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早年坐过牢,中年创业失败,今年54岁了,他的公司的合同销售总额超过3000亿元

2017-12-05 18:52 | 作者: 王芳洁 孙宏斌

1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编辑|米娜

“我们原来做房地产,有了黑桃4、5、6,投资乐视时希望买一个JQK,结果来了一个黑桃3,但是你不知道最后万达来了,来了一个黑桃7,形成同花顺,虽然3、4、5、6、7很小,但是可以玩了。”11月5日,在武大企业家联谊会长三角峰会举办的“新时代·新未来高峰论坛”上,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风趣地表示。

孙宏斌口中虽说“可以玩了”,但他的潜台词是“快要获胜了”。自2012年至今,融创中国的销售额保持了超过50%的年复合增长率,今年该公司的合同销售总额超过3000亿元已成定局。其在房地产企业中的排名也在迅速靠前,现在已经成为了行业第四名。

2017年,孙宏斌的“白武士”之名,从行业内延伸到了整个商业领域:融创中国在这一年陆续完成了对乐视的驰援,万达文旅城资产包的收购,以及天津巨型烂尾楼盘星耀五洲的重塑都体现了这种延伸的思路。

掌握着千亿市值的融创中国,孙宏斌站在商业的高地上,他脚下是用失败累积起来的基石,从早年的牢狱之灾,到中年创业顺驰的失败,之后是绿城、佳兆业等收购案的折戟。54岁的孙宏斌,在获得财务自由之后,没有选择半退休生活,他一直站在生意场的一线,听得见炮火声,敢拼刺刀。

高周转 精品化

孙宏斌不高兴的时候,会把眼睛睁得像铜铃一样大。他口齿略微不清,语速很快,话语体系里感性的词汇十分丰富。总之,你很难从他身上感受到舒缓的情绪,他是一名斗士。

早在顺驰时代,初出茅庐的孙宏斌,就曾挑战过地产行业的权力格局,声称要在三年内做到全国第一。即使到了知天命之年,孙宏斌仍是那个桀骜不驯的挑战者,针对万科提出的“地产行业已进入白银时代”,他说太扯了:“现在是大公司的钻石时代,因为大公司在不断地合并小公司的市场份额。小公司都没了,这个时代就结束了。我觉得房地产的上半场还会持续5年、10年。”孙宏斌说。

孙宏斌的底气来自于融创中国的业绩。2017年1-11月,融创中国完成合约销售金额3019亿元,同比增长132%,提前完成了全年销售额3000亿的目标。

在地产企业排行榜里,融创中国是跑步前进的,目前这家公司的排名是第四名,已经确立了自己的地位。孙宏斌认为,这源于融创对房地产上半场特性的精准把握,即精品化和高周转。融创中国的产品定位于中高端,例如北京壹号院、苏州桃花源都是单价非常高的豪宅产品。地产项目往往在高单价和高去化之间难以保持平衡,因此排名在融创前面的三家地产公司,均以民生住宅为主打产品线。但融创中国实现了精品化和高周转两种特性,这背后当然有消费升级的时代因素。

孙宏斌认为,将来“不进前三名都很难”。这是由于融创中国手握大量土地储备。截至今年6月30日,融创的土地储备为1亿平方米,但这并没有包含一二级联动项目和旧改项目,加上6月之后陆续交割的万达文旅城项目,目前融创中国手握的可售土地面积达到2亿平米。

商业是一场长跑,拼的不是短期速度,而是保持理性的配速。2016年,中国房地产市场进入高烧状态,但从当年四季度开始,融创中国便不在公开市场拿地了,因为孙宏斌发现土地的价格已经非常贵,被很多同业轻视的宏观调控,实则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9月,融创中国启动了降杠杆战略,计划至2018年末,公司的资产负债率要降到80%,净资产负债率降到90%;至2019年末,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和净负债率均要降到70%。来自摩根士丹利的最新报告预测,融创中国2016~2019年净利润的年度复合增长率将高达83%。

不扯淡 不矫情

2016年12月,乐视危机爆发,最先浮上水面的是濒临断裂的资金链条。在亲自带队做了一个月尽职调查后,孙宏斌在今年1月拍板了对乐视体系约150亿元的投资,包括收购乐视网的8.61%股权,乐视影业15%股权,以及乐视致新增资完成后的33.4959%股权。

最初让孙宏斌心动的是,贾跃亭All in的创业精神。然而,150个亿并没有在短期内让乐视起死回生,大量的关联交易将这个庞大的生态体系拖进了泥潭。7月,贾跃亭出走美国,至今未归。同月,招商银行冻结乐视资产的消息被曝光,孙宏斌临危受命,接下了乐视网董事长一职。

何其难乎,扶大厦之将倾。“我常常问自己,如果死了,会有什么遗憾?我现在有,一定要在死之前,把乐视做好!”9月的融创中国业绩会上,孙宏斌落泪陈情。虽然贾跃亭的个人信用已经坍塌,但自始至终,孙宏斌没有说过对方一句坏话。即便贾氏家族无法兑现当初减持套现时的借款承诺,孙宏斌仍以人之常情视之。

毫无疑问,乐视是一个烂摊子。不过孙宏斌是乐观的,他是那种逆境中浑身干劲的企业家。“你说我投资乐视亏了,失败了,可我还没开始干呢。”

就任乐视网董事长之后,孙宏斌开始力推上市体系与非上市体系的切割,上市体系力图打造新乐视形象。10月25日,乐视宣布成立新乐视管理委员会,11月16日,融创中国宣布向乐视网和乐视致新合计借款17.9亿元,用于两家公司的一般运营资金。同时,融创中国旗下的融创房地产还同意为乐视网提供不超过30亿元的债务担保。近日,融创内部下发文件,集团开发项目今后将统一配置乐视电视。

无论是对乐视,还是此前对绿城和佳兆业,孙宏斌的投资决策非常快,尤其是后两家的出让方,最终都反悔了,孙宏斌也坦然接受。这让融创中国这家地产企业在投资圈有了白武士之名。7月初,经历了万达的股债双杀危机之后,王健林主动找到了孙宏斌,希望将万达商业旗下的13个万达城文旅项目和76个酒店项目打包出售。“万达看重的是我们的人品,王健林就想找个痛快的,决策快的,说话算数的公司。”孙宏斌意识到,“不扯淡、不矫情”的行事作风,已经为融创积攒了口碑。

在原先的交易结构里,文旅资产包的对价是295.75亿元,酒店资产包的对价为335.95亿元,总共631.7亿元。及至7月19日正式签约,在总货值几乎不变的情况下,富力地产以199.06亿元接手了酒店资产包,而融创中国为文旅资产包支付了超过100个亿的溢价。

尽管如此,孙宏斌仍然认为投资万达城是“一笔太好的生意”,因为从房地产发展的角度来看,下半场是要为人们构建美好生活,投资乐视、万达,就是投资美好生活。在孙宏斌看来,未来商业的发展方向是垂直领域,公司要有自己的IP、渠道、内容、场景,乐视加上融创、万达,就是一个IP内容的渠道和场景,可以对标迪士尼。

“乐视加上融创、万达,可以构成一个普通人的美好生活,先买套房子,再回家看个乐视电视,电视上放我们的电影,然后出门到万达城玩。”孙宏斌表示。

孙宏斌的预期正确吗?这名“白武士”在救人的同时,能否保全甚至强大自己?至少资本市场目前对他投出了赞成票。2017年,融创中国的股价一飞冲天,从年初的6.44元涨至最高43.55元。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