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有个“死磕”假货的女人,大学读的是会计,马云亲自给她起了“灭绝师太”的花名

2017-03-15 17:50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315

360截图20170315174859846

导语:这些年,假货之于阿里如鲠在喉,欲除之而后快。那么阿里的这场打假之战究竟是谁在打?又为此采取过哪些措施呢?

又是一年3·15,商品质量及假货问题如往年一样,该曝光的曝光,该讨论的讨论。今年不同的是,假货问题早已提前讨论过一轮。

15日上午,李克强总理在答记者问时表示,对那些假冒伪劣、坑蒙拐骗、侵犯知识产权以及涉及食品、药品、环保等群众密切关注的违法违规问题要坚决查处。

两会期间,“假货问题”成为呼声最高的议题。这场讨论始于3月7日上午,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今日在微博上发了一篇近1500字“致两会委员的一封信”。文中谈及应该“像治理酒驾一样治理假货”,呼吁完善对涉假行为的相关法律规定。

马云的声音得到众多企业家支持。柳传志更是一天两度发文,呼吁代表委员:趁马云先生发起的契机,请求人大尽快就此立法(千万不要拖拉)。雷军也在人大广东代表团全体会议上表示,深受假货危害,强烈附议马云的呼吁。

随着“打假”呼声越来越高,众多代表委员及相关机构也纷纷表态。

3月10日,国家工商管理总局局长张茅公开点赞马云“像抓酒驾那样打假”的呼吁,并强调要对制售假加大惩戒力度,不能“纸上谈兵”。

3月12日下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法学会副会长张鸣起表示: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正在关注此议题。他表示:今年的立法计划已经制订,因此目前尚无针对打假的法律法规修订计划。但随着社会关注度的发展、以及年内重大事件的发生,“不排除对执法检查计划进行调整的可能”。

这些年,阿里打假像打地鼠游戏一样打不绝,取得了一些成绩,也收到一些委屈。假货之于阿里也是如鲠在喉,欲除之而后快。

但要对全球最大电商平台进行商品质量监管不是件简单事情,需从10亿量级商品中识破假冒伪劣,还要配合政府部门对制假售假进行打击。而这,就是阿里巴巴首席平台治理官郑俊芳的工作。

2015年12月,时任阿里巴巴集团副CFO的郑俊芳,被任命为平台治理部的负责人。直到2016年7月1日,郑俊芳彻底卸任集团副CFO职务,正式成为阿里的首席平台治理官,全力为阿里平台治理假货问题,从此开始进入与假货“死磕”的斗争。

为何马云会将打假这个重任交给郑俊芳?郑说她也没想过,除了明白这里面包含着满满的期望和责任,其实她也对这个突如其来的身份感到惊讶。

大学时期,郑俊芳学的是会计专业,毕业后进入北京一家国有企业从事财务工作,90年代末跳槽到毕马威,一待就是13年。

2010年,当时已是毕马威合伙人的郑俊芳作出决定:再跳槽一次,进阿里巴巴。尽管那时她已经完全可以留在毕马威做合伙人直到退休,完全可以拿到数字相当可观的薪水。而且,如果进入阿里工作,意味着当时家在北京的郑俊芳要开始北京—杭州的“双城生活”。

为何要抛弃舒适区进入另一个挑战区,这不是自找罪受?郑俊芳有自己的决断,她认为,如果像资深合伙人说的那样一直做到退休,给自己的下一代或者下下代去讲曾经的经历,自豪感会差一点。而现在,最起码等退休的时候会觉得在整个中国经济发展的大潮中,自己是深度参与的,即便自己是做了个人微小的贡献,也会为自己曾经所做的事情感到自豪。

这个决定得到了家人的支持,进入阿里半年之后,家从北京搬到了杭州。而郑俊芳也是发自内心的越来越喜欢阿里的工作氛围。

2010年,郑俊芳刚进阿里不久,阿里巴巴有约0.8%、即1107名“中国供应商”因涉嫌欺诈被终止服务,CEO、COO为此引咎辞职。事情在当时产生较大轰动,许多同事的心情非常沮丧,但郑俊芳却流下激动的眼泪,觉得来对地方了。

回忆当时的情景,郑俊芳记忆深刻:“当时我参加高管处理此事的会议,看到Lucy(蚂蚁金服董事长彭蕾)等高管在会上说到激动处流下眼泪,我自己也哭了,从会议室出来后当时就哭着给Maggie(阿里巴巴CFO武卫)打电话说,Maggie,我来对地方了。我在事务所看过很多公司,但是今天我觉得,阿里这批人他们看这个事情的时候,是用心看,是用情用人,回到了做人的本身,而不是用看生意的方式,这件事情第一次给我身上打下了个特别深的烙印,让我相信这帮人不是纯粹做生意的生意人,真的是一群有情有义的人,直白点说,是用真我在做阿里,而不是把它当成一门生意。一直到现在为止,这都是发生在我身上最最深刻的一件事情。”

2015年是郑俊芳进阿里第六年,阿里巴巴遇到了许多关于假货的麻烦,先后被国内外相关机构投诉5次:

1月,国家工商总局发布报告称淘宝网正品率仅为37.25%;

4月,美国服装与鞋类协会(AAFA)分别向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投诉,称阿里巴巴在自己的电子商务平台上纵容假货;

5月,古驰(Gucci)等奢侈品牌在纽约曼哈顿法院被起诉阿里巴巴,声称阿里故意放纵造假者;

7月,AAFA向阿马云发送了一封公开信,投诉阿里在打击旗下网站假货销售上缺乏进展;

10月,又是AAFA,督促美国政府将淘宝网重新列入“恶意市场”名单中,理由是阿里在其电商平台上打假不力。

虽然这些投诉有失偏颇,把所有的罪名都归于淘宝,但同年12月28日,阿里巴巴毅然成立了平台治理部,任命郑俊芳为负责人,任职首席平台治理官。

为了鼓舞士气,马云给郑俊芳起了“灭绝师太”的花名,还要“赐予”她的副手“鬼见愁”的称号,简直有一种“妖魔鬼怪快退散”的震慑感。

灭绝师太是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里的狠角色,武功高强,性情刚烈,出手极狠,正邪不两立,同时性格为人冷漠,手段强硬。提起“灭绝师太”,总让人想到“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郑俊芳认为“灭绝师太”也不完全是自己的风格。在阿里内部,郑俊芳给大家的印象是:直爽、正直纯粹、有亲和力、专业敬业。说话柔和,嗓音不高但透着坚定。于是,这个称呼刚用了一天就被郑改为“师太”。

“师太”平时温柔,但工作起来也是风风火火,对假货和售假者更加不会心慈手软,甚至有时也会说“狠话”。

尽管马云和张勇都没有给郑俊芳下达过目标指令,郑俊芳给自己设定的要求是要提升满意度。她希望,以后平台治理部能够快速解决的问题,是提升消费者的满意度:“对于信誉好的用户,我们今年也推出很多服务,比如先行赔付,我们会让消费者先得到满意的体验,一旦发现有投诉集中的商品、商家,我们会组织定期抽检,有问题就马上处罚,绝不手软。”

2016年5月18日,国际反假联盟宣布,取消阿里巴巴的会员资格。阿里巴巴集团就IACC暂停其会员资格一事发表声明称,有没有IACC,打假都在进行。当天,郑俊芳表示,“现在阿里一年打掉的假货,比线下各种打假活动三十年打掉的总和还多。”她提到,假画、假酒、假宝玉等假货,自古以来就有,阿里要结束数千年来“人盯人”打假的模式,通过“四维打假”推动知识产权保护。

到今年1月16日,在郑俊芳带领下,打假团队宣布全球首个“大数据打假联盟”成立,Dulux、LV、施华洛世奇、赫基集团等20个国际知名品牌成为打假联盟“创始成员”。旨在通过线上线下打假协作,运用平台大数据和先进技术,与监管部门、品牌商携手合作,通过溯源对假货做到源头打击。郑俊芳说:“阿里巴巴将与联盟成员共享大数据和技术能力,穷尽一切手段、掘地三尺,由线上到线下,与执法机关协作,力争拔掉假货源头。”

在打假这件事上,郑俊芳希望团队能更激进、更大胆。她在平台治理部门成立了一支“打假特战队”,队伍也一直在不停地招人,部分会跟更多省的公安联动起来;一部分会跟工商合作。

然而,残酷的现实也摆在眼前。尽管投入了大量的人力、财力,但因企业没有执法权,只能发现问题、下架商品、向执法机关报送线索,然后等待处理,而立案、进入司法程序和量刑判决的过程更加漫长和艰难,最终受到应有刑事处罚的犯罪分子少之又少。

2月27日,在阿里巴巴2017年度打假工作交流会上,阿里公开呼吁:完善法律法规,严格执法、加重刑罚,加大打击制假售假的执法力度。会上,首席平台治理官郑俊芳公布了一组数据:2016年全年,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共排查出4495个销售额远大于起刑点的制售假线索,但截至目前通过公开信息能够确认已经有刑事判决结果的仅33例,比例不足1%。

然而,平台商家并没有执法权,郑俊芳能做的最多是“全网清退、记录在案、永不允许入驻”。而制假源头不灭,假货依然会如雾霾一般从四面八方袭来,线下假货源源不断地从小作坊、黑工厂中产出,阿里巴巴只能持续不断投入高昂的人力物力以识别拦截假货。

近期,郑俊芳道出了一句自打假以来的深刻感悟:“根治假货亟待严格执法、加重刑罚,否则打假就像个筛子,违法犯罪的人笑死、痛恨假货的人急死、执法办案人员累死、消费者哭死。”

640.webp (2)

在团队刚成立的第一年内,郑俊芳带领团队“神秘抽检”10万余次,相当于平均每天都要抽检约300次,主动撤下了超过3.8亿个产品页面,关闭约18万个淘宝店;线下协助执法部门关闭了月675家假货生产、库存与销售点;单单是与浙江省双打办合作的“2016年云剑行动”,就破获了总案值达14.3亿元的假货案件,像一把利剑一样直捣线下假货老巢。在商品管理上,阿里巴巴在全国率先对接了国家认监委的3C数据库,一年在“神秘抽检”上花费了约1个亿的真金白银。

所幸,辛苦忙碌的付出终于得到认可。

2016年12月21日,2016“质量之光”年度质量盛典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阿里巴巴首席平台治理官郑俊芳获封年度“质量人物”奖。

2017年2月28日,由武汉大学发起的“中国好质量奖”,经过审慎评估,决定把年度最高荣耀“质量公民”奖项授予郑俊芳,这也是我国唯一一个由学术界评出的质量领域专业奖项。

“指责一件事情非常容易,但要建设好一件事情非常难。”在颁奖现场,武汉大学质量发展战略研究院院长程虹表示,任何一个生态平台只要提供商品就难以避免假冒伪劣,很多前在纽约加州街头同样充斥着假货,“虽然我们不是制造者和提供者,但我们很多人都是购买者,而郑俊芳作为世界上最大电商平台首席治理官,其所承受的压力真是山大”。

对于“打假”,马云曾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假货就像细菌一样,无法回避,跟假货的斗争,就是跟人性的阴暗面做斗争,这是一场永久性的战争。”而在这场持久战中,郑俊芳注定要一战到底。

参考资料:

《最拉仇恨的女人,阿里巴巴“灭绝师太”的背水一战》文/吴需,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阿里巴巴首席平台治理官郑俊芳:学“灭绝师太”出狠手 对假货“杀无赦,斩立决”》文/蒋佩芳,来源:每日经济新闻(ID:nbdnews)

《郑俊芳:假货灭绝前,请叫我师太》文/朱银玲,来源:钱江晚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