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2017中国女性创业报告》

2017-04-20 15:52 | 作者: 刘梦羽 来源:《中国企业家》

摘要:商业世界中,“性别偏见”不是臆想出来的,它是一种真真切切的现实存在。

文|《中国企业家》智库高级研究员  刘梦羽

敦煌网创始人、总裁王树彤说,“我不喜欢‘女版马云’这个称呼”。无独有偶,猫扑上也有一篇文章,题目叫《别人叫我“女版马云”》。

看来,称呼一位企业家“女版马云”之前,要三思。由此,联想到另一个问题,凭什么只有“女版马云”却没有“男版董明珠” ?

不妨先来看看商界领袖和高管的性别比例。《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中国企业家木兰汇理事长何振红女士总结了一个“5%的陷阱,10%的现象”。

具体来说,5%的陷阱,是指那些大公司的创立者或管理者,考量女性所占比例,5%是一道难以跨越的性别门槛;“10%的现象”,则是指大公司高管中女性比例占到10%左右。

一份来自《中国企业家》智库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在全球主要股票市场(上海、深圳、香港、纽约、伦敦)上市市值超过1000亿的中国公司共有86家,而女性担任董事长或CEO的仅有4家。

截至2016年底,在全球主要股票市场(上海、深圳、香港、纽约、伦敦)上市、市值超过1000亿的86家中国上市公司中,董事会成员中女性109位,比例为11.32%;女性高管109人,比例为10.75%。市值500亿以上、1000亿以下的96家中国上市公司中,董事会成员中女性95位,比例为9.77%;女性高管134人,比例为11.92%。

所以,商业世界中,“性别偏见”不是臆想出来的,它是一种真真切切的现实存在。

把格力电器带到中国制造顶峰的董明珠,同样是中国商界标杆式的人物,现在她又驰骋在智能制造领域里,带领更多的“中国造”公司一起飞翔。但我们的社会尚未学会,如何把成功的商界女性与成功的商界男性放在同等的位置。

有人称,女性是这个世界上最未充分利用且能起到杠杆作用的资源,下一个30年,女性将是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未来,没有人能独挡女性的力量,因为今天,女性已经觉醒,力争在商业领域“向前一步”。

今年,中国企业家智库联手木兰汇公益基金会发布了《中国女性创业报告》,主题是“创业是一场无性别运动”。有一天,当性别不成为话题时,女性就真正强大了,“原力绽放”就可以实现。

《中国女性创业报告》(2017)

创业是一场无性别运动

序言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女性创业以及女企业家的崛起引人瞩目。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女企业家已占企业家总数的1/4左右[i]。与此同时,全球主要经济体正在进入一场“性别红利”竞赛,各国政府都不同程度地聚焦女性商业力量的挖掘。

进入21世纪,信息和计算机技术激发出工商业的惊人潜力。据最新统计,中国互联网的普及率超过51%,网民规模突破7.1亿。商业世界迎来了革命性变革。创业,特别是女性创业的蔚然兴起,是我们这个时代最突出的标志之一。

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写入“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中国已成为全球创业最活跃的国家。而且,中国女性的创业活动指数高于全球平均水平。在中国经济最发达的省份之一浙江省,平均每19个女性中就有一个是老板。[ii]

由此可见,中国的女性创业已日趋成为一种“新常态”。

商业是公平的竞技场,创业是一场“无性别运动”。

如同在考试中我们不会因为性别差异而给女性加分,在创业中我们也不会为女性和男性设置不同的成功标准。时间是最公平也最宝贵的“资本”,无论对于女性还是男性创业者,一天都只有24小时。商场如战场,人们认为男人“退一步一无所有”,而女人“退一步海阔天空”,创业不成还可以回归家庭。实际上,全身心投入创业的女人,同样也是“退一步一无所有”。

我们承认,女性创业具有其自身的特性。男女在社会分工、社会心理、社会资源、教育培训、收入差距等方面存在明显差异。这也说明,在创业这场“无性别运动中”,不能忽视性别因素给女性创业者带来的阻碍。创业是所有人实现社会价值和人生理想的方式之一。我们并非倡导绝对的、一对一的公平,而是呼吁让女性平等享受创业的权利。

《中国企业家》杂志是中国商业史的见证者和记录者,在32年商业观察中,见证了女性企业家的崛起。2017年,中国企业家智库联手木兰汇公益基金会发布了《中国女性创业报告》,希望通过的共同努力,推动创业女性加速。

报告主要结论:

l  30岁是女性创业的“黄金年龄”;

l  四成以上女性创业者第一次创业前拥有从商经历;

l  女性创业的行业覆盖广泛;

l  务实理性是女性的优势;

l  女性更容易选择独立创业;

l  家庭支持是女性创业的重要条件;

l  资金是制约女性创业的重要因素;

l  女性创业社会资本薄弱;

l  女性创业亟待改善和提升六种能力。

报告正文:

女创业者画像:“梦想家”与“多面手”

任何一个企业家,都会被赋予时代色彩。

如果对比今天和上世纪90年代的女性创业,外部环境以及自主创业的需求、动力、观念已经发生了巨大改变。总体来看,上世纪的创业以“需求型创业”为特征,以改善物质条件为动力,社会对女性企业家持有一定成见。而今天的创业以“机会型创业”为特征,以创造新的社会价值为动力,女性创业者获得了更多社会认可。

互联网的普及带来了机会的公平性和均等性。女性在获取信息、资金、社会网络等关键资源方面的环境大大改善了。今天,女性受教育的程度大大提高,比以往更加具有进取心,也更加关注前途和未来。

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释放了巨大的空间。伴随着新业态的不断涌现,女性创业者进入更多新兴行业和领域。女性在我国经济发展中,已经扮演着崭新的角色。

30岁是女性创业“黄金年龄”  

《中国企业家》女性创业调查覆盖了60、70、80、90后的女性创业人群。通过调研发现,30岁前后是女性创业的“黄金年龄”。有近七成的女性第一次创业的时间在30岁左右。

在经济学中有一个“M”型曲线,也说明了女性劳动参与率的生命周期的特点。在这个周期中,15-20岁,女性劳动参与率迅速上升,形成第一个高峰,20岁以后,女性由于婚育而退出劳动力市场,女性劳动参与率下降,形成第一个低谷。孩子长大以后,大约在35岁作用,劳动参与率再次上升,形成第二个高峰;50岁以后,劳动参与率一直呈下降趋势。

30岁左右的女性的思想趋于成熟,生活上更加独立自主,对创业的身心准备达到了一个比较理想的状态,如果遇到好的创业机遇,创业激情便会“一触即发”。80、90后现在正处于30岁左右,与前辈们相比,她们普遍受到良好的教育,经济状况较为理想,视野更开阔,因此,她们的创业率相对较高。

1

 

《中国企业家》女性创业调查显示,27.90%的女性企业家在26-30岁创业,41.86%的企业家在31-35岁创业。30岁前后是女性创业的“黄金年龄”。

先有积累后创业

商业管理是一种高度依赖实践的专业行为,无论是家里有人经商,或是自己在企业中做过一段时间,女性创业往往与之前从事的工作有很高的相关度,属于同一行业或者相关领域。商业经验的积累,能够提高女性创业的成功率,是女性创业的加分项。

四成以上的女性第一次创业之前曾从事商业工作。我们的样本中,女性第一次创业之前,有商业从业经验的比例达到44.46%。有人经过国有大公司的历练,有人在大型上市公司做过某事业部负责人,有人在相关产业进行资产投资,有人在国外互联网公司中做过产品经理……她们的经历五花八门,这些经历影响了她们的创业方向。

2

 

《中国企业家》女性创业调查显示,在创业之前,44.46%的企业家有商业经验。这说明,现代女性在创业时十分理性,拥有一定的积累之后再投入创业。

行业不同各有担当

第三次信息技术产业革命,以互联网为代表的生产力,改变了原有的生产关系。与十年前相比,今天创业的专业化程度更高了,创业受“硬科技”驱动的特征明显。在《福布斯》杂志发布的“值得关注的新三板企业”中,企业的主营业务绝大多数分布在互联网、软件和信息服务业、机械和设备制造、医疗、专业咨询服务等领域。在科技部公布的2016年中国131家独角兽企业中,有10家企业由女性创始人(或联合创始人)创办,占总数的7.6%。“科技中的女性”话题讨论越来越激烈。

我们通过调研发现,女性创业的行业覆盖比较广泛,年轻一代的女性创业者进入男性主导的“硬科技”、金融领域较多。女性创业的选择越来越多元,一位从事建筑工程的女性创业者说,在她参加的一个培训项目中,男女比例是9:1,男性做影视IP、金融,而女性做基建、阀门。一位创业十多年,从事传统制造业的上海女企业家表示,“现在的女孩,30多岁就很厉害,她们非常进取,善于倾听别人,跨界能力很强。商业新业态越来越多,80、90后不少有留学经验的人,能看到很多前途和未来”。

3

 

《中国企业家》女性创业调查显示,女性创业分布的行业非常广泛。互联网、金融、服务行业的女性创业者占样本企业的55%。

务实理性的“梦想家”

调研发现,女性创业者普遍更“低调”、更务实、更理性,她们更像是一类隐形的“梦想家”。她们并不会刻意把创业包装成一种概念。创业之初,她们的大部分精力都用来打磨产品、提高服务、研究客户等方面,而较少做大规模的宣传推广。换句话说,她们并不想成为“网红”,她们更想实实在在做好自己的企业。

《中国企业家》女性创业调查显示,女性创业的最初动力更加务实。在我们研究的个案中,女性创业的驱动,有的来自家族事业的传承,有的来自个人职业瓶颈的突破,有的来自发现有趣、有价值的项目,有的来自很强的责任感。在创业过程中,她们更看重“成长的维度”,有能力根据市场变化及时调整战略。 

家庭与事业的“多面手”

在我们的调研中,女性创业者强调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把握婚姻和事业的平衡,家庭是女性创业最大支持力。

这是男性和女性创业者最大的不同之一:女性是多面手,不仅创业还有极重的照顾家人的责任。男性企业家基本上都以事业为重,很少面临家庭与事业的冲突,但女企业家常常面对这个问题。

对创业者来说,时间都是公平的。这意味着,在婚姻和家庭中承担更多责任、花费更多时间的女性,与男性相比,用在创业上的时间“相对不足”。因此,女性创业意味着更多的付出。

破解女性创业的障碍

根深蒂固的偏见与传统观念

创业是一场“无性别运动”。但事实上,对性别的偏见一直存在,尤其在男性占主导地位的商业世界。《中国企业家》女性创业调查发现,女性创业面临的排名前三位的困难和障碍有:

4

 

把这些问题反过来看,无论在家庭之内还是家庭之外,女性如果获得男性的理解和支持,可以在商业中释放更大的潜力。

调研中我们看到了女性对社会责任和家庭责任平衡的自觉,也看到了男性开放的心态和观念的变化——很多创业成功的女性都认为自己“很幸运”,得到了另一半的理解。很多创业成功、心态开放的女性,其配偶往往具备一定的从商经验,无论是否共同创业,他们都能更好地理解对方。

慈铭健康董事长韩小红认为,随着移动互联网以及服务产业的发展,女性可以很大程度上从家庭事务中解放出来,这将释放出很大的创业动力。

资金是制约女性创业的重要因素

根据TechCrunch2016年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2010年至2015年,全球仅有10%的风险投资流向了女性。据估计,女性创业企业的年度财务缺口达2600-32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万亿元),其中受影响最大的是中型企业。[iii]《2016中国女企业家发展调查报告》显示,女企业家主要集中于服务型企业,具有“小而美”的特点。

资本,是制约女性企业规模的重要因素。但我们也发现,女性创业对资本的追逐并不狂热。她们往往有多大能力做多大事情,资金池也在创业过程中逐渐扩大。这从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女性较强的风险控制意识。

另外,女性解决资金问题的手段也非常灵活。例如,一位从事制造业创业的女性企业家创业比较顺利,但2015年前后遇到回款难的问题,她及时调整战略,引入资本合作方,并寻找与合作方匹配的客户,既帮助客户解决资金问题,也解决了自己的工程回款问题,还完善了与合作方的合作模式,可谓一举多得。

 

5

5

 

《中国企业家》女性创业调查发现,女性创业启动资金,48.13%来自自有资金,18.37%向家人、朋友的借款,16.77%来自银行贷款和风险投资支持。女性创业银行贷款和风险投资的使用比例较低。

社会资本薄弱

波士顿咨询公司在《弥合创业性别鸿沟:网络的力量》(Bridging the En-trepreneurship Gender Gap: The power of Networks)报告中,强调了“社会资本”(social capital)的重要性。报告认为,社会网络可以带来愿望、长期规划和增长;新的或改进的商业技巧和更好的商业理念;合作和信任;更多的资金以及情感支持。

我们的调研中发现,女性创业者的社会网络相对有限,不像男性创业者擅长编织社会网络,从中发现合作机会。有接受访问的女性创业者表示,一直都在寻找合伙人和投资人,感觉“比谈恋爱都难”。事实上,由于社交圈子的“同质化”,女性企业家之间的合作和利益绑定较弱,女性寻找合伙人的成功率可能远远低于男性。

2017年《中国企业家》进行第九届商界木兰评选,对入围的50位候选人进行分析发现,50位候选人中有29位是白手起家的商业女性,占比58%。夫妻共同创业占比41%。这说明,这说明,创业女性往往独立性非常强,更容易选择独立创业;如果选择创业伙伴,更倾向于选择最信赖的人,家人参与创业的可能性很高。

6

女性创业亟待改善和提升的六种能力

《中国企业家》女性创业调查发现,女性最希望提高的六种能力如下:

7

 

女性企业家有共同的优点,就是细致,但是对宏观战略的把控能力有欠缺。因此可以看到,能影响行业和产业格局的大公司很少是女企业家创办的,这些大公司的战略性都非常强。创业阶段的女性也非常需要战略眼光,这样能够把握住更大的机会。

另外,这六种能力都是社会资本发生作用的场域,社会资本丰厚的创业者能够更容易获得这六种能力。所以,女性创业要实现从量到质的转变,“掘金”社会资本的能力是关键。

为创业女性加速,撬动性别资源的“杠杆”

女性已经成为21世纪三大引擎之一。一个在性别上更加多样化、更平衡的环境会更加有助于促进一个低成本的经营环境。更平衡的环境也有利于增进思考。女性创业是经济问题,而不单是性别问题。“支持和促进女性创业带来巨大的性别红利,使促进经济增长更佳具有可持续性和包容性。”

目前,在全球白首企业家的女富豪中,中国占三分之二,排在美国和英国之前。2017年白手起家全球女首富也是中国人。毫无疑问,中国女性在商界的成功,不仅成为推动性别平等的巨大动力,还成为经济发展的最大亮点。

为了撬动性别资源的“杠杆”,我们有如下建议:

政府引导,提供有针对性、面向女性创业者的政策、金融、评价系统等方面的支持体系。

目前我国各级政府、社会团体、企业已有一些针对女性创业扶持的项目。未来在政府的引导下,提高全社会参与程度,并在政策、金融、评价等方面形成一套较为完备的体系,为女性创业提供更持续的支持。

释放社群力量,促进女性创业高增长目标的实现。

社群是成员围绕一个价值点聚集的群体。通过社群力量,女性可以实现个人创业无法达成的高增长目标。在社群活动中,女性可以通过教育、培训,获得资金,搭建人脉、寻找导师,开拓事业,获得情感支持等。商界女性领袖可以分享自己的成功或失败经验,通过“合伙人”或投资人等形式支持创业女性,实现圈层共振,提高女性在商界的话语权。

企业家自我赋权,有速度、有激情、有狼性的创业者才能和企业一起成长。

在创业过程中,部分女性更关注埋头做事情,社交频次降低很多,虽然这不是一个劣势,但是开朗和开放的确能够为企业家带来更高的关注度。一些具有魅力人格的女性企业家,利用社交媒体把自己打造成“网红”,挖掘出企业新的传播资源。和过去相比,女性创业要有速度、有激情、有狼性,才能和企业一起成长。

社会财富从来不是平均分配的,社会进步也不是自然而然发生的,这一切需要有先见、有能力的人一起合力推动。让我们一起采取行动,让少数女性的成功撬动更多女性的成功!

[案例]木兰加速器

木兰汇,诞生于2009年,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发起成立,旨在倡导女性商业精神,展现女性商业和公益力量。

作为商界女性领袖俱乐部,经过8年沉淀,木兰汇已汇聚中国近半数百亿女性掌门人,成为发掘和传递商业女性领袖智慧的重要平台。

“木兰汇”发起的木兰加速器酝酿两年,致力于在三年间连接和加速千名木兰合伙人,影响万名商业女性,并让百万职场女性从中受益。一经推出,便得到了木兰汇理事董明珠、何振红、何巧女夏华、孙伊萍、王潮歌、陈春花、杜鹃、陈爱莲俞渝、韩小红、汪静波等多位商界女性领袖的支持。

木兰加速器的目标是回归商业本质。选定15人合伙加速小组模式,通过“一对一加速”和“跨界互动”成就更多创业女性,使女性执掌的“估值一亿美金以上”的创业公司从5%提升至10%。

2016年,“木兰加速器•妈妈制造”项目启动,作为加速器的第一个专项,致力于帮助全国各地许多有才有艺的山村妈妈们就地创业脱贫。2016年底,“木兰加速器”确定第一期创始合伙人,并以“重构消费”为主题,首先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启动小组学习。

木兰加速器将通过两大互动载体:标杆学习、企业诊断,连接和孵化具有潜力的商业女性,小组成员互为导师与合作伙伴,共同解决初创企业面临的三大问题——资金、资源和经验,从而帮助创业女性突破自我局限,成就女性商业梦想!

内容制作 | 《中国企业家》智库

编委会 | 何振红 万建民 黄秋丽

研究总监 | 黄秋丽

高级研究员 | 刘梦羽

设计总监 | 石姿

资深美编 | 肖丽 王佳星

注:本报告截止日期2017年3月31日,相关数据请以最新更新为准。

样本统计与真实情况可能存在一定误差。

参考文献:

[i]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中国女性创业:释放增长新机遇》报告

[ii] 浙江省工商局《浙江女性创业年度报告(2016)》

[iii]性别歧视阻碍女性创业企业发展,青年参考,2015年4月29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