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教孩子说外语,这家公司不到4年,5轮融资,预计今年收入50亿,被腾讯投资了

2017-08-24 14:39 | 作者: 郭朝飞 VIPKID

1

 

“一年之后要成为VIPKID的股东。” 华兴资本创始人兼CEO包凡说。

8月23日,在线1对1少儿英语教育公司VIPKID宣布完成由红杉资本领投的D轮融资,总额2亿美金,其中腾讯战略投资,云锋基金、经纬创投、真格基金、ZTwo Capital等跟投。包凡与VIPKID的几位投资人一同出现在台上,发现只有自己是“打酱油的”,于是定下了投资VIPKID的“小目标”。

投资人和米雯娟笑了,米是VIPKID创始人兼CEO。

VIPKID成立于2013年10月,通过在线1对1的方式将北美老师与中国学生连接起来,进行英语教学。起初,家长和其他投资人都不买账,甚至招聘员工时也被认为“不靠谱”。米雯娟曾向《中国企业家》回忆,2014年时自己就是公司“最大的一个销售”,家长会质疑平台的可能性和老师来源,投资人十有八九都不看好,很多投资人好不容易坐下来,又说临时有事,回头再聊。

米雯娟和团队靠坚韧走了过来。不到4年,VIPKID完成了从天使到D轮的5轮融资,2016年8月,美国篮球巨星科比·布莱恩特成立的风险投资基金“Bryant Stibel”进行了战略投资。

截至今年8月,VIPKID北美外教数量超过2万,付费学员数超过20万。今年7月单月VIPKID营收突破4亿元,预计全年收入达到50亿元。依据财报,新东方2017财年净收入约 18 亿美元,好未来10.43亿美元。

米雯娟正在扩大公司的版图。完成D轮融资的同时,VIPKID启动了名为“LingoBus”在线少儿中文教育平台,主要面向海外5-12岁少儿,也就是要教海外学生学习中文。

从辍学者到创业者

米雯娟的经历是一个励志的故事,她高中辍学,自考专科、本科,还读了MBA。

本来她的人生或许不会如此,转折出现在14岁那年。一次数学课上,她偷看《科幻世界》被老师发现,被严厉斥责为“笨学生”,还把她赶出了教室。这让米雯娟倍受打击,开始怀疑自己。后来,米雯娟高二时辍学。

虽然辍学,米雯娟却对英语有兴趣。舅舅创办了一个英语培训班,米雯娟跟着打杂、学习、做英语培训老师,后来成了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为了突破传统培训机构的弊端,米雯娟创办了VIPKID。

前一年多的时间里,公司发展得并不顺利。2013年12月,VIPKID拿到了创新工场的300万元天使投资,却无法打动家长。后来,米雯娟决定做出课堂场景,让事实说话。VIPKID的第一个学生是创新工场财务总监的孩子,为了确保质量,VIPKID只挑选北美优质老师授课。

有一天,米雯娟看到创新工场财务总监的孩子抱着小吉他与老师在线互动,她豁然开朗,觉得此事一定能行。

从A轮到D轮,红杉资本一直在投资VIPKID。在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印象中,早期的VIPKID也就几十名员工、几十个客户,市场看上去好像也不大,那一阶段让投资人有信心去支持VIPKID的唯一原因是米雯娟和其团队。

北极光创投创始人、董事总经理邓锋将之总结为“战斗力和狼性”,北极光创投是VIPKID的B轮领投方。

“我跟我投的其他公司CEO最常说的话是,第一,VIPKID总监级以上的人我都认识;第二,夜里一两点给他们发微信,十分钟都会回。如果你的公司像VIPKID这样,我相信一定会很优秀。”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VP翟佳说。

通常,翟佳晚上11点以后与米雯娟见面谈工作。早期VIPKID在创新工场办公的时候,他们经常约在北京新东方总部一楼的咖啡厅,因为新东方晚上有课,这里关门很晚,人少且安静。为了励志,他俩说,“这楼早晚会属于我们。”

后来,VIPKID搬到了北京二环里的鼓楼大街豆腐池胡同宏恩观,南边紧挨着的就是钟楼、鼓楼,附近有不少酒吧。一家酒吧的老板在自己微博、微信朋友圈说,突然每天晚上两三点,会有一群穿着红衣服的年轻人来喝酒,他们不谈情说爱,不吐槽老板,老是讨论客户和服务。后来老板知道了,那些年轻人是VIPKID的员工,那家酒吧成了翟佳与米雯娟的“新据点”。

B轮融资之后,VIPKID开始加速发展,这与掌舵人米雯娟自身的成长密切相关。

“我们有些LP问我,怎么观察一个创始人最终能否做大,我说我观察不出来,但唯一一个比较重要的点是,每隔三个月到六个月跟他聊天,看他是否有巨大的提升,是不是成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人。”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认为,米雯娟就是这类人,投资VIPKID 三年来能明显感觉到她在成长。

张颖记得,VIPKID 的B轮融资前后,米雯娟非常纠结,想让每一位投资人都舒服,不想得罪经纬,也不想得罪其他人,但事实是有时候投资人非常麻烦。张颖告诉米雯娟,让谁都舒服是永远做不到的,应该一切以公司为上,以最新的投资人为上。一个多月前,张颖和米雯娟在北京东方新天地讨论D轮融资细节时,张颖发现米雯娟变了,她态度坚决,甚至显得霸气,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哪些人应该深度谈,哪些人不应该谈。

“我觉得一方面是业务成长给她带来的底气,另一方面也是她自己的成长,团队的成长,这是非常明确的。”张颖说。

腾讯加持

D轮融资有腾讯加持,对于创业公司来讲这并不容易。

米雯娟说,第一次跟腾讯方面聊,本来约了一个小时,后来竟然聊了三个小时。让她印象深刻的是,腾讯对于教育已经有了很多探索和尝试,比如推出了腾讯大学、腾讯课堂、腾讯大讲堂、腾讯精品课,还有腾讯教育门户等多个产品。

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汤道生没有出现在VIPKID的D轮融资发布会现场,但他录了一段视频。视频中,汤道生也回忆了第一次见到米雯娟时的场景,米给他讲了乡村小学的公益项目,帮助乡村小学培养外语教师,把北美优秀的外教带到乡村课堂。汤道生说,作为一家创业公司,VIPKID在短短三年时间,通过共享教育的模式实现了美国和中国教育资源的高效匹配,为几十万中国儿童提供个性化的学习机会,也帮助几万美国教师获得了工作机会。VIPKID不仅是一家非常创新、有想象力的公司,也是一家很有情怀的公司。

作为战略投资方,腾讯将与VIPKID在云服务、人工智能、互联网教育、教育公益等多个方面达成全面战略合作。

对于D轮融资怎么使用,米雯娟计划了两个方向:一是继续强化VIPKID在自主研发教材、引入优秀北美外教、提升产品技术等方面的优势;二是用于中文平台业务的推进,让更多的国外小朋友享受VIPKID服务。

目前,VIPKID单月营收突破4亿元,2017年1-7月营收超过20亿元,预计全年收入达到50亿元。如此规模在在线教育行业并不常见,但目前也有不少观点质疑在线1对1外语培训模式的盈利能力。

顺为资本CEO许达来此前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认为,在线1对1直播模式的公司,最核心的问题是获客成本,每家的具体打法可能不同,但都在做三件事:降低获客成本、提高单价、调高毛利率,目标则是短时间实现盈利。

从逻辑上,真格基金联合创始人王强对在线1对1直播持审慎态度。他曾说,在线下,大班授课是最赚钱的,后来由于老师的水准和驾驭能力,出现小班,为了追求服务质量,变成1对1,但单位时间内场地和老师费用固定,因此线下1对1几乎不盈利。网上没了物理空间的限制,如果达到100万对100万、1000万对1000万、1亿对1亿,只有从逻辑上证明,可以瞬间同时满足100万、1000万、1亿用户的需求,没有等待延迟才可能盈利,当下显然不可能。未来如果人工智能全部取代老师,在线1对1才可能有效。

米雯娟说,VIPKID获客成本很低,约60%的新用户是老用户推荐的。互联网导致早期的研发、个性化学习等的投入是巨大的,比如包括与腾讯云服务、腾讯人工智能的合作,未来到了一定规模就会变为非常大的优势,可能体现在百万级学生身上,盈利是可以预期的。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