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原来,雄安新区是用来抗衡北京的,这里还有更多的内部消息

2017-04-11 16:08 | 作者: 田甜 雄安新区

杨开忠

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的消息发布以来,一直是网络上的热点话题。雄安新区规划范围涉及河北省雄县、容城、安新3县及周边部分区域。

以往我们提到北京周边的河北,都是讲首都的辐射作用。如今,中央在距离北京大约120公里的地方规划了一块区域,建立了一个“反磁力”的发展极。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要在一个原有开发程度如此之低的地方新建一个特区呢?

在2017(第九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上,北京大学秘书长、知名区域经济学家杨开忠谈及了他的认识。在他看来,首都北京要建设成国际一流、和谐宜居的都市,需要疏解若干功能,形成一个城市群协同发展。

“全球最主要的创新中心都是以全球最主要城市为中心,创新需要集聚,发挥协同作用。”杨开忠说,同时,雄安新区对于带动河北经济发展也是一个重大引擎。

以下是杨开忠在2017(第九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上的演讲:

非常高兴在百花争放中感受各位木兰们的精彩故事,也非常高兴在这个时候给各位介绍一下可能影响你们未来,而且已经来临的一个大的舞台——雄安新区,我谈一点个人的认识。

雄安新区现在媒体炒得很多,炒得很热。之所以炒,是因为大家没太看清楚它在性质上是一个什么东西。按照新华社通稿,雄安新区是疏解北京非首都核心功能的集中承载体。但是它不仅仅是一个集中的承载体,还是解决我们北京跟河北这两地之间发展落差太大、带动河北发展的一个重大新引擎。所以,从性质上来讲,我们雄安新区就是一个抗衡北京磁力作用,抗衡北京吸引力的反磁力的发展。我相信这样一个极,不仅仅能抗衡北京的吸引力,也会对石家庄的发展产生重大影响。

新华社通稿里面说,雄安新区是继深圳、浦东新区之后又一个全国意义的新区。大家很快就要问,为什么要搞这样一个高大上的反磁力发展极呢?我们就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高度来理解它,把握它。

大家知道,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以后,建立新中国以来,按照我个人的理解,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经历了两个阶段,现在又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第一个阶段就是建国到改革开放以前,是奠基期。第二个阶段是改革开放到十八大召开前夕,这个叫起飞期。十八大以后我们进入新时期。当我们大家回过头来看,每一个时期,首都北京所承担的使命或责任都是不一样的。

在奠基期,北京不仅是全国的政治中心、文化中心,而且是全国的经济中心。从“一五”开始建设,北京成为全国重要的政务中心。改革开放以后,我们根据起飞期的要求,北京强调是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同时,在90年代中期,北京开始建设国际城市。

进入新时期以后,我们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选择呢?我觉得我们总书记已很明确地提出这个问题,他怎么说呢?建什么样的首都,怎样建设首都,这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总书记不仅仅提出了这个问题,而且系统地回答了这个问题。按照我自己的眼光去观察,去理解,未来的首都,有四点是非常重要的。

第一,在功能上,北京不仅仅是政治中心、文化中心,总书记亲自给它加了两个中心,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和国际交往中心。

第二,在经济基础上,我们改革开放以前,包括80年代基本上是工业的,80年代以后到现在基本上成为一个服务的北京。未来是什么样的北京?总书记说,是世界标准的高精尖的经济主体。

第三,在组织上,我们的首都未来是一个什么样的首都?我们建国以后非常重要的是把北京从一个消费中心向生产性中心转型。现在不成了,我们现在要统筹生产、生活、生态,把北京建设成为国际一流、和谐宜居的都市。这一个很高的要求。

第四、异地调控,过去我们的首都在地域上就是一个地区,现在我们要京津冀协同发展,打造一个以北京为核心的现代化新经济体。

现在我们疏解的难度有多大?我讲一个例子,大家就知道了。中国的面积是960万平方公里,我们的人口占世界五分之一,我们首度核心区的人口密度是美国首度华盛顿的8倍多。我相信我们应该跟美国在世界上平起平坐那才叫崛起,所以我们应该有一个更加大气、恢弘的首都。

要实现这样的目标,光靠在北京成立副中心通州是不够的,通州只能疏解中心城的压力。所以我们必须有一个非常强大的、高大上的、能抗衡北京的新区,就是雄安新区。

雄安新区功能是什么?我想它是国家的创新中心。它是创新驱动发展的引领区。它要集聚创新的资源、要素,打造一个高端、高新的平台。为什么要在这样一个距离北京120公里的地方搞这样一个中心呢?因为创新需要集聚,便于同行、业内的交流,也有利于面对面的交流。大家看到,全球最主要的创新中心都是以全球最主要的城市为中心。

创新需要集聚,发挥协同作用,所以有我们的雄安,有我们的白洋淀。可以预见,随着我们雄安新区的规划建设,今后会有政府、学校、研究所、高端的企业在那里聚集,形成一个产学研良性互动、世界级的全球性创新体系。

雄安新区要打造开放的、对外合作的新平台,成为开放的先行区。可以预见,未来雄安新区将是中国乃至全球创新要素集聚的地方,我相信国内外大公司的研发、人才的流动、治理机制的变革,在雄安新区都会有重要的表现。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