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顺丰的合作伙伴,业务覆盖全球220个国家,没想到,这个国际物流公司也同样存在“掉队”的危机

2017-09-06 16:46 | 作者: 梁宵 物流

微信图片_20170906164345

随着电商企业的参战,中国快递行业的竞争愈发血雨腥风。

先是菜鸟和顺丰为了数据“翻脸”,而后京东和天天快递又起争执——这样的纷争注定还将继续,一位物流行业的资深分析人士就告诉《中国企业家》记者,未来电商的竞争会延续到物流业,各家物流和快递企业都要面临站队的选择,在这个过程中,企业也会被并入不同的梯队和层级:有的快递公司注定只能被挤压到利润微薄的市场空间。

电商将业务触角延伸到物流,那么传统的物流企业该何去何从呢?或许,UPS的经历会提供一些可能的答案,这是一家已经存续过百年的国际快递巨头,曾经历过惨烈的价格战争,也曾遭遇过亚马逊自建物流的冲击——UPS是如何通过模式、技术和管理转型来延续自身的竞争力?又如何看待当前形式下的“危”与“机”?电商系物流有着怎样的短板?前UPS中国区总裁黎松江就这些问题接受了《中国企业家》记者的独家专访。

CE:UPS与顺丰刚刚在香港设立了合资公司,在此之前,国内的几大快递公司也纷纷进行国际化布局,跨境物流是不是已经成为大家争抢的一个新战场?

黎松江:阿里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跨境电商交易规模将占中国进出口总额的约37.6%,跨境电商的零售占比将大幅提升,年均增幅超过30%,这么大幅增长的一个市场,每一家企业都会在其中找到自己可以优化的环节,占据一席之地。不过这么多的竞争对手,当然也会制造激烈的竞争;而且任何一家公司,没有创新,没有突破,就会在这轮竞争中被淘汰。

CE:即便像UPS这样的“资深”的国际物流公司,也同样存在“掉队”的危机?

黎松江:对。想象一下以后跨境电商的物流,消费者海淘之后,信息就同步出现在手机上,显示什么时候送达,如果消费者预计到货当天无法收货,那么可以即刻修改——这些都是在到货之前完成的。当然,这只是未来的一种设想,所以,你会发现未来跨境B2B、跨境B2C给物流和快递企业提出了更加高的要求。

在2017年UPS的高层会议上,UPS全球CEO就提出了五点要求来应对未来消费者对物流和快递的需求:首先要转型,基于跨境电商商业趋势的一个转型;第二就是要迅速行动,不要浪费时间;第三就是要树立增长业务的文化,不要满足现状;第四是通过高科技来增强效益和效率;第五是坚持多元化和包容性的用人文化。

CE:对于UPS这样一家覆盖了全球220个国家的物流“巨无霸”,转型面临哪些挑战?

黎松江:每个人都在说转型,要逐步转型,还是剧烈转型呢?两方面都有风险,大幅转型,如果遭遇判断失误,那么牺牲会很大;但如果慢速推进的话,市场变化太快,就会错失机会,遭遇淘汰。

因此,UPS在不同的市场,选择了不同的方案。我们把全球分成三大核心市场类别,第一种是非常平衡的市场,每年有一定程度的增长,UPS对此会给出一定的投入,使其自然发展;第二种是维持现状的市场,比如印度尼西亚,这些市场是网络的一部分,但经济体的发展还有限;第三种就是大幅增长的市场,比如中国、日本等,这样划分就可以调控不同市场不同的转型策略和节奏。

其实具体到一个大的国家市场,还会有细分。比如中国,沈阳、太原等就是维持现状的市场,上海、北京是平稳增长的市场类型,而更大的机遇则在南方市场。所以未来在中国市场的投入也会通过这三种核心市场的理念去做出不同的分析。

CE:在UPS的业务结构中,B2B占据了压倒性的份额,那么企业客户——中国制造企业的转型或者制造业的转移对业务模式带来了哪些影响?

黎松江:影响之一就是拓展策略,我们在中国已经深耕了29年,服务了330多个商业中心和主要城市,2015年的时候UPS中国进一步拓展了服务范围,增加了21个城市,比如济南、威海、肇庆这些以前没有分公司的城市,现在都有了。

拓展实际上也是试探性的,如果市场反应不好,则要快速撤退。不过现在来看,这些新的布点业绩基本上符合预期。

另一个就是服务深化策略,随着中国制造企业的产业链转移,很多城市的功能定位和商业生态都在发生变化,比如现在很多企业都搬离了上海的松江,所以UPS要重新去深入了解这类市场,对不同市场的角色和定位进行新的调整——这也是转型的一部分。

CE:UPS的大客户亚马逊早就开始自建物流,并且有了自己的机队,目前国内电商也出现了这样的趋势,这种趋势对UPS这样的物流和快递企业会带来哪些影响?

黎松江:亚马逊自建物流对我们的影响不大,现在UPS从亚马逊获得的业务每年都保持了一定的增长;所以这也是我所强调的,就是客户要平均化,不能依赖单一的客户或者某一类客户。

从电商经营者的角度来说,他们要争取自己的客户,也要维护客户的忠诚度,物流就成为一个必要的服务。但是要想真正做到专业物流,则要对规模和成本结构有一个全盘的考虑,否则就会失衡。比如一家电商公司投入重金做了物流,如果商品免费派送的话,这种模式或许是难以持续的;或者将商品的价格提高,来覆盖物流成本,那么消费者是否能够接受?个人认为,电商做物流,就必须对物流业务单独设置一个清晰的成本和利润考量,否则是难以长期做下去的。

CE:中国的快递市场如今还是相对白热化的竞争局面,随着各大快递企业的渐次成熟,您觉得未来这个市场的格局会有怎样的变化?

黎松江:这种混乱的形势肯定会结束。以国际快递类比,过去也一直都有价格战的乱象,所以回看那个阶段的行业收入特别好,但企业的利润是在平稳下降的。国内快递业正在慢慢成熟和演变,尤其是几家大的快递公司都在走向规范化,而且监管层也在推动这个变化。

到底如何结束价格战呢?UPS会通过一些计算工具为客户展示使用我们的服务后可以降低多少成本,增加多少销售利润。我们跟客户建立起一种伙伴关系,了解客户物流需求的整个流程、运作成本、背景、供应链各个环节——这样做不是要降低运费,而是要为其提供额外的增值服务。

如今,这个变化会越来越突出,也就是说企业未来需要的物流运输服务,不再是简单的把商品从A点传送到B点,而是看在这个过程中还会获得哪些商业价值和商业机会。UPS在全球有几百万的客户群,那些想把产品卖到海外的中国外贸企业也会在这个平台上找到可能的路径或者合作伙伴。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