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实体经济不好搞,虚拟经济有“功劳”?企业家谁点赞,谁反对? | 中企跑两会

2017-03-06 16:53 | 作者: 焦丽莎 王博 张弘一 实体经济 脱实向虚

1

 

近日,全国人大代表、广东马可波罗陶瓷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建平说,实体经济不好搞,马云有“功劳”,引发社会热议。

关于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之争,之前,全国人大代表、杭州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参加2017第十九届中国企业家两会沙龙时也说,“有的互联网企业,确实对我们实体经济冲击很大。比如说有的电商,他把工厂的产品100块钱买来,花20块补贴卖掉。这样就把实体产品的价格搞乱了。然后,他把这个行业垄断以后再抬价、再赚钱。”

今天上午,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答记者问时,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张勇说,实体经济发展到今天,确实面临着很多困难、矛盾以及挑战,这些既有长期积累形成的供给质量效率不高等结构性问题。同时,也有市场环境不完善等机制性障碍,还有全球产业格局深度调整,国际产业同质化竞争非常激烈的外部压力等问题。

张勇指出,虚拟经济产生于实体经济,也要服务于实体经济,并且这个原则不能变。

他还指出,发改委主要围绕提高质量、效益和核心竞争力,做到四个着力:一是要着力补齐短板,增加有效供给。二是进一步简政放权,减轻企业负担。尤其是在降税减费方面,如何进一步降低企业负担,使企业能够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更好地发展,还需要政府进一步做好工作。三是着力实施创新驱动,转换发展动能。四是着力化解过剩产能,清除落后产能,使市场能够更加持续健康,使实体经济发展得更稳健。

关于实体经济的问题,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实体经济从来都是我国发展的根基,当务之急是加快转型升级。要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推动实体经济优化结构,不断提高质量、效益和竞争力。

企业家们也有自己的看法。

全国政协委员、知名经济学家李稻葵在参加3月3日晚的《中国企业家》两会沙龙时也表示,中国实体经济处于阵痛期。他说,这个阵痛主要来源于三个方面:一、消费结构已经改变,消费者的消费倾向由纯实体逐渐转移到非实体、非物质,如互联网和旅游,这种趋势还会继续发展下去;二、实体经济面临重组,中国的很多产业都十分分散,未来必须经历一个痛苦的合并,提高产业集中度的过程;三、科技让实体经济洗牌。针对实体企业如何走出阵痛期,李稻葵在沙龙上还提出了建议,他说,首先要降税,其次是中央适当分权给地方,增加给地方政府的税收返还,让地方政府有力补贴当地民营企业,当然地方政府也要保证当地民营投资的增速回升。

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宗申产业集团董事长左宗申说,世界经济格局在发生变化,反全球化和全球化正在较量,谁胜谁负还说不准。美国推出了美国优先,会吸引很多中高端产业去美国落地。他建议政府拿出更多优惠来留住中国企业。

“以我们为例,如果美国对中国产品实施高关税,就被迫要在美国建厂。目前美国的税收和优惠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力度最大的。美国的土地基本是不要钱的,美国没有增值税,只有所得税。去美国建厂只收10%的所得税。在这种背景下,中国政府如何面对企业的减负。去年营改增,政府拿了5000亿出来,但真正落到制造业头上的,我算了一笔账,只拿到了0.04%,大量的优惠到了流通领域,制造业没有实实在在享受到优惠政策。再加上繁多的收费,政府工作报告中今年要取消35项,可想而知以前是有多少费。例如我们在重庆的公司总部,要发7亿多工资,其中有2亿都是费。比如,企业要给残疾人交一笔费,公积金要交一笔费等等。有很多收费是极不合理的,企业的费的负担是非常重的。建议政府在制造业加大减负。”

全国政协委员、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说,近几年,我国经济呈现明显的“脱实向虚”趋势,社会资本加快由以制造业为代表的实体经济向以金融、房地产为代表的虚拟经济转移。这不仅对中国经济和消费趋势带来了不利的影响,更严重的是影响了中国实体经济发展以及实体经济企业的信心。

这一问题已引起各界的广泛关注,国家也明确提出要着力振兴实体经济。中央提出振兴实体经济,切中当前经济运行的突出问题,对联想这样长期致力于实业报国的企业来说,更是深感振奋。

从政府角度,振兴实体经济,既要做“减法”:要降成本,减负担,让实体经济轻装上阵,抑制资产泡沫和虚拟经济过热,改善金融服务,让实体经济不再为资金瓶颈而困扰。同时,也要做“加法”,要调动企业作为创新主体的能动性,通过发展新技术、开发新产品、开拓新市场,增强实体经济的竞争力、培育增长新动能;要坚定不移推进全球化,拓展实体经济发展的新空间。

从企业角度,,要坚持供给侧改革,不断坚持创新,以创新的产品和技术研发,增强自身的竞争力、培育增长新动能。

“我还想特别强调的是,振兴实体经济,还要大力弘扬企业家精神。”杨元庆说,企业家要有实业报国的情怀,要有打造“百年老店”的决心,要有用技术和产品为人类造福的抱负,要有不惧艰难险阻的韧劲,而不是仅仅想着抄捷径、炒概念、挣快钱。只要我们拿出“撸起袖子加油干”的劲头,踏踏实实地努力,一定能够振兴中国的实体经济。

全国政协委员、前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表示:“政府工作报告对于降低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降低企业物流、用电成本等问题都讲的很具体、详细。这是为了让企业能够更好的生存发展。只有实业的成本降低了,企业有利可图了,大家才会觉得实业有戏。实业之所以脱实就需,很大部分原因就是企业成本太高不赚钱,所有的人都去搞金融。而从金融行业来看,应该给企业创造比较好的融资环境。如成立普惠金融事业部,结构设计中把握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的比例。让企业能够享受到低成本融资。金融企业应该把更多的能力和资源投入到支持实业发展上,而不是在自己圈内循环、赚钱。”

全国政协委员、伊利集团董事长潘刚说,“在企业发展过程中国,我们感受到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实体企业存在一些问题,我认为三方面比较突出。第一,研发投入水平低,创新能力不足;第二,综合成本持续上升,特别是融资成本,非税负担居高不下;第三,是一个新现象,资本对实体经济的冲击,破坏影响实体经济的经营能力。非常欣喜听到这三个问题都列入2017年政府的具体工作中,对实体企业来说非常振奋。”

对于具体解决问题,他有几个建议:

第一,针对报告中具体要解决这些实际问题,希望用政策落实,特别是用创新引领实体经济转型的精神。建议政府联合各行业的龙头企业以及民间资本在全国各地设立创新中心。

第二,在降低成本方面,企业也是非常期待的。希望尽快根据各行业的特点列出费税清单和时间表,能够下发到各地,尽快执行。

第三,完善公司法和证券法等法律法规,切实保护实体企业免收资本的冲击。

同时在行政审批方面,对资本介入涉及到国计民生的行业,特别是食品、农业建立审批制度。

关于一直热议的企业税负问题,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为了进一步减税降费,全年再减少企业税负3500亿元左右、涉企收费约2000亿元,一定要让市场主体有切身感受。报告还提出,名目繁多的收费使许多企业不堪重负,要大幅降低非税负担。

全国政协委员、福耀玻璃创始人曹德旺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说:“(减税降费)肯定对我们企业有帮助。我相信这对全国做企业的人都是一个好消息。”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