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40多岁创业,70多岁公司上市,刚刚,即将80岁的他退休了,但没有将市值百亿的公司交给子女

2017-11-01 14:49 | 作者: 刘佳玲

屏幕快照 2017-11-01 下午2.46.25

出生于1938年的力帆股份(601777.SH)董事长尹明善,会如何完成企业的交接班?这个话题已经被关注了许多年,今天终于有了结果。

根据力帆股份正式发布的公告,力帆股份已于 10 月 30 日召开第四届第四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选举牟刚先生为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陈卫先生、王延辉先生为第四届董事会副董事长。根据董事长牟刚先生提名,同意聘任马可先生为公司总裁,总裁任期与第四届董事会相同。

这一决议意味着,牟刚将正式接任尹明善执掌力帆股份,马可将出任总裁。与之前媒体猜测的人选——陈卫略有出入。

尹明善的接班人问题一波三折。据媒体报道,2015年6月,尹明善曾在公开活动上表示:时任力帆股份总裁的尚游和时任力帆集团首席科学家、总工程师的陈卫就是他心目中力帆未来的接班人。但两个月后,力帆股份发布了一则总裁辞职的公告,称尚游因身体原因提出辞去公司总裁职务,仍继续担任董事职务。

今年3月份,也有媒体报道称,尹明善宣布辞去董事长职务,继任者为公司副董事长、现年61岁的陈卫。但在3月29日,力帆股份发布公告,对报道内容进行了澄清说明。“目前,尹明善先生仍为公司董事长,公司董事会尚未接获尹明善先生辞任董事长的辞呈。”

关于接班问题,更上一次被高度关注是在2010年底2011年初。当时力帆股份在辗转多年后,终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是首个在国内A股上市的民营车企。尹明善在接受本刊采访时称,“我估计我是中国IPO以来年纪最大的考生了”,“我也算IPO市场上的范进吧。”当时对于接班,他的态度是:第一,活到老干到老。第二,不能恋战,在适当的时候物色适当的掌舵人。

2017年10月30日下午,尹明善和妻子陈巧凤出席了力帆股份的董事会换届股东大会。会上,尹明善和1956年出生的副董事长陈卫坐在主席位,旁边是1970年出生的总裁牟刚和1984年出生的副总裁马可。

据经济观察网报道,尹明善并没有像从前出现在公众场合的那样染黑头发,尹明善剪了平头,头发斑白,仍然是一位精神抖擞的企业领导人。他表示自己每天仍然要工作10个小时,听音乐一个小时,用手机谱曲,并笑称年轻人多半不会用手机谱曲。

在会上,尹明善表示自己决定退休,跨出实质性的一步:将力帆的经营权交给年轻的职业经理人。

据经济观察网报道,“其我比较欣赏的是福特这家企业,有时候是由家族成员出任董事会主席,有时候是由外部经理人出任董事会主席,两者并不冲突。”尹明善感叹到,“我的儿子对接班没有什么兴趣,我的女儿刚满30岁,还不够成熟,如果他们日后有兴趣,那就看他们自己的能力。”

但尹明善又说,“我将不再担任下一届董事长,但是我仍然是董事以及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据了解,牟刚从力帆进出口公司副总经理做起,一直跟随尹明善将力帆汽车做大到今天。马可虽然是1984年出生,但是从2007年加入力帆至今,已有十年,在力帆的销售系统、乘用车、股份公司和新能源汽车都经过历练。

IPO是尹明善和力帆历史上一个重要节点,但跟尹明善的人生一样,力帆之后的发展之路也不是一帆风顺。

2016年,中国汽车市场的增长情况出于意料,但力帆的传统乘用车销量表现平平,甚至出现3.48%的下滑。电动车和摩托车业务同比也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

10月26日,力帆股份发布2017年三季报,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0.81亿元,同比增长15.62%;净利润为1.64亿元,同比下降12.2%。

但这家命运坎坷的民营车企并非没有新故事,比如海外市场表现和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业务等。

至于这些新故事能否支撑起力帆的未来,很大程度上就要看尹明善接班人的表现了。

截至今天中午,力帆股价收于每股8.01元,总市值约105亿元。

以下为2011年刊登于《中国企业家》杂志第3-4期的报道《尹明善:“范进”IPO》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马吉英    编辑|丁伟

尹老爷子从一边的中山装口袋里掏出了一部iPhone3,又从另一边掏出了一部iPhone4,并排放在桌子上。他恐怕是世界上最忙、最老的苹果粉丝之一。他随手拿起其中的一部,里面存了1556个电话。他每天的短信少则一百多条,多则几百条。“有很多好的功能很多人都不会玩,我一般都是群发,一下子发给我的汽车销售团队……”

这一天,他的短信往来更加频繁。1月10日,尹明善刚过完73周岁的生日。他比柳传志大6岁,比鲁冠球大7岁,比俞敏洪马云大了两轮,却是第一代中国企业家里看上去最不具沧桑感的人,甚至皱纹也只有浅浅几道。他标志性的笑容、浓重乡音的普通话颇具亲和力,70岁之后仍然每天工作8个小时则是青春活力的证明。劳碌一生,“反过来如果不工作了,我一定很苦、无所适从。所以我总是喜欢我的日程排得满满的。有个作家写过一本书叫《工作是美丽的》,美丽这个词有点抽象,实际上工作是快活的。”

戏谑地说,尹明善跌宕起伏的人生也有不少看似荒唐的成分。右派分子,劳动改造,英语教师,书商,重庆力帆实业集团董事长,福布斯富豪,重庆市工商联主席、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市政协副主席……这个名单还可以更长。这些名头,是年过古稀的尹明善抗争、奋斗最终成就斐然的部分人生片段。

不过,现在他最新的身份是上市公司董事长(力帆股份,在2010年11月25日上市)。70多岁了才完成上市,而且成为首个国内A股上市的民营车企,尹明善这个身份来之不易。为此,他跟区委书记通了很长时间电话,“表示感谢”。他还用几天的时间构思了一封给市长的感谢信,“回忆我们企业发展历程,市政府给了哪些支持……”

实际上,尹明善最该感谢的是他自己。他曾经把自己比喻成一只等待门开的猫,机会一到便跃门而出。把力帆做上市,是他年届古稀时最大的心愿。他用重庆普通话调侃自己:“我说我属于老童生了,我估计我是中国IPO以来年纪最大的考生了,哈哈!我力帆干了18年多了,造车卖车也是身经百战了,但是进京赶考还是第一次。我也算IPO市场上的范进吧。但是范进中举发疯了,我不会,我会更冷静。哈哈。”

他冷静,股民却炸开了锅。截至2011年1月19日收盘,力帆的股价从最高19.9元跌至12.47元。股民的抱怨像充气气球般膨胀开来,“作为家训,不买力帆货。”一个自称重庆人的股民忍痛割肉,忿然说道。

很难揣测尹明善此时的心境。他曾经计划在上市后能放半个月或者一个月的假,旅游,或者关在房间读书,睡到自然醒。但他很快意识到这是奢望。他有一种紧迫感。“现在是第二次创业,这是更大的平台。原来从东跑到西,需要一个小时,现在可能需要三四个小时。”

而时间,恰恰是尹明善越来越缺失的资源。

幸运者

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专门去重庆拜访过尹明善,回来后有这么一句评语:尹明善是命运的主宰者。

对尹明善来说,没有什么比“主宰者”这个词更让他渴望的了。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出生的一代“精神上都非常压抑,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但命运却跟1938年出生的尹明善开了一个阴差阳错的玩笑。他因“出身不好”,少年时饱受颠簸生存之苦,之后又以右派分子的身份接受劳动改造,到了1979年41岁时才得以平反。创业十几年后,2002年,站在聚光灯下的他已经成了国内家喻户晓的新“红顶商人”。

这一年,作为民营企业家的代表,尹明善出任重庆市工商联主席。在全国范围内,另一例由民企老板而非党政干部出任这一职务的发生在浙江。据说,当时徐冠巨之所以能成为浙江省工商联主席,是因为他第一次在民企里设立了党支部。

在尹明善自己的回忆里,新身份给他带来的荣耀冲击波如此巨大,以至于他一度动了把创立了十年的力帆卖掉的念头。当时正是力帆发展高峰时期,尹明善却向有关领导表态:“为了把工商联工作做好,我可以把企业卖了!”但被领导及时阻止。“选你当主席,正是由于你在工商界有代表性,你不但要当好代表,还要办好企业,不然会失去代表性,可能说不起话。”

尹明善的冲动适可而止。领导的建议也很快收到了成效。之后,力帆赖以起家的摩托车业务不但越做越大,他还看准了产业转移的机会,开始把触角伸向汽车行业。

对此,尹明善说,“我们是十六届五中全会的最大受益者。”在这次会议上,大力推动自主创新成为精神指南,而在这方面,力帆恰恰是标兵。2006年1月,力帆获得汽车业“准生证”。更重要的是,尹明善在政治方面的才能也越来越多地展现出来。“他的表达能力很强,能说会道,把各方面的关系维持得很好。”一位熟知他的民企老板说。

2003年,尹明善当选重庆政协副主席。

在从商与从政的天平上,尹明善对后者的看重显而易见。“对政治的参与,对我的人生来说是值得称道的事情。从了5年政,少赚几十亿,无怨无悔,它让我的人生更丰富,更精彩。”

除了自我实现和自我满足,政治还被他视为企业生存的一道保障。“有企业家说绝对不考虑政治,跟政治划清界限,他们后来后悔了,就积极参与政治。在中国这样的国家,政治是无处不在的强大气场。在中国,不管要把什么事情做好,都离不开政治。你不去参与政治,政治也会干预你。如何把政治和自己的事业结合好,对企业家来说是需要考虑的。”

经过上市,他对此更加深信不疑。“我估计上市的过程章没有盖1000个也盖了有800个吧。这一次政府部门完全支持我们,从来没拖过。”另外,“为了重组,有许多买卖并没有创造财富,就是把资产从一个口袋转移到另外一个口袋,但按规定还要交税收。重庆市政府明文规定,像这种重组产生的税收都要退给企业。最后政府也都兑现了承诺,这一点我很感动。”

他也占了地利之便。重庆市政府大力扶植当地企业上市,“因为2010年上市企业太少……当地国有企业的上市由发改委辅导,非国企由金融办辅导。金融办基本上参与了我们上市的全过程。”他后来仔细算过,为了力帆的上市,重庆大概有几十个官员往北京跑了几十次。

他从内心流露出感激。“中国企业家很幸运,短短改革开放三十年,涌现出那么多亿万富翁和世界级的企业,人类发展史上没有!美国英国都没我们这么快,这得益于我们的改革开放和政府。国外的政府是旁观者,最多是个守夜人,你要找政府他们不管,你违了法政府肯定制裁你,比较冷漠吧。而中国的官员是父母官,他们爱民如子,很希望企业长大,主动来关心,就像父亲关心儿女。”

尹明善有一种朴素的乐观。“我当然也吃过很多亏,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出头鸟容易获得更多的机会,冒一冒风险也是值得的。赵传唱《我是一只小小鸟》,其实蛮悲怆的。‘有一天飞上了枝头,却变成了猎人的目标’。这种现象会随着中国社会的进步得到一定的改善。”

纠结

唯有在一件事情上,尹明善留有遗憾:力帆上市比比亚迪晚8年,比吉利晚6年。

“存在即合理。在中国13亿人中,能崭露头角至少说明他们是英雄豪杰。我们要虚心向这些老大哥学习。我经常说我们是新生,要向老同学致敬和学习。我个人跟李书福王传福他们保持比较好的关系,尤其是李书福,经常打打电话问问好。”

力帆的上市一直不顺利,1999年准备在香港上市却又停下来,而2008年金融危机更是延缓了其上市计划。“根本原因还是觉得我们企业太小了。我们自己开玩笑,上市就好像婚姻一样,早结婚有早结婚的好处,早一点上市,就是重庆话里说的‘早栽秧子早打谷,早生儿女早享福’。但是当时上市对我们也太早了,刚刚大学毕业,上市的话瞧得起我们的人不多,愿意嫁给我们的人不多,还是应该适当地晚婚,社会地位比较高了,再追求别人,应征的人会多一些。”

不过,作为后来者,并不妨碍他在上市路演过程中充满新奇感,“我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崭新的世界。跟我以前接触到的世界不同,这是一个未来世界,人们关心的谈的计算的都是你的未来和成长性,并非投资你的现在。你现在有多少净资产没人关心,如果他问你的过去也是在预测你的未来。做证券的都是未来学者。企业家更多关心眼前的人财物供产销,怎么打开市场等,最多考虑到下个月下一年,但上市公司主要是讨论未来。早知三年事,富贵万万年。”

有那么一瞬间,他的人生实现了穿越。这不正是三国的故事在现实生活中的翻版吗?“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过三国的故事,印象最深的是,一位长辈点评三国,他说诸葛亮是未来先知,周瑜是一见得知,唯独司马懿是过后方知。我觉得这蛮适用于股市。股市只欢迎诸葛亮,至少也要是周瑜这样的,唯独像司马懿这样的,属于后知后觉。”

“未来世界”带给70多岁的尹明善沉甸甸的压力。“我提醒同事千万不要违背给股东的承诺,否则股东会用脚来投票。如果股价只有几毛钱了,力帆就是事实上的破产,声誉扫地。”他的四川老乡牟其中说过:“没有做不到的事,只有想不到的事。”尹明善深以为然。最近,他最经常念叨的是马云。他也迷上了网上购物,书架上摆着从网上新买的书,有一本叫《美国也荒唐》。

如果你知道他一度把81岁出山的姜子牙作为励志偶像,就不会奇怪他面对衰老的话题时如此淡然。那种语气就像在谈论一棵树的四季更替,听不出伤感。他只是身不由己。除了忙碌公司的事(力帆2012年也将推出10万元以上的车),他在2007年卸任重庆市工商联主席后,现在还顶着全国工商联的副会长等头衔,需要到处去作报告。每年春节他就过初一那天,初二初三他就会出现在办公室。

他的危机感更多来自于民企自身。“经济战争就像打仗一样,这确实是比较残忍的战争。古今经济发展史,有那么多成绩好的企业后来也破产了完蛋了。在中国的今天,虽然非国有制经济蓬勃发展,但是每天都有大批的企业在死亡。有人统计,民营企业平均寿命只有2.9岁,最高的也就三点几岁。过去说富不过三代,实际上大多数民营企业富不过三年。”

尹老爷子一度有过退休的念头,但在上市之后更不可能了。对于投资者来说,还有什么比一个在一线厮杀的创始人更有安全感呢?尹明善现在的表态是:第一,活到老干到老。第二,不能恋战,在适当的时候物色适当的掌舵人。

在接班人的问题上,他骨子里的传统基因还是根深蒂固。如果问他,第一标准是任人唯亲还是任人唯贤,他从来都是选前者。接班问题他并非没有跟儿女沟通,但他们对此不置可否。在外界看来,23岁的女儿尹索微年纪尚轻,而儿子尹喜地虽是不惑之年,但对豪车的兴趣似乎浓于接班。

“一个高的标杆之后,后面的很难跟上。这是一个客观现象,也不必苛求。但我很期望他们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说。

力帆上市后,尹明善设想了一种管理模式,类似于福特或者丰田,家族持有一定数量的股权,管理者可以从家族内产生,也可以聘请职业经理人。他承认,接班人是一个重要课题,“只是这个事情太敏感,不能过早披露。”

相形之下,生死于他似乎更为简单。上市之前,他甚至开玩笑说,自己的遗言是“娃娃,给我烫几片毛肚来”。但另一句话应该不是开玩笑,那就是,“一世英名,只不过是瞬间。”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