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乌镇对话英雄互娱CEO:中国公司到海外赚钱很容易?

2017-12-05 18:44 | 作者: 翟文婷  应书岭

1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翟文婷 

采访|翟文婷 焦丽莎

出海是乌镇互联网大会期间被频繁提及的一个关键词。

今日头条CEO张一鸣说,“这是我们未来三四年很重要的增长点。头条的海外业务应该显而易见,也应该加快速度。”

美国上市公司猎豹移动CEO傅盛也在谈出海,“创业公司普遍觉得很容易,因为如果只看流量数据的话,海外市场增速肯定比国内快。”

在跟英雄互娱CEO应书岭交流中也发现,相比上一代公司普遍做的是代理国外游戏的生意,应书岭更希望他们这代游戏人真正做出影响海外的产品。事实上,在部分国家或地区他们已经做到了。

很多人通过两个细节了解到这家公司。英雄互娱成立即登陆新三板且估值百亿;董事会阵容强大,有沈南鹏、包凡、徐小平等大佬的加持。

但外界有所不知的是,他们在国内与海外市场的占比已经达到1:1。在港澳台这些区域,英雄互娱的明星产品《全民枪战》广受欢迎。他们在台湾有700万的注册用户,达到了30%的人口覆盖率。

根据App Annie发布的数据,亚洲地区移动电竞下载榜单上,英雄互娱有三款游戏进入了下载榜前十,而前十名基本都是中国企业。

在乌镇,这位80后将他对出海的理解和思考与《中国企业家》做了分享。

CE:电竞赛事越来越热,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应书岭:电竞是一个不错的方向,而且我们越做越有信心,它的普及度在飞速上升。今年无论是《英雄联盟》还是《王者荣耀》的赛事观赛人数都创下新高,对于整个产业来讲是好事,这会直接影响到电竞行业的收入能力。

本质上来讲体育的核心收入来自于授权和赞助,今年《王者荣耀》和《英雄联盟》的赞助也都创下新高。过去一个赛事的赞助金额基本在千万级别,今年过亿了,而且打得非常凶。最后他们都觉得定价是不是有些低了。但其实腾讯也不愿价格过高,他们还是希望在电竞领域进行长远的布局。

电竞未来影响的是传统娱乐体育产业。现在25岁以下的年轻人基本都在看电竞,已经很少有人关注足球、篮球了。也许再过10年,我们谈到足球篮球就像现在讲围棋象棋一样。而且电竞产生的商业价值远远超过传统体育产业,因为它的聚合效应更大,发展速度更快。

CE:最初进入这个行业时,你有预见到这么快的增速吗?

应书岭:我觉得我们是比较幸运的一代人。过去很多人做游戏、从事电竞是被生活所迫,比如网吧少年,他们认为这是能给生活带来收入的一种方式。

这个产业最大的变化在于,很多人因为热爱而更多参与进来。像我,从小是玩电竞游戏长大的,有很深厚的感情,我们对游戏的感情远远超过上一代做游戏的人。游戏对于他们而言,可能更多是一种盈利的工具,讲流量讲变现,但我们这代人做游戏有情怀在里面。

CE:从哪些细节可以看出这种差别?

应书岭:我们更希望看到玩家开心,对这点的追求超过对游戏收入的追求。

CE:怎么判定玩家开不开心?网游时代的公司希望玩家提升装备质量,在对抗中所向披靡的爽,对他们而言也是一种开心。

应书岭:你说的很对。但我们会在其中做一些平衡,做更多让步。在淘宝搜我们的招牌产品《全民枪战》,至少有一万个卖家在出售相关产品,这就是在向生态让利。

CE:在这个产业链条上,你们做什么不做什么?

应书岭:不论在国内还是海外,我们不会扎得那么深,主要还是做游戏、做赛事、做电竞服务商,这是公司最主要的定位。我们还是希望让合适的人做合适的事,不去越位。

CE:对游戏的这种热情和情怀,会让他们这代人对游戏产业有不一样的影响吗?

应书岭:现在已经看到一些变化了。这一代游戏公司很多都在走出去,这在过去是很难看到的,都是代理海外游戏。腾讯也是一个例子,过去是一个很大的游戏发行商,但现在是一个游戏开发商。

海外用户越来越接受中国公司研发的产品。很多《王者荣耀》的海外用户说要玩中文原版,《全民枪战》里他们也更愿意联到国内服务器,他们觉得中国服是最全的,甚至为此会去学中文。就跟当年我们因为好看的漫画学日文一样。文化在变迁,这个时代中国有机会做出最好的游戏,完全具备全球出口能力,现在证明也的确如此。我们海外跟国内市场占比已经达到1:1了。

CE:有什么案例佐证吗?

应书岭:去年,我们去考察一家欧洲非常知名的电竞企业。这家企业是在整个欧洲排名最好的电竞企业,出发之前我们还在讨论要不要考虑投资甚至收购它。

结果到了当地一看,用我们现在稍微简单一点的话来讲这个企业“土得掉渣”,完全是上个时代的企业。我们的工作人员带去了整整16箱的设备,其中13箱伦敦大多数人都没见过,更不要去谈使用了。后来我们就只想做自己的办事处,好怀念中国的那些供应商,他们可以做这、做那,他们的技术和设备都很先进。但欧洲有些公司的创意很好,很新奇,就是基础建设这一块差太远。

CE:过去提到游戏大家更喜欢暴雪。

应书岭:我也是暴雪粉,其实心里还挺难过的。暴雪所有的游戏我都玩,大学期间我们学校的暴雪服务器都是我捐的。但在这样一个状态下,暴雪也遇到挑战了。

他们在某些品类方面还是具备一定的优势,比如我们最近在发行的《NBA LIVE》这款游戏,是美国三大游戏公司之一做的。他们对篮球的理解就比我们要深刻。

CE:你们在东南亚市场的表现怎么样?

应书岭:我们主要就是港澳台、东南亚市场,在整个区域拥有接近4个亿用户,大概是15%左右的人口渗透率。但我觉得明年会有一些变化。

印度市场稍微差点,大家都很重视,但在印度应该赚不到钱,一是当地消费能力弱,二主要还是美国人在渗透。

CE:之前听说中国公司出海的时候,会互相带量合作。

应书岭:都会有。在印度尼西亚,我们跟OPPO、华为的关系都很好。去年我们打了一场比赛,当天YouTube首页就是OPPO和我们的赛事。

CE:为什么中国公司尤其游戏公司出海变得容易了?

应书岭:做内容还是相对比较容易。美国几家大的企业还是更在乎基础设施,涉及到这些中国公司受到的压力就会比较大,比如BAT。但我们相对容易,是因为他们觉得内容是在帮助他们丰富生态。

CE:之前游戏公司都会存在一个风险,做出一款很成功的游戏,不代表所有产品都会成功,就跟拍电影一样。你们还会存在这样的困扰吗?

应书岭:还好。中国游戏公司现在更像美国的电影公司,更工业化和流水线。美国现在每年新片也很有限,主要都在拍续集。变形金刚、速度与激情,持续在出。对我们而言也是这样,有几个大的品类被市场广泛接受了,每年出续集就好。IP化是必然的趋势。但如果没有迭代3代以上,也不能称之为真正的IP。

CE:理论上,用户不应该更喜欢尝鲜吗?

应书岭:大家是有尝鲜的需求,但如果带着过去的一些痕迹,是不是你会更舒服一点?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