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骑车的弄潮儿

2017-02-07 16:59 | 作者: 田甜 王启富 万通

24d2e41ef418b1d008cdcba207d8f1ec

王启富掏出一张名片,他的新身份是北京蓝天绿野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裁。他是当年的“万通六君子”之一。

王启富清晰地记得,2015年11月22日,蓝天绿野发起成立那天,北京大雪纷飞。在东四环外广渠路边的竞园里,他向三四十位骑友分享自己一个多月前刚完成的骑行欧洲和韩国济州岛的经历。

从维也纳骑到巴黎,途经德国黑森林时,蓦地蹿出两只野猪。他和同行的队友定睛注视野猪,身子不由得发抖。两只野猪也在盯着他们,仿佛要伺机而动。最后王启富和队友索性壮大胆子加速骑过那段路,两只野猪便倏地逃跑了。

“你害怕,它们也在害怕。”王启富说,“其实很多事情只要勇敢去尝试,并没有想象中困难。”

分享会的听众多数是蓝天自行车俱乐部的车友。王启富骑行近三十年,早先是一个人骑,2011年他创立了这个俱乐部,会聚热爱自行车运动的朋友们。现在俱乐部成员有四五百人,以做投资、房地产和文化者居多。分享会最后,王启富抛出一个建议:大家一起成立一家体育公司吧!他想搞像环法自行车赛那样伟大的赛事。

十分钟后,包括王启富本人在内共有二十八名成员表示出资响应。就这样筹集到1200万元注册资金,蓝天绿野公司成立了。

「赶时髦 」

已经年过半百的王启富,拍照时,很轻松就能把一辆自行车举起。多年骑行,练就了他的身板,身材也保持得好,只有满头银发提示他的年龄。“我是1980年上的大学,是真正的80后,现在80后小伙子骑车还骑不过我呢。”他说。

1989年,王启富在海南完成了人生第一个长途骑行。

那年春节,他没有回大连老家。一个背包,一把匕首,一辆二八单车,王启富轻装上路了,出发前和老大哥冯仑招呼都没打一个。他沿着海南岛东线从海口骑到三亚,再从中线返回,行程达1000公里。

彼时三亚尚未开发,当地老百姓见到省内外来的人都稀奇。王启富到一家酒店办入住,他告诉大堂服务员,自己是从海口骑来的。服务员一听马上去喊经理:他是从海口骑车来的!“那神情好像我是从纽约骑来的一样。”王启富回忆。酒店经理听后麻利地一路跑来,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年轻人,“免费住!”经理说。

在三亚“天涯海角”石刻前,王启富与之合影并题诗:千里独闯天涯,含笑自对人生。

微信刚兴起时,王启富是第一波玩朋友圈的人。2013年2月11日,他把这张照片翻拍后在朋友圈分享,并特意说明此照片拍摄于“24年前的今天”。照片里他笑容青涩,白衬衫包进蓝色牛仔裤里,双腿横跨单车,两手举到半空。

47654032f49f2371453d31fc743b489e

1989年,王启富千里骑行海南岛,并在“天涯海角”石刻前拍照留念

从三亚骑回海口时,途经五指山,王启富看到有人拿着猎枪,他们说山上有野猪。王启富想,他只带了把匕首,真要是碰上野猪也不管用啊。继续骑了一小段,他看到山上有房子住着人,内心才平静。他觉得人家在山上住一辈子也没事,自己走一回如果被野猪吃了活该。结果他没有碰上野猪,总算有惊无险。

回来后冯仑对他另眼相看。王启富说:“1994年冯仑在我的婚礼上致辞,还赞叹我当年骑行海南岛。”不过在他看来这没什么,“就是胆子大,敢想敢做。”

如今王启富非要说,蓝天自行车俱乐部成立最早是在1989年,“只不过那时就我一个人骑”。“我也很早就通过骑行,来倡导环保,呼唤蓝天了。”他说。

1989年以后,王启富差不多每年都要骑长途。到目前为止他骑过京杭大运河、环渤海、环台湾岛,韩国、日本、欧洲各国也留下了他的车痕。王启富曾参与电影《天使去哪儿?台湾单车假期》的拍摄,电影讲述的是一行大陆企业家、天使投资人骑行台湾的经历,时长80分钟,已于2016年7月在台湾上映。他正在计划和车友骑非洲和北美,将来有机会,各地骑行的故事都可以拍成电影。

2011年和2012年,王启富分两段骑完京杭大运河全程,共22天,近2000公里。2011年,他通过新浪微博分享一路上的美景和感悟。2012年微信也玩起来了,他则根据微博、微信不同的传播特点分别配发文字、图片。2012年那次,王启富从山东济宁一直骑到杭州,前面一小段路有车友同行,车友中途伤退,大部分路段都是他独自骑完。

王启富并不觉得一个人骑车孤单。“一人能骑,一群人也能骑,但最终还是要靠自己骑。”他说,“一个人骑精彩,一群人骑快乐。独自驰骋在无边的旷野中,看名山大川,感受人文历史,思考人生,那种体会是其他运动或旅行无法满足的。”

京杭大运河途经之地,多少有点意思。山东济宁是孔孟之乡,传说中的人类始祖伏羲、女娲、黄帝均诞生于此;台儿庄是抗战名城,铁血英雄之庄。进入江苏境内,邳州曾是刘备、曹操、吕布争雄之地,宿迁是项羽故里,再骑行100公里便到了韩信故里淮安。“我发现我骑行走的这些城市英雄辈出,而且都是盖世英雄!”王启富在朋友圈写道。

在骑行途中,王启富还分享了他对“幸福”的理解。“幸福就是骑车途中,坐在马路边草地上喝着矿泉水,吃着从家里带来的苹果。幸福就是骑车到深夜,入住酒店洗完澡躺在干净的床上……”

骑行京杭大运河对王启富影响最大,也启发了他对沿线体育经济价值的思考。京杭大运河两岸自古繁荣,千年古城林立,如今聚集了六七亿人口,占到中国GDP的三分之二。“回来我就想,可以搞一个比赛,让更多人骑行京杭大运河。这个赛事会很有发展潜力,从经济辐射到人口、文化,再到人们的生活方式。”王启富说。

蓝天绿野可以说是专为举办京杭大运河自行车挑战赛而成立的。2015年,王启富开始感到发展自行车产业“有这个氛围”。一年前国务院46号文件出台,要把体育产业作为绿色产业、朝阳产业培育扶持。2015年国家领导人访英,还专程赴曼彻斯特大学研究所观看运动自行车的核心车架设计,媒体纷纷猜测:自行车将是下一个马拉松?身边越来越多朋友喜欢骑自行车,把它当成生活方式,而不止是代步工具。

况且骑自行车低碳环保,是很好的有氧运动。“如此好的事情,很自然就去干了,一不小心又赶了时髦。”王启富说。他由此将爱好变为创业。

「兄弟情谊 」

王启富最著名的身份是“万通六君子”之一。六个男人“以江湖方式进入,以商人方式退出”的故事经冯仑书写后,在商界广泛流传。王启富说,勇敢、有理想是六人的共同点。几年前一本杂志做六君子的封面,分别问他们同一个问题,六人中谁最勇敢?结果都说是自己。

fedb3bd0d508fefd649e5a6d753d98a5

王启富办公室摆放着“万通六君子”的合照,如今六人每年要聚上四五次

王启富把自己的勇敢归于天性。七八岁前,他在山东威海荣成下一个小山村长大,从小就爱漫山遍野跑。上小学后他回到大连。大连人足球踢得好是出了名的,他喜欢运动也是很自然的事。

恢复高考后,王启富于1980年考上哈尔滨工业大学,学的是激光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航天部下属某单位研究导弹。但他最想从事改革工作。

王启富想,搞改革最好是从政,国外很多政界人物都是学法律的。他给自己取了个英文名George,取自美国总统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的名字,还去中国政法大学学了法律二学位。毕业后第二年,王启富考取了律师证。

1988年4月,海南建省,并成立海南经济特区,王启富感到机会来了。他给海南省委筹备组组长写自荐信,很快就收到回复:“欢迎你到海南来施展抱负!”为了不让父母担心,他对家里说是单位内部工作调动。

来到海南后,王启富并没有第一时间就找到搞改革的职位。他先在海南开发建设总公司下属的秀港工业房地产公司干了一段时间,那里的总经理是王功权,还有一名同事叫刘军。几个月后,王启富又跳槽到冯仑担任常务副所长的海南改革发展研究所工作。

冯仑在《野蛮生长》一书中回忆,王启富来到研究所后找到自己,说他原来的老板叫王功权,是非常好非常有理想的热血青年,一定要介绍他们相互认识。冯仑和王功权见面后聊了很多,成为好朋友。

1988年,王启富还带着硕士即将毕业的易小迪和另一名同事,走访海南的村镇,做了“小政府,大社会”和“海南自由(贸易)岛”两个课题的调研工作。不曾想到,第二年,海南改革发展研究所因故解散,王功权也被迫离开秀港公司。离开海南后,冯仑、王启富、王功权、刘军四人先后来到牟其中的南德集团,打工了一段时间。

再次来到海南准备创业是在1991年。冯仑、王功权、王启富、刘军、易小迪五人总共凑了3万块钱,注册成立了海南农业高技术联合开发投资总公司,它是万通的前身。当时王启富还做纸张批发印刷的小生意,算是有点积蓄,3万块中他就拿出了一万五。1992年,王启富面试并招聘了一名年轻人,他叫潘石屹。王启富回忆,潘石屹天生就有生意头脑,干啥都快,会计做不明白的账他能弄清楚,操作电脑也一上手很快就搞懂了。

1993年,海南农业高技术联合开发投资总公司完成产权改革,改名为万通集团。但在界定利益关系时,依旧是水泊梁山的模式:“座有序,利无别”,重大决策都由六人商议决定。当六人间公司战略和经营理念不一致时,决策效率必然低下。1995年六君子首次分家,王启富离开了万通。

六君子相识,王启富发挥了黏合作用。他说,“我这人俩优点,人好,对人好,所以大家信任我。”如今,六君子分别有各自事业,但每年要聚上四五次,他们会聊聊近况,也很乐意再次合作。

有一回冯仑提议,王启富来担任六人的“秘书长”,王启富自然乐意,他在微信上拉了个“老朋友”微信群。他还透露,今年春节后就要举行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冯仑是轮值主席,冯把六人的交流放入议程中,“他在‘以公谋私’,给大家创造再聚的机会。”王启富笑道。

蓝天绿野于2016年8月举行了一场发布会,冯仑为之站台。他说:“我也是蓝天绿野的追随者,我在28岁的时候,骑着鞍山牌自行车从北京到烟台,从烟台到大连,大连到鞍山;我50岁过生日,也在台湾骑了一圈,9天,1100公里。我觉得自行车运动非常有意思,希望有机会未来和蓝天绿野合作。”

王启富说,他创办蓝天绿野和当年万通六君子共事有相似之处。当年是六个合伙人,现在是成立时28名股东,后又增加了两名;当年六人在改革热潮中奔赴海南而相遇,现在大家都有骑行爱好,也是有共同兴趣和理想的一群人。

王启富另一个身份是富鼎和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富鼎和基金是蓝天绿野的第一大股东,占股不到20%。王启富并不担心股权太分散,之所以吸收众多车友作为股东,就是想联合大家的热情一起来做事。公司重大事项的决策上,可以通过股东会、董事会、管理层等岗位设置来规范。

「年轻的心 」

王启富于2010年创立富鼎和基金。富鼎和主投房地产,管理着十几只基金,总规模为几十亿人民币。

比起王功权,王启富玩投资晚了五年,但他认为房地产基金市场才开始火起来。中国城镇化催生了房地产的黄金时代,未来二十年,行业内部会进一步分化、整合。传统房企多数将退出该行业,留下的更具规模;与文化、旅游、体育相关的专业地产公司将会出现;房地产资本发挥的作用会越来越大。

2015年以后,富鼎和基金根据行业变化,对投资方向作出调整。目前纯粹的房地产投资占比已降到20%,它更偏向旅游地产、体育地产等复合型概念,除此与房地产没有太直接关系的文旅、体育、医疗大健康领域,股权投资比例也在增加。

富鼎和基金投资的蓝天绿野,其商业模式为先通过运营京杭大运河自行车挑战赛等赛事,吸引沿线观众,同时拉动旅游人群;预计3到5年时间,赛事将初具规模,届时赛事转播权、自行车骑行装备、衍生品开发、旅游收益都有很大的商业想象空间;他们还有机会与政府合作,修自行车高速公路,或者在沿线打造体育小镇;自行车还可以与金融结合,成立自行车产业基金。

实现它并不容易。2016年蓝天绿野举办首届京杭大运河自行车挑战赛,仅是执行的细节,筹备过程中内部就出现不同意见。蓝天绿野人事与行政总监王芳于2014年加入富鼎和基金,2016年5月蓝天绿野正式运作后,她转战新团队。

王芳回忆,开始王启富想得很乐观,全程能封路就封路,但落实到执行层面需要动用大量人力财力,公司内部出现反对声音,认为做不了。这时王启富说,不封路也行。又有人提出反对,不封路不安全,不如只做一段,将来条件成熟后再做大运河全程。最后王启富敲定方案,全程不封路,一名选手派一辆保障车跟随。

蓝天绿野在报名骑手中,根据资历挑选了11名好手参赛。比赛历时5天,骑手们日行接近400公里,现场有20辆保障车,约70人的保障团队。到达无锡时,蓝天绿野还与易小迪的阳光100合作,成立阳光100蓝天绿野骑行队。该车队队友主要为无锡地区阳光100楼盘的业主。

“王总就是这样乐观一个人,遇到再大困难他都会说努力解决,你告诉我不能实现的理由,我再一个个破解你。”王芳说。

96c745b66ead936a933b9837b7169004

2016年京杭大运河自行车挑战赛,选手们在骑行途中

在复盘京杭大运河自行车挑战赛时,王启富发现它和环法自行车赛第一届很类似,首届环法是6天2000多公里,他们是5天近2000公里。“我们起点接近,现在也要拿它来对标,渐渐做大规模。环法自行车赛的经济价值约3000亿欧元,我希望10年内我们也能做成了不起的赛事,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王启富说。

蓝天绿野有机会成为一家伟大公司吗?

黑鸟单车联合创始人魏涛认为,自行车赛事目前还只是面向专业骑手,规模有限,因此招商难度大,它不像马拉松已经成为全民赛事,招商、转播、宣传、衍生品开发等各环节机制都比较成熟。

另一大挑战是从赛事运营到形成商业模式盈利,还要走很长一段路。目前蓝天绿野个别盈利的业务只有定制自行车,做自行车赛事主要通过拉赞助等方式寻求多方合作,如车企赞助保障车等,赛事本身并不赚钱。

王启富对此回应,体育赛事的影响力不在于参赛选手数量,像拳击赛每场只有2名选手,更重要的是观看人数、赛事的持续性和辐射人口。至于投资回报,王启富认为现在是发展自行车产业的春天。“虽然总有人说经济下行,资本寒冬,宏观重要,微观更重要,抓住消费升级带来的机会做好自己的事,宏观经济的影响也没有那么大。”他说。

现在只要不出差,天气好,王启富每周一次,去京郊温榆河边或密云骑行。无论做投资还是创业,他每天要见不同的人,身体好、心情愉悦的状态也会使对方感到快乐。

2011年,蓝天自行车俱乐部成立不久举行活动,王启富更新了一条状态:车队开始骑行出发了!他的女儿在评论里损他:就俩人。他告诉女儿车队一定会日益壮大。如今王启富的女儿在美国念中学,父女俩还有个约定,待王启富60岁时,蓝天绿野也做大了,届时他还要去美国读书,与女儿相约哈佛。

这一切仍有待考验,不过王启富看好自行车产业的发展潜力。他的微信签名写道:永远追逐时代的浪花,拥有一颗年轻的心。

(田甜 tiantian@iceo.com.cn)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