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突发!王石退位,郁亮接棒,万科事件只剩最后一个悬念

2017-06-21 15:45 | 作者: 王芳洁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7.webp (1)

现在,只剩下一个已不构成关键问题的问题,由于宝能系持有股份的货值高达数百亿,它将如何从万科中抽身而出?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芳洁   

21日上午约8时,王石在其个人朋友圈发表公开信,称将退任万科董事长,接力棒会传给郁亮。全文如下:

“今天,万科公告了新一届董事会成员候选名单。我在酝酿董事会换届时,已决定不再作为万科董事被提名。从当初我们放弃股权的那一刻起,万科就走上了混合所有制道路,成为一个集体的作品,成为我们共同的骄傲。

未来,万科将步入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今天,我把接力棒交给郁亮带领下的团队,我相信这是最好的时候。他们更年轻,但已充分成熟。我对他们完全放心,也充满期待。

人生就是一个不断行走的过程。今后,我将一如既往做对万科、对社会有益的事。

再次向我的同仁们致谢!再次向社会各界朋友致谢!”

2.webp (1)

王石朋友圈截图

在去年的股东大会上,王石就表示,他是万科文化的守望者,只要万科文化能延续,个人荣辱去留不重要。如果郁亮能代替他成为董事长,他可以辞职。从王石的多次表态中可推断出,此番功成身退,早在王石的计划之中。

对于王石的退任,深圳地铁在其官网的声明中表示,30多年来,万科在王石的带领下,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深圳地铁集团对此深表敬意并尊重王石的决定。同时,希望万科团队在郁亮先生的带领下,按照既定的战略和运营机制,持续领跑房地产行业,创造优秀业绩回报股东,回馈社会。

几乎同时,万科公告了6月30日股东大会的补充议程,即改选公司董事会。从候选名单来看,万科董事会将进行大换血。目前,候选执行董事的包括:郁亮、王文金、张旭;候选非执行董事包括:林茂德、肖民、陈贤军、孙盛典;候选独立董事包括:康典、刘姝威、吴嘉宁、李强。值得注意的是,王石没有出现在候选人名单中。

3.webp (1)

万科于6月21日公告新一届董事会候选名单,王石宣布将接力棒交给郁亮。

上述候选董事中,林茂德、肖民、陈贤军系深圳地铁方代表,从名单上来看,并无一名执行董事、非执行董事出自宝能系。

深圳地铁方面就上述改选一事作出表态:“深圳地铁集团将依法、依规履行基石股东职责,继续支持万科的混合所有制结构,支持万科城市配套服务商战略和事业合伙人机制,支持万科管理团队按照既定战略目标,实施运营和管理,深化“轨道+物业”发展模式,与各方股东共同推动万科长期稳定、健康发展。”

4.webp (1)

深圳地铁集团向万科董事会提交董事会监事会换届临时提案

万科股权事件已持续近两年事件,其间多有波涛和转折,郁亮曾用连续剧来形容这件事,现在看来,大结局即将上演。在这两年时间里,郁亮一直秉承“成功不必在我,功力必不唐捐”的信念,但目前他和万科团队,离成功仅有一步之摇。

6月9日,深圳地铁受让中国恒大持有的15.5亿股万科A股份,约占公司总股本的14.07%,成为了万科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达到29.38%。而此时,宝能系拥有的万科股权比例为25.4%,为第二大股东,双方持股比例差异不小。从董事会的改选名单来看,宝能系无法插手万科日常生产经营工作,这和它最初的遂愿相距甚远。现在,只剩下一个已不构成关键问题的问题,由于宝能系持有股份的货值高达数百亿,它将如何从万科中抽身而出?

《中国企业家》杂志曾在2016年14期杂志发布过一篇题为《如果王石离开万科,那些攻击他的人有一天会怀念他吗?》的封面报道,以下为文章全文:

5.webp

宝万之争这场世纪股权大战,不知是否会让王石深刻认识资本市场规则,也在65岁重新认识自己。

文|马钺    编辑|徐昙    

【编者按】王石在宝万之争里遭遇的巨大争议,还在于这几年他的社会角色超越了“万科董事长”这一单一概念。田朴珺的男友+公知范儿+登山游艇玩家+品牌代言人+成功企业家,这一多元角色让王石更具社会性也更有争议性。

在这个人手一台智能终端的草根时代,你想特立独行,最终都逃不出公众的准星。宝万之争肯定深刻地教育了王石,一个在商场沉浮了几十年的企业家,在快退休的时候才深刻地认识了资本规则,另一个是这个社会对一个高调、出位企业家的接纳程度远没有想象的那么高。

多输的结果一旦出现,伤害的远不止王石一个。

王石害怕下台吗?从他的公开言论看,并非如此。他的新书封面上印着一句话:我的成功就是别人不再需要我。在2016年6月27日的股东大会上,王石重复了这句话,但加上了一句:“现在看来我还不太成功。”宝万之争这场世纪股权大战不知会否使王石深刻认识资本市场规则,也在65岁重新认识自己。

「 壹 」

“没有问题,我道歉。”

2016年6月27日,在万科股东大会上,面对一位小股东“管理层是不是应该向你们忽略的中小股东和网民道歉”的质疑,王石一边道歉,一边站起来准备鞠躬——但会场上四起的反对声把他制止了:“你没有错!”“不要弄这个!”“别鞠躬!”“坐下!”

王石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鞠躬,坐下了。

腰没弯,但头低了,话软了。之前,王石已经向这次万科控制权之争中的主要对手——宝能系掌门姚振华公开致歉,“我在沟通上有没有表现出‘我就是瞧不起你?’现在想想,是有的。”王石用了“检讨”这个词,“如果公众对姚先生‘野蛮人’的印象是王石造成的,那我在这里向姚先生表示歉意。”

2015年12月17日于北京万科公司发表内部讲话向宝能系宣战时,王石恐怕没有预料到自己会道歉。那时他意气激昂,信心满满。尽管宝能已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在万科控制权之争中占据优势,但王石认为,万科管理层“得道多助”,他相信“中小股东会站在我们这边,客户会站在我们这边,要求透明、规范、守法社会秩序的意愿会站在我们这边。”

万科控制权之争就像是一座冰山。水面下的部分是参战方在金融市场和政治层面的博弈,水面上的部分则是舆论战。

和王石的期待恰恰相反,站在他对面的人声势更盛。对方高举维护市场规则的大旗,指责万科管理层是“内部人控制”,万科的“事业合伙人”计划是变相的MBO,和大股东对抗是只讲情怀不讲规则;至于王石,更是被360度无死角的火力所覆盖。

批评者建构了一个迥异于以往形象的王石:一个逾越了本分、不尊重大股东的职业经理人,一个不好好坐在办公室却跑出去登山游学的甩手掌柜,一个拿着4年5000万高薪却没有付出相应回报的公司闲人,以及一个最易被中国传统道德所厌恶的形象——贪恋女色的老男人。王石的年轻女友田朴珺不出所料地被牵扯进来,成就了许多篇10万+。

6.webp

王石和万科以及他们的支持者进行了辩解:

关于薪酬,王石的薪酬是经过董事会批准,每年写进报告里的,4年5000万元的薪资和万科节节上升的业绩相比并不算高,格力的规模和业绩都远不如万科,而董事长董明珠2007年一年就拿了1.13亿元。

你可能不知道,王石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富豪,他对自己的定位是“中产阶级”,没错,世界第一大房企的董事长,其实没那么有钱。2005年时,王石的全部财产,包括房产、股票、存款,加起来不超过600万元。后来离婚,相当于净身出户,也就从2011年起拿了几年千万年薪,但1000万也就是孙红雷拍10集电视剧的价格。论财富,王石肯定比不上任何一位一线艺人,很可能还不如田小姐赚的多。

关于游学,万科监事长解冻说,王石的游学背景拓宽了万科的国际化视野,王石游学期间并没有和公司断了联系,万科的战略、方向一直由他掌控,而万科的业绩证明,游学并没有妨碍万科的运营。

关于登山,王石自传《大道当然》中写道,只要他进山,万科股价就下跌;他一下山,股价就反弹。市场确实不认可王石登山,不过也有例外,2003年非典肆虐,王石登顶珠峰,反而对投资者产生了正面影响,当时整个市场都不好,万科的股价却和王石一起勇攀高峰。事实上,对王石登山的指责压根就是无稽之谈,5000万薪水是从2011年起领,而他2010年起就不再爬山了,兴趣转向了赛艇。

7.webp

关于私生活,有记者在股东大会上告诉王石当得知他和田小姐公开恋情后,她就清空了万科股票,王石笑道:“你是在嫉妒我和田小姐吧?”

和宝能的指责激起的反响相比,王石的这些辩解显得寂寥无声。在这个时代的主流舆论阵地——社交媒体中,王石的批评者显得更加咄咄逼人。前万科执行副总裁、董秘肖莉在一个微信群中与宝能的支持者A发生过一段对话,截取一小段如下: 

肖莉:管理层团队针对恶意收购在规则框架内进行自救,属于正常行为吗?

A:自救?天大的笑话,这个才是问题的关键吧。企业到底是股东的还是管理层的?是股东的那就少啰嗦,股权说话。宝能能够掏空万科,是它的本事,不是罪过。我真的不觉得万科比宝能更加优秀。

不说道理,至少在气势上,万科的批评者显然占据上风。

世界是属于段子手的。和万科有关的各种段子,大都将王石和田朴珺作为揶揄对象,大众显然还是对豪门恩怨和男女关系更感兴趣,只要有人树起了靶子,他们就会一拥而上狂吐口水。姚振华这个“卖菜的”则被塑造成了励志典型。价值观对抗中,仇恨——无论是对财富还是对异于庸常的感情,显然比虚无缥缈的情怀更有号召力。

向网民道歉,王石显然意识到了自己在网络中的窘境,但他注定解决不了。王石特立独行、缺乏亲和力的做派,与这个人手一台智能终端的草根时代格格不入。他仍然是位英雄,但很难再称得上是时代偶像。攀登珠峰?早就out了。他是个生硬冷峻的牛仔,连“are you ok?”这样蠢萌的细节都没有,也不发鸡汤,机场里的书店从来没有他的光盘。他虽然有满肚子的价值观要输出,在万科工作20年的肖莉说他像是传道的牧师,但他从来不开发布会,接受采访也很少引吭高歌或者潸然泪下。

这样的人靠什么来吸引粉丝呢?没有粉丝,在乌泱乌泱的互联网之中,就不会有人捍卫——虽然王石听到这个词估计会起一身鸡皮疙瘩,但是,老头儿,欢迎来到一个初中生都能用脏话彰显存在的世界。

「 贰 」

不但丢掉了草根,即使是仍站在王石身边的支持者或同情者,对他也颇有微词。

王石半年前斥责姚振华信用不够、没资格成为万科大股东,被大多数人认为是失策之举,认为他激化了矛盾。而他之后声称“万科不欢迎民企做第一大股东”,则把好几个阶层都得罪了。前中石油董事长傅成玉撰文为王石辩解,但也认为王石“办了蠢事,说了错话”;在这次万科控制权之争中站在宝能与华润对立面的独董华生,则毫不留情地责备王石“在股权争夺战中,出言轻率,树了许多不该树的敌,加重了万科困境”。

两位经济学家,张维迎含蓄地批评王石过于自信,意气用事,指出王石应该反思对国企的情结;周其仁则认为王石近年来在公司履责方面出了一些新情况,他出语伤人,道歉是应该的。

冒犯别人,对王石来说是常事。他特立独行,倨傲执拗,一言不合就口出不逊,当久了老板,更加喜怒由心、七情上面。得罪人-后悔不迭-道歉,如此循环,这几乎已经成为王石的行为模式。1984年,日后的得力干将蔡顺成来深圳商谈业务,王石仅仅因为蔡顺成是北京人,就认定“侃爷”能力不行,因此对蔡非常不客气。事后王石自己后悔,主动表示歉意。

这样的循环一再发生。2003年,王石登珠峰,和亲如兄弟的队长王勇峰发生了争执,当时他暴怒之下,当着中央电视台的摄像镜头,大爆粗口,王勇峰气得当时眼泪就下来了。几分钟之后王石就进入了后悔模式,他向王勇峰道歉,后来还把他的臭袜子翻出来洗了,王石后来说:“哎哟,那叫一个臭啊,那个臭味在我手上粘了好久。”

在自传《道路与梦想》中,他专门辟出一章来讲自己的坏脾气,可见不是意识不到,而是控制不住。

2003年,王石和后起之秀孙宏斌一同出席一个论坛,孙宏斌说要一年内赶上万科,王石脱口而出:“你吹牛!”孙宏斌一笑而过。

部下、兄弟和友商能原谅王石,但别指望意欲吞象的蛇闭上嘴巴。7月4日万科股票复牌,接连两天跌停,万科市值蒸发两百多亿,有评论将其归咎为王石与姚振华的意气之争,称之为“史上最昂贵的一次吵架”。

王石这次按照他的行为模式道歉了,但是,有用吗?

“道歉是有意义的,但无法改变事态。”肖莉表示,“而宝能要罢免整个董事会,也就是万科的核心团队。”

要推翻万科管理层的,不止是宝能。王石亢龙有悔,也不止针对宝能。万科一位匿名高管告诉《中国企业家》记者一个细节:因为整个事件越来越不可控,王石想去拜会华润高层。大家的嘱托就是要放低姿态。他说这一次王石做到了。

但事件发展还是超出了万科管理层的可控范围,甚至深圳市政府为了维护自己的窗口企业也出面调停,保证华润第一大股东位置不动摇。但华润仍然急赤白脸的执拗反对。独董华生看得很明白:华润不仅要当第一大股东,还要控股和控制万科,使万科名副其实地变为华润的下属央企控股企业,服从华润的一元化领导,拨乱反正,从根本上结束华润过去身为第一大股东却说了不算的局面。

万科复牌前后,争夺越趋白热,万科最大自然人股东刘元生向五大监管机构实名举报华润与宝能涉嫌一致行动人,而两位小股东则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否决引进深铁的重组议案;华润则发表了江平等13位法学家的声明,认为6·17董事会决议实际上并未有效形成。宝能在股票市场用巨额资金搅起滔天巨浪,股权增持到25%之后,态度松动,表示希望做万科“长期的战略财务投资人”,希望管理层中的优秀者继续留任万科。

7月7日深夜,网上出现了一段电话录音,称万科股权之争在深圳市政府协调下已达成妥协解决方案。这不是网上流传的第一份和解方案,不过,它和其他版本在一点上达成了一致共识,那就是王石出局。

在6月27日的股东大会上,王石面带笑容,说自己是个乐观主义者,还有信心,“这不是最后诀别”。

说这话时,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哽咽。

「 叁 」

对于人治,王石似乎有一种根深蒂固的厌恶与恐惧,他竭力要在万科建立一种制度,使万科摆脱东方式的领袖权威。

从1999年卸任万科总经理,王石就退出了万科的管理一线,而主要去负责把握万科的方向(战略)、搭建团队(用人)、建构万科的企业文化(担当)。刚开始他难以适应飘在半空中,常常忍不住去伸手指挥部下,后来索性一走了之,离开公司,“去大自然创造新空间来释放、折腾、证明自己,去游历西藏、登山探险,一离开就是一两个月”(《大道当然》)。这逐渐成为他管理公司的固定方式,他那时候肯定没想到,这会在今天成为指责他不务正业的理由。

8.webp

和公司保持恰当的距离,让王石一举两得——发展公司和完善自我这两大人生目标合二为一了。王石的梦想是成为“医生、侦探、海员、战地记者”,投身于恶评如潮的房地产业,只是时势造企业家而已。他不止一次公开表示“不喜欢”房地产业,直到引起郁亮“抗议”才罢。然而随着对万科企业文化的塑造与锤炼,他意识到,企业家完全可以通过承担社会责任,让自己不仅成功,而且高尚。

在王石的推动下,万科确立了高于25%利润不赚的原则,“不行贿”成为万科价值观的底线,万科成为企业公民。谷歌公司曾经总结过十条价值观,后来员工发现,其实一条就够了,这条价值观就是“不作恶”。谷歌故事的中国版是这样的:2010年,王石出席一个活动,组织方为他准备了三个标签:企业家、登山家、不行贿,由他选择其一。王石选了“不行贿”。

对于万科的“不行贿”,外界一直质疑颇多。王石每年受邀去光华管理学院讲课,都会请现场相信万科不行贿的同学举手,人数从来没有超过一半。有人认为,即使万科真的能做到不行贿,那也是由于王石背景深厚,无须纳贡而已。然而,必须指出的是,作为上市公司、良治典范,万科的一举一动都在放大镜下,但至今为止,还未有人发现万科发生过行贿事件。

肖莉最近在微信群里说:“在房地产这样一个污水横流的行业,要打造万科这样一个阳春白雪的现代型企业,其难度是没做过企业或投资的人难以想象的。”

而王石则轻描淡写:“不行贿,过程很难,但也不像想象的那么难。”

之所以这么说,也许是因为王石并未将企业家承担社会责任当成负担,而是和登山一样,将其视作个人解放的一种途径。担当让人性脚踏实地,而解放则消解了担当的压力。纽约企业家以托起天堂的巨神阿特拉斯自许——“我们就是承载美国经济与社会的巨人。”王石亦有此意。

在《大道当然》后记中,王石阐释了何为企业家精神:一个社会总是有一些传统、规范和模式,认识到这些模式存在的问题,重新组织要素,并为社会创造价值,这就是企业家,这就是企业家精神。王石指出,企业家精神意味着一种勇于承担社会责任、积极投身公益事业、促使社会进步的道德勇气。“是气也,寓于寻常之中,而塞乎天地之间。”而王石将它发扬光大了。

然而,众所周知的是,在中国恶劣的社会和商业环境下,企业家精神就如同拿掉了灯罩的烛焰,随时可能被恶风吹灭。正因为如此,王石的去留才如此牵动人心。如果王石出局,万科不行贿的底线会不会丧失?高于25%利润不赚的原则会不会打破?万科的企业家精神会不会消亡?

王石在,公众无需为这些问题忧虑,因为王石正是万科企业文化最坚决的守护者。但王石一旦离开,大股东还会不会萧规曹随,管理层还有没有韧性坚守原则?宝能的恶意收购和华润的国企大旗,是否真的就比万科的企业家精神更值得捍卫?

留给你判断吧。

王石企业家精神与他的桀骜性格和商业才华相结合,让他变成了商业世界中一头横冲直撞的公牛,他撞碎了许多坛坛罐罐,也将自己撞得伤痕累累。之前两次万科因为王石口无遮拦而遭遇公关危机时,王石均提出过辞职。

其中一次是2008年汶川地震,王石提出万科员工每人只捐10元,公司捐200万。结果引起了滔天巨浪,王石后来回顾说,一天之内,“王石”成了十恶不赦的“吝啬”“小人”,“虽然登上珠峰,但是你的高度还没有坟头高”,有些谩骂更是照顾到了祖宗十八代。“我被全国网民共讨之,口诛之,随后,强烈的情绪发酵,爆发,酿成了万科史上最大一次舆论危机。”

王石随后被迫数次公开道歉。当年6月5日举行的万科股东大会,以王石的道歉开始,以他的道歉结束。

一个小股东抛出难题:“王石以前是万科的金字招牌,现在却成为万科的负资产,你将如何消除这种负面影响?”王石表示,如果他的言论引起股价下跌、销售不畅、员工怠工,他就会辞职。幸运的是,这三种情况都没有发生。

后来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红十字会因为种种丑闻信誉大跌,一些网友想起王石“只捐10元”的言论,纷纷表示“看来骂错了!”

这一次,如果王石离开万科,那些攻击他的人有一天会怀念他吗?

在2016年13期杂志中,《中国企业家》杂志还曾推出了题为《王气黯然收》的封面报道,点击图片链接可阅读全文。

9.webp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