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拿到1.77亿美元D轮融资后,陈安妮首次分享了自己的焦虑

2017-12-09 20:53 | 作者: 陈睿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陈安妮

微信图片_20171209192032

陈安妮站在舞台上。这是她熟悉的位置,她从小就是孩子王,带领同学们一起演话剧,她有很强的共情心理,四年级时她参演《秋天的怀念》,扮演史铁生的妈妈这一角色,欲言又止、眼泪坠落,她的表演能令人感同身受。

12月9日,25岁的陈安妮以创业者的身份出现在了由《中国企业家》杂志主办,一汽-大众奥迪作为首席战略合作伙伴的2017(第十六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并做演讲。陈安妮是快看漫画创始人,也是木兰学院首届新领军者营学员。这次,站在舞台上的她,讲述了她的故事。

一个喜欢漫画的少女,本来已经没有机会成为漫画家了,阴差阳错,和同样年轻的一群人,创立和运营着一个漫画平台。几天前,她从年会主办方手中拿到“坐标”这个主题,她开始思考坐标意味着什么。

“坐标意味着一家企业不断在这个世界上找到属于自己的定位,同时也意味着一个创始人在这个社会上找到自己不断创作的价值。”她得出结论。

00后最受欢迎的阅读软件,排名第一的漫画平台,拥有1.3亿的用户,有近4000万的日活,这些是快看漫画的坐标。

但陈安妮正在思考自己的坐标。从一位大学生到一位创业者,数年之间,她能体会到,她的坐标也在不断突破象限。

陈安妮生于1992年,从小就喜欢画漫画。幼时,她的家境较为贫穷,父亲是建筑工人,母亲是缝纫师。爸爸妈妈、妹妹和自己,4个人住在一个十平方米左右的小房间里。她展示了一张6岁时候的照片,这个十平方米的小家只有一张床,大家都睡在这个床上,小时候,她就扶在床旁边的书柜上看漫画书和喜欢的文章,在书柜上写作业。

她曾告诉记者,对于幼时她有一个印象,每次快开学的时候,她都会问妈妈,有没有学费可以交。柜子里放了很多零钱,但它们似乎就是这个家当时拥有的所有钱。

陈安妮9岁的一天,妈妈告诉她,自己被查出了非常严重的心血管疾病,要住院。她问,你怎么回家,怎么没有住院。妈妈说,因为没有钱,所以没有住院,开了药就回来了。陈安妮记得,妈妈当时还说,你要认真读书,好好赚钱,妈妈才有可能过上幸福的生活。

“我的第一个坐标跟漫画真的没有什么关系。”陈安妮说。她喜欢看漫画,会攒下零花钱去买漫画书,也会在黑板报、书本上、课桌上画漫画,但她不会去奢想成为漫画家。她沿着一条被大众认定的路径,认真读书、考上重点大学、学了经济专业,大学时也想过自己将来可能会进入金融行业或者外企,总归目标之一是挣很多钱给妈妈,让她有一个有电梯的房子。陈安妮说,她的第一个坐标,是一个大学生。

第二个坐标的诞生,同样来源于家中变故。大二那年,她的父亲遭遇车祸,父亲一时之间无法承担起家里唯一经济来源的重担。“在大二的时候,我开始谋求自己赚钱。”她和学弟温城辉创立了M方工作室,温城辉负责出资、推广和销售,陈安妮负责创作设计明信片。她把学校生活画成明信片,在校园里卖,一张明信片16元,成本是1元多,毛利是14块多。最后,这一批明信片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卖出了一万套,毛利实现约14万元。接下来,陈、温等合伙人,将这个模式复制到华南地区几乎所有大学,针对每一个大学都设计了具有其特色的明信片。

与此同时,陈安妮开始在微博上发布自己的漫画作品。第一条微博漫画作品,陈安妮画的是大学食堂打饭的故事,每次食堂大妈都大勺一挥,舀起大勺肉,抖一抖,再把勺里剩下的东西放到饭碗里,这条微博转发非常多。“这一发就该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渐渐的,“伟大的安妮”这个微博上,出现了很多粉丝,粉丝在评论里鼓励她,安妮你继续画吧。出版社也私信她,认为她的漫画内容有市场,希望帮她出版一本漫画书。陈安妮获得了创作的成就感,在微博画漫画这件事就延续下来了。

紧接着,她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漫画书《尼玛!这就是大学》,画了一年的校园生活,收获了5万元的稿费。画到2014年时,“伟大的安妮”这个新浪微博号收获了1000万粉丝。

“我开始发现一件让我很惊讶的事情,首先我发现我作为一个漫画作者,我竟然能够在微博上获得1000万的粉丝,其次我发现我发的每条漫画作品都能获得5万、10万以上的转发,非常多的评论。”

30万次转发、8万余条评论,在陈安妮看来,不过是当时她的漫画作品在微博上受欢迎程度的常态,“我经常发一篇作品就上微博的前三名。”她还记得,王菲发布离婚微博那天,微博转发最高的就是天后的这条信息,转发40万+,第二个转发超过40万的,就是她的漫画。

“我很震惊。”陈安妮说,“微博上还有很多像我这样的漫画作者,100万、200万、300万、800万粉丝。那个时候我就想不得了了,漫画一定是大众非常非常认可的载体,所以漫画才能够获得这么大的影响力,因此,我开始了我的第三个座标。”

作为一个拥有1000万粉丝的网红,一条广告能拿到几十万的价格,一年能实现一两千万收入。“对于一个大学生来说,实际在当时过得非常非常滋润的。”她说。但她看到的是,当时只有自己或少数几个漫画家能够获得这样的认可,作品能获得这样的传播,“可能对于我来说,我不仅仅想要创造这样的价值”。

2014年,陈安妮和自己的同学叶名香,如今快看漫画的联合创始人之一,北上创业,创立快看漫画。“我们希望做一个原创平台,我退到幕后,扶植像我这样的漫画作者。”

“一开始到北京的时候,很多投资人并不相信漫画这个行业能够变得大众。我记得当时我跟很多投资机构说,我觉得漫画未来一定是一个亿级别的市场,一定会有超过亿级别的用户,这些用户非常喜欢漫画。当时大家都不相信。”陈安妮说。

没有人投资她们,她们就自己投资自己。一方面,她们成立梦当然工作室,通过运营“伟大的安妮”,获得收入;另一方面,陈安妮作为快看漫画当时唯一的产品经理,从零开始开发一个漫画平台APP。

她们在五道口的华清嘉园,租下一个一百平米左右的民宅,眺望窗外能看到不远处的网易大楼。她们请了10余名和她们一样的应届毕业生,吃、住、睡在一起,客厅是办公室,餐厅是会议厅,三个房间每一间上下铺住4个人,“当时在我们公司工作的人,他们都不太敢跟家里人说自己在哪儿上班,因为听起来特别像传销。”

陈安妮快速回忆了快看漫画的创业历程:“那个时候我不懂什么是移动互联网,因为刚毕业,就找工程师、设计师,开发出来了快看漫画1.0。然后当时还经历了很多的非议。我在微博上发了一篇漫画,叫《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来讲为什么我们要做快看这个APP,当时这个漫画转发了几十万次,在网上有很多捧的,有很多踩的,公司也出现过资金链断裂的情况。一点一点走到今天,成立了三年左右的时间,我们现在获得了1.3亿的用户,近4000万的月活,近1000万的日活。我们签了2000多部作品,我们签了1000多位作者。”

“我们在中国的漫画APP里面排行第一名,我们市场份额比第2-6名之和还多。我们不仅出了图书,我们还出了周边的衍生品、电影、动画片、电视剧。我们还开启了我们的国际化战略,我们不仅引进了海外的优秀作品,我们还把中国的作品输入到了海外,我们还有热门作品正在影视化的开发过程当中,在不久将来大家可能会在大萤幕上、电视上看到快看漫画的作品,不仅是APP上面以漫画形式展现的作品。”

“第四个座标,下一个坐标在哪里?”陈安妮问。她认为,自己的第一、第二、第三个坐标,都是以个人成就为目标的自我驱动,第四个坐标,她将之关联的是“我们想要做什么?我们想要创造什么?我们想要到达哪里?”

2017年12月1日,快看漫画宣布获得1.77亿美元D轮融资。陈安妮认为,到今天,快看漫画达到了一个新的坐标,这个位置令她感慨万千。

“这个消息的公布对我来说既兴奋又焦虑。兴奋在于它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中国的原创漫画行业从来没有进过这么多钱,中国的漫画家过去也没有看到这么多的钱,对于一个过去非常热爱这个行业的人来说,这件事情对我来说是很兴奋的。但是为什么我又是焦虑的呢?快看漫画在这个行业里面是一个领先的位置,意味着有很多规则需要由我们创造。”陈安妮说。

一直以来,常常有人问她,中国为什么没有《海贼王》这样的国民级的IP?

“这样简单的问题不仅仅是说为什么我们没有创造出这样的作品,这背后牵扯一整个行业的问题。我们有没有足够多的钱在这个行业?我们有没有足够多的钱吸引足够多的从业者,我们有没有足够多的从业者能够发掘足够优秀的天才型的内容创作者?因此我们是不是有足够能力创造出像《海贼王》这样的IP?”陈安妮说,“对于从业者来说,我们深知耕耘这个产业是多么不容易。快看漫画的下一个坐标很可能不再是个人成就驱动,我觉得更多是一个行业的使命感。”

陈安妮表示,中国上一代最传统的漫画家,他们过去被出版社骗,拿不到稿费,没有太多的用户,甚至都没有专业助手,也没有专业生产环境,基本的保障都没有。这个产业要发展,就需要有人去建立这些保障。“我们慢慢感受到也许做这件事情所带来的价值远远超出我们原来想象的本身。”

“因此我觉得下一个坐标对于我们来说,更多的是深入地去耕耘这个行业。我们启动了3S的计划,我们希望接下来投入更多的资金、人力、精力到这个行业的上游产业建设当中,去培育中国原创漫画力量。我们可能会做动漫教育,我们可能会做作者经济和福利的体系,我们可能会做制作公司,帮助生产好的产品,我们会做更多的市场营销帮助作者营销他们的作品,让更多的用户看到、去完善整个产业链的发展。”

陈安妮认为,00后的阅读趋势正在发生改变,移动互联网改变了信息的获取途径和位置,让00后越来越少看网文、小说,越来越多地看漫画。“大家可以知道,今天90%多的最热门的IP改编自当年80后、90年最热门的网文。那么下一代最热门的IP将会改编自这一代的95后、00后他们看的最热门的漫画。”她说。

在演讲的尾声,陈安妮再一次提到了迪士尼。迪士尼这个“梗”,不久前曾被她用在自己的演讲中,用来表示,自己创立快看漫画之初,怀抱将之打造成迪士尼的梦想,并不能被人相信、甚至被视之为奢望。

“我们想一想历史上、世界上最伟大的、最好的内容公司迪士尼,动漫公司。我们遐想一下,如果漫画能够衍生出国民级的IP,未来不仅是动画片、电影、电视剧、衍生品,如果诞生出中国特色国民IP,像迪士尼那样建造属于我们自己的中国特色小镇,那将是一件多么令人兴奋的事情。而如果中国的特色IP能够走向世界,代表中国的力量,又是一件多么令人激动人心的事情。”

陈安妮说,创业这件事情,最美丽的地方就在于,你一次又一次不断突破自己的象限,找到一个新的坐标,“每一个新的坐标连接起来成为一个丰富的、立体的,我们想象中的美好的图景。”

“对于快看来说,我们美好的图景就在于我们有一天扶植出真正的中国的原创力量,创造出属于中国的感动人心的作品。我希望在这条路上我们还能一次又一次的去找到一个新的坐标,一次又一次地去触摸、到达、穿越、领略每个象限的风景,到达那个散发光芒的、我们出发的时候原本以为我们到达不了的远方的坐标。”

她才25岁,她的团队也非常年轻,也许这一次,时间会站在她这一方。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