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中国物流有多牛?竟有自己的航空公司 快递小哥当上飞行员!

2017-11-17 16:30 | 作者: 央视财经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360截图20171117162837680

摘要:从战斗在快递一线的小哥,到驰骋蓝天的飞行员,这5年间,汪勤金飞行了2000多小时,运送快递1.7万吨,更见证了“世界第一快递大国”创造的“中国速度”。

来源|央视财经(ID:cctvyscj)

在很多外国人眼里,网购被称为新时代的“中国四大发明”。与此同时,全球产生的快递中,有近一半是在中国发生。过去在大家印象中,快件完全依靠人工分拣,配送采用“人海战术”,快递业属于典型的低端劳动密集型行业。

而事实上,随着近年来的发展,快递已经进入了一个“高大上”的时代。

从战斗快递一线逆袭成飞行员  他是顺丰效率最高的"快递小哥"之一

午夜,深圳宝安国际机场,一架架货运飞机在停机位上等待着装货、出港。

汪勤金,顺丰航空的飞行员。今天,他要执行顺丰全货机O-36875次航班的飞行任务,飞机将在凌晨2点05分从深圳宝安机场起飞,目的地是北京。按照要求,在起飞前一小时二十分钟时,汪勤金被叫醒,开始为飞行做准备。

飞行员这个在外人看来风光无限的工作,但在汪勤金眼中,他们这些货航的飞行员却是一群非同寻常的人。

顺丰航空飞行员 汪勤金:对于正常人来说,都是白天工作晚上休息,但对于我们来说是做着反人类作息时间的工作,晚上上班白天睡觉,每天都过着美国时间。

汪勤金做飞行员已经五年了,事实上,他并不是科班出身,半路出家的他,是顺丰航空自主培养的飞行员。2009年,大学毕业后的汪勤金进入顺丰,做起了仓管员,那时他的主要工作还是快件的入出库扫描。

从战斗在快递一线的小哥,到驰骋蓝天的飞行员,这5年间,汪勤金飞行了2000多小时,运送快递1.7万吨,更见证了“世界第一快递大国”创造的“中国速度”。

就在汪勤金和机长做准备工作的时候,位于机场空侧的华南航空枢纽自动分拣中心已经进入到一天中最繁忙的时段。这个占地约为12个足球场大小的中转场,广东省内绝大部分航空件都要在这里集中,经过安检、分拣和装箱打板才能顺利登机,发往全国乃至世界各地。这里每天处理出港快件约为40万票,单件货物从货车抵达到打板完成的用时约为35分钟。其中的秘诀之一,就是这台以每秒2.7米的速度运行的全自动分拣机。

顺丰速运华南分拨区流程设计专员 杨开明:像正常的话,我们现在时效最高是在于包裹分捡机,2.6万件一小时,相当是52个人工一小时的处理量。

一直以来,“速度”都是顺丰响当当的标签。目前,顺丰速运承诺符合航空运输条件的快件在中国大陆主要城市及香港特区都能实现次日到达。为此,2009年,顺丰成立了自己的货运航空公司,同年属于自己的第一架飞机投入运营。如今,顺丰航空有40架全货机,运营全货机数达到了国内第一。搭建了以深圳、杭州、北京为枢纽,通航国内39城、辐射全国的货运航线网络,平均每天运行航班90余架次。

在这里记者看到一个运单尾号为6689的包裹,是北京市通州区的消费者在淘宝上购买的海鲜产品,记者注意到,这个包裹是在13小时前,在距离宝安机场90多公里的南澳镇揽收的。那么从南澳镇到达华南航空枢纽的分拣中心,中间到底经过了几个环节?这个航空件又最终会在什么时候送到北京客户的手中呢?

顺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以北京通州区这个包裹为例,商家下单时,它的相关数据就进入到了顺丰分拣支持系统中,在快递小哥上门取货之前,系统就已经为这个包裹设定好了最佳路线。也就是说,快递小哥揽件后,包裹要经过哪些站点?甚至在分拣中心哪个滑槽中滑落?系统都提前做出了预判。而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提速。

顺丰科技软件研发工程师 王峰:通过数据是可以马上判定这个中转场是比较繁忙的,那我们就会找一下,然后把这个货物的流向改变,让它到最优的中转场去中转。

而此时在深圳宝安机场,包裹开始登机,所有的快件要在十几分钟的时间里完成装载工作。深夜2点,汪勤金收到了来自机场塔台的指示,飞机准时出港,刺破越来越浓的夜色,消失在苍穹。

凌晨6点不到的北京,天色依旧一片漆黑,位于机场货运路3号的顺丰北京顺航中转场内迎来了一辆大货车。汪勤金驾驶的货机已于凌晨4点36分安全抵达首都国际机场,现在货机上的包裹也从机场顺利出关,被运到了中转场。这个53000平米的中转库房,平均每天要处理80万个包裹,全国寄往北京地区的顺丰航空件都会在这里进行分拣。

顺丰北京顺航中转场负责人 王龙波:也就10分钟的卸货时间,因为如果卸货晚了,后面会影响。

在这里,我们再次看到了这个运单尾号为6689的包裹,那么从眼前的中转场到达通州客户手中,这“最后一公里”的路程还会花上多长时间呢?记者也打算跟踪记录一下。

从顺航分拣中心到通州营业点,预计用时1小时,为了避开北京7点半至9点的早高峰,6点半货车就出发了。

这位正在快速分拣包裹的小伙,名叫牛安钉,是顺丰的一名收派员。经过30分钟的分拣处理,早上8点,牛安钉麻利地将属于自己片区的这批包裹装上车,按照公司要求,每批包裹都需要在2小时内派送完成。由于运单尾号为6689的包裹属于次晨达业务,牛安钉选择优先派送。此时,通州万达A座,上班族们排起了等电梯的长队,牛安钉果断选择爬楼梯。

上午8点55分,包裹送到客户手中,也就说,从上门取件到派送完毕,2200多公里的距离用时不到22个小时

顺丰王卫罕见接受采访:拥抱高科技,我们要东风 不要台风

在传统航空货运中,货运航空公司是相对独立的承运人角色,因此对运输时效的包容度也比较高。而当快递公司自己组建了航空公司之后,当然就可以很好地控制时效。但是航空运输只是这个链条上的一个核心环节,在这个链条上收派、分拣、运输等环节同样决定着快递的时效。快递公司又会如何来节省时间,提升速度呢?

罗武在顺丰做收派员已经7年了,一直在深圳市龙岗区的葵涌点部,几年下来,不仅成了这里的活地图,就连什么时候客户在家他心里都有数。

收派员在派件的同时常常会不定时地收到订单,这就意味着事先规划好的路线会被随时打乱,因此他们必须在第一时间内重新规划好最省时间的路线。

这个看起来像手机一样的智能终端是收派员的得力助手,被快递小哥称为巴枪。这已经是顺丰的第六代巴枪了,新一代巴枪支持全网4G网络,能打电话,对快递小哥来说可以及时收到任务。

许颖,是顺丰科技大数据分析工程师,主要负责收派两端的数据分析与挖掘。把订单推送给哪位收派员,就是通过她们的模型计算出来的。

许颖所在的部门是顺丰科技最年轻的一个部门,40多人的团队平均年龄只有24岁。这个收件环节的模型从立项到实现应用,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对于之前在婚恋网站工作的许颖来说,同样是用数据做出最佳的匹配,不同的是对速度有了明确的要求。

顺丰科技大数据分析工程师 许颖:我们公司有一个精标准就是各个系统之间它的信息传输不能超过200毫秒,如果超过200毫秒的话,这种功能是不会被上线的。

一个巴枪、一个便携式打印机还有一捆胶带,就是罗武上门收件的全部家当。在罗武看来,现在这种即时打印的电子运单也为他省下了不少时间。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原来比现在要多花两三分钟时间,如果一天下来,一天收派100多票的话,算下来就相差好几个小时。

根据国家邮政局2017年1月发布的《通告》显示,顺丰在全程时限、寄出地处理时限 运输时限等方面均名列第一。

事实上,速度的背后是顺丰对后台支持系统的强大投入。这个占地2万平方米的五和中转场,每天平均分拣快件的量在40万票左右。为了进一步提升中小型中转场的分拣能力,一个月前,顺丰科技研发的一条全自动分拣流水线在这里投入了使用,一小时能达到4200件的分拣。

熊涛是顺丰科技的硬件研发工程师,这条流水线的硬件设计是由他的团队负责的。如果说针对双十一这种爆炸式增长,他希望速度还能再提升20%到30%。在测试环节,他们的计量单位已经达到毫秒级。

顺丰科技软件研发工程师 王峰:因为秒这个级别,对我们技术来说已经是很长的时间了。

对速度的渴望、对精度的追求,在顺丰的各个环节中都得以体现。一毫秒、几十秒、一两分钟,时间从各个环节中一点点挤了出来,积少成多,也就成就了今日的顺丰速度。然而,在外界对顺丰速度啧啧称赞时,顺丰掌门人王卫却对顺丰目前的速度表示并不满意。

顺丰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王卫:从我认知的快,跟我追求的快,跟我今天做到的快还有差距。

王卫生性低调,鲜少在媒体的镜头面前露面,但这一次,他特地为记者阐述了自己对“速度”的理解。

王卫:我们要更快的思维是在于,不是说我们所谓的这种速度,反应在我时效当中速度怎么快。我认为第一个不能是这种定义,而是说我们响应客户的需求,速度是怎么快,这是第一。第二个我们在跟科技这部分,整个同步的速度是不是能够跟得上步伐,我觉得这个速度是第二个重要,因为后面这两个速度做到了,那个速度根本就不是问题。

就在2017年2月24日,顺丰控股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敲钟上市。就在敲钟之前,顺丰控股发布了2016年度业绩快报显示,顺丰2016年研发投入5.6亿,相对于2015年增长16.32%,占营业收入比例0.98%,相对于扣非后净利润26.43亿元,比例达21.2%。对于一个劳动密集型行业来说,这是一个不低的比例。目前,顺丰共有研发人员2088人。在王卫看来,高科技、大数据是顺丰未来的发力方向。

王卫:因为我认为外面的时代很快,所以顺丰一定要更快,怎么跟互联网,怎么跟高科技联动,这是东风,联动不上就是台风。

王卫也给顺丰确定了新的目标和竞争对手,不是同行的快递公司,而是互联网迭代的速度。就在11月6日,中铁快运宣布要和顺丰一起推出高时效快递产品“高铁极速达”,在京沪两地实现异地陆运当日到达。如今,高铁和飞机,这两个跑的最快的交通工具,都被顺丰收入囊中。

公司前台陆胜瑜今天发出了一个快件,在她看来,航空运输速度固然快,但是也面临天气、流量控制等一系列不可控因素。高铁运输则受自然环境影响小,准点率高。

上午11点收件,快件随后被发往上海虹桥集散中心。下午1点半,在高铁旅客上车之前,快件被放进了为它们量身定做的行包专用柜。

中铁快运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上海站营业部副经理 薛琛:复兴号在利用它头尾两节车箱空余的空间改造了大概5个行李柜,一个行李柜大概,可以存放20个箱子既不影响旅客通行,又能够保证货物的安全。

下午2点, G4次复兴号列车准时出发。从上海到北京的距离为1200多公里,复兴号的时速为每小时350公里,也就是说从上海虹桥站到北京南站需要4个半小时。18点28分,复兴号载着快件抵达北京南站。晚上7点正逢北京的晚高峰,派送员陈磊选择了地铁派送,晚上8:20分,快递送到了客户的手中。

顺丰高铁极速达项目总监 赖日锋:我们首先会在京沪沿线的经停城市进行延伸,其次等这条线路运行平稳之后,我们会向其它的干线线路,进行一些复制。

快递物流咨询网首席顾问 徐勇:这个速度,利用高铁是第一个,在全球也是第一个,应该说是一个创新。

来源: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