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给《长城》差评,乐视影业为何愤怒到发律师函?

2016-12-21 11:16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 长城 乐视影业

2

 

12月16日,张艺谋备受瞩目的新作《长城》正式公映。不少影评人赶早去体验,网络上对电影的评价也呈现两极分化。16日凌晨,@亵渎电影在微博发出“张艺谋已死”的感叹,让出品方非常不满。随后,乐视影业CEO张昭转发该微博愤怒写道:“躲在阴沟里诅咒中国电影的你已经腐烂!电影劳作者永生!(没有人给你点蜡烛)”。

 

3

 

4

 

 

没成想,这只是争执的开始。

 

16日晚10点多,亵渎电影又补充发表了一篇微博长文,详细解释了为何他不认为《长城》是一部好电影:内版片长被缩短,为能多排片;“尿点太多,人设苍白,故事弱智,毫无想象力”。他还犀利评价道:“还爆米花大片呢,您就别侮辱爆米花了”,“国师塑造人物的功力和郭敬明《微博》导演的《爵迹》差不多,表演也是同样的段位。”

 

但这篇认真写作的影评,也没能挽救什么。没多久,张昭便转发回复:“不用码那么多字,改改你的微博名。”

 

同时,乐视影业官微也加入了这场口水战,转发道:“老板,别跟他啰嗦了,呈上律师函”,附图中的文字要求该影评人删除微博、置顶道歉,否则将追求法律责任。

5

 

不仅@亵渎电影,著名影评号@毒舌电影也被怼了。@毒舌电影有着326万粉丝,15日、16日连续两晚在微信头条推送《长城》影评,批评《长城》好大的口气、最大的问题是没有人性。

 

6

 

 

对此,张昭回道,“毒sir,你好大的口气。不要标题党,也不要绕口令。”

 

7

 

 

 

乐视影业为何如此愤怒?

 

《长城》的票房对乐视影业至关重要,因为这是乐视影业今年冲业绩最重要的砝码之一。

 

在乐视网收购乐视影业的预案中,曾披露乐视影业投资发行的2016年上映影片。

 

8

 

 

这其中,已经上映影片7部,《盗墓笔记》、《爵迹》和《长城》是大片,也是获取票房的关键。

 

尽管《盗墓笔记》成为暑期档惟一到10亿的影片,按照中国电影票房分账比例,片方可以分得约4亿元。但是乐视影业并非《盗墓笔记》的主投方,截至2015年12月31日,乐视影业给《盗墓笔记》的预付款为4690万元。

 

 

但国庆档上映的《爵迹》,累计票房只有3.8亿元,片方大概能分得1.5亿元。但据坊间报道,这部影片制作成本就超过了1.5亿元,而这种体量的电影宣发费用在3000万~5000万之间。因此媒体多认为乐视影业投资《爵迹》其实是亏损的。

 

今年,乐视影业必须指望《长城》了。这是一部全球分账的大片,也是张艺谋首次尝试全球商业大片。超过10亿元的总投资,按照票房要三倍于成本才能回本的惯例,不计算宣发成本,这部影片全球票房需要达到30亿元,而中国市场至关重要。

 

截至2015年12月31日,乐视影业披露的《长城》预付款为1.2亿元。这差不多是总投资的10%。而乐视影业的确不是《长城》的主投方,主投是万达收购的传奇影业。

 

9

 

 

但是,在《爵迹》被曝亏本、《盗墓笔记》分成不高的背景下,乐视影业依赖《长城》票房也就不难理解。此外,对于乐视影业来说,《长城》并非只是票房数字,这同时是乐视影业绑定张艺谋之后在电影全球化生态方面的大胆尝试。

 

根据乐视网之前公告,张艺谋担任乐视影业的艺术总监,并担任导演与乐视影业独家合作拍摄不少于5部电影,乐视影业对上述合作电影及张艺谋自2013年5月17日起至乐视影业成功上市(IPO或被上市公司收购)之日起5年内担任导演的所有影片拥有独家优先投资权和独家发行权。

 

一场23亿的“豪赌”,一笔148亿元的生意

 

在诸多电影票房的背后,实则是一场场惊心动魄的“赌局”,以及数十亿甚至上百亿计的大生意。在乐视影业身上,电影票房背后的财富谋局显然更为宏大。

 

今年5月6日,乐视网公告,计划以98亿元的价格,收购乐视影业100%股权。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5年12月31日,乐视影业的净资产为21.08亿元,只相当于其交易价的21%。

 

根据乐视网公告,乐视影业的评估增值率高达367%,“造成评估增值的主要原因是评估对象所具备的较强的盈利能力”。

 

不过,乐视影业“较强的盈利能力”并未体现在其历史业绩上。2014年和2015年,乐视影业归母净利润分别亏损8.91亿元、1.02亿元;考虑到支付股份导致的巨额管理费支出,同期其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445万元、1.3亿元。

 

10

 

乐视影业业绩

 

乐视影业高估值的关键保障因素在于一份业绩承诺(业界通常称之为“对赌协议”)——乐视控股、张昭、吉晓庆、乐普影天、乐正荣通承诺:2016~2018年,乐视影业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2亿元、7.3亿元、10.4亿元。三年下来合计22.9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张昭正是文章开始手撕《长城》影评人的乐视影业CEO,其持有乐视影业3.8291%的股份,以98亿元的交易价计算,这些股份价值高达3.75亿元。不过,如果乐视影业未能完成上述业绩目标,则张昭需要进行相应补偿。

 

此外,乐视影业注入上市公司乐视网还需要克服一个最为关键的障碍:乐视网的股价。

 

乐视影业卖价98亿元,但其中只有30.4%(29.8亿元)是现金支付,另外近七成(68.2亿元)是以乐视网股价支付。即便是现金支付部分,乐视网依靠自有资金仍有难度,因为乐视网资金链一直处于紧绷状态,截至去年年末其资产负债率高达77.53%,而传媒业上市公司平均水平为36.34%。

 

为了解决资金短缺问题,乐视网决定募集50亿元的配套资金,这让乐视网此次重大资产重组实际上变成了一笔高达148亿元(98亿+50亿)的巨额交易。乐视网对募集资金的安排是:29.8亿元用于支付上述现金对价部分,7.2亿元用于补充乐视网自身的流动资金。

 

11

 

 

支付乐视影业对价,乐视网给自己股份的价格是41.37元/股,这也可以看做乐视影业现有股东的入股价;乐视网募集配套资金的股价更高,为52.84元/股。乐视制定这样的价格时(5月8日公告),乐视网股价还在58元一线;但在复牌后,乐视网股价整体趋势朝下,最新股价只有35.80元。无论是乐视影业的股东还是准备参与乐视网定向增发的投资者,谁会愿意以远高于市场价的价格认购乐视股份?这对乐视无疑是一个重大考验。

 

12

 

去年12月以来乐视网股价走势图

 

值得注意的是,据乐视最新公告:交易各方正就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估值定价进行探讨,公司将在新的资产评估结果的基础上与交易对方重新协商本次重组的交易价格,重新召开董事会审议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以该次董事会决议公告日作为发行股份的定价基准日。

 

这则公告透露出了两个重要信息,一是乐视影业的估值要进行调整;二是定价基准日要进行调整——这意味着乐视网的发行价格有可能大幅降低。

 

21位明星被套超1.58亿元

 

张艺谋的《长城》不仅是为了乐视影业业绩而战,也是为了自己手中股份能早点解套而战。据公开资料显示,张艺谋2014年10月入股乐视影业,认缴资本1201.5338万元,实际出资208.33万元,持股比例1.4359%。

  

根据此前披露的《交易预案》,乐视网将以价值14071.82万元的3401455股对张艺谋所持乐视影业的股份进行收购,然而11月8日乐视网发布的《公告》将这一切停止了。《公告》称,按照现有进度情况,预计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无法在2016年完成。经审慎研究决定,公司与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交易对方将继续推进本次重大资产重组项目,并选择2017年、2018年、2019年三年作为乐视影业业绩承诺期。

  

《公告》还称,当前各方正就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估值定价进行探讨,公司将在新的资产评估结果的基础上与交易对方重新协商本次重组的交易价格,并不排除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交易价格存在下调的可能。

  

根据天眼查显示,除了张艺谋外,另有20名明星以不同方式参股乐视影业,涉及金额达1.58亿元。

 

记者梳理发现,2014年10月,李力和李蔚然分别以246.672万元及59.7991万元入股乐视影业。2015年6月,乐视影业原股东乐安影云将其持有乐视影业500.00万元出资额以每股1元的价格转让给郭敬明。

  

2015年10月,慧形慧影工作室(法人邓超)、孙俪工作室、吴林、孙红雷、李小璐、冯威(冯绍峰)、黄晓明分别以3000万元、 2000万元、1000万元、2000万元、500万元、1000万元、500万元入股乐视影业。

  

此外,还有众多明星通过北京锦阳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北京锦阳”) 间接持股乐视影业。苏芒、刘涛、秦岚、陈赫工作室、马苏、贾乃亮、苏红、霍思彦(霍思燕)、李晨、南京云鹰低飞影视文化工作室(法人倪妮)分别出资500万元、1000万元、500万元、500万元、500万元、1000万元、500万元、300万元、500万元、500万元入股北京锦阳。2015年10月,北京锦阳以11500万元认缴乐视影业新增注册资本1379.6575万元。

 

2015年12月17日,乐视影业第二大股东乐安影云 (天津)文化传播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以下简称“乐安影云”)召开合伙人会议,全体合伙人一致同意李小璐(后退出)、高晓松、闫虹入伙,分别货币出资0.0001万元,合伙企业认缴出资额由1000万元变更为1000.0003万元。某券商分析人士对记者表示,1元入股很可能是以投资人身份去做LP(有限合伙人)的,乐安影云普通合伙人(荣安文化)以后可能会转股给他们。

 

根据此前的《交易预案》,上述明星除了李力有2499.147万元现金对价和14161.833万股份对价外,现金对价部分已为当初李力出资金额的10倍。其余所有明星都是以股份对价方式进行交易。同时,《交易预案》还设置了股份锁定期来进一步“捆绑”这些明星,除了乐视网对李力和郭敬明给出了四期解锁股份的方案,其他明星都在12~36个月解禁期后可一次出售。

  

除了明星被套外,交易暂 时中止使得乐视网原本承诺募资给乐视影业13亿元现金用于制作电影和自制剧及版权购买费用也将落空。乐视影业分别于2013年及2014年进行了两轮融 资,分别融到2亿元及3.4亿元,此后再无融资消息。而2014年和2015年,乐视影业扣非净利润为0.64和1.36亿元(未经审计)。对此,记者致函乐视影业公关部门询问是否有下一轮融资计划以支撑业务发展,对方未予回复。

  

另据《北京时间》从剧组处获悉,乐视影业全资投拍、总制作成本1.2亿元的作品《妖客》已经按计划于11月初开机拍摄。该电影是乐视影业2016年最后一部计划开机的作品。

 

张书乐表示,任何资金链上出现断顿的问题,都会对其产业链上的产品造成是否有资金持续投入的问题。乐视需要更多外部资金的协助,才能继续讲故事。

 

乐视为了做《长城》曾历经艰辛

 

今年8月初,乐视影业联合出品的张艺谋新片《长城》放出第一版定档预告时,许多人认为这是乐视影业迈出全球化的第一步。

 

据微信公众号严肃八卦报道,张昭称:“当初决定参与《长城》这件事情,其实在乐视内部也是有压力的,因为,那时是2014年底,正是乐视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

  

而且在张昭看来,执导《长城》对张艺谋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压力。因为张艺谋要去到一个完全不熟悉的地方(好莱坞),而他英语又不好,还要跟各方外国人去折腾一堆事情,搞定各种细节。所以,张艺谋能接拍《长城》也挺不容易的。

  

13

 

另外,中美联合出品电影,而且这部电影还是投资了10亿人民币的大制作,一个懂行的电影从业者大摇其头,说,很难,很麻烦。比如说,国外的合同有时候可能非常厚,里面说不定有各种“陷阱”,如果中国公司不懂美国法律、不懂美国电影市场,很难谈。同时,中美双方的电影规则也是不同的,沟通也很费劲,所以,很多公司遇到这种情况都会望而却步。

 

张昭也坦言,从谈判到合作可谓困难重重。

 

“跟好莱坞合作的过程当然是很难的,谈判的过程确实很艰难,但是这都正常。尽管乐视已经在好莱坞有了很好的信誉了,但是两个国家电影产业之间的很多游戏规则是不太一样的。尽管我在中国电影人当中是比较了解的游戏规则的,但是实际上还是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张昭称。

 

而另外,如何说服美方,将这部电影做成一部中国电影,这也是“最难”的地方。张昭称:“大家(出品方们)都有市场的考虑,那时传奇还没被万达收购,还是个美国公司,全球市场都在做,但除了中国。那你怎么为中国市场、为它(《长城》)成为一部中国电影争取更多的话语权呢?这是最难的。”

 

再比如,合作过程中,因为是两个国家团队合作,翻译和沟通也是个问题。张昭称:“中国电影产业的从业者绝大多数英文都不好,所以现场就有几十个翻译,拍摄现场就是这样的。其实,整个制作体系都上千号人了,需要一大堆翻译。这很正常。”

 

那么即便这么困难,为什么乐视还是要做《长城》呢?还是为了乐视生态和全球化。

 

“通过互联网生态就是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能怎么更有效的驱动大家去看电影,现在这个时代第一个问题是终端碎片化,所以乐视又在做手机,又在做电视,又收购Vizio,然后还在做汽车,涉足各种各样的屏,就是为了通过互联网能够让大家随时随地的,你想在哪看就尽可能的让你在哪看,这个很重要。二是,要解决的就是营销效率的问题。”张昭表示。

 

14

 

 

而另外,张昭也认为,全球化是必须的,只待在中国市场、不走全球化的思路是短视的。

 

“有些公司在中国市场活得比较好,不走全球化的路,但其实是比较短视的。中国市场很快可能就没那么好了,对吧?现在有些人认为中国市场那么好,(每年票房)40%、50%的增加,跑到美国去干什么?但是这种判断肯定是不太懂电影产业规律的,因为电影产业的规律就是这样的,你稍微有一点利润空间了,就会有更多的产品,电影院又是个‘有限货架’,每一个国家的市场都是这样,市场发展会趋缓的。”张昭称。

 

所以,乐视影业的全球化,是如何克服各种困难的呢?在张昭看来,就是要重新创业,从零开始。他也认为,这和他当年去美国重新去读电影学院一样——

 

“当年我去美国,不也是从送外卖开始吗?这个有什么?!现在就是要有重新创业的决心!”

综合自:每日经济新闻《为了投资10亿的<长城>,乐视手撕影评人!原来这背后有个23亿的“赌局”》文/盖源源;

中国经营报《众明星被套1.58亿:<长城>成乐视影业救命稻》文/陈亮;

观察者网《影评人观<长城>叹"张艺谋已死":收乐视律师函》;

严肃八卦《揭秘:原来乐视为了做<长城>历尽艰辛啊》。


在诸多电影票房的背后,实则是一场场惊心动魄的“赌局”,以及数十亿甚至上百亿计的大生意。在乐视影业身上,电影票房背后的财富谋局显然更为宏大。

15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