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这家新能源汽车公司四年销量增长超过60倍

2017-01-20 14:02 | 作者: 马吉英 北汽 新能源

 

a82d63e

 

文|马吉英

作为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的一匹“黑马”,北汽新能源的野心越来越大。

2016年,北汽新能源实现销量52187辆,跟上一年相比增长156%。而在2012年第一款产品上市时,年销量只有800辆。

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称,在北汽集团内,新能源汽车板块“增长最快,潜力最大”。

北汽新能源总经理郑刚在1月18日EC180上市时,提高自己在十天前参观福特博物馆的体会。他认为,100多年前电动车输给了燃油车,不光是因为续驶里程,还有四五倍于燃油车的价格。在他看来,现在中国在新能源政策的制定者、行业领导者和产业参与者,在谈到推动新能源汽车发展的时候,更多强调核心技术的掌握,这没有错。不过有很多行业,核心技术掌握了一大堆,技术积累也非常好,但创新的技术迟迟无法推向市场,不能给企业带来生存机会。“最大原因就是没有做好产业链整合,没有做好成本管理。”郑刚说。

如何在成本与规模之间掌握好平衡的同时,迅速实现规模领先,是北汽新能源一直在进行的“冒险”。

随着新能源汽车购车补贴方面的退坡(跟2016年相比,2017年中央补贴减少20%,地方补贴也相应减少),包括北汽新能源在内,新能源车企面临的成本和市场压力也越来越大。为了推广定位为国民电动车的EC180,北汽新能源宣布推出国民购车“卫蓝基金”,对每辆车补贴4.8万元。补贴之后,EC180两款车的售价分别为灵动版4.98万元、灵秀版5.58万元。

郑刚承认,“这个成本和价格让企业承担了巨大压力”,但“国有企业会以社会责任担当为第一要务”。

2017年第二季度,北汽新能源将推出新品牌ARCFOX,更小,更节能环保。未来三年,北汽新能源计划投资120亿,用于技术和产品研发。

智能化方面,北汽新能源也准备“砸钱”,希望在智能化方面实现引领。

为此,郑刚称,北汽新能源将正式进行最少80亿元的B轮融资,主要用于两大投资领域——现有产品开发,前瞻技术的研究和把握。北汽新能源希望吸引的是强产业链的投资者。

北汽新能源自身对EC180进行补贴,定这个价格,意味着企业在成本上能hold住,还是一种战略性亏损?

郑刚:从静态的现有补贴政策来看,我们几乎hold不住。将来规模起来,我们有能力有信心把成本降低,实现盈利。一个企业长期不盈利是犯罪,但不能以盈利为最终目的不去干对社会有益的事。这中间有个平衡。

一年干不到10万,没有规模效应。

北汽新能源到2020年的年销量目标是50万辆。我们要抢先拿到规模效益的风口。谁先达到规模,谁就先有效益。

成本杀手往往也是市场杀手,这是胜利的逻辑。我不是要挑起价格战,我只是想让我们企业在年销量十几万辆的时候,有规模经营的能力的时候,把利润让给更多消费者。我不是针对低速电动车也不是同行,我针对的是传统汽车,我的竞争对手是燃油车。因为他们是环境的破坏者。

企业补贴的可持续性如何?

郑刚:由于国家补贴政策的原因,我们在不同地区的补贴规模是不一样的,但是我们也无法根据补贴情况调整价格,历史上没有一个车在不同城市卖不同价格。

那就有内部成本均摊的问题,这是我们内部管理的一种方式,我们自己就需要一些资金储备,在没有补贴的地区进行企业补贴。这就是卫蓝基金的由来。

当2020国家补贴退坡后,卫蓝基金的使命也就结束了。只要有差异化补贴政策,我就会有差异化企业补贴。这主要是我们新能源公司的投入。

提到压缩成本,能具体说一下哪些地方还有压缩成本的空间吗?

郑刚:在新能源汽车的传统部件方面,基本上空间不大了,但是在以“三电”为核心的电动汽车的专用零部件上,我们认为空间还非常大。

一是规模,迅速扩大的规模带来的经济效益,使得成本继续大幅度降低。二是技术进步的力量。三就是我们的全新平台,产品开发,我们将围绕以电驱动系统为核心进行整车重新架构设计,将抛弃传统汽车以发动机、内燃机和传统驱动系统的整车构成,通过轻量化优化结构设计等等,可以从设计源头降低成本,这点我们觉得空间也很大。所以对未来成本的持续降低,我们还是有信心的。

目前产能布局如何?

郑刚:现阶段产能还不高,接近20万,关键是北汽集团内有7个传统车的制造基地,都可以改造成能生产电动车。这样就降低了我的投资成本。所以北汽新能源能干出低成本的车,最大原因是我在集团内可以共享制造资源,有很多代工的方式来生产。

北汽新能源为什么不想做特斯拉,想做福特?

郑刚:我们要为解决中国环境问题和让大多数人使用中国电动车服务。这注定我们要做的是中国大众市场,最核心的标准就是市场占有率高,用户多,那就OK了,所以我们定了2017年17万辆的销量目标。

有的新能源汽车的定位是高价值、高续驶里程,动辄价格一两百万。业内包括他们本人也知道,这样的车卖不了几台,也很难盈利。最终他们会采取高举低打的方法。我现在聚焦主要力量放在大众市场,这是核心价值区。

大众化和低档不是划等号的。甲壳虫这款车曾风靡一时,是时尚品,不是低端品。所以走大众路线仍然是品质性能用户体验要做到最好。这在于用心,不在于成本。

跟互联网造车公司相比,北汽新能源有哪些优劣势?

郑刚:跟跨界造车的企业相比,他们说的我们的劣势,我可以说成我们的优势。他说我们有重资产,我可以说我有丰富庞大的制造资源,同时我有创造低成本的能力。他说我们工程师思维,我说我们有工匠精神,能认认真真把事做好。所以绝对的优势和劣势不存在,可以相互转化。

我们没有把新造车势力作为特别的竞争对手。我们的竞争对手就是所有传统能源汽车公司。我们要最大化提高电动车性能和用户体验,创造差异化的用户价值和品牌价值,让更多用户放弃燃油车,买电动车。

互联网企业有很明显优势,也有很多挑战和问题。我们过去走过的弯路摔过的跟头,他们还得再摔一遍。最后的要么双方融合,要么思维相互借鉴,资源重组。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