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创立3年,公司估值超百亿,马化腾、王健林相继投资,现在,这位创始人心里体味着一个字

2017-06-28 15:28 | 作者: 郭朝飞

1

林宁脸上写着疲惫,心里体味着一个字——慢。

作为微影时代CEO,他刚刚参加了一个创业训练营,在戈壁滩行走了两天。训练营将创业者分小组进行徒步比赛,林宁那一组有七人,五男二女。比赛刚开始,七人铆足了劲,走得很快,目标是拿第一。意外的是,一人膝盖受伤无法行走,最后他们抬着这名创业者一起走完全程,速度当然慢了下来。

“慢下来,你会发现看到的风景是不一样的,大家情感爆发了,互相认识更深了。创业也是一样的。快有快的好处,目标简单,慢也有慢的好处,你对产业的理解会更深刻。两天戈壁走下来,这是最大的感触。”林宁说。

经过了前三年的舍命狂奔,林宁希望微影时代能慢下来。

2014年年中,微影时代从腾讯拆分,独立融资发展。2016年4月,微影时代完成C+轮融资,估值20亿美元。林宁为微影时代搭建了一个阵容豪华的投资人组合,包括腾讯、万达、华人控股等,马化腾王健林黎瑞刚等大佬成为了林宁背后的男人。林宁认为,经过拼杀,目前在线票务形成了格瓦拉+娱票儿(原微票儿,微影时代旗下票务平台)、猫眼和淘票票“三国杀”的局面。

战争进入下一阶段,微影时代正在寻找下一个爆发点。

从互联网公司到内容公司

5月底,第70届戛纳国际电影节落幕。戛纳颁奖礼前,微影时代与法国电影公司Wild Bunch达成合作,购得Wild Bunch九部参赛电影的中国版权。之后,其中有三部获奖。用林宁的话说,微影时代正在由农夫变为猎手,着力内容领域,九部有三部获奖,瞄得还算不错。

2016年,包括微影时代在内的几大票务平台,都开始向电影产业上下游延伸。微影时代形成了一套“产业+资本”的打法,以互联网票务平台格瓦拉和娱票儿为基础,横向从电影票、演出到体育赛事,纵向与每一个行业绑定,向上下游延伸,2015年成立的微影资本为其进行产业链接。回过头来看,林宁觉得这种打法是开农场的思路,大规模机械化作业,其实并没有深入到电影、演出和体育产业内部,有速度和规模,没有厚度。

十几年来,林宁一直在做互联网创业,从视频网站、团购到在线票务,他笃信互联网的力量,开农场打法也由此而来。林宁认为,在线票务的爆发得益于移动支付的风口,本身很简单,VC入局、快速覆盖、拿到用户。眼下票务本身已经没有什么新增价值了,存在很大的并购整合机会。

此前,整合已经开始。2015年12月17日,微影时代宣布与票务公司格瓦拉正式合并。2016年,光线取代新美大成为猫眼大股东。其实当时林宁也想接手,但最终没有谈拢。

至此,在线票务市场形成了僵持格局。微影时代背后是腾讯,淘票票背后是阿里,在线票务接下来怎么打?

“原来我觉得互联网是一切的本源,现在想法发生了一些变化。对于泛娱乐行业来说,内容还是有很多魅力、很多价值的。”林宁告诉《中国企业家》,第二阶段要用互联网的数据能力和触达能力去提升内容产业的价值,开农场的思路下也讲IP、CP(内容提供商)。

林宁所谓的猎手打法,是深入到产业内部,基于数据做内容,更强调深度与成功的概率。比如,在影视行业,通过打造IP实现多文本变现,微影时代拥有《长安十二时辰》的IP,与优酷合作推出网剧,预计2018年Q4上映,同时还将制作《长安十二时辰》电影、游戏,以及其他衍生品。演出行业,微影时代打造一些新形态的音乐品种与类型,亲子音乐节、心灵音乐节等,同时培养、挖掘一些新艺人,帮助他们做宣发。体育赛事领域,主要精力会放在场馆的运营和建设,今年微影时代旗下的微赛体育将拿到全国六七家大型体育场馆的运营权,做好体育场景运营之后,再考虑内容。目前,微影资本完成了第二期募资,规模约二十多亿,继续通过泛娱乐行业上下游投资,与微影时代进行产业协同。

“以前我们是一个快速浅薄的公司,用一个单点突入到行业,产生行业影响力。以后我们在做慢、做厚上下工夫,我们从一家互联网公司逐渐变为一家以数据为基础的内容公司,内容将成为未来的增长动力与爆发点。”林宁说。

进化之路

农夫变猎手,是一次从里到外的转变,阵痛无法回避。

“我们规模这么大了,公司1000多人,坑肯定很多,保底发行、企业管理、整合,这些坑我们都踩过。”林宁坦承。

外界对于微影时代质疑最多的是电影的保底发行,比如其3.2亿保底《致青春2》、9.2亿保底《盗墓笔记》、10亿保底《铁道飞虎》,效果不算理想。林宁认为,保底发行模式本身并没有问题,激烈竞争环境下,自己从一个农夫变成猎手,能力还不强,经验不够丰富,大规模保底发行就会遇到坑。但若不走一遍,不出去打猎,也很难成长为一名真正的猎手。

“比如我连续打三枪,三枪都不中,这时候我应该研究一下是枪有问题,还是我打枪姿势不对。这和互联网模式下,那种开农场大面积种田是很不一样的。”林宁补充说。

此前,有消息称微影时代牵头一批中国公司,26亿元参与保底派拉蒙出品的《变形金刚5》。当时林宁向《中国企业家》解释说,没有保底,会有深度合作,还在与派拉蒙洽谈细节。

6月23日,《变形金刚5》在中国内地上映,仅4天票房超过9亿元。6月27日,微影时代总裁顾思斌接受《中国企业家》等几家媒体采访时解释说,微影时代确实没有参与保底发行,而是拿到了该片全球投资的部分份额,不超过10%。在他看来,当下的保底发行更像是一场零和博弈,不能实现共赢,微影时代在保底发行方面会更加谨慎,未来这种操作模式在整个行业也会逐渐退出。

顾思斌是林宁为了让自己慢下来找来的帮手。

今年2月,顾思斌开始担任微影时代总裁,全面负责微影时代的产品、研发、市场、商业化、国际化、品牌公关、发行及票务运营。微影时代现有各业务中心及负责人直接向顾思斌汇报工作,顾思斌向林宁直接汇报。加入微影时代之前,顾是优酷土豆的首席产品官,此前还有腾讯、京东的工作经历,曾任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顾思斌的加盟,有效提升了微影时代在用户和流量转化方面的运营效率。

新鲜血液注入,团队需要磨合,林宁将之描述为“痛苦而挑战的过程”。有一段时间,林宁压力很大,失眠焦虑,一天也就睡四五个小时。他怕自己成为公司的瓶颈,去上商学院、参加创业营、读书,希望能够站得更高看得更远。

林宁认为,团队磨合期过去了,但未来最大的挑战仍是团队。

微影时代正在做国际化,一方面是在线票务的国际化;另一方面是内容的国际化,投资《变形金刚5》之外,还将与派拉蒙共同打造《极限特工4》,与国际巨头联手运作这一IP,共同开发电影、网剧、植入、衍生品、实景娱乐公园等相关IP链条,进行IP的多文本开发及多商业模式变现。这对团队的国际化也提出了很高要求——团队不仅要懂外语,更要了解当地文化,能在当地运营。

下一步,微影时代将会分拆旗下业务,各业务线独立融资,微影时代会成为一个大的控股公司。去年,微影时代对旗下体育业务微赛体育进行了分拆,并完成了A轮2.65亿的融资,投资方包括华人文化产业基金、腾讯、君联资本、姚明发起的曜为基金等。接下来,演出、票务、负责IP业务的娱跃文化等会分拆。

“分拆以后团队之间怎么协同,分拆的企业之间底层能不能打通,这些都是现实困难。”林宁说。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