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用教授当总裁,用总裁当教授,逻辑是什么?

2017-03-17 14:24 | 作者: 张弘一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管理

640.webp (1)

导语:这些专家教授为什么愿意到企业去?他们又能给整个企业带来什么?

文|张弘一  

3月16日下午,经新浪科技、财经等多家媒体证实,长江商学院副院长、战略创新与创业管理实践教授廖建文已经从长江商学院离职。

关于廖建文的下一步,外界普遍认为他将于今年4月加盟加入京东集团,或出任首席战略官(CSO)。而京东对廖建文是否将加盟京东集团一事表示不予置评。

一旦消息坐实,廖建文将是继曾鸣任职阿里巴巴首席战略官、陈龙任职蚂蚁金服首席战略官之后,第三位长江商学院教授出任互联网企业的首席战略官。

中国著名企业文化与战略专家陈春花在无数公开场合说过,做管理和企业跟一个道理很相近,那就是,做管理,最重要的是“在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按照她的说法,做企业管理离不开相应的需求和时机。“此时的京东需要一个战略官。”《财经》从接近京东的权威人士那里获悉,并分析道,此时的京东亟待确定战略方向及新的增长点。可以想见,刚刚离职且拥有战略创新与创业管理实践理论的廖建文的确是不二人选。

多年来致力于企业战略研究的的曾鸣也是如此。2003年,应马云之邀,从长江商学院停薪留职的曾鸣出任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战略顾问,一直至今。而2006年8月,他开始担任集团参谋部资深副总裁。

1.webp

马云和曾鸣

彼时,阿里刚刚接管中国雅虎,次年阿里巴巴B2B业务在香港上市。曾鸣陪伴阿里走过了业务增长最快、也是最辉煌的十年,而云、大数据、C2B都是曾鸣强力推进的战略,以及阿里后期的几次大分拆(25个BU的设置),都有曾鸣的身影。

事实上,早在进入阿里巴巴担任首席战略顾问之前,曾鸣就与马云有过会面,后来马云回忆说,曾鸣是唯一一位第一次见面没被他“一脚踢出去的教授”。当然,选择阿里巴巴也是曾鸣自己所做的一次尝试,“我需要尝试新的挑战”,曾鸣曾这样说。

加入阿里巴巴集团之后,曾鸣负责制定阿里巴巴集团所有子公司的战略,包括B2B业务线、淘宝、支付宝等子公司的发展战略都是他负责制定的,这也为其后来担任雅虎(中国)总裁奠定了基础。

担任总裁后的曾鸣延续了学院派的低调风格,很少接受媒体的采访。他说,做一名教授和企业的管理者,区别还是很大的。“教授必须做冷血动物,企业家们必须热血沸腾。”曾鸣说,战略并不是总裁一个人的事情,“战略和执行是相辅相成的两个方面,只有战略没有执行,就不是好的战略。”

也曾有记者问曾鸣,从教授到总裁有什么心得?曾鸣说:“哪个企业都想基业常青,教授们说这只有5%的可能性,原因是什么,可能的陷阱和问题都在哪里,如何避免;而企业家们则是在‘受到打击’后,依然执著地把5%的可能性变成100%。”

当然,除了体会到教授与企业家在基本价值认知以及应对方式方面的不同,曾鸣还曾受到了公司员工的质疑。他曾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一次演讲中谈及,他在雅虎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来进行战略研究,但最终发现其实很多人就只知道战略就是公司的方向,并且他们不相信一个搞学术的教授能把运营做好。

尽管如此,他还是向马云汇报研究成果。他说,马云对他的工作比较信任和认可。曾有报道说,马云经常在夜里11点以后给曾鸣打电话,两人探讨关于“网页哪个位置怎么处理看着更好”等这样的细节问题。马云曾对曾鸣说,“要是你都整不明白雅虎的战略,那我们都找不到人了。”

多年来,曾鸣致力于中国企业的发展研究,与海尔、联想等一直保持紧密的合作关系。其在战略管理领域内对中国企业的开创性研究而在国内外享有盛名。

一方面,他的学术理论研究名声在外,另一方面,曾鸣也面临着解决管理难题的压力。在他担任雅虎(中国)总裁后,为了把雅虎中国打入中国互联网第一阵营,他将集团的五大业务所构成的产业链称为“生态系统”,还将缺失某个环节的雅虎比作令狐冲,说需要打通输入体内的不同真气,需要修炼易筋经,从而形成自己的文化。

同样是商学院教授出身、后来转入企业的陈龙也是一个鲜明的例子。陈龙2014年10月27日加入蚂蚁金服时,这家公司从阿里集团独立出来整整一年,更名为蚂蚁金服,也是正在招兵买马的时候,彼时,在长江商学院担任金融学教授、校友事务副院长的陈龙加盟蚂蚁金服,并担任新成立的战略部门负责人。

从商学院教授到企业的首席战略官,这种角色的转变也发生在陈春花身上。

2013年5月,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之女刘畅成为上市公司新希望六和股份董事长。在女儿上位之时,刘永好颇费苦心,为其安排了一位“辅佐大臣”,即有着多年多家知名企业管理经验的学院派教授陈春花,出任新希望六和联席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之后的三年,陈春花被普遍认为在“辅佐”少帅刘畅。

刘永好希望陈春花能将限入困局的新希望带出泥潭。为了让陈春花能更好地发挥自己的特长,新希望股份新一届董事会还设计了很特别的组织结构——“联席董事长制度”。

2.webp

刘畅和陈春花

陈春花表示,“我很欣赏刘畅沉稳且有张力的风格,严谨但不失亲和的气质,我亦对刘永好先生创立的新希望事业由衷地尊重。本届任期内,我将全力、全职投入到这份事业中。”

公开资料显示,进入六和集团后,陈春花带领新希望六和集团取得了一系列业绩:制订了简单、自主的模式,并花半年的时间调整组织变革;2003年突发SARS疫情、2004年爆发禽流感等一系列不利因素,使整个饲料行业遭遇了严重的危机,但陈春花到六和集团仅一年多时间,六和集团的销售额就实现了从28亿元增长到74亿元。

对于这些功绩,陈春花曾谦虚地回应:“我成功的原因,不是我比别的空降经理人在哪些方面强,而是环境给予了我很好的机会。”在六和担任总裁一年后,陈春花功成而退,重回学校当老师。 

2016年 6月5日,新希望六和董事长刘畅在“全国儿童食品安全守护行动”启动仪式上,就新希望六和原联席董事长陈春花离职一事首度对媒体发声。关于陈春花的离开,“有些说法对,有些说得不对”,刘畅回应说。但在刘畅眼中,她认为,陈春花善于战略安排,三年里对公司转型起到了推动作用。她表示,陈春花离开后,新希望六和将继续向养殖端和消费端的方向转型。

近些年来,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越来越多像曾鸣、陈春花等管理学教授、学者投身到企业的实践锻造中去。2008年1月,曾是媒体人出身的徐浩然出任远东控股集团高级副总裁、首席品牌官,而细数徐浩然的经历,足以令人大跌眼镜。他曾是“全国十佳电视节目主持人”、还是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博士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品牌研究所所长、教授……在他加盟远东控股后,主要负责提升企业品牌影响力。

同样,也有不少企业家商而优则学,选择回到世界各地的商学院去当一名“传道、授业、解惑者”。2003年,在IBM美国和亚太地区拥有30多年的工作经验、曾任IBM公司副总裁王嘉陵担任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客座教授,同时也成为香港科技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兼任教授。也有国外的企业家应邀来中国担任教授,2003年7月,美国著名投资银行高盛集团全球总裁兼联席首席营运官约翰·桑顿辞去1120万美元年薪, 接受清华大学的聘请担任教授。

那么,这些专家教授为什么愿意到企业去?他们又能给整个企业带来什么?

一方面,大多数学者是应企业之邀,参与企业战略制定以及管理工作。这也说明了现代企业在发展过程中急需理论知识的正确指导。另一方面,有分析指出,之所以出现大批学者奔赴企业界,是因为在严谨的致学和寻求快速的财富之间,很多人都难以抵挡这样的诱惑,也想在企业施展拳脚,大展宏图。

关于到企业去的动机,陈春花曾在接受采访时说,管理学比较特殊的地方在于,一定要深入企业的经营过程,才能加深对管理的理解。并且,国外管理学知识所面对的群体、社会制度与中国企业所面对的不尽相同,它们的理论往往不能完全解决中国企业面临的现实问题。

因此,陈春花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一方面要掌握整个管理学的理论,另一方面要了解中国企业的实践。因此,在新希望六和任职,这对陈春花来说,在企业任职并接受绩效考核,应该是学以致用的最好途径。“一方面教学的目的是为了学以致用;另一方面,理论需要实践来验证。”

在陈春花看来,课堂所授受限,她希望自己的研究为更多人所知,于是就有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一系列管理书籍的出台。“我是个使命感比较强的人,希望能够传播和启蒙,不仅包括传播知识、启蒙知识,更包括对理念思考的传播和对行业的启蒙。”

一些研究观点认为,作为企业精神的导师,战略方向的把控者,首席管理或战略学家是企业界和学术界沟通的桥梁,但目前国内并没有出现真正的首席管理学家,因而不能实现国内企业的管理创新。只有将理论充分联系实际,在实践中不断总结,才能实现企业的管理创新。

无论是学院里的教授去做管理者,还是管理者去学院当教授,这都需要处理好角色切换的能力。对他们而言,似乎永远都多一种选择,而促进这两个角色融会贯通,才是提升我国企业管理水平的关键。

参考资料:

《曾鸣:从教授到总裁》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作者:程武

《辅佐大臣陈春花》 来源:新财经  作者:杨苏

其他参考财经、中国网、新京报、北京现代商报、人民网、百度百科等。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