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中央要求为企业减负,地方政府却不积极?

2017-02-15 13:31 | 作者: 胡坤 企业减负

4eb1d8224a28c799d65160a4a84a4b0b

2月11日下午,山东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六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山东省2016年预算执行情况和2017年预算草案的报告》。至此,我国除港澳台之外的4个直辖市、5个自治区、22个省全部公布了2016年的预算执行情况。

整体来看,各地财政收入情况比2015年更加糟糕。2015年时,还有18个省市自治区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为两位数,但2016年只有4个省市自治区的收入超过了10%。其中,西藏自治区2015年的收入增速曾高达31%,高居榜首,2016年西藏仍排在第一位,但增速已经下降到了17.4%。

此前,国家统计局已经公布了2016年全国的财政数据。2016年1-12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159552亿元,同比增速仅仅只有4.5%,一年前这个数字还是8.4%,5年前的2011年更是高达25%。

影响财政的最主要因素当然是经济,财政收入增速下滑的根源在于经济增速的下滑。虽然整个2016年中国经济呈现出企稳的态势,但财政收入具有滞后效应,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的是此前一段时期内的经济运行态势,因此其超过GDP增速下滑幅度的下滑,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不过,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告诉本刊记者,中央及地方财政收入的大幅下滑也有为企业减负的因素在其中,这主要表现在营业税改增值税(以下简称营改增)上。

2016年5月1日,营改增试点在全国范围内全面推开,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生活服务业等全部营业税纳税人改为缴纳增值税。而对于各个地方政府而言,增值税和营业税都是其税收收入中最大的两块。比如在2016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率先超过万亿元的广东省,其增值税和营业税收入加起来超过3600亿元,在总共的10390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占比超过三成。

c66d0977d53378478ff39a24c6f07d90

广东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构成(数据来源:《广东省2016年预算执行情况和2017年预算草案的报告》)

相比于营业税,增值税减少了纳税环节,企业负担因此减轻不少。在全国范围内,根据财政部的测算数据,2016年1-11月份营改增减税额度为4234亿元。考虑到城建税及教育费附加和个人二手房减税因素,2016年前11个月的整体减税额已达到4699亿元。而据施正文估计,2016年全年因营改增而带来的减税额度可能将近6000亿元。

除了税收收入以外,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还包括非税收入,主要由行政事业性收费、罚没收入和部分政府性基金收入等组成。国务院在2016年除了坚决全面推广营改增试点外,还多次发文取消了一系列涉及企业的收费项目,并扩大了部分行政事业性收费免征范围,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企业的负担。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财政收入增速一直要远高于GDP增速,这一直是业内人士所诟病的地方。比如,2011年的财政收入增速高达25%,而当年的GDP增速只是个位数9.3%。财政收入增速高于GDP增速,在一定程度上就意味着财政过多地从经济以及企业中“抽血”。

眼下,这种情况似乎得到了扭转。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为4.5%,28年来首次低于GDP6.7%的增速,从为企业减负的角度来看,这可能是一个好消息。

不过,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中税网税务师事务所总裁王冬生提醒本刊记者,为企业减负一直是中央在大力推进,地方政府的积极性并不高。尤其是在目前营改增全面推进的情况下,地方政府为企业减负的动力不足。

此前,营业税一直是地方的独享税种,除铁道部、各银行总行、各保险总公司集中缴纳的部分归中央政府外,其余部分全部归属地方政府。但在营业税改为中央和地方共享的增值税之后,地方的财政收入中少了很大的一块,再加上经济下滑带来的税收损失,地方政府更不愿意主动为企业减负了,因为为企业减负就意味为自己减收。

数据也同样显示出这种倾向。在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如果扣除掉营改增带来的中央和地方分成比例的影响,中央的同口径增长只有1.2%,而地方的同口径增长为7.4%,一点都不低。

本刊记者在多个省市自治区的2016年预算执行情况报告中都发现了“加强征管”、“应收尽收”、“堵漏增收”等字眼,一些省市自治区的非税收入还出现了逆势上升。比如,贵州省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从2015年的10%降到了8.1%,但其中的非税收入却从2015年的11%上升到了12.6%。而在浙江,其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竟然上升了两个百分点。

经济形势不好,企业经营困难,需要为企业减负,但与此同时,地方政府的收入也会因经济下行而减少。眼下,一些地方政府正处于两难的尴尬之中:一方面中央要求大力为企业减负,另一方面自己的收支矛盾日益突出,无心也无力为企业减负。

“一切的根源都在于经济。”施正文指出,改变这种局面的关键还在于经济的复苏。经济增速重新上行之后,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增加,才有可能更彻底地贯彻中央为企业减负的政策。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