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共享住宿……最后要拼的都是这个

2017-06-26 20:44 | 作者: 张弘一

屏幕快照 2017-06-26 下午8.41.54

“风口来了,要么飞上天,要么早死早超生。我们是小火慢炖,更难受。”

6月24日,在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7(第十七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上,途家联合创始人、CEO 罗军在谈及共享经济与资本的力量时如是说。

随着共享单车的引爆,共享经济再次成为最大的风口。滴滴快的的烧钱补贴大战硝烟刚刚散去,资本再度重兵集结共享单车领域,这一短途出行领域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内涌入了200多亿资金。除此之外,共享充电宝也随之成为比较火的风口,住宿分享领域的巨头Airbnb,进入中国后,也有了比较大的动作。为了迎合中国市场,甚至发布了有点拗口、令中国网友集体吐槽的中文名称“爱彼迎”。资本强力追逐这些风口,对共享经济是福是祸?超速奔跑下共享经济能否健康发展?共享经济下一个风口在哪里?

“分享经济”不等于“共享经济”

据艾瑞咨询的预测,2017年中国在线短租市场的交易规模将会达到125.2亿元,比2016年的87.8亿增长42.6%,将继续保持高速增长的态势。中国住宿分享成为资本追逐的又一个风口。

在住宿分享领域,相对于其他后进者,此前就是房地产行业“老司机”的罗军算是进入得比较早的,于2011年年底创建途家,“主要致力于两件事情,一是做平台,让民俗放在平台上,点击交易;二是自己经营公寓管理,现在已经成为共享住宿或分享公寓。”

目前,途家在国内有100万套左右,经营的大概是2到3万套,目前公司有5000多人,不到六年时间,交易规模目前是全国排名第三。去年8月,峰值达到了一晚56000间。

虽然住宿分享处于风口上,但是罗军认为住宿分享应归属于分享经济范畴,而分享经济和共享经济是有区别的。

“第一,物权使用者和所有者是不一样的,租赁经济、分享经济,物产拥有者和使用者是一个人,五五分成。在中国现在整个都是共享经济,分享经济还没有这么大规模出来,现在基本上是C2C模式,点对点分享。在这种逻辑下,共享和分享在每个行业里都有,我觉得颠覆性的是分享的。

面对Airbnb的大举入华,途家在国际化上下一步的布局着眼点在哪里?罗军说,格局变化不由企业决定,胜负不由资本决定。”我们的用户画像是多人高密度,共享可能是低价合适,分享是高价合适,行业格局会非常大。大了会有很多维度,竞争多。“

罗军认为,创业者天生有三大坎:一是找到合适行业;二是找到真正行业的突破点;三是行业对,有突破点,不会管理,就会崩溃。当然还有运气,中国还有政策因素。

共享单车先入者

在创业这个事情上,并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幸运。

杭州一家本土公共租赁自行车企业早在八年前就已经进入了共享单车的市场,但一直走得很慢,“原来我们没有叫共享单车,我们一直和资本寻求机会合作。互联网这一块我们走得比较慢,危并不可怕‘危’后边是‘机’,是好事,让很多问题得以暴露,也让行业快速发展,效率是互联网的本质。”金通科技总裁张利强说。

虽然走得慢,但也算小有成绩。目前,这家企业的项目在全国29个省,216个城市落地。张利强认为,“企业还是回归到社会,需要当前的价值也需要未来的价值,企业家永远要记住处理人和环境的问题,我相信ofo和摩拜都会有很好的价值观。"

对于共享单车的现状,他分析说,“国务院常务会议第一承认共享单车有问题;第二,不管死,现在共享单车最大的风险,和滴滴一样,就是政策的不确定性。但是,不管政策怎样,竞争是好事,但是恶性的竞争会降低效益。我觉得,互联网租赁单车是很好的事,就算是把金通这个小企业放进去也是好事。”

至于未来的走势,他说,半年之内共享单车会出现较多的并购事件。因为,一是现在是通过平台提高效率;二是到了政府该出手就该出手的时候,并购会在今年发生,租赁单车夏天和冬天是一个挑战。同时,他认为,“+互联网”是一个必然的趋势,政府喜欢控制,可以先放一放,自行车并不能够替代传统公交、地铁。三是互联网租赁单车也好,共享也好,资产设备会越来越低价,人工的服务会越来越高价,最终是让人的价值更值钱,这也是共享经济必须捕捉的点。

共享充电宝的血海何时到来?

自从共享充电宝诞生以来,就备受外界质疑。已经习惯了种种质疑声的来电科技创始人袁炳松无论在什么场合,都对自己的共享充电宝模式侃侃而谈。

他认为,外界对共享充电宝的质疑很正常,所有的伟大背后都有争议,有争议才热闹。上个月,他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表示,共享充电宝很快会一片血海。那么,究竟这片血海何时会爆发呢?

2004年就开始创业的袁炳松,以前是做电池的,他自己开工厂。这些为他后来进入共享充电宝市场做了铺垫。

从0到1,袁炳松用了2014年到2016年两年时间。在经过了不断试错和产品升级后,终于获得了A轮2000万美元的融资。

“从今年三月份开始,同行都拿到了比较多的风投。”但袁炳松认为这个领域对于资本的依赖,不一样的地方在于B2B2C,这么多商家商户场景,中间B比较多,包括酒店、饭店、shoppingmall等。

另外,共享充电宝和共享单车不同的是,“第一,表面上看到的融资很多,其实好像并不多,这就是最大的不同,是靠硬件提供服务;第二,提升服务效率,过去很多商户是没有充电宝;第三,降低了商家购买充电宝的成本,降低了运维和管理的成本。”袁炳松侃侃而谈。

同时,他也指出了这个行业可能会带来的资源浪费问题,“大柜机、小柜机,桌面机,做的是一个纯增量,痛点是存在的,过量投放也会造成社会问题,会浪费。过度的竞争可能会产生新的问题,共享充电没有政策风险,但是频率没有单车那么高。ofo可能也会产生大量垃圾,我们未来也可能出现大量浪费。”

无疑,共享经济的本质是节约,然后提升效率,这是外界的共识。袁炳松共享充电宝更多的是解决人的安全感问题,“我认为最新的‘三急’可以概括为内急、电急、网急,现在这么多电子产品和应用都在使我们对手机的依赖越来越长,我们这种新的充电方式能够获取新的增量服务。”

需求是刚性的,但如今袁炳松看待整个行业未来的格局变化也足够理性。“从行业格局角度来看,两年结束战斗有可能,今年有点难,很多玩家都还没有完全准备好,产品稳定性和模式还没有经过商业验证。今年5月之前才算是经过了真正验证,第一步产品类同,明年再打一打,至少再打两年,今年会有一些数量规模,清场不太可能,比较重的资产和运营还没有找到用户充电的场景。”

投资者:生意到最后都是看本质

2017年1月初,共享单车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华平资本则领投了摩拜单车的D轮融资,“我们对出行行业的研究由来已久,所以在上海大街上看到摩拜就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再加上和摩拜的早期投资人关系不错,最后投资摩拜就顺理成章。”彼时,华平投资执行董事胡正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事实上,远没有这么简单,“我们主要考虑的是,生意是不是符合商业本质——共享或者分享,是不是提高了使用效率。”胡正伟在2017(第十七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上道出了背后的考虑,“其实单车市场有多大,我们是不知道的,当时看了大概有15个城市,觉得公共自行车做得比较好。”

“后来,整个市场的变化和我们的预测非常一致,一个是市场规模多大,现在看来当时的判断比较准确,基本上市场规模是足够大的;一个是一块钱能不能收,收多久。一块钱短时间是可以收的,中期会竞争激烈,以后会清场,小的已经有死的。原因很简单,一是这是一个密度生意,没有密度用户是不会用你的;第二,需要资金。所以,小的会慢慢清场。这个行业竞争肯定会有,但是每一家基因是不一样的。”

胡正伟说,作为投资人,不会把所有共享行业当成一个行业,生意到最后都是看本质,本质到最后就是用一个怎样的成本去解决问题。而且行业千差万别,如果大家都放在共享的帽子下,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

接下来,共享自行车将会面临什么样的格局?胡正伟认为,并购整合不会随时发生,大家并没有并购的理由,也并不是每一个行业都适合并购。但他也认为,未来这个行业不是没有理由发生并购的,“该死的就让它死吧,运营效率差的,要么是解决竞争,没有理由并购。”唯一确定的是,半年之后不会结束战斗,但至少格局会比现在更清晰一些。

2017(第十七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是由浙江大学联合主办、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承办、良渚新城管委会支持。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