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华平再下注

2017-01-23 10:14 | 作者: 李碧雯 华平 私募

73ca543

文|本刊记者 李碧雯    编辑|马吉英     摄影|史小兵

2017年元旦假期结束的第一天,魏臻和同事陈伟豪以及孩子王的两位高管——董事长汪建国和CEO徐伟宏出现在全国股转市场的敲钟仪式上。魏臻是美国华平投资集团董事总经理、中国区联席总裁,陈伟豪则是华平消费组董事总经理。四个人脖子上都搭着印有孩子王LOGO的大红围巾,一派喜气。

这确实是一件值得高兴的喜事。算上孩子王,2016年华平上市挂牌了四个项目。这家母婴用品连锁企业的做市市值达到140亿元,让华平在投资公司四年后收获数倍的账面回报,是2016年在新三板挂牌企业市值第二高的公司。而市值最大的神州专车,同样是华平的项目。截至2017年1月12日,神州优车的市值超过400亿。

对于入华22年的私募投资机构美国华平投资集团来说,2016年算得上是变化最大的一年。

华平中国区负责人黎辉在2016年初宣布离开华平,魏臻和程章伦出任中国区联席总裁,接棒华平在中国的新征途。

相比于美国同一时代成立的KKR,华平投资一直坚持统一的全球基金特色,这种模式一直持续到2016年。华平在中国市场的投资占比最开始不到10%,到11号基金时这一比例已经接近25%。出于分散风险以及捕捉中国投资机会的考虑,华平投资从2016年6月份开始募集首只中国美元基金。

2016年末,这只中国美元基金募集完成,规模达20亿美元,加上其12号基金中的20亿美元,未来华平将新增40亿美元投入到中国市场。

实际上,作为进入中国最早的美国私募投资机构,华平从1994年至今已经在中国陆续投资了近100个项目,总投资额超过70亿美元。在中国,拥有超过30亿美元新资金池子的平台不超过三个,华平是其中之一。

除了资金规模庞大,跟其他PE不同的是,华平投资在行业领域又进行了相对较细的划分,目前其划分了消费、TMT、健康医疗、金融服务、房地产、能源工业六个行业,每个人其实都有一两个自己扎得很深的领域。“我们现在已经进入深耕不同细分市场、不同行业的投资阶段。”程章伦说。

新掌门,新基金,新开端,接下来华平会如何打出自己的“王牌”?

「 押注中国 」

“最新募集的中国基金,其实也反映我们来中国22年以后,在中国整体的投资能力跟以前比有非常大的质的变化。”魏臻说。

9854ee9ca4bb3696a6ffae373b6944aa

在华平投资中国区联席总裁魏臻看来,入华22年的华平在中国整体投资能力跟以前有大的质的变化

在担任华平投资中国区联席总裁之前,魏臻和程章伦分别是华平在消费组和TMT组的负责人,两人都在华平工作了近20年,此前都曾有着华尔街投行的工作背景。

作为华平投资在中国的第三代掌门人,两人甫一上任,就面临着募集首只中国基金的挑战。

在募资过程中,魏臻和程章伦最经常被问到的就是关于孙强和黎辉的离开,一些LP担心业绩会不会有很大变化。“华平投资在中国走过了20多年,我们是一个机构在运营,而不是以个人为主导的明星系统,因此我们团队都比较稳定。”魏臻说。

据了解,华平投资目前有9位投资合伙人,平均在华平工作时间超过10年。在华平执行董事费定安看来,原因在于华平是一个很好的资金平台,资金规模也很大,提供了一个足够大的舞台。跟其他PE机构相比较,其他机构可能创始人不干事但一半的利益都拿走了,而华平的机制相对更好。

美元加息、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等大环境变化,让海外投资人开始对中国市场抱有怀疑态度。

95088ae486e62cabba5300b63d1f7ee2

程章伦是华平投资中国区联席总裁,也是TMT组负责人,投资了猎聘网、优信拍、58同城等

程章伦在去年6月的路演中做了一个调查,他去询问每一位潜在投资者目前在中国整体的资产配置比例,调查了包括全世界最大的保险基金、国家主权基金以及各种公募、私募机构。调查结果让程章伦很惊讶,这些机构只有不超过3%~5%的比例配置在中国。在他看来,这样的配置显然与全球的经济增长不匹配。

“中国目前经济体量占全世界经济的15%,但只在中国配置3%,另一方面,投资者天天去担心欧洲会发生什么不确定性事件,却仍然在欧洲配置20%,从本身经济体量来说这肯定是不对的。而我们华平现在在中国投资额占到全球基金盘子的25%,我认为还是比较符合成长的趋势。”程章伦分析道。

1a75c7afb8e7900b2773e0cd3a6729b9

5cde9f897667a01a541591d0abf24c7a

实际上,自华平11号基金开始,中国市场的投资额已经占到全球基金的25%,在规模上稍逊于美国,但华平中国的利润已经是全球利润中最重要的一部分,这为其募集中国基金有了足够的背书。此外,独立为中国基金募资也是出于风险分散的考虑。“若是仍使用同一只全球化基金,则占比将超过30%,这显然不符合分散风险的配置初衷。”程章伦解释称。

与此同时,中国的地位在华平全球也越来越受关注。华平全球两位CEO每年来中国的次数多达10次。“十几年前,很多创新是来自于硅谷,现在很多新的东西都是来自于中国。”魏臻说。他以摩拜单车为例,2016年10月,摩拜单车宣布C轮1亿美元融资,由高瓴资本、华平领投,2017年1月,摩拜单车宣布D轮2.15亿美元融资,华平仍旧是领投方之一。

“美国有家叫CitiBike,做了七八年了,一天60万单,摩拜才做了不到一年,现在日订单早已是它好几倍了。而且摩拜产品的技术含量远远高于CitiBike。”魏臻说。

最终华平投资押注中国的理念也受到了海外特别是亚洲地区LP的青睐,仅用6个月时间即完成了规模为20亿美元的投资。“这应该是我们最快的一次融资。”程章伦兴奋地说道。

a0a14d5bf6cd7edcca86bedebcfd0a4c

事实上,随着中国市场在全球团队的地位越来越重要,华平投资在中国的决策也越来越高效。

猎聘网创始人戴科彬对此印象深刻。在与华平有实际接触前,他印象中这样的大型美国PE机构在决策上都要走很长流程,然而2013年进行C轮融资时他却改变了这个想法。

他在一个周五见到华平中国执行董事丁毅(现为董事总经理),在第二周的周二又跟程章伦见面。“他听了我们过去一年的进展后特别感兴趣。”戴科彬回忆。不过那时候其实已经接触的有点晚了,戴已经答应了那周周五跟另外一家投资机构签term sheet。他把情况如实告诉了程章伦,但出乎他意料的是,程章伦说周四就可以给他答复。“我当时感觉不可能。不过没想到的是,他们真的在周四晚上很晚将term sheet发了过来,之后我跟公司的几位董事沟通,最终选择了华平。”戴科彬回忆道。

程章伦介绍,现在华平投资在决策前会和全球的两个CEO、该行业的全球合伙人共同讨论,但在决策上已经高度本地化。

「 接地气 」

张磊是华平投资的执行董事,投资物流及相关领域。

他之前不怎么抽烟,但是自从投资物流后,至少一天得抽三包烟。“这个行业抽烟喝酒非常频繁,能喝更容易获得行业人士的认可,在这个行业混不接地气是很难混得出来的。”

2012年他从另一家VC加入华平,之前华平消费组主要是看跟吃穿住行相关的项目。但随着电商崛起,像百货商场、传统的服装品牌、餐厅等都受到了很大冲击,而京东和阿里巴巴在线上已经是非常主导的地位,因此再投垂直类电商风险会比较大。

但无论线上卖什么东西,线下总得有人送货,整个中国物流行业的增长和电商的增长高度相关。另一方面,当时物流行业还比较落后,存在提高效率的机会,张磊开始梳理物流行业投资版图。

为此他曾专门跑到公路港去体验。公路港平时是司机停车休息的地方,也是他们与黄牛互相找活的地方。在某个公路港,他一进厕所就被吓出来了。所幸旁边有个小旅馆,为了解决内急他专门开了个房间,28块4小时,“是这辈子上的最贵的一次厕所”。

安能物流是华平也是张磊投资的第一个物流项目。

2013年11月接触安能物流时,公司刚在四个月前转型为加盟模式的零担快运。这正是华平在物流领域看好的模式,因此12月份华平就决定进行投资。

华平全球跨行业、发展阶段和地域的投资

d68e819dbfdcb1548bba67364639a46e

d2ed67985ad131b0712bfc9e59763655

6b3d76e5839b28321c6fe067ccd3d247

“当时我们赌两个东西。第一个是赌商业模式,网络型的加盟模式当时在中国的零担行业是一个创新,安能是第一家,但是这个模式在快递行业已经被验证了。第二就是管理层,我们当时觉得这个管理层是很厉害的。”张磊说。

但刚投完后的那一年,他“胆战心惊”,整晚睡不着觉。

2014年,安能物流亏损了五六个亿,张磊在华平内部承受了极大压力,“大家说你投一个电商这么亏行,线下企业怎么能这么亏损呢?”

为了寻找原因,团队一遍遍去论证安能的商业模型,财务模型也一遍遍去算,怎么算怎么觉得它肯定是可以的。“一开始你需要把一个网络搭起来,当货量没跑起来的时候,很多成本是固定成本。但是当货量够的时候,成本就会从固定成本变成浮动成本。”张磊分析。

2014年,华平又向安能追加了5000万美元投资。张磊告诉对方,先不用计成本,把网络先搭起来。

之后安能物流业务量起的很快,2013年~2015年连着三年每年翻接近3倍,公司业务也在2016年11月扭亏为盈。据张磊透露,目前安能物流估值已从华平最初投资时的3亿元增长至近100亿元,估值翻了近30倍。

跟安能物流相比,中通快递是另一个类型。

2014年年初,作为四通一达之一,中通体量已经比较大,要接触到创始人也比较难,当时华平并没有一个特别好的途径去跟对方接触。通过朋友介绍,张磊先认识员工跟他混熟,然后再让他介绍他们老板,这样一层层往上介绍。

当2014年底中通快递董事长赖梅松在某个周末决定开始融资时,张磊周一一上班就跑了过去,周四就签了投资协议,“根本就没有给其他人留机会”。

华平之于中通快递更像是资本运作顾问的角色。

2016年是快递公司集中上市的一年。按照华平估计,未来5年,快递行业前两名加起来的市场占有率应该将近50%,而中通当时的市场占有率为15%,所以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资金储备至关重要。

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选择上市地点。彼时申通、圆通、顺丰选择了在国内A股借壳上市,华平却有不同看法。

张磊认为,虽然中通90%以上业务都是在中国境内,但是从长远来看,中通未来的业务将扩展至全球。实际上,单从业务量来说,中通已经是全球最大的物流公司之一,而世界排名前列的物流公司都是在美国上市。同时,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时已教育了一圈投资者,美股投资者对中国电商已经很了解。作为电商下游的物流公司,需要付出的教育成本就很低了。

2016年10月,中通快递于纽交所上市,融资金额14亿美元,被称为“继阿里巴巴和京东以后,赴美IPO融资规模第三大的中国企业”。此时,华平是中通快递管理层之外的最大机构股东,持有其6.1%的股份。

除了中通快递、安能物流,华平在物流领域的投资项目还包括同城配送公司云鸟物流。

张磊称,整个物流行业占中国GDP的16%,而2016年上市的全部物流公司都是快递公司,快递的市场规模只有几千亿人民币。相比之下,同城配送的市场规模比快递还要大。

「 发现者 」

“不跟风”的华平投资也有激进的一面。

虽然刚在新三板挂牌的孩子王给华平带来数倍的账面回报,但在4年前华平投资孩子王时,却被看作“逆潮流的”。

39de20c697d291e628e1f521377e30f0

孩子王董事长汪建国、CEO徐伟宏刚参加完1月3日的股转系统敲钟仪式。这是华平2016年上市挂牌的第四个项目

孩子王成立于2009年,那一年也是阿里巴巴推出双十一购物节的第一年,随后几年国内电商呈爆发式增长,线下商场受到电商冲击严重,纷纷寻求转型。

而孩子王那时的全部门店都是基于线下Shopping Mall去布局,单店面积在3000~5000平方米。因此2011年孩子王对外寻求融资时,许多投资机构心存疑虑。

魏臻回忆,当时华平在市场上看了二三十家婴童行业的公司,但都不理想,考察了一年多也没有投出去。当2011年华平跟孩子王接触时,却非常兴奋。

由于之前投资过银泰百货的缘故,华平对于百货行业并不陌生。到2010年,魏臻看到银泰百货已经基本不再开百货店,而更多地开起了商城,线下消费重心转移向Shopping Mall的趋势非常清楚。

“我们认为中国以后城市的中产阶级消费是以Shopping Mall为中心的,Shopping Mall对于消费者体验会更好,也能满足看电影吃饭等各种需求,一个年轻家庭肯定更愿意去Shopping Mall待一天而不是去传统的街边店。”魏臻判断道。

他与汪建国一拍即合。

除了对趋势的判断,孩子王当时还处于起步期,线下仅有6家门店,对于投资于零售业的投资人来说,存在一定风险。

“你也可以说我们很激进,它6家店我们就投了很多钱,但是我们是基于对这个行业、对这个团队有很多年跟踪了解以后的激进。”魏臻说道。

但在激进之后,如何保持对趋势判断的一致性,也是不小的考验。“那段时间其实我们也有过纠结。”陈伟豪坦陈。当时垂直电商是第一波风口,后来2013年风口就变成O2O,置身这两波浪潮之中,大家都在忧虑整个消费形态是否会变化。汪建国记得,2012年的时候很多投资者都问孩子王现在线上占比多少,能否赶快把线上电商做起来。

经过各种各样的沙盘推演,华平得出结论,短期内垂直类电商是无法解决盈利问题的。“因为大家都在花钱买流量,还有物流成本。当客单价维持在100块左右、毛利维持在十几元到二十元左右区间,怎么去赚钱是非常大的一个问号。”陈伟豪说。后来经过董事会讨论,大家觉得一鱼多吃是行得通的,而非简单把商品搬到线上去卖,满足大众而非目标客户的需求。

目前,孩子王的线下门店也从最初的6家发展到了目前的175家,线上用户活跃度为80%,用户忠诚度(两个月来买3次以上的用户)比例超过50%。

对华平来说,他们更强调做一个发现者,而非跟风者,强调要找到“什么还未发生”的好生意。

2014年,青年公寓的概念在雷军投资You+之后成为风口,实际上一年前华平就在这个领域悄然布局,投资了集中式长租公寓魔方公寓。在地产领域,华平的成绩单上已有不少记录,绿城、富力、红星美凯龙等都名列其中。

华平执行董事张其奇在房地产投资浸淫多年,他的判断是,增量房地产的机会越来越少,而存量房地产则是相反的趋势。部分位置很好的存量房产并不是最佳用途或并未在最佳运营状态,这给存量房地产带来改造升级的机会。

在短租领域,华平曾投资过7天酒店,在华平看来,长租市场会比短租市场更大,是一个非常稳定的刚需市场。但当时在中国并没有规范的标准化的连锁长租公寓,在关注了两年后,华平都没有找到理想投资标的。这意味着华平需要创造一个新的行业。

2012年底华平决定投资魔方公寓时,魔方只在南京有十一二家门店,房间数量为1000多间,且大多在南京。投后华平经常邀请专家和华平被投企业跟魔方公寓的团队一起头脑风暴,讨论市场走向和未来的战略方向如何制定。关于商业模型,魔方也跟华平一起反复讨论,比如一个房间应该投多少钱,租金成本、造价成本、摊销的成本、运营成本都会算得非常清楚,售价也会预估得非常准确,保证每家店都盈利。

2016年4月,魔方公寓宣布C轮近3亿美元融资,由中航信托领投,华平跟投。这是行业内最大规模的一轮融资。通过几轮增持,华平也已经是魔方公寓最大股东。

虽然资本寒冬屡被提及,但跟O2O等相比,魔方公寓似乎没有感受到太多寒意。在魔方公寓CEO柳佳看来,不管是资金链还是政策层面,都显现出利好趋势。

2015年底,国务院发布了85号文,提出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其中长租公寓被定义为生活性服务业,明确提出全国各地政府要大力推动。2016年6月份,国务院又发了39号文,推动购租并举,希望有更多房地产企业去持有物业,发展租赁行业。

“我们一直在奔跑,浑身热血沸腾,跑得汗都出来了。”柳佳说。

「 信用卡 」

如何在创业公司较早期进行投资,并在此后不断加码,华平内部有着自己一套独特的打法,称之为line of equity(资金池),“在投资价值曲线的每个阶段都能发现价值窗口”。

张磊介绍,在每笔投资之前,华平会跟项目提前商量好未来估值的计算方法。比如说双方定了20倍PE的估值,前提是项目方至少做一个亿的净利润,如果最后做了3000万那华平就不投了,如果做到了一个亿华平必须得投,双方都没有选择权。对公司来讲好处就是它不用担心融资的事情,可以把全部精力放在业务上,同时公司的股东结构也相对简单很多。

“跟华平合作最大的好处就是相当于华平给你开了张信用卡,你以后再也不用为融资的事担心了,随用随花。”张磊说。

通过这种分段投资的方式,华平投资既锁定了早期机会,也保证了整体投资规模以及在创业公司的影响力。以至于华平参与的项目在下一轮融资时,其他投资人都会问一句,“华平做多少?”

程章伦看重处理跟被投公司的创始人的关系。感性上,他也会跟他们称兄道弟,但在理性上,这种关系的把握需要有一个衡量的尺度,而华平投入的资金以及所占股份,是最简单的衡量方式。

“他很儒雅,也很接地气。”费定安如此评价他的老板。在费定安看来,“表面上说一口黑话不是接地气,接地气更多是对国内经济环境、体制、人与人的关系的理解,对地面上的人和事有足够的洞察力。”

优信拍(后成立优信集团,以下简称优信)是个较为典型的案例。2015年下半年二手车电商的营销大战疯狂展开,优信二手车豪掷3000万元买下《中国好声音》总决赛60秒广告,在当时被称为“史上最贵广告”,但吐槽者颇多。

在外界看来,如此烧钱的广告大战所带来的用户转化率并不高,但华平更愿意从战略来考量广告效果。

“你可以说这很多是浪费,不应该发生,但这些东西如果不发生也许之后一系列布局都不会起来,或者竞争对手也不会倒下。我认为在中国做投资,要把这种理性和不理性的因素综合起来判断,尤其像我们侧重于做成长阶段的公司。”程章伦如是说。

在程章伦看来,如果没有之前通过营销大战打扫行业战场,优信也不可能抽出身来将单一业务拓展到目前五六个不同领域。

除了优信之外,华平投资也曾鼓励猎聘网戴科彬大胆进行线下广告投放。“像猎聘2014年到2016年在营销上都铺得挺狠的,而且是一年比一年狠,每年我们的广告预算超过1个亿。但华平的投资人有时还会跟我说打得还不够,再猛点,再狠点。”

2015年6月猎聘尝试转型交易平台,推出了产品“面试快”,并投入1亿元作为市场补贴。“其实内心我们还是有点慌的,不知道这个事情投完之后究竟能不能成。万一不成,它会消耗我们的资金储备,对于公司来说有蛮大的风险。”戴科彬坦承。不过程章伦的话给了他不少信心,“那时候程章伦觉得这个事情一定得干,他当时也跟我说你没钱我还有钱呢。”

在戴科彬看来,传统PE机构对于创业公司将资金投入到线下品牌广告上在一定程度上不理解,甚至是排斥。而华平的特别之处在于,它经历过58赶集大战,因此敢于去鼓励创业者干这个事情。

对华平来说,衡量一个项目是否投资成功,除了财务回报,最终在华平提供足够弹药之后干掉对手,一统江湖,是否也是华平追求的效果?

“这是肯定的,整合是必然的结果,只是时间问题。”程章伦说。在他看来,企业有两种支出,一种是运营支出,比如烧钱打广告。第二种是资本支出,也就是投资。如果投资人的钱全花在运营支出上,是不会有长期回报的。

“如果不整合掉对手,永远困在运营支出的状态,公司就没法把资金转移到资本支出以做长远投资。”程章伦总结道。

(李碧雯 libiwen@iceo.com.cn)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