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王劲正面回应百度起诉景驰一事:我真的很冤

2017-12-29 17:57 | 作者: 陈睿雅

屏幕快照 2017-12-29 下午5.56.32

12月28日,在景驰科技发布会的群访环节中,景驰科技创始人兼CEO王劲回应了被百度起诉一事,表示当时归还了仅有的一台电脑和两台打印机,而丢失的电脑和打印机,已损坏并且报废,更换新设备后再也没有见到和使用过。

12月28日,景驰科技宣布将从硅谷迁回黄埔区广州开发区,在此建立全球总部,硅谷仍将保留研发中心,以此吸引高端人才。

景驰与黄埔区广州开发区达成的合作还包括:

1.景驰科技将在广州市开发区内进行常态化运营,首个无人车常态化商业运营示范点选址在广州国际生物岛;

2.从2018年第一季度起,全年将量产500-1000辆无人驾驶车;

3.景驰科技将同黄埔区广州开发区、广州开发区金融控股集团和其他知名基金,围绕景驰打造100亿元的产业基金,投资无人驾驶上下游产业及人工智能项目等。

据悉,黄埔区、广州开发区是广州的经济大区,拥有广汽本田、广日专用车等多家整车企业,并聚焦各类汽车相关企业近160家。据黄埔区、广州开发区方面提供的资料,“这种规模和数量在全省乃至华南地区都是少见的。”

今年以来,广州市提出“IAB”计划,举全市之力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和生物医药产业。景驰落户黄埔区、广州开发区,正是基于这一背景之下。

王劲在致辞时说:“我们非常高兴,也非常期待,祖国,我们回来了。”

发布会其中一个环节,景驰CTO韩旭和技术副总裁杨庆雄分别乘坐一辆景驰无人车,从区政府的峻祥路缓缓驶向发布会,绕行场地中央的水池半圈,车顶的激光雷达飞速旋转,车型仍为林肯MKZ。王劲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今天你们见证了方向盘后面不坐驾驶员的无人车,这在全中国应该是第一次。”

王劲在媒体群访环节,就数日前百度起诉景驰一事,“最后一次在媒体上谈论此事”。他说,“我不想在媒体上打口水仗”,截至目前,自己并未收到法院和百度方面的相关函件。

至于丢失的电脑和打印机,他解释道:“我归还了当时我仅有的一台电脑,有物证;也归还了我仅有的两台打印机,都有证据的。至于丢失的电脑和打印机,那台打印机已经损坏并且报废3年,电脑出了故障,也报废了两年。报废以后他们给我更新了新的设备。”

“那两台设备,在我离开的时候都叫残值为零。百度有一个折旧的过程,3年以上残值为零。我本来以为啥事没有,结果在(离开百度前的)最后一天才发现有这个事,百度说,你还得赔钱,我还很奇怪,两台一起赔了318块钱。”王劲说,“报废了3年的东西,还卖了我318块钱。”

他开玩笑道:“当时觉得心里面有点冤。我又没拿,打印机3年多前被更换了一个,电脑2年多前被更换了一个。我再也没见到,也没用了。到最后一天突然告诉我,你不拿出来我不让你离职。但是再过2、3天,我就要飞到美国新公司报道了,那怎么办?所以我赔了钱,为了两三年前就坏掉、报废掉的、残值为零的东西。”

“我真的很冤。”他又笑着强调了一遍。

此外,他表示,3月31日是他在百度的最后一天,4月3日是他入职景驰的那一天,“我在任何时候没有在两个公司同时工作”。

景驰并非第一家落户广州的无人驾驶公司。面对国内竞争,王劲表示,无人驾驶这个技术才刚刚开始,市场可以容纳很多参与者,还未到相互竞争的程度。目前,美国的无人驾驶技术还在领跑全球,国内应该互相配合,去抢夺全世界的锦标赛。

“不管哪一个队胜出,我们都为它鼓掌。”他说。

以下为王劲接受媒体群访的内容,有删减:

1、关于总部落地

选择此时回归的背景?

王劲:我们前面5个月在硅谷打造无人驾驶的技术。之所以在硅谷,是因为那边人才比较集中,那边测试的法规更早地公布。

我们6月就拿到了加州的测试牌照,那时候咱们中国的无人车上路还没有比较规范的法律法规。所以今天大家非常高兴,我们国家推出了很多支持无人驾驶的政策和法规,尤其大家可以看到北京在10天前,也推出了无人车上路的法律法规,让我们感到非常的兴奋。

你们应该跟其他地区的政府也谈过了,最后是什么因素促使你落户在这里?

王劲:其实广州是一个一线城市,是广东发展得最好的一个城市,这里的人才、技术、产业的基础,尤其是这里的领导干部,思想开放、战略上高瞻远瞩,让我们觉得在这里有一个很好的发展机会。当然,中国遍地都是机会,中国有非常多的地方,都非常适合无人车的发展。

之前我们与其他省份如安徽等,也谈过合作了?

王劲:合作是非常广泛的,我们选择这里做总部,但合作可以有很多地方。我们觉得安庆是座非常好的城市,能够帮助中国的无人驾驶,也能帮助景驰更快地推动这个技术。

总部的话,有多少个城市跟我们谈过?

王劲:其实很难界定,我跟人家谈的时候很多是从合作开始谈的。是从“kiss”开始算谈恋爱,还是“握个手”算谈恋爱?因为你这个问题我没有准备,所以我不知道怎么界定,但关键是我跟谁“结婚”了。今天我们是举行了“婚礼”,我们就不要谈其他“女朋友”的事了。

珠三角有非常雄厚的产业基础,景驰可以在这里找到怎样的客户群?上下游产业链该如何衔接?

王劲:大家跟我一样,可能都注意到了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规划和战略机遇。我们觉得在这里,无人驾驶不仅是一项技术,它是一整个产业的变革和革新。它会牵涉到非常多企业和方向,它不仅仅包括汽车制造产业、汽车出行产业,还包括智能智造产业。智能制造除了汽车以外,车载电脑的制造、传感器的制造,其中包括激光雷达的制造,这些都不是简单的技术,有待于我们在广州、大湾区的环境下,共同培育、推动这样的产业升级。

明年1季度起,将全年量产500-1000辆无人驾驶车,这个是全部由景驰来完成的吗?

王劲:这个由景驰来完成,看怎么定义。我们肯定会和车厂合作,来制造无人驾驶汽车。今天还主要是以现有车型进行改造。我们从一季度开始,逐步实施这个计划。

目前有可以透露的车厂吗?

王劲:我们会选择一个很好的时机跟大家宣布。

景驰总部搬回国内,美国那边算分部?和中国的总部将如何分配工作?

王劲:我们在美国永远会保留先进的研发中心,有很多原因,很多高端的人才仍然在那边;硅谷也在源源不断地帮我们培养无人驾驶的人才;同时那也是一个我们吸引全球最高端、吸引顶尖人才的跳板。

大家知道,人工智能是一个人才之战,最重要的就是人才。我们需要在全球范围内,来吸引人才,当然我们也非常期待,在广州这个沃土来帮助、培养人才。我们也宣布了,3年要培养1000个人工智能、无人驾驶的人才。同时我们也会引进100个以上的高端人才。所以,中美之间的配合是这样的。

2、国内竞争环境

景驰会怎么面对无人驾驶方面其他团队的竞争?

王劲:无人驾驶这个技术才刚刚开始,大家前面的未开垦之地还非常广阔,可以容纳很多很多人。所以今天这个开阔的地方,大家都还很弱小,都在努力的中间,根本还不会到相互竞争的程度,现在是谁能跑到前面,这是一个赛跑,尤其在今天,从某种角度,美国的无人驾驶技术还在领跑全球,我们应该想办法继续超越、成为全世界的领军人物、国家。所以在国内大家谈不上竞争,而是应该互相配合、去抢夺全世界(无人驾驶)的锦标。

景驰的无人驾驶与前东家百度的技术区别大吗?

王劲:我们的技术和谷歌、Uber、cruise automation等等领先的无人驾驶技术,都有很多类似地方也有很多本质不同的地方,这也包括和百度。但是从本质上来说,大家都从一个物理原理、数学原理来开始,每个团队实现无人驾驶的方式根本不同;但实现的功能和使用的基础原理,都一样。

就像汽车都有四个轮子,每一个车厂有完全不同的车,但是你说原理,它们完全相同。

您认为,国内谁是潜在的竞争对手?

王劲:我觉得现在谈竞争对手太早,应该说大家都是同行,我们都是中国队,今天我们非常骄傲地说,从技术表现来说,我们是中国的冠军队,我们希望我们能代表中国、为中国赢得无人驾驶的锦标赛。从另外一个角度,中国队不管哪一个队胜出,我们都为他鼓掌。

您在大公司的经验有哪些可以用到景驰创业这件事?

王劲:其实每个团队不太一样,最开始我在硅谷做事情的时候,那个时候还是软件产品;后来到了互联网产业,现在已经演进到人工智能产业。人工智能产业跟别的产业有相似的地方,也有很大的不同,就是人才的重要性,远远、远远超过任何一个我之前经历和我看到过的产业。

所以我们是鼓励创新的文化。

我们这个企业是非常强的创新的氛围,同时为了鼓励创新,我们不仅是自主权大了很多很多,我们给大家创造的环境也是非常宽松自由的。我们在硅谷的办公室,从第一天起,CTO就去安装了一个桌上足球,然后马上就有两台乒乓球桌,还有台球。台球我是不敢轻易上去打的,因为输的要做俯卧撑,经常一输输下来做2、300个俯卧撑。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非常骄傲的是,到现在为止,整个公司乒乓球没人打得过我。

3、景驰的商业模式

在商业模式上,景驰是不是会聚焦在公共交通这一块?

王劲:是的,公共交通、共享出行。从一开始我们的突破口是Robottaxi,但是不一定用狭义的角度去说出租车,而是用无人驾驶来提供共享出行。

程维讲,无人车只有一二名才能存活下来,作为创业公司,面对滴滴这样的超级独角兽,他们有非常非常多的资金和人员投入,怎么看待跟他们的关系?

王劲:我们跟所有的出行公司,包括滴滴,包括网约车、出租车,都是非常完美的合作关系。我们跟他们不竞争,我们可以帮助他们每一家,他们如果跟我们合作可以挣更多的钱。

你们会为他们提供技术解决方案?

王劲:我们的商业模式跟很多合作方谈下来,他们是非常欢迎的。因为我们不单单不跟他们竞争,我们是来帮他们提高运营效率、提高他们的利润率。包括我们跟车厂,我们不是取代整车厂、tier1的供应商,我们不是竞争关系。

我们做的事是前人没做过的,所以我们从一个新兴的角度切入,我不探讨太细。

现在有实质性合作在推进了?

王劲:我们都在探讨,碰到出租车、网约车、车厂公司的领导,都在很虚心向他们请教。我们这种技术公司,你们想要我们怎么合作?因为我们希望,我们最根本的商业模式,就是参与到一个最好的生态圈,未来的发展一定是生态圈的发展,所以我们在寻找生态圈里的合作伙伴。网约车、出租车、车厂、零部件供应商,等等,我们都把它界定为我们的合作伙伴。

这跟之前说的“以无人驾驶为核心的出行公司”的定位,还是保持一致的吗?

王劲:从整体来说,宏观来说,肯定是一致的。因为汽车问题一定是出行问题,交通工具解决的就是出行问题,我们一定是用无人驾驶技术帮助解决出行问题。

我们明年在安庆开始投放无人车,是谁来运营?

王劲:具体到每个城市,我们明年到时候再公布。

那接下来融资,咱们会考虑腾讯、阿里吗?

王劲:我不具体评论了。我希望,四海之内,皆兄弟。中国的公司应该团结起来,推动和打造中国的无人驾驶。我们在全世界范围内竞争,不是国内的竞争。所以我们希望我们的同行、上下游、相关方面一起推动无人驾驶走的更快、走的很好、走的安全。

您曾经在演讲中说过,无人车业务想做好,一个是得到产业支持,一个是自身技术足够好,就这两点,景驰的优势体现在哪些方面?

王劲:我们的优势几个方面最好,第一我们人才最优,第二技术发展最快。这个行业快鱼吃慢鱼,第三ecosystem,我们通过打造产业基金来实现多赢,一起来建造一个强大、健康的生态。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