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金融赋能实体经济 如何实现可持续性,金融家们这么说?

2017-12-13 17:08 | 作者: 王博

1

 

金融是服务业,与实体经济的发展荣辱与共。离开实业,服务业无法生存与发展。2016年,国内实现IPO 248家,直接融资约为1633亿元,间接融资规模为16951亿元,共融资近1.9万亿,这支持了实体经济的发展。但是,全年从增量来看,2016比2015年增加了十几万亿资金,资本市场的融资1.9万亿,体量还是不大。那么如何让金融脱虚向实,更好的服务实体经济,如可让金融投资和实体经济发展实现双赢,如何让金融创新为实体经济发展增添动能,如并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12月11日,在由《中国企业家》杂志主办,一汽-大众奥迪作为首席战略合作伙伴的2017(第十六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一场特别的尖峰论坛上——金融创新赋能实体经济,银行家、新金融创业家,投资公司的大佬们在激烈的讨论中回答了这些问题——参加本次论坛的企业家为中国银河金融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杜平、渤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李伏安、华软资本创始人董事长王广宇、融360联合创始人CEO叶大清、安心保险董事长黄胜、凤凰金融总裁张震。(排名不分先后)

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如何做到可持续?

李

 

李伏安:今年夏天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强调,金融的本质是支持实体经济。但是我认为,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应该分为两个层面:对金融不发达的地区要加大支持力度,而对金融过度发展的地区则要适当抑制和调节。因此,宏观调控就显得尤为重要。一方面,如果实体经济的发展并不需要过分充足的社会资金,那么大量资金就会到处寻找机会,反而给实体经济带来冲击。另一方面,如果金融业的平均利润率高于实体经济的回报率,也会导致资金从实体流向金融领域。美国次贷危机便是教训,中国绝对不能再走到这一步。

中央强调的这个问题在中国经济运行现状中处于非常核心的地位,也是非常普遍的现象。经过大半年的调整,大家都感受到了压力。从12月9日政治局会议讨论经济工作的情况来看,这将会是今后相当一段时间内的基本政策,剑指资本过度向金融领域倾斜的趋势。否则,任何实体企业,大到集团企业,小到刚刚有了启动资金的公司,都会盲目向金融领域进军。然而没有实体经济的发展,金融业的利润也无处可依。

十九大后,中国经济体系的调整应该是往上述方向去。银行当然是想有一个商业可持续性的大环境,但是如果整个社会不把秩序建立起来,银行也很难经营。正是因为一些非正规机构不计成本,以损失、破产为代价,降价倾销,影响正常的风险管控,给实体经济带来很大的风险。所以,只有营商环境得到净化,建立了基本竞争规则,我们才能有一个真正健康、可持续发展的金融运行环境。

王

 

王广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央提了五个重要的任务,三去一降一补,去产能去库存大家理解比较深入,很多企业做得也非常好。前段时间看到做钢铁、水泥的朋友,了解到今年是他们历史上赚钱赚最多的一年,产业应该说随着供给侧改革,尤其是大宗商品得到了很大的变化。

我从实体企业的角度分析一下这个问题,为什么全社会都要关注金融服务实体经济,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40年的改革开放,传统统实体企业用比较低的成本发展起来的制造业已经走到头了,能够简单使用土地资源、原材料、释放人口红利,这样的商业模式已经走到头了,所以在当下,我们看到的情况就是传统的实体经济没有一家特别好的。为什么金融不去服务于实体经济呢?根本的原因就在于实体经济的利润率是不够的。如果实体经济总资产回报率到相当高的水平,怎么会没有资金不进实体经济。所以,现在的实体经济,如果不走补短板这条路,不能够转型升级,不能走科技转化的这条路线,不能从高速发展走向高质量的发展,不能转变商业模式,成为一个新型的实体经济的企业,这样的企业迟早都会遇到跟金融的对立关系。

我们总说硅谷好,硅谷的背后有华尔街,那么多风险投资机构和成熟的资本市场、银行的支持。日本、欧洲的金融业发达,因为他们有非常丰富的制造业和实体经济在支持。我们一方面讲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也要避免对立的关系,把这两个对立起来,以打压某一个的方式获取另外一个的发展,可能不是正确的逻辑。

叶

 

叶大清:金融是国民经济的血液,金融系统从央行,中国人民银行到银监会到所有的金融机构,可以说是血管,跟人的身体是一样的,不光我们的大脑、心脏、肌肉甚至是需要我们的细胞都是需要血液的,中国的确金融结构性失衡,可能资金去了一些重要的器官,那些不重要的器官,我的脚底等等,需要的时候是不够的。一个健康的人的身体,是每个细胞都需要血液的。

广义讲很大一部分实体经济很重要的一部分是与老百姓消费相关的,如你去吃饭、看电影、买东西,旅游、接受教育和培训,这些和消费者或者是零售金融这一块相关的,中国和美国、英国,这些金融行业强国的差距,我们忽视了。尤其最近也是因为消费金融很小的细分领域,现金贷的领域受到了一些影响,大家就把零售金融、消费金融当成了洪水猛兽。有一个比喻,一个县城一个人得了癌症让所有县里面的人都去化疗。

回到融360,为什么我们还在亏损,我们是一个很典型的互联网平台的模式,我们对于用户,中国的老百姓和小微企业是免费的,我们是跟金融机构收费的,这跟中国其他的金融科技公司不一样,他们跟用户收费。去年亏了1.96亿,这跟平台模式也有关系,亚马逊这个公司亏了十几年,亏损的公司不妨碍它成为伟大的公司,我们高速增长,今年全年还是亏损的,但是如果我们把钱投资在产品、用户体验上就会给用户带来价值。

我们前后有四轮私募融资,包括最近上市,也算第五轮融资,跟投资机构、私募股东等都是很公开、透明、坦诚的沟通。美国上市风险批露中,我们第一条风险就是说企业亏损,并且未来可能持续亏损。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去融资的原因,盈利的公司为什么要去上市融资呢?上市是为了企业更好地发展,可是如果只有盈利才能上市,这可能是一个悖论?

杜

杜平:关于这一点,我对叶先生的观点是认同的。资本市场应该扶持企业发展,既包括现状也包括对未来的预期,股票的好坏我们往往不是只看它今年或者是当前的盈利情况,而是还要看对未来的预期,超过你预期的股票往往给你带来更大的收益。未必眼前亏损的公司不是好公司,这个观点我是认同的。

很多收益最好的公司是高科技公司,从美国到中国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比如腾讯在亚洲是第一大市值的公司,要说是不是一上市就是赚大钱的公司,未必。从这个角度来看,金融支持实体经济,服务实体经济,其实也带来另外一个话题。我们很多中小企业是符合未来产业发展方向的,但是眼前可能会遇到财务上的困难,甚至市场上经营上的困难,作为金融企业怎么支持,这个问题,去年我的看法和今年的看法有些变化,不同的金融机构对不同的企业的支持其实是有定位和阶段性目标任务的,企业处于什么样的发展阶段,支持的金融机构性质不一样,如果说一个纯粹创业公司,银行来支持它,难度比较大,你不能一味抱怨银行,我还是认为这样。

我做了十几年银行,银行拿的是储户的钱,对存款投资者要负责任,不是风投机构,初创阶段或者是初创之后的阶段,没有形成固定的盈利模式的中小企业,更多的资金来自于民间是合理的,来自于VC,或者是其他的股权投资基金公司,有高风险承受能力和高回报投资偏好的人,投资于初创公司的企业应该是更加合理的;第二,银行是不是完全不支持,这和银行转变观念也有一定的关系。我离开银行十几年了,不是特别了解,但是我也接触到,银行的经营理念还是比较稳健,传统的偏多一点,更加强调抵押、担保甚至其他的保证形式。从国外实践看,很多年前,很多业务完全没有担保也没有抵押,你参不参与市场的竞争,如果不参与你出局,你要参与就得提高你的风险管理水平,应该把转变观念和提高风险管理能力结合起来,有担保就没有风险吗?取决于怎么博弈。

黄

 

黄胜:保险公司服务实体经济的过程当中,我有两个很深的感受:第一,中国的金融业总体来讲是落后于中国实体经济发展的,意思就是说中国金融业对实体经济的创新和有效供给是不足的,所以才造成了金融赋能实体经济这个问题。实体经济赋能金融才是正道,实体经济才是基础,为什么变成了金融赋能实体经济,最本质的原因就是中国的金融业是滞后于中国实体经济发展的,中国的华为、格力等很多优秀企业都走向世界了,把爱立信打败了,把有些顶级跨国企业打败了,但是中国的金融业还没达到这样的水平。

第二,造成这种状况最根本的原因,国家为了维护国家和老百姓的稳定把金融风险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是兜底了,所以造成了我们国家的老百姓包括我们的一部分的金融企业,风险意识单薄。金融业是经营风险的行业,金融风险这么大,大家为什么都喜欢搞金融?过去这么多年,金融搞得好就好,搞不好卖牌照也挣大钱。很多人投资金融就是抱着这样的错误的看法。国家兜底金融风险,债券刚性兑付,银行不会倒闭,实业从业人员,包括老百姓都觉得要搞金融业又安全又有暴利,这样必不能长久。

那么未来,金融怎样实现飞速发展?不忘初心,老老实实为实体经济服务,用先进的金融技术等。

张

 

张震:金融是非常严肃的,其实没有窍门。(但是技术却可以提高效率、降低成本。)传统金融机构以前服务一个客户可能要增加一个人,我们服务1万用户和服务600万用户,边际成本增加是比较少的,只是增加了一定的IT人员和服务器。便利性也很明显,以前如果想做一个金融服务,可能要去一个物理网点、坐公交,现在通过APP,24小时全世界各个范围内都可以享受到这个服务。

以前很多经营性小额贷款银行批不下来,因为没有完整的征信,现在,通过大量的数据,如非标准化的数据以及互联网的行,社交行为等,来做风控,对真正有需要的人群进行放款。都是在支持实体经济。

如何防范金融风险?

黄胜:中国金融业风险防范目前进步还是很大的,这里就不多讲。我想强调一点,如果我们把产品创新服务放在老百姓和实体经济上,而不是脱实向虚加杠杆空转,就是最好的风控。中国保险业发展很多时候以产品为中心,而不是以真正的客户的需求为中心。传统的保险公司是什么理念呢?通俗点就是坏人理念,你在我这儿理赔,假设你是个坏人,你要骗我的钱,你要拿很多证明,这就是所谓的理赔难。而现在互联网保险是用科技手段,创新的模式把所有人当好人的,所有的业务流程、核心制度设计,怎么方便,怎么少跑一趟,保险不用等,一部手机全搞定,点点滴滴从理念的革新开始,当然这里面要提到一点,大量的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技术应用也是非常重要的。

王广宇:挑出来真正有创新的企业,我们有两个做法,一个是做投资的角度,最核心的还是投给优秀的企业家,防范风险唯一的法门,投任何一个技术、商业模式都有投错的时候,只有投人不投错,那每个行业都可以赚钱。新实体经济,传统的实体经济要转变成科技领先,能容纳更多的优秀人才就业,提供高质量优秀的产品,环保持续的新兴企业,最重要的因素是企业家要转型,企业家要有更宏大的经营视野,更有效和精细化的管理能力,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学更多的金融知识,是化解实体和金融之间的最重要的办法之一。

第二,我们在探讨创新的手段。怎样支持中小企业的发展,特别是中小型科技企业。很多人都希望像马云讲的故事一样,去洗手间遇到了大佬,5分钟搞定了大佬,去了纳斯达克上市,(这不现实)。其实更多还是来自金融机构、社会融资,我们为中关村科技型中小企业提供成长债,拿他们的期权,让他们拿到成本在8、9个点这样子的债务融资,他们去发展他们的业务,发展更好的时候,我们再推动他的期权和投资。

李伏安:与实体经济的发展状况相比,金融服务仍显落后,这个情况一直存在——前几年金融业太容易挣钱,导致大家一拥而上,这对行业来说并不是好事,只会让行业更乱。

我一辈子都在从事金融工作,以前是以金融从业资格认证考试来淘汰不懂金融却想来做金融的人。比如,不具有5年以上金融从业经验的地方政府官员是不能到金融机构担任职务的。最近20多年,金融业开始有所变化:房地产大佬拿了20亿贷款,就能赚到5亿利润。真正能够跟上实体经济发展,或者对经济发展有创造力和推动能力的金融从业人员却越来越少,或者他们虽然有很好的想法,却不能利用这些想法赚到钱,这是矛盾之一。另一个矛盾则是,金融太多太乱和创新、专业化面临挑战的现象并存。对于这些问题,我们既要充分认识,也要抱有信心——现在还是中国金融发展的好时代,值得我们深耕细做。

杜平:关于风险问题,现在的创新怎么应对可能带来的风险,先举一些数据,这两年大家蜂拥而至,都觉得金融好干,我只说两个数据。第一,金融业主体是银行,银行的资产盈利能力,也就是资产收益率到现在为止平均也就1%,这是很低的,受经济周期影响这几年是逐步下降的,前几年达到过1.5%,世界上比较好应该是1.7、1.8以上,我们现在只有1%,如果融资成本再增加一点,坏账率再提高一点,银行赚什么钱?大家说银行赚钱,我觉得作为第三方应该为银行说句话,银行业并不那么容易赚钱。

可是为什么看起来银行每年占资本市场净利润收益率那么高呢?那是因为银行业资产规模大,其他非银行上市公司平均盈利能力差。这一点大家不要搞错了,到你做银行的时候就会发现银行不那么赚钱。银行是资本消耗型的行业,随着业务规模的扩张要不断补充资本金,不断往里面注钱的,很多人觉得银行好做,投几十亿、上百亿就可以一劳永逸了,不对的,放几年不动的话股权就可能被稀释掉了。

我们可能对银行这个行业分析不够,大家觉得金融业赚钱,没有分析市场竞争程度,收入结构是什么,盈利能力到底有多强,我们可能缺乏认识。

第二,去年在清华学习,和老师交流的时候,听说全国去清华的状元有80%的学金融去了。清华是工科为主的(当然现在也综合化了),80%的学生都跑到经管院去了,认为容易赚钱,出来工作好找,有点急功近利,如果说全国都在做金融,其他实业没有人才了,金融钱从哪儿来?服务对象都没有了,或都服务亏损企业,银行将来怎么生存,其他的金融企业怎么生存,这是第二个。不一定趋之若鹜是好现象。然后大家做重复的工作,导致的风险会是什么样,大家可以想象到。

从资本市场特别是股市的风险来看,大家总觉得和经济周期相关度不大甚至是负相关的关系,或者是说没有发挥晴雨表的作用,上市公司质量是不一样的,上市之前全是好的公司,一上市就变脸,做假的公司太多了,我们国家太缺乏真正有企业家精神的上市公司了。上市公司的主体如果好的话,资本市场就会健康发展。第二从中介来说,确实要有专业的人才能够对行业进行分析,对企业发展进行分析,一家公司或者上市公司的好和坏,从初始阶段就应该有判断标准,这家公司治理是不是完善,管理团队是不是专业,财务是不是规范,内控是不是严密等。

第三,监管上来说,也需要进一步完善。虽然前面讲了亏损的公司未必不是好公司,这是就企业发展阶段而言的。最后强调一点,尽管我国资本市场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

但监管政策还是比较符合中国国情的,这个不能脱离,证监会对所有的上市公司都有盈利性要求,是希望对投资者负责任,初衷还是对的。中国和国外市场是有差异的,我们有自己的国情,我们的投资者中中小投资者占比偏高,对风险的判断和厌恶程度以及对回报的预期等都差异较大,这就导致监管部门在监管时不得不更加关注,我相信随着市场的发展,未来监管部门的政策和制度会不断完善,这需要一个过程。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