要防一防。

郑炳旭:土制炸药用雷管是点不响的,雷管是引爆不了的土制炸药很简单,硝酸铵和柴油,雷管引爆不了,不用担心。

谢佳扬:下面一个问题就有请李总吧,李总我们也知道振东制药已经推出了你们转型升级的模式,我觉得也是看得非常清晰,政府引导企业技术服务和投资。合作社的组织管理、农户操作等等这个基地建设,您刚刚说了您不光在制药,从源头开始种药,种药的模式中您也推出了很多新的商业模式。

除了传统的医院、药店等渠道,李总在电商这个行业你有什么拓展的计划和想法?

李安平:药品生产不像其它的企业,因为每一支药或者是一颗药都关系到一个人的生命安全的问题。所以说现在药品做电商,我一直在呼吁这是不应该的。不像其它的,根本就不应该在电商销售。虽然说国家现在没有法律限制,但是这种产业,这种产品属性,决定了它不应该做电商的销售。

你看我们的药品从种植有GEP认证,生产有GMP认证,仓储有GHP认证,营销有GLP认证,一路上都要国家认证。唯独在电商是没办法认证的,没办法认证它的安全,质量就保证不了。我的产品到物流领域我自己是睡不着的,假如我们自己的物流领域,我们的经销商他们都经过了认证,我们是很踏实的,所以产业是有区别的。

我也研究电商,比如说你的衣服互联网销售是应该,你是躲不了的。刚才讲到的郑总的产业,那用物联网销售就太恐怖了,所以我觉得应该这么来思考。

我们这种产业,为什么我们设计的产业链这么长,这不是我们自己刻意的,而是我们被迫无奈。当时给我们供应原材料的供货商,特别坏,一直在欺负我们,我们就下定决心自己去种中药材。在种中药材的过程中,老百姓发现种中药材的农户收入提高了,邻居也开始种。种上以后他们找不到市场销售,就找我们,村干部找我们,乡镇干部找我们,我们被迫无奈帮他们卖。一不小心这个领域很大,我们做出来中国中药材种植的一个最大的企业。在此基础上,我们知道这个药材质量差得太大了,特别是下来的农药,你想要老百姓不用农药,根本管不了他。我们这个行业叫“壮根岭”有一个东西叫党参,最好的滋补品,因为在明代以前人身就是党参,这么好的东西它的生产周期是三到五年,现在一年就成功了。为什么呢,它用“状根岭”长得非常非常快,非常大,还白嫩白嫩的非常漂亮,一化验里面有成分吗,几乎没有。所以说这个产业,我们做这个产业,我刚才讲到不管干什么,对老板来讲,企业家来讲,不热爱这个企业千万不要做,只有热爱它,才能把这个产业赋予生命,这个产业有生命了,本身这个产业才能担当我们的责任。

谢佳扬:谢谢李总,接下来想问问邱总,因为现在网上购物,手机支付已经成为大家的习惯,您觉得互联网对你这个行业的帮助是什么,你会不会采用这个渠道来转型?

邱淦清:互联网是一个通道,现在互联网的东西特别便宜,国务院总理说质量的革命,高精尖,工匠精神,互联网本身我们的质量好,还要让消费者一定要买到便宜的东西,你的质量没有保证。刚才江总讲的食品安全方面,江总你放心,诚信是为自己,你没有诚信你的企业早晚垮掉。你想做一个长期能赚钱的还是短时间赚钱的,所以我觉得刚才大家谈到,不用怕中国的食品,只要你不诚信,你的企业就倒掉。

所以互联网当中,我们准备怎么做的,互联网上的款式同市场的款式是不一样的,我们不能用低质量的打开市场份额,我刚才讲了我的产品穿十年要跟新的产品一样。所以我们现在的思维当中,做企业不能拿原来的思维做,原来做企业是高利润,只要每个人做企业都能挣钱,现在不一样了。

所以我们现在的思维当中大家一定要知道,改革开放每个人都能赚钱,你做得越大,挣钱越多,现在市场已经变了,不一定每个人做企业都能成功。所以大家一定要知道,我对这个行业了解多少,只要进去一门走到底,不能变。人家看完了以后说你这个是国宝,他可以产纯奶,怎么叫国宝呢,每件你仿造我仿造不,一百多个人做了十年时间,明年才完工。做了一个什么呢,把中国所有的红楼梦的场景雕刻在家具上,一万多人,两千多个场景,十几万的文字,都是羊绒刻的。现在我们做东西不用怕,只要这个行业认可了,持之以恒的坚持下来,不能中途而废。因为我们做企业做过来以后,有的企业一会换这个行业,一会儿换那个行业。易经当中有一句话,大家一定要记住,天道运行,永远是物极必反。

所有的行业都一样,大家在投资过程中,这两年不好我反而会投资,为什么?市场不好的时候你投资是最便宜的,只要好的时候你就是最贵的。农民养殖也是这个道理,养殖的只有今年猪特别贵,明年一定便宜。我们做企业也有每个行业的周期,大家一定要记住,行业有周期的,所以我们做企业不能好的时候你去投,只要低迷的时候,你看到以后这个经济,中国的经济以后肯定好,为什么,因为中国人做企业这种精神,国外的人做不到的,只要同样的这个行业竞争,我们肯定是优势。

去年意大利有一个同行的人来参观我们的企业,他说我的企业,我爷爷的爸爸开始办,办到现在,说不如你这个。前年整个纺织行业顶尖的人物到我企业来参观,参观完了以后所有的人到我的专卖店,每个人买了好多产品。我这个企业,1999年就建好了生产系统,销售系统,所以他们不相信中国的企业能做到这样。所以我想中国的企业未来前景光明,在世界上可以发扬光大,谢谢大家。

谢佳扬:刚才我不断的被提示,就是今天因为我觉得大家确实几位企业家都把自己最核心的东西拿出来跟大家分享,也做了一个充分的交流。

我觉得今天帮大家已经问了很多问题了,未来我们也是期待在新的一年,在新的“十三五”计划过程中,今天在场的各位关注六位企业家,关注他们所在的企业,在他们转型升级的过程中,为他们助威,同时我们也帮助他们可以走得更高更远,谢谢大家。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