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两年融资总额超过120亿元,这家公司要做汽车界“小米”

2017-12-28 14:26 | 作者: 马吉英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微信图片_20171228141558

摄影/史小兵

不少造车新势力都说要做“中国的特斯拉”,但威马汽车却选择做“小米”。

2017年12月11日,上海威马汽车品牌发布会。这个时间比蔚来汽车在12月16日的亮相早了几天。“半年前就定了这个时间,那时候还不知道蔚来汽车会在后面几天办活动。”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沈晖说。

威马的第一款产品——纯电动SUV车型EX5也在发布会亮相。这款车的起步售价在20万左右,最大续航里程600公里,跟小米一样,威马瞄准的是更主流的市场,以大规模量产为目标。产品理念更偏德系,造型也不像别的新造车公司那么夸张,而是中规中矩。

2017年底是新造车公司频繁亮相的时间段。11月初,蔚来汽车传出新一轮10亿美元融资的消息。12月4日,零跑汽车宣布获得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简称“红杉中国”)领投的PreA轮融资,这也是零跑汽车首次外部融资。12月15日,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宣布结束A+轮融资,确认了阿里巴巴参投小鹏汽车。

相形之下,威马的融资进度也在加快,在2017年12月内,它宣布两轮融资:百度和腾讯等机构相继投资。

12月5日,威马汽车宣布百度资本领投、百度集团等跟投的新一轮10亿美元融资,跟投机构还包括SIG海纳亚洲、阿米巴等互联网战略投资者及互联网财务投资者。在12月11日的发布会上,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陆奇也现身演讲,在强调百度对汽车工业的重视和人工智能布局的同时,也表达了赋能威马的态度。“我们认为他(沈晖)是汽车工业非常优秀和卓越的企业领袖。”陆奇说,“威马虽然是一支新军,但是具有一系列非常非常重要的核心能力、设计能力、研发能力、供应链能力等。最重要的是,我们高度认可威马的产品理念和产品战略。”

12月22日,威马宣布获得中国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五矿资本(香港)、腾讯集团、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的新一轮投资。

光源资本是威马这两轮融资的独家财务顾问。“光源资本很荣幸在仅仅一个月之后再度促成国家队+大战投+顶级基金的大局。威马已经站在完全崭新的起跑线上。”光源资本创始人郑烜乐表示。

按照威马官方的说法,算上2016年的A轮融资,威马汽车的融资总额已经超过120亿元。

但理工科背景出身的沈晖看上去不算激动,用SIG合伙人任剑琼的话说,沈晖一直是“恒温”的。对比威马跟其他新造车项目,她认为威马的特点是“有移动互联网思维,对传统汽车行业也有敬畏之心”。

但在她看来,这个领域的创业难度之高,也是不可忽视的现实。“一方面,未来中国市场最大,增量在全球最强劲,所以中国汽车产业的创始人,一定是全球的风云人物。另一方面,中国汽车产业法规的复杂度高,给创业者的捆绑也是最多的。”

跟其他新造车公司面临的未知困难类似,2018年对威马汽车来说,将至关重要。

2018年一季度,威马EX5将小批量生产,沈晖觉得那时候自己会“心里比较有底”。4月份的北京车展,威马将正式接受订单。沈晖坦承,从小批量到大批量,是一个难度不小的“鸿沟”。

除了内部自身压力,威马的紧张感还来自于外部。“我们认为,新造车的是友商,跟我们没有直接竞争关系,到目前为止大家都是零。现在主要面对传统汽车公司,他们明年上的车我们怎么来和他们竞争。”沈晖说。

沈晖是谁?

多年前,沈晖已经是中国汽车行业的风云人物。

他曾在美国零部件公司博格华纳担任中国区总裁,2007年加入菲亚特集团,出任菲亚特动力科技中国区首席执行官、菲亚特中国副总裁。2009年底,在李书福的邀请下,沈晖加入吉利,成为李书福收购、整合沃尔沃、并将其扭亏为盈的操盘者之一。

这段时间也是他职业生涯中受关注度最高的阶段,但在2015年的第一天,他还是选择了告别吉利——也放弃了在吉利的股票。按照吉利汽车在2017年12月份的股价计算,他调侃自己放弃了9位数的财富。

但无形中,他也走上了一条有更大可能性的道路。

当时是新造车势力的早期起点,比如蔚来汽车在2014年11月成立,当年12月,贾跃亭也在微博宣布乐视SEE计划,开始造车道路上的“蒙眼狂奔”时代。

沈晖也想造车,他当时选择的是加入车联网公司博泰集团,出任集团CEO。跟沈晖一样,博泰集团创始人应宜伦在当时也有一个宏大的造车梦想,两人一拍即合。在此之前,沈晖曾做了100多页的方案,“一定要推倒目前(传统汽车行业)的思路”。2015年4月,博泰首款概念车ProjectN在上海车展上亮相。ProjectN也是新造车公司中,第一台亮相的概念车。

但到了2015年底,沈晖这段短暂的职业生涯就画上了句号。据称,由于两人思路不同,沈晖告别博泰,成立了新造车公司威马汽车。

从公开报道看,沈晖对那段经历不愿多谈,但在威马汽车的投资人看来,沈晖以往的经历已经让他在创业阵营中占有优势。

“他的经历覆盖了供应链、整车、车联网三个领域,也完成了一个要做自己的品牌的前期积累,”任剑琼说,“每一段经历都是为今天的威马加分的。”

她特别认同沈晖团队的一点是,“沈晖是整合过沃尔沃全球的供应链的。你去把所有造车新力量码在一起,他们有没有人做过这样的事情?有没有操过这么大的盘子,捏合过质量、制造、供应链的盘子?”

这种行业积累除了在投资人那里获得加分,更重要的是给威马选择自己道路提供了参考。

首先是自建工厂。沈晖研究了美国有名的几个电动车品牌的兴衰,比如Tesla、CODA、Fisker等,得出的结论是代工这条路走不通。他调侃,可能是自己心理承受能力比较脆弱,如果威马的产品在别人的工厂生产,自己会“睡不着觉的”。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11月,威马位于温州瓯江口的工厂开工,一期固定资产投资67亿元、规划产能10万辆。

为什么选择温州?“我们不想去以前已经有汽车企业布局的地方,”沈晖说,“温州的供应链很完善,但没有新能源项目,并且离我们其中一个重要的电池合作伙伴宁德时代很近,宁德时代的工厂离我们的工厂只有160公里,从运输角度讲也是十分便利的。”

选择温州也面临一个挑战,瓯江口地区是填海而来,工厂地基打桩打到地下60多米,连续打了三个月。

在市场进入的节奏上,沈晖也做出了暂不进入国外市场的决定。这一方面是考虑到自身资源多寡,另一方面也是基于品牌。

“在欧洲,我认为新品牌是完全没有任何机会的。在美国,新品牌也要从高端切入,先把大家的眼球吸引住,才可能跑量,特斯拉的逻辑是正常的。”沈晖说。但威马的思路是,以优品美价的切入方式,先把量跑起来。这种思路只有在中国市场才能行得通。

此外,威马选择走量路线,也是希望避免特斯拉式的资金困局。“其实你看国内过去几年出现的一些新的品牌,只要目标对,市场对,短期之内这个量是能上去的。”沈晖说。

不一样的朋友圈

阿米巴资本专注于TMT行业早期及成长期公司的投资,用创始管理合伙人王东晖的话说,阿米巴以往的投资风格是,“几乎不投任何硬件,尤其是智能硬件”。但威马汽车打破了它的惯例。“从电动汽车到智能汽车到自动驾驶,是一个非常大的行业。今天世界上最聪明的资本、互联网公司、传统车企都在往这个方向倾斜资源,像谷歌、百度、软银……一旦电动化、自动驾驶释放出来后,产业非常大,未来有数倍能量,把整个出行行业做一个彻底的颠覆。”王东晖告诉本刊记者。

新晋投资方也给威马汽车的未来带来了潜在资源。

以投资机构SIG为例,目前SIG围绕车已经有系列布局,比如二手车平台天天拍车,分时租赁平台途歌,停车场项目ETCP等。此外,SIG也投资了大量移动互联网项目,基于移动端的各种泛娱乐、文化等项目的日活有几个亿,其中最突出的是今日头条。“一个To C的产品将来要做推广,或者跟目标人群交互,是需要这样的平台支持的。”任剑琼说。

七海资本也是威马汽车的投资方之一。2017年9月,七海资本创始合伙人熊明华加入威马,出任副董事长。作为腾讯前联席CTO,熊明华希望布局一个技术到运用的AI产业链。其中,车是AI硬件落地的非常重要的场景,熊明华希望能积极参与。

沈晖认为,威马的朋友圈不仅仅只限于投资圈,更重要的是在供应链和渠道营销端。

“我搞供应链很多年,与很多供应商保持了良好关系,现在我们创业初期比较困难,大家都是用最低的成本、最配合的态度、最快的速度来帮我。”沈晖说。

在沈晖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幅字,上面写着“四海之内,皆兄弟也”,据说这是沈父所题。每次跟零部件商开会,他都会跟对方把这几个字念一遍,这也是他争取对方支持威马的一张“感情牌”。

而在渠道端,关键人物之一是威马汽车合伙人、战略规划副总裁陆斌。

在2015年加入威马汽车之前,陆斌已经在几个汽车公司有过从业经历。在上海通用工作8年后,2013年,他加入吉利汽车,2014年底又加入奇瑞汽车。2015年7月,他离开传统汽车行业,开始找创业机会。

2015年12月份,陆斌在上海虹桥机场附近的一家酒店大堂跟沈晖聊。当时他有一份跟造车相关的书面资料,其中很多想法跟沈晖想的不谋而合。“我说那就赶紧开干,还是要抢时间的。”陆斌说。

鉴于陆斌以往的从业经历,渠道搭建成为陆斌的主要工作之一。“中国做过汽车零售的投资人,70%我都熟悉。”以上海通用为例,陆斌发现,渠道投资方把网络卖掉了,“现在有钱了,能力还在,还想干点事。现在他们可以和威马合作,甚至进入到主机厂的股权架构里去,威马在这方面是非常开放的”。

12月底,威马汽车的渠道已经完成第一批签约。按照陆斌之前的计划,店面的建设周期有9个月,2018年9月份便可以开始卖车。

所有新造车公司都必须面对的生产资质问题,威马也已经找到了迂回的解决方案。

截至2017年12月初,发改委已经向15家新造车公司发放了生产资质,在4月份的采访中,沈晖称威马的生产资质正在申请当中,大概会在今年三季度有结果。但在目前15家公司中,并没有威马汽车的名字。

不过,这或许并不会影响威马EX5进行销售。2017年2月,威马汽车子公司曾以11.8亿元收购大连黄海汽车100%股权。外界猜测,这是威马汽车的曲线救国之举。

“收购大连黄海是因为我们希望北方能有一个制造基地,大连黄海对我们也是一个很好的补充。具体生产什么样的产品,我们准备好了再对外宣布。”在2017年4月份接受媒体采访时,沈晖如是说。

一百多年前,福特T型车面世,成为“世界上第一种以大量通用零部件进行大规模流水线装配作业的汽车”,也奠定了福特汽车在工业史上的地位。对威马汽车来说,第一款车型也是以规模化量产作为关键目标,它能成为新造车领域的福特吗?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