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宝塔石油:民营油企突围术

2017-07-21 17:49 | 作者: 周夫荣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640.webp

在石油垄断的铜墙铁壁中,因为拿到了一纸原油进口资质,这家民营企业也就拿到了未来的支票。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编辑|尹一杰    

在资源高度垄断的石油行业,民营企业分得一杯羹从来不是易事,它们的竞争对手是号称铜墙铁壁的央企阵营。

“公司营业额去年685多个亿,今年搞好了能达到千亿以上。但是现金流所产生的利润量还是很小,甚至有一些领域还得浮亏。所以我也挺痛苦,不做也不行,做也不行。”孙珩超皱皱眉头。

作为宝塔石化集团董事局主席,57岁的孙珩超已经浸淫行业20年,经历了20年的披荆斩棘,却在即将迈入甲子的人生节点,迎来了发展的大好机遇。

宝塔石化集团1997年创立,是一家以石油化工为主,向LNG(液化天然气)、装备制造等领域延伸的大型民营石化企业。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公司职工1.5万人,位居中国企业500强第322位,民营企业500强第96位,中国化工企业500强23位。

1.webp

2.webp

2015年部分获得进口使用权地炼企业名单

作为国企夹缝中的民营油企,宝塔石化的过去可谓艰难。这与现在拥有4家核心控股子公司、1家上市公司、近200座加油加气站的规模相比,这家民营企业似乎已经拥有了足够的底气。

翻开地图,这家公司已经形成了宁夏银川芦花和宁东、广东珠海、新疆奎山、内蒙古二连浩特等“沿海、沿疆、沿国门”的布局;已经投产的炼化基地可实现每年1500万吨的产能。装备制造、LNG、高端轴承、农林生态等石化关联业务正在成长,石油化工装备制造能力4万吨,轴承5000多种,LNG日产达60万方。

孙珩超还围绕核心业务,投资创办了银川大学,建立了设计院、研究院和石油化工装备制造厂;除集团主营业务板块——实业板块外,还踏足金控、资本、科技、商贸、教育、燃气、投资控股等专业板块。试图建立以石油化工为主,科技创新和石油化工装备制造为一体的民营石化企业。

这俨然已是一个隐形石化大亨的资产版图,它是如何做到的?

夹缝求生

国际油价持续低迷,不少油企陷入困境。孙珩超说,他已经习惯并能冷静应对。

早在2008年金融危机来临时,国际油价在全球经济衰退声中,跌破每桶50美元大关,甚至低至30美元。虽然在中石油、中石化两大石油巨头的加油站,成品油销售价格保持不变,但民营油企及其加油站纷纷掀起降价潮,每升降几毛甚至一元。孙珩超发现,一夜之间,计划下单的客户没了下文,已经交钱的客户也并不急着提货。那是宝塔石化比较艰难的时期。

民营油企能够形成如此巨大的规模,是改革开放的产物。1992年,石油市场改革开放,国务院号召利用民间资本进入石油市场。许多民营企业自筹资金投入到石油市场,到1998年,开加油站、从事石油批发,被认为是最赚钱的行业。

中石油、中石化两大集团1998年成立后,成品油全部交给了两大集团。因为没有炼油厂,也没有原油,民营油企便开始了断“奶”和寻“奶”的日子。1999年,国务院办公厅转发文件规定,国内各炼油厂生产的成品油,要全部交由中石油、中石化的批发企业经营,各炼油厂一律不得自销。民营油企的命脉被控制在两大巨头手中。地方政府大刀阔斧地进行了清理整顿,取消了中石油、中石化以外许多企业的经营资格,其中不少企业被两大集团收购兼并或者直接划转。两大集团在石油流通领域的垄断地位逐步形成。

民营企业在石油流通领域受到央企的排挤,但这并不是宝塔石化最大的痛点。

“最大的痛点是这个行业技术密集和资金密集,这几乎是民营企业不可跨越的。你想做大规模企业,如果后面没有技术支撑,没门儿。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十几年前就成立设计院、研究院,聘请技术专家攻关克难,现在看有成绩,形成了自己的体系,能够支撑我的一部分技术服务。但也有失败的,其实民企不具备这个条件养这么多的专家。”孙珩超告诉《中国企业家》。

第二个痛点是资金密集。

这个行当的投资相当大,就连房地产都没有可比性。“房地产一整个项目的资金一般十个亿八个亿,我们用十个亿八个亿搞个炼厂,再搞个厂区钱就没了。”

孙珩超分析称,房地产杠杆率高,跟政府买块地挂个牌,地拿到手银行就给钱,银行给钱工程队就能进来,然后卖楼资金也就进来了。而炼油厂直到确认投产、出产品才能回笼资金。好的炼油厂一建都是四五年,中型炼油厂也得三年到四年。宝塔石化算快的,但也得两年,两年内需要持续净投入。市场好的时候,两三年能收回资金,差的时候,七八年都收不回来。

绝处逢生

去年,孙珩超夙愿以偿。

8月份的一天,他和往常一样在办公室处理工作。电话铃响,下属告诉他,宝塔石化获批原油进口资质。对于所有民营企业来说,这无异于拿到了未来的支票。

“第一反应是不敢相信。我说还可能吗?不是今年不搞了嘛。”孙珩超说,其实他还比较平静。但是听说第一批拿到原油配额的五家,加上后来两家,除了孙珩超之外的六家老板在北京聚会,各个都喝得酩酊大醉。

多年来,中国的民营油企之所以希望能“走出去”寻找油源,正是为了试图摆脱受制于两大石油巨头的尴尬现状。

“我们希望能在海外找到油源,然后把油运回国内来加工。”浙江一家民营企业负责人表示,目前由于受制于石油进口配额政策的限制,即使找到了油源也是“当地香”,根本运不回来。

孙珩超很庆幸,原料问题解决了。他说,宝塔石化集团是唯一获得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审批的原油进口配额及资质、原油进口使用资质、国际原油贸易资质、成品油批发资质、燃料油进口资质——“五证齐全”的民营石化集团。

石油产业是中国垄断程度最高的行业之一。从上游的勘探开采,到中游的汽柴油等成品油炼制,到下游的批发零售,再到进出口贸易、产品定价,无不在国有企业的掌控之下。而在石化产业这个高度垄断的行业中,原油进口垄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这也就决定了原油进口是我国石化产业整个体系当中的命门。

在此之前,国内的原油进口分为国营和非国营贸易两种,国营主要由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中化、珠海振戎五家控制,进口数量无上限限制。虽然商务部每年会根据相应指标给予非国营企业一部分进口配额,但其中大部分企业都有国有石油公司背景,有些甚至是“两桶油”的关联公司,民营企业真正能获得的进口配额极其有限。而由于要满足国家石油公司的排产计划,获得进口原油的民营企业也不能自由进行市场买卖,最终不得不将配额或进口原油卖给“两桶油”。

有关数据显示2011~2014年,民企炼厂累计有5640万吨的新产能投产。但是,民企炼厂原油配额至今仍是按照1993年的基数执行,造成其原油原料紧缺,原油配额有限,主要依靠进口燃料油。如山东有21家民企炼厂,年加工能力达5000万吨,但排产计划原油配额只有179万吨,造成民企炼厂开工率低下,有的开工率还不到30%,设备装置闲置情况严重。

继去年初,2月24日商务部批准山东汇丰石化集团有限公司、山东寿光鲁清石化有限公司、山东天弘化学有限公司和山东京博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四家企业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资质之后,东营齐润化工有限公司也于3月3日进入原油进口资质公示期。

从2015年国家放开民企原油进口权、使用权至此,回望这一年,国内获得进口原油使用权的地方炼厂目前已扩至12家。其中,有10家民营地炼企业获得原油进口使用“双权”。还有三家民营地炼企业已经成功完成首次原油进口。而今,这些企业已先后从商务部获得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资质,并开始从阿曼、俄罗斯、印度尼西亚等地进口原油。

“我努力了一辈子,也不知道哪天放开。过去几年,有关部门曾通知我报材料,也不告诉我是否确定放开。”孙珩超告诉本刊记者,他曾把材料报到国务院,被否了。数不清后来又报了多少次,资料都是厚重的大部头,有一次的资料甚至是用车拉过去的。

直到2015年3月份,宝塔石化都没有通过。后来他甚至给李克强总理写过信,总理把信批给发改委。去年,石油化工协会通知孙珩超再次报材料,因为时间紧张,他没有参与第一批的申报,没想到的是,8月份他得到通知,第二批申报通过了。

一名不愿具名的油气专家告诉本刊记者,重塑原油进口和冶炼格局,才能增加市场上的成品油供应,减少消费者因为垄断而承担的超额成本,因而这攸关所有民众的利益,也只有理顺产业链条才能让价格信号反应正常,从而减少结构性的能源浪费现象,这关系着中国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

配额放开之后,宝塔石化具备了炼油资质。“这样的话,等于我宝塔所有过去建的炼厂的资产一下就合规、合法了。过去这些东西你拿到银行去,设备抵押没有合规性,抵押率很低,有合规性抵押率就上来了。”孙珩超很高兴,“此外,我们也被纳入了国家能源安全体系。原来尽管开展业务,即便国家不反对你,地方也很尊重你,但是你并不在他的盘子里。现在并入国家发改委的盘子里,国家每年准许你炼多少,销到哪去,起码是国家能源安全的一分子,我们也觉得挺光荣。原来是个体户,现在变成国家认可的企业了,这都是挺好的。”

从生产层面上看,进口原油品质比现在加工的燃料油要好,现阶段各生产装置正积极准备,在保证平稳生产的前提下,尽可能多生产高附加值产品。值得注意的是,也是借此机会,宝塔石化有了谋求转型升级的机会。从原来的炼油,转到精细化工,资金问题也因势利导得以梳理解决。

金融野心

孙珩超知道,石化是重资产行业,不用产融结合的方式统筹业务根本干不起来。

即便中石油、中石化这些巨无霸,也有国家的优惠资金政策支持。宝塔石化在艰难时期是靠银行的一些贷款余额维持资金。孙珩超在筹划,把实业和金融结合起来,形成自己的闭环金融体系,同时和外部的金融环境结合起来。

《中国企业家》记者了解到,宝塔石化目前正推出一些金融工具,通过财务公司、租赁公司,通过公司的石油配额、原油贸易和炼化,形成现金流。针对历史上遗留的问题,再通过释放一部分股权,增加净资产和降低负债。股权释放出来引进一些合作伙伴,和公司形成相互的资金链支持,这种传统方式和创新的金融手段结合,对孙珩超和宝塔石化来说都比较有效。

2015年,孙珩超联合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新华联集团、巨人集团、中国汇源果汁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亚太互联网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亿元人民币。宝塔石化等五家发起人各出资2亿元人民币,各占注册资本的20%。经营范围将包括人寿保险、健康保险、意外伤害保险和万能型保险等业务,公司总部设立在宁夏银川。

今年5月11日晚,上海期货交易所官方网站发布的《关于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发布原油期货业务规则的通知》中称,争取年内推出原油期货,石油期货的进程又前进了一大步。在当月举行的第十四届上海衍生品市场论坛上,上期所理事长姜岩告诉记者,上期所将加快推进原油期货上市,把我国的原油期货价格打造成亚太地区原油贸易的基准价格。

孙珩超认为,原油期货的推出有助于中国在国际原油市场赢得更大定价权。中国石油需求量增长迅速,自1993年开始,成为石油净进口国,年进口原油7000多万吨,花费近200亿美元,前些年由于国际油价上涨,多支付了数十亿美元。中国石油供求和价格对国外资源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承受的风险越来越大,国内企业对恢复石油期货交易的呼声很高。

“我听说证监会要开放几个牌照,要做石油期货交易。中国应该把这个发展起来,这是一个话语权、定价权的问题。现在全世界有几个交易中心,一个在伦敦,一个在休斯敦,一个在新加坡。新加坡这么一个小地方,实际上控制着亚洲的石油、燃料油定价权,中国有这方面的条件,做了以后不光有了话语权,还有利于将来的石油进口,不能含糊。”孙珩超说。

孙珩超想参与其中,正在积极组建自己的期货团队。他发现,不到两年,宝塔石化进口了200万吨原油,这个过程中也发现这里面专业知识非常多,原有团队专业度也不够,国内买原油和国际上买原油完全不是一回事。在国际上原油进口,涉及金融产品的衍生品、汇率、期货、锁价等等,这些都很专业。

“不在于你买了那点油炼,那赚不赚问题不大。只要把这几个衍生品做好,都能赚钱,因此宝塔石化正在组建团队,开展学习,估计日后还得一段时间能做起来。”孙珩超显然已经嗅到了石油产业链上的金融价值。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