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前天,淘宝发微博怼回去了,今天,马云发微博再怼一次,看来,这件事让阿里急了

2017-03-07 11:20 | 作者: 张秋颖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1

今天上午10点10分左右,马云更新微博啦,这在微博界又掀起一层小波澜,因为马校长的上一条微博是1月7日,时隔整整两月。 

这次马云的微博内容是一条关于治理假货的千字文。史玉柱、曹国伟俞永福等企业家纷纷转发支持。

虽然不是代表委员,马校长也算在两会期间积极建言献策了。这段有1463字的微博内容为《致两会代表委员们:像治理酒驾那样治理假货》。从中可以看出马校长这次真是发威了,一再表明了打假决心。

以下是马云微博全文:

这几年我认为最经典的司法进步就是酒驾治理。假如没有“酒驾一律拘留、醉驾一律入刑”的严刑竣法,今天中国要多出多少马路杀手!再看假货,绝大部分制假售假者几乎不承担法律责任,违法成本极低而获利极丰,很难想象假货如何才能打干净!我建议参考酒驾醉驾治理,设想假如销售一件假货拘留七天,制造一件假货入刑,那么我想今天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现状、食品药品安全现状,我们国家未来的创新能力一定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最近关于打假的讨论越来越热烈,包括一些人大代表的建议议案,这样的讨论很健康,每一条意见都有其价值。就像五年前,如果没有一场关于酒驾的大讨论,没有经争论形成全社会的共识,就不会有后来的司法成果和社会进步。

对涉假行为的法律规定,很多国家奉行严刑重典,如美国,初犯10年以上的监禁,重犯20年以上,公司会罚到破产,连携带使用假货的人也会面临拘留,如此才有了今天美国的创新环境。

我国法律规定,制假售假案值5万元以下没有刑事责任;5万元以上的顶多判7年。这是20年前的法律和10多年前的司法解释,严重脱离实际,结果是今天99%的制假售假行为不了了之,200万的案值罚20万,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却无人真打。

公检法部门去年投入了巨大的力量打假,但是因为现有法律法规的滞后和不切实际,眼睁睁看着众多案犯不能绳之以法。以阿里巴巴为例,去年大数据排查4495件线索,截至目前,公安机关得以依据现行法律规定进行刑事打击的只有469件,只占十分之一;我们研究了33例已经判决的案件,80%还判了缓刑;我们也研究了去年工商行政处罚的200例制假贩假案件,平均罚款额不到10万元。这样的局面只会鼓励更多人前赴后继地参与制假售假!

“醉驾入刑”到今天五年多,酒驾醉驾引起的事故大幅减少,大家开始形成拒绝酒驾醉驾的自觉,“醉驾入刑”推动了多大的司法的进步和社会进步!制假售假,本质上是一种“偷窃”行为。对于小偷,自古以来是非曲直分明,但是对于偷知识产权,今天中国仍然缺乏社会共识。

假如改变入刑标准,治理假货的结果肯定会大不一样:社会会形成共识,司法机关有法可依,政府部门杜绝权力寻租;更重要的是这代表了我们国家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对创新的决心和真正的行动,代表了我们社会的重大进步!因为假货对中国的伤害,远远不是我们看到的假货本身,而是对创新的伤害、对勤奋诚信之人的伤害,对国家未来的伤害……

假货之祸,横行中国数十年,特别是在中国农村市场更是触目惊心。今日,阿里巴巴每天如同在“上甘岭”战斗在第一线,尽管艰难,但我们推动自己不断进步,我们已经从网上打到了网下,我们一定会斗争到最后一分钟。但打假很难孤军奋战,凭任何一家公司之力无法根除假货顽疾。目前法律体系的滞后更是对假货行为构不成威慑,也为权力寻租留出了巨大空间,而治理假货,需要全社会的合力、需要各方的协同,更需要法治的完善的基石,法治打假,行政打假,平台打假,消费者打假,谁都不应该置身事外。

今天,现实世界里的假货源源不断地从黑工厂中产出,像雾霾一样四面八方袭来,充斥在大街小巷。互联网首当其冲,网络平台当然应该识别、报警、拦截,但是如果不关掉黑工厂,治理污染源,雾霾永远不会消失,这道理明白而简单。阿里巴巴绝不会置身事外,但法律基石永远是根,制造工厂永远是源,从根开始,从源着手,才是我们国家从制造大国走向创新大国,从“嘴治”到“法治”的大道。

法律的修改、完善和进步是一件非常专业严肃的事情,也是一个漫长曲折的过程。我们会一直坚持打假,也会一直坚持呼吁、呐喊,为我们自己和孩子们亲手打造一个“天下无假”的时代。

 

话说这好端端的,马云为何突然发这样一条微博呢?

原来是前几日马校长“躺枪”被怼了。

近日,有媒体报道,全国人大代表、马可波罗瓷砖董事长黄建平称,实体经济不好搞,马云有“功劳”。他表示,“在淘宝上有300多家打着‘马可波罗瓷砖’、‘马可波罗卫浴’等旗号的店铺,只有两家经过授权,其他的都是‘李鬼’。”并表示,希望马云对这些不是企业品牌官方授权的网店加大查处的力度。黄建平透露,马可波罗瓷砖曾去东莞市公安局经侦报警,警察发函到淘宝网去,可一个月都没有任何答复。他建议,淘宝可以在这些网店注册的时候,就让其提供相关证件,这样就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黄建平公开表示,虚拟经济发展太快,相关法律法规跟不上。在淘宝网店上,已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现象。他认为,这些销售假冒伪劣产品的网店对实体经济是个很大的伤害。如果中国的实体经济不能通过品牌、通过产品售价体现创新、品牌价值,那就是搞破坏。

看到这种事情,一向以“公关第一天团”著称的阿里忍不了了。果然,3月5日,淘宝官方微博发出声明,对黄建平的言论做出了回应。

淘宝官方声明称,打假是淘宝的责任,但管理好自己的渠道也要品牌方来承担责任。

淘宝称,2014年以来该品牌商从未在阿里巴巴平台进行过一次投诉,“但在过去半年,我们主动为马可波罗删除了疑似知识产权侵权链接2353条。”

声明中还提到,淘宝网是百分之一百的实体经济,实体经济搞得好有我们的“功劳”。“实体经济的定义是人类通过思想、财富、工具,在地球上创造的生产和流通的商业等经济活动——生产制造是实体的一部分,而以淘宝为代表的流通,则更是实体经济的一部分。”

360度无死角回应,人家说一句,你们回一百句,强烈想看阿里公关上奇葩大会啊。

要说最近这几年,打假已经成为阿里绕不开的话题。假货问题,早就成了阿里的一块心头病。

此次类似“像治理酒驾那样治理假货”的理论,阿里也已经在两会之前就提过一次。

一周前,阿里巴巴集团曾公开表示:完善法律法规,严格执法、加重刑罚,加大打击制假售假的执法力度。

2月27日,在阿里巴巴2017年度打假工作交流会上,阿里首席平台治理官郑俊芳公布了一组数据:2016年全年,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共排查出4495个销售额远大于起刑点的制售假线索,但截至目前通过公开信息能够确认已经有刑事判决结果的仅33例,比例不足1%。

由于现行法律规定中对制假售假的处罚依据相对模糊,执法机关对案件定性难、定量难,立案后进入司法程序更难。郑俊芳说:“最终结果是刑事打击力度不足,制假售假犯罪成本极低,无法有效遏制制假售假在线下的泛滥和平台间的流窜”。

根据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披露的数据,2016年全年,阿里用大数据加人工复检方式,共排查出4495个销售额远超5万元起刑点的制售假线索;执法机关受理其中的1184条;公安机关能够依据现行法律规定进行刑事打击的只有469个,截至目前通过公开信息能够确认已经有刑事判决结果的仅33例。

郑俊芳用“雾霾”和来形容与假货的战争。线下假货源源不断地从小作坊、黑工厂中产出,像雾霾一样从四面八方袭来,阿里巴巴只能持续不断投入高昂的人力物力以识别拦截假货。

但企业没有执法权,只能发现问题、下架商品、向执法机关报送线索,然后等待处理,而立案、进入司法程序和量刑判决的过程更加漫长和艰难,最终受到应有刑事处罚的犯罪分子少之又少。

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总监叶智飞提到一个案例,2015年,阿里输出线索联合公安打掉一个制售假LV案,并抓捕了制假者;一年后,在和公安配合打掉又一个制假窝点时发现,这次与之前的案子居然是同一批制假者。

“阿里每年投入2000人、花费超过10亿元打假,并配合公安机关执法,但由于现行法律法规的过宽、模糊和难以执行,最终很多犯罪分子能逃脱刑罚”,郑俊芳说,“根治假货亟待严格执法、加重刑罚,否则打假就像个筛子,违法犯罪的人笑死、痛恨假货的人急死、执法办案人员累死、消费者哭死。”

郑俊芳以酒驾入刑为例来说明对制假售假严格执法加重刑罚的必要性。酒驾入刑曾向全社会清晰传达信息:酒驾者必承担严重后果,其震慑作用正是酒驾行为得到遏制的关键。如果刑事处罚比例不足1%的事例一再发生,从根本上治理假货也就无从谈起。让每一个犯罪分子无法逃避应有的刑事处罚,让制假售假者不再心存侥幸,才能从根本上治理假货。

正如马云所说,凭任何一家公司之力无法根除假货顽疾。假货之祸,横行数年,打假之行,其路漫漫呀。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