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阿里重构大文娱 | 封面

2017-11-01 11:14 | 作者: 马钺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640.webp (5)

导读:整合大师俞永福又一次出手,像一个牧马人那样,将大文娱这匹边界之马养得膘肥体壮,鞭策它长驱至阿里之心。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马钺

编辑|马吉英    摄影|史小兵

自从去年10月俞永福正式执掌阿里大文娱,《中国企业家》一直试图对他进行采访,但均被他婉拒,“作为一个IT男,我的style是只做不说或者做了再说。”

直到最近,俞永福才终于“出台”,畅谈这一年来大文娱的整合情况。那么,这意味着大文娱整合完成了吗?

“不。大文娱的整合分为三个阶段,”“俞三点”举起一根手指,“现在只是第一阶段的整合成功了。”

“俞三点”是俞永福的外号。

作为一个阿里巴巴员工,经马云“特批”,俞永福没取花名;但他有外号,尽管这个外号流传范围相当窄。

“阿里每月开总裁会时,不管讨论的问题有多复杂,俞永福最后都能总结成1、2、3三点,”一位阿里内部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于是其他总裁就很钦佩地笑称他为‘俞三点’。”

调侃背后其实是共识:善于排除纷扰,抓住核心,把复杂事务和局面条理化、清晰化、简单化,这是俞永福的长项。

1.webp

俞永福,硅谷技术男能搞定Aliwood吗?

他的这项才能,早在担纲整合高德时就展现得淋漓尽致。

2014年6月,阿里收购UC,作为UC创始人,俞永福进入阿里。一个月之后,俞永福就受命整合高德。在此之前,阿里对于非电商业务的整合鲜少成功。俞永福没有让马云失望,他果断砍掉O2O业务,聚焦地图服务,率领高德走上正轨,如今与百度地图两分导航市场;他带进阿里的UC则连续数年增长超过100%,还赶上了内容分发的风口。

2015年,通过“大考”的俞永福被任命为阿里妈妈总裁,以非嫡系之身掌管整个阿里体系的钱袋子,当年末,俞永福全票当选阿里上市后的第一拨合伙人——这时距他进入阿里才过去一年半,在阿里18年的历史中,从未有人上升如此之速。

俞永福并非电商出身,这对他来说,反而是优势所在。2014年是阿里从PC端向移动端迁徙的变革之年,PC端的成功经验反而可能成为“ALL IN无线”的阻碍和桎梏。张勇带领阿里从PC跨越到无线的成功关键,就是启用了一批毫无电商基因的年轻人。俞永福看似电商异类,其实阿里当时求之若渴的并非电商人才,而是在移动互联网大浪中戏过水的时代弄潮儿,带领UC业绩不错的俞永福于是应运而生。

马云曾手书“永福”二字,鼓励俞永福:“千万不要被电商给同化了,你要保持非电商的特性。”阿里二号首长蔡崇信三年后还在投资者日上念念不忘,“UC的收购使得阿里收获一名非常优秀的人才。”

张勇曾对《中国企业家》表示:“永福是个很有才的人,他有他的世界观和带兵方式,有他坐镇北京,我就轻松一点。”

在俞永福整合高德时,为了避免人心不稳,阿里高层特许高德暂时不将层级和阿里集团调整一致,过了一两年之后,高德的层级才和阿里实现了完全对接,这个经验后来也被应用在优酷的整合上,“先把事办了,这样很重要,只有这样,大家才能慢慢在过程中建立化学反应”。

没有被阿里完全同化的俞永福,在一定程度上反哺了阿里。喜欢大学氛围的他在UC实施的“班委”制,现在推广到了整个阿里,几乎成为阿里经济体上上下下各个业务板块的管理层架构“标配”。

之所以优容俞永福,是因为阿里也正在去电商化。马云、张勇等阿里高管多次指出阿里不是电商公司,而是大数据公司,是科技公司,是互联网时代的基础设施公司。

时至今日,阿里的战略版图已经囊括五大板块,边界还在不断扩张。边界的扩张增大了阿里的体量,而庞大的体量又驱动阿里不停扩展边界。在这样的滚动循环之下,阿里不止要成为马云所宣称的“国家公司”,简直要成为“普世公司”了。

这需要阿里高管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张勇曾说,阿里每年都会砍掉很多项目,而“五新”特别是“新零售”的提出,则让各个板块有了凝聚的核心、服务的对象和明确的目标。现在的阿里业务边界不管如何扩张,都和新零售这个核心存在明确的逻辑关系,只是或近或远、或强或弱而已。

相对长期的目标,以及和电商主业相对较远的业务,正是俞永福的用武之地。这些业务是新零售的组成部分,但现在对新零售这个核心的驱动目的不强,俞永福的任务,就是像一个牧马人那样,将这些边界之马养得膘肥体壮,然后鞭策他们长驱至阿里之心,成为推动阿里继续向前的核心力量之一。

所以,当马云提出,“10年后,中国人最缺什么?Double H!健康(Health)和快乐(Happiness)”,阿里打算在自己并不擅长的文娱产业有所作为,将之前通过并购组成的各项业务捏合成为一个协同并进的产业板块时,俞永福自然成为当仁不让的第一人选。

正如阿里18周年纪念T恤上写的那句话:“If not now, when? If not me, who?”

2016年6月,阿里张勇发布内部信,指出以“文化娱乐”为代表的“快乐板块”是阿里巴巴集团未来重要的战略方向,宣布成立阿里巴巴集团大文娱工作领导小组,俞永福出任组长;10月份,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筹建,俞永福顺理成章担任董事长兼CEO。

一年之后,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回顾刚接手大文娱时的情况时,俞永福感慨:“高德当初只是整合一个(公司),大文娱却是六个整合同时发生。”

尽管是2016年6月正式走到台前亮相,但之前俞永福早已开始在幕后为大文娱运筹帷幄,阿里收购优酷,就得力于主张“不计代价拿下”的俞永福力推。他告诉《中国企业家》:“我们对于文娱产业的规划和布局已经做了接近两年。”

将阿里文娱产业集团简称为“阿里大文娱”,这是俞永福的主意。他喜欢“大”字:“大就是一横一撇一捺,就意味着构成一个完美的字,构成一个完美的结果。”

“大”也意味着更广阔的舞台、更激动人心的机会。当初俞永福出任阿里妈妈总裁时曾告诉《中国企业家》:“咬着后槽牙我也得上,能经营几百上千亿的生意,没几个人有这样的机会。”现在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事业摆在他面前:中国文娱产业发展空间巨大,德勤发布报告称,中国文娱产业到2020年产值有望达到一万亿元。

不过,整合阿里大文娱,难度未必比整合高德高,但复杂性绝对犹有过之。

组建文娱产业集团之前,阿里在泛娱乐领域的布局多而且杂,《中国企业家》数了数,阿里大文娱旗下业务包括优酷土豆、UC、阿里影业、阿里音乐、阿里文学、阿里游戏、大麦、数娱事业部等。各自为战、缺乏协同,战略方向模糊不清。

不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