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一个富二代,为一个女人,建了一座城

2017-08-24 14:45 | 作者: 田甜 未来城市

1

 

两年前,中国最早买私人飞机并考取直升机私人驾照的企业家、远大科技集团总裁张跃的儿子张贤铭从柏林回长沙,带回了女朋友。

女朋友黄立亭是台湾人,一名交互设计师,张贤铭在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读书时认识的。黄立亭曾在匹兹堡、柏林、阿姆斯特丹、上海等城市求学和工作生活,不过她初到长沙,乍一看还是好奇:下了飞机换乘车子,往窗外看一眼竟然有鸡;走着走着车子抛锚了,尘土扬起。这种新鲜劲儿数月后就消失了,黄立亭听不懂长沙话,也没有其他朋友,“当时蛮伤心的”。

不适感张贤铭也有。张贤铭小学还没念完就出国,至今在国内外生活的时间刚好对半。卡内基梅隆大学所在城市匹兹堡,原本是后工业时代一片钢铁废墟,却崛起成为美国东部一个新技术中心,吸引苹果、英特尔、谷歌等大公司入驻。学建筑的张贤铭理想中的城市就是那样子,“它给人以历史和空间,对人的健康、自我实现投入很多关注,人们身处其中少了些压力,多了份使命感。”

张贤铭回国后想做泛教育的项目,他考察了国内几家大的联合办公和创业园区,却找不到他能融入的环境。“我们和上一代人需要不同的创业氛围,我喜欢一个个宽松的空间,里面住着来自不同背景、在一起能激发创意的人。”张贤铭说。

他安慰女朋友:“不如我们一起来创造自己的小环境吧,如果你想要有一些改变,首先自己要做出改变。”

P8星球是这一想法下的产物,它又叫P8可持续创新社区,张贤铭、黄立亭二人是联合创始人。它是远大城内一栋8层、共5000平米的节能建筑,你很难把P8的特征说个究竟,里面流动着设计师、程序员、教师、导演等不同角色者。如果你有好的创意,还可以为你量身定制岗位。

“让每一个想法都噼啪作响”,这是张贤铭创办P8的初衷。他说:“真正的创客空间不需要加个框框,如果一定要说一点,P8最大的特征就是联合办公。”

他把自己的“理想国”都安放进一个8层楼、向着天空生长的垂直社区。张贤铭给记者的名片上,与“P8星球”并列的是“天空大学”、“天空大本营”,他自称“天空舰长”。“空间+体验=建筑”,这是他的建筑哲学。

站上P8顶层的空中花园俯视,远大城内张跃的停机场、远处的游泳池依稀可见。一栋远大员工职住一体的57层、208米高的建筑J57,另一座米黄色的仿金字塔建筑,遥遥相对。“法老的灵魂浸润在宇宙的奥秘。”张贤铭曾写道。

建筑的创意都来自张跃——他一手缔造了远大城,既添砖加瓦,也制定它的规则。在生活在远大城的人看来,张跃是个事必躬亲的国王。张贤铭也承认:“我的公司和父亲的公司理念一脉相承。”

7月末的一个下午,记者在远大环境哲学院见到张贤铭。

葱郁的树木,平整的草地,其间矗立着亚里士多德、苏格拉底、甘地、孔子、毛泽东等数十位中外名人的雕像。一座外形酷似白金汉宫的建筑忽然映入眼帘,这就是远大环境哲学院。张贤铭和黄立亭就在楼内办公,除此还有黑土麦田、河流守望者中心两家NGO,借环境哲学院的教室做培训。

张贤铭已于今年上半年结婚,他和妻子在远大城内住一栋小别墅。张贤铭穿着黑T恤、白色中裤,梳中分卷发,有点艺术家的味道。作为一名建筑师,在长沙这个二线城市能营造出初创企业的社群吗?先把气氛搞起来,给更多人机会,这是他们当下在做的事。

黄立亭已然投入这座内地城市的生活。“最开始我不喜欢长沙,但我可以创造一个我喜欢的地方,这是我作为设计师的思维。”她说。

拍照时,张贤铭的爱犬黑目跟着跑出来。它是古代牧羊犬,体型略大,全身洁白如雪。“这是我见过的最宁静的一条狗。”张贤铭一边对我说话一边抚摸着爱犬。

远大环境哲学院百米之外就是P8星球,除了张贤铭自身团队,还入驻了30多家初创企业或NGO。

2

       P8星球是一栋环保、节能建筑,其装修充分利用了废旧物

P8不是给钱就能入驻,机构业务必须与可持续创新理念相符。其中一家名为“知了青年”的文化公司,尝试用年轻化的语态拍纪录片,还承接了湖南卫视“超女”、“快男”等系列节目的包装,已获得阿里投资。另一家做营地教育的机构还在探索自身业务方向,张贤铭计划与它合作,开展浸没式自然教育。

“我们做P8真的是因为激情,而不是因为已经看到好的商业模式,P8招商不是追求租金和利润最大化,而是寻找理念与生活方式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张贤铭说。

比如在P8上班可以带狗。在他看来,带狗虽然是不确定因素,可能影响工作效率甚至引发安全事故,但他不会将不确定因素统统排除在外。他尝试着在这个实验社区中,使商业与人情得到连接。

易雪是P8星球一员,一名长沙女孩。工作日下班以后,她住在远大城内的K7公寓——这不是强制规定,住K7需要自己交房租,但很多长沙本地的P8星球小伙伴都和她做了相同的选择。他们喜欢先择“邻”而居,再协商大家如何分工与协作。颇有新意的是,K7房租的10%会划拨入一个社区基金,所有住户共同协商如何使用这笔基金。

截至目前,P8的利润来源除了租金,更大一块来自政府资金。2015年,长沙市出台《关于支持众创空间发展的实施细则》等文件和资金扶持政策,P8星球每年都去申请,目前在双创、人才引进、特色楼宇等项目上,每年总计可获得300万~400万元资金。

张贤铭偶尔也会焦虑,“P8星球现在活着,但无法知道未来某个时间节点会走到哪里。”

但他不急于商业变现。在他的构想中,先拿P8星球做实验,看看一个社群能创造和消费什么,为之提供哪些服务,再去其他城市集结更多的社群,复制P8模式。

“国内研究城市建筑与社区有一派是看外表,而我看它的基因、密码和编程。”张贤铭说,“很多联合办公空间都以商业利益为第一诉求,却不一定符合人的内在需求,我们需要对人的需求重新定义。”

“我真正想要什么,以前我每隔几天都会问自己这个问题,而现在我每天要问自己好几遍这个问题,如此才不会走偏。”

张贤铭和父亲张跃一样,对环境与健康有一种“偏执”,他必须呼吸干净的空气,喝净化过的水,吃有机食物。张贤铭向我介绍,远大城自建净化水厂,它还有自己的生态农场,300多家农户于此开展有机农业,远大承诺购买,保证远大城内4000多名员工的自给自足。

3      P8星球是一栋环保、节能建筑,其装修充分利用了废旧物

远大城高楼内,呼吸到的空气也与室外不同。所有楼内都安装了数十台远大自主研发的洁净新风机,它的一份资料称,“可以过滤99.9%的PM2.5”。

张贤铭小时候体质虚弱,他上小学时换过6所学校,从郴州到长沙,再到美国与深圳。如此频繁换小学,主要原因是身体出了状况,必须休养一段时间才可以继续上学。他的父母常常对老师说:“考试分数你们就不用太管他了。”

重返校园,张贤铭觉得是否回之前的学校已不重要,他更需要找到适合自己的氛围。在美国的一所学校,他最终找到了想要的环境。他回忆,那所学校培养了他的学习兴趣,当时他最爱上文学和环境科学课。

最近几年张贤铭对自己的身体状况还算满意,他认为这与一个人注重生活方式和保持愉悦密不可分。小时候家境好,想要什么很容易成为现实;而现在自己创业,想的不一定能成为现实,“有的事情一时做不成也要慢慢接受”。

周末,张贤铭和妻子不时会带着黑目去远足。他最近两年还信了禅宗,在灵修时更深层地认识和突破自己。“我比较在意如何平衡生活与创业。创业者需要不断觉悟,打破很多东西,拼死拼活的执着从长远看是不理智的。”他说。

1996年底,张跃跑到美国买飞机,1997~1999年三年间,他一共买下7架飞机。而如今张跃已很少使用它们,他的直升机停在远大城内,普通飞机则停在距远大城10公里外的长沙黄花机场。

张贤铭说,父亲多年前就规定,他出差用的公务机少于6名乘客不准起飞。父亲偶尔会驾着直升机带客户去70公里外的湘阴,看看远大另一个工厂的项目,有时则是开飞机接一些公益救援,如冰灾、消防等。

张跃内心经历过一个循环:从贫穷到富有,继而大肆消费,最终有所反思。

他早年是郴州一所中学的美术教师,儿子出生的第二年下海创业。张贤铭很小的时候还不是富二代,7岁以前,他在郴州和奶奶一起生活,父亲则在长沙创业。往返于两地间,张贤铭曾睡过火车硬座底下。他刚到长沙时,全家人住在一间很小的公寓。

4

      远大城内,一栋远大员工职住一体的建筑J57,一座米黄色仿金字塔建筑,二者遥遥相对

1992年远大空调公司创办后,短短几年内张跃就实现了财务自由。1996年远大空调的直燃机技术已达到当时全球领先水平,1997年公司销售额冲上了20亿元。

张跃开始疯狂地消费。1999年,他买了架大飞机,长沙飞一趟北京需要耗费2吨油,他每个月两地间往返5次以上。得知耗油量,张跃怔了一下,不过转而又想:这有什么?远大生产的非电空调每一台都在减排二氧化碳,我带来的减排量要远远大于消费。

张跃还购买了数十辆各式型号的豪车。

转变发生在极尽消费、凡是能用金钱购买之物都唾手可得时。有一天张跃读到美国学者艾伦·杜宁的著作《多少算够——消费社会与地球的未来》,如获至宝。深入研究后,他把作者观点刻在心底:人们必须改变生活方式,理性地控制创造财富的力量,创造一个量入为出的社会。

另一个信息也对张跃产生很大刺激。2004年,他偶然看到一组数据,一棵树平均一年吸收18.3公斤二氧化碳。他估算,自己飞北京往返一次,排出的二氧化碳需要8棵大树生长60年才能吸收。

张跃意识到必须有所改变,从那时起他飞北京基本都是乘坐民航了。伏广旭曾在远大工作多年,现在是一家新能源汽车运营公司的副总经理。他说,张跃乘坐私人飞机出行不仅成为历史,他还把自己的好几辆豪车都捐赠给公司。平时这些车辆很少使用,不过远大员工结婚时,可以申请用作婚车。

消费与浪费,在张跃这里泾渭分明,他从不克制自己吃最好的食物,喝最好的酒,呼吸最新鲜的空气。张跃说:“最好不等于最贵,从健康角度说,最好的食物就是有机食物,我也会向员工宣传我的理念。”

远大没有副总,张跃是名副其实的“总裁”,他制定的规则没有人可以说不。即使是远大员工的私生活和生活习惯,他也会干预。

2009年,张跃亲自制定了《地球公民生活态度》:“出行尽量骑自行车或坐公交车;不到万不得已不坐飞机;只生一个孩子。”这些条款都挂在远大的官网上,张贤铭是张跃的独子,他认为多生孩子会增加地球负担。

在远大,不买车的员工每个季度有390元奖励;购买摩托车、节油轿车,奖励相应减少;如果员工或配偶购买常规轿车就与奖励无缘了,除非他把轿车卖掉。

张跃还在远大推行垃圾分类,把垃圾分成有害、废电器金属、塑料、厨余等8类,规定在办公区和50人以上的生活区,必须设置8类垃圾箱及指示牌。若有员工将所有垃圾混到一起,则会被记过并张贴个人照片公告批评。

张贤铭继承了父亲的环保理念,他本人也是环保践行者。2005年,张跃加入企业家环保组织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后来他和研究全球问题的智囊组织罗马俱乐部建立了合作关系。现在张贤铭也是远大企业社会责任负责人,有时他代表父亲参加环保NGO的活动及全球会议,不放过任何“赤裸裸”地宣讲父亲环保理念的机会。

远大能源和远大空调都是远大科技集团下的子公司——这看似不可思议,远大能源专注于节能改造,其建筑隔热技术必然会打压空调市场。

远大以空调起家,而如今张跃并不认为远大是为空调而生的。“如果人类生存的环境被糟蹋了,发展的意义又在哪里呢?拉动消费绝不等于拉动浪费。”他说。

5

 

“法老的灵魂浸润在宇宙的奥秘。”张贤铭曾写道

节约的理念在P8也得到落实。室外是40度的高温,而P8楼内没有开空调。张贤铭介绍,P8墙体内设有隔热层,三层加厚的玻璃,运用远大能源的技术,可以少用80%的空调。

看到有人不关灯,张贤铭会抓狂。此外,在P8上班是拒绝吃外卖的,外卖的包装盒、吃不完的剩饭,张贤铭都难以接受。

他设了一个专岗叫“生活设计师”,负责每天采购有机农场食物。P8刚开始运营时,食堂提供的是套餐,有的员工实在胃口小或者饭菜不合口味,只好将吃剩的食物倒入厨余垃圾桶。现在P8已改成小份点餐,每一名员工吃多少点多少,不准浪费粮食。而食堂做饭的师傅一次炒菜也不会过量,如果有很多客人在食堂吃饭,还需要额外报餐。

“富二代”是公众感兴趣的身份和光环,张贤铭不介意。“我用这个身份做一些我感兴趣和相信的事,周围很多朋友说,你这么谦虚和坚持真的好了不起,其实这是应该的。”他说。

采访张贤铭当天晚上,P8星球火花餐厅内举办了第81期“谈天说地”活动,当期主题为“生活的哲学”。“谈天说地”每期邀请3~4位有故事的年轻人,分享他们的行动。它已举办了两年,为长沙创造了80个每周五晚的“即兴社区”。张贤铭的初衷是,联结更多人群,唤起人们对周围人、社区、环境和生态的关注。

“我的坚持有意义吗?”张贤铭有时也陷入自我怀疑。这个即兴社区的功能是表达和传播,却不落地,每天全家人共进晚餐时,张贤铭有时会和父亲说说自己的困惑。张跃觉得儿子坚持得很好,鼓励他一定不能间断。“父亲比我想问题更超前。”张贤铭说。

有人说P8是天空之城。张贤铭解释,未来的城市就应该在保证安全、舒适度的前提下向着天空生长,它可以解决土地资源稀缺和交通污染问题。

莎士比亚曾说:城市即人。

“一座城市有很多可爱的人,可是当我和他们在一起时,他们无不徘徊在理想与现实之间,社会很容易把成功转换成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东西,这很容易造成创意与灵感的枯竭。我就来建一座天空之城,在那里,无论是环保、艺术还是生态理想,都会有足够的空间安放。”张贤铭说。

(田甜 tiantian@iceo.com.cn)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