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公司市值千亿,身家350亿,就因为“发现电梯”,这个男人将分享他的经历

2017-05-31 19:32 | 作者: 刘冬思 江南春

屏幕快照 2017-05-31 下午7.31.24

分众传媒创立于2003年,在全球范围内首创了电梯媒体,这个核心场景也成为其营收超百亿的关键。2005年,分众传媒成为首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广告传媒股。2015年,分众传媒回归A股,市值破千亿,成为中国传媒第一股。

截至2016年底,分众电梯媒体覆盖120多个城市,150万块电梯海报,23万块电梯电视,5亿人次城市主流人群的日均到达。我们在写字楼、商场、住宅区的电梯里,看到的广告有95%来自分众。

作为分众传媒的创始人,江南春在2016年胡润百富榜中,以350亿财富排名第43位。

但在大学时期,江南春还只是个校园文学的积极分子。作为华东师范大学“夏雨诗社”的社长,他总是一身中山装、围着白围巾,一副琼瑶剧男主的打扮,以此吸引女生。

从文艺分子到广告狂人

还是为了吸引女生,江南春在大二时就积极地开始谋划竞选校学生会主席。

在竞选期间,他先在中文系找了6位老师帮忙润色打磨自己的竞选演讲;为了现场的最佳表现,又日夜苦背演讲稿,专门设计了每个环节的神采仪态;在演讲现场,他还安排了数位好友向对方选手提问发难,让对手措手不及;演讲过后,又挨个请16个系的学生会主席吃饭,打理上下游关系,可谓是每个环节都考虑周全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番努力的他顺利当选了学生会主席。那时企业招兼职需要通过学生会,企业提供海报,由学生会安排分发张贴。江南春回忆,“有一天,我接到一张海报,有个公司开出300块钱的价格,招一个广告销售员,300块钱对我们当时来说是非常高的数字,我就把海报默默收起来,拿着海报到了这个公司。我告诉对方,虽然只有一个人来,但也是代表华师大的最高水平。干了一个月以后,中了几个单子,不仅拿了300块钱,还赚了一两千块钱。”

一扇新的大门在江南春面前打开了。他由此开始了自己的广告生涯。大学毕业后他拥有了自己的广告公司,到2002年时,江南春已经挣到了数千万人民币。

由于抓住了互联网广告的风口,那时候江南春的公司占据了上海IT广告95%的份额,营业额突破1.5亿。江南春自己都感觉赚钱赚疯了,“那时候非常牛,小单子都不接,客户给的支票都是1000万一张。”

他每天的生活就是工作到七点钟,然后组织朋友一起吃饭唱歌,看似很轻松幸福,但是江南春也开始思考,“难道我的人生就是这样的吗?就是吃着火锅唱着歌?”

终于有一天,内心没办法再接受这样一种生存状态的江南春,决定再次创业。“我觉得要么翻身闹革命,重新再上一个阶层,要么就把这个公司关掉,享受这几千万带来的生活成就。”

“发现电梯”是我最大的成功

2002年的一天,在徐家汇太平洋百货的电梯口,江南春和一大群人正百无聊赖地等电梯。大家无事可做,都直勾勾地盯着电梯门口舒淇代言的口红广告海报。

江南春也盯了一会,却突然像被一道闪电击中:电梯间广告,这不正是自己苦苦追寻的新模式吗?他意识到,“当一个人处在比广告更无聊的时间和空间的时候,广告就成了内容。所有人目光专注的看着舒淇,因为我们无处可逃。”

说起“发现电梯”这个场景,江南春在十几年后依然感到兴奋。尽管分众传媒经历了在纳斯达克上市,后来又离开回到A股,到现在成为中国传媒的第一股,江南春依旧将“发现电梯”视为自己做过的最成功的一件事。

而对他而言,最遗憾的事儿则是,“我没有能力,至少在当前还没有能力,复制出第二个跟电梯一样的所谓的‘核心引爆场景’,即几亿的主流人群能够必经的、能形成品牌引爆能力的低干扰空间。”

当时,他立刻找到了自己办公室所在的国际贸易中心的物业总经理,提出要把电梯门全部刷成广告,却遭到了对方的拒绝,认为有损写字楼形象。江南春继续说,“那如果我在电梯口放个屏幕呢?放一些最新的电影、最新的展会、最新的手机广告。”随着聊天的深入,物业总经理觉得,挂个液晶屏做广告,好像还有点高大上的感觉。

在认真的考虑了各种细分广告领域后,江南春在2003年创立了分众传媒,全力投入做电梯广告。最终靠着独占了白领人群每天必经的公寓楼、办公楼的电梯这个特殊的封闭空间,形成了对受众强制性的广告到达,赢得广告主迅速的认同。

仅仅2年后,分众传媒便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成为中国广告传媒第一股。江南春也成为了“第一位受邀按响纳斯达克开市铃的中国企业家”。

双重打击

由于抓住了两三亿的城市主流消费人群,分众传媒的市值也从上市之初的7亿美元,暴增到2008年初的80亿美元。

借助资本的力量,分众不断“跑马圈地”,不但收购了电梯电视的竞争对手聚众传媒和专营电梯海报的框架传媒,还把战略布局延伸到了影院广告,互联网广告和手机广告领域。分众的广告帝国开始崭露头角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却给分众带来了沉重的打击。

在2008年的央视3·15晚会上,央视曝光了分众传媒旗下子公司“分众无线”大量发送垃圾短信的内幕。资本市场的反应是迅速的,在随后的3月17日,分众传媒股票大跌。整个2008年,由于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分众市值蒸发65亿美元。

尽管3·15晚会给分众造成了重创,但江南春也并无抱怨。他信佛,“不要有贪念和恶念,凡事都有因果。”之后,江南春开始迅速剥离分众的分支业务,聚焦在电梯媒体上。

2011年11月,分众传媒又遭到了美国浑水公司(Muddy Waters Research)的质疑。虽然在股价不断下跌的拉锯战中,分众传媒最终击退了浑水,但江南春还是决定通过私有化退出纳斯达克,转战A股。

赚钱是顺便

在经历了一系列跌宕起伏之后,拥有千亿市值上市公司的江南春,相较十年前少了一份张扬,多了一份笃定。

分众的董事、江南春同龄好友、经纬创投创始合伙人张颖说,“我从来没见过一个人这么快速成功,然后从最高80亿美元的市值跌下来却没废掉,坚韧地把事情一件件来解决,重新掌权。江南春有无底的抗压性,即使天塌下来,他也照样明天早上6点起床,每天把100件事分得很清楚。”

和过去疯狂攻城略地的战略不同,如今的江南春反倒认为,“拥抱变化,不如赌对不变。想清楚什么是应变的,什么是不变的,远比四处追逐风口要重要得多。”

在《波士堂》节目中回顾过去十年的经历时,江南春也提到了一个关于吃面的故事。他在台湾的一家面馆吃面时,曾经对店主说,“你的面这么好吃,应该去开连锁,我可以帮你搞上市,你就可以赚很多钱。”店主说,我就是想把这碗面做好,客人觉得好吃,赚钱就是顺便。

“他的人生是以服务为目的,赚钱顺便。”江南春感慨道,“在2008年的时候,这些话听起来太高调了。但其实是这样的,当你以服务为目的,赚钱是注定的;但如果你的价值观是人生以赚钱为目的,最后破产就是顺便的。”

善于讲故事的江南春还经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给员工发一些创业感悟,也被大家戏称为“午夜凶铃”。如果江南春的故事还没有听够,6月23日至24日在浙江杭州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浙江大学联合主办的2017(第十七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上,“诗人企业家”江南春也会莅临现场,和我们共同探讨在创业者像滚烫的钢水一样,渗透、融合不同产业的“熔时代”,新型的力量又该如何与传统巨头共舞。

今年,除了分众传媒董事长、CEO江南春,五星控股集团董事长汪建国、新希望集团副董事长王航、北新建材董事王兵、京东物流集团CEO王振辉等数十位大咖将出席未来之星年会。

《中国企业家》每年发现21家可能成为未来领袖的“未来之星”企业。历经16年,336家上榜企业,其领导人不乏马化腾李彦宏雷军刘强东王中军等如今赫赫有名的大佬,他们是推动变革的创新者,是不同时期的引领者,也是“熔时代”的商业缝合者。(点击下方图片可直接报名参加)

参考资料:

《诗人江南春:4年谈了14个女朋友,创业干出千亿级公司》作者:熊剑辉,来源:华商韬略;

《江南春:没钱是进步的最大动力》来源:钛媒体;

《江南春又回来了》作者:刘建强,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