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他创建了上交所,办公室有两块匾,一块写着“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另一块则写着…

2018-02-22 15:55 | 作者: 田甜

屏幕快照 2018-02-22 下午3.53.04

早年的上海证券交易所流传一个传说:有几次A股股价连续下跌,尉文渊走到交易大厅中央,表示股价要涨,股市果然开始涨,以至于交易所的红马甲们都看尉文渊的行动来决定股票是买进还是卖出。

尉文渊,这位中国证券市场早期拓荒者的人生带有传奇色彩。他敲响了上交所的开市之锣,5年后却因“3.27国债期货事件”引咎辞职。后来他又出任华锐风电董事长兼代理总裁,8个月后却因内部分歧和矛盾而毅然辞职。

尉文渊出身于军人家庭,15岁时他成为一名军人。在新疆伊犁住地窝子,冰天雪地练就了吃苦耐劳的品格。待恢复高考后,尉文渊考入上海财经大学,毕业后进入国家审计署工作。

体制内工作相对按部就班,尉文渊希望尝试更有挑战的工作。在时任人民银行上海分行行长的帮助下,1989年,尉文渊得以调入人民银行上海分行金融行政管理处当副处长。第二年,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在上海宣布开发浦东。

个人人生轨迹的转变就这样与时代大局巧妙地联系到一起。

彼时,国内资本市场的初级形态正在形成。在北京,王波明、高西庆、李青原等人创办了证券交易所研究设计联合办公室;深圳已有10个股票交易柜台,经济特区的证券公司已经开始受理深圳发展银行的股票转让业务。而上海,浦东开发自然需要民间资本的力量参与进来,证券交易所应时而生。

1990年,时任上海市市长的朱镕基在海外访问时宣布,上海证券交易所将于年内开业。只有半年的筹备时间,当时国内对证交所还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尉文渊主动接下英雄帖,筹备上交所。

多年后,尉文渊回忆这段往事时说自己是少不更事,却无知者无畏,“当时只知道交易所是搞证券交易的,没想过会有今天这么大的影响。”

上海在解放前是远东的金融中心,旧上海战乱频繁,证券市场并没有得到很好地发展。如何筹建证券交易所?尉文渊找到曾经参与旧上海证券市场的老人学习经验。他没有得到理想答案,只好进一步深入调研。

尉文渊曾在一本书上看到香港联交所交易大厅的照片。为了找到类似的场所,他跑了上海好几个地方。通过先期考察否定了好几个场所,这时有人说北外滩的浦江饭店有个大厅,浦江饭店是一幢已有150年历史的欧式建筑。尉文渊顶着正午的烈日,步行来到浦江饭店。看到这个大厅很有模样,于是便敲定为交易大厅。

当时发达国家的交易所都是以口头竞价交易为主。国内金融界人士也看好这种交易方式。因为交易的股票就那么几只,口头交易能制造气氛,使交易所不至于太过冷清。

但尉文渊坚信,高科技日新月异,90年代新建的交易所就应该采用电子交易方式。他大胆地从上交所500万元筹备资金中抽出100万元来,搞电子交易系统。

如此之大的跨越,谁也不能保证成功。交易的规则是什么,需要遵守哪些程序,当时国内连这些最基本的问题都没有搞清楚。负责电脑交易系统开发的工程师接到指令后,硬是在半年内搞出了一套系统。

1990年12月19日这天,上交所开业。

尉文渊对这一天期待已久。但他来不及多体味,还有太多细节要在最后的几天内敲定。比如他从电视上看到纽约证交所开市时的敲钟颇具仪式感,他决定以敲锣的方式来开市。最开始找来的锣有脸盆大,而且单薄,敲上去没有一点浑厚之感,后来几经挑选他才看上了中意的铜锣。

现在国内证交所交易员穿红马甲、管理人员穿黄马甲的惯例是自上交所开市留下来的。上交所大厅的色彩为冷色调,尉文渊认为,如果交易人员穿红色,整个市场的色彩比较鲜艳,气氛就显得有活力。他叫人去买红布,结果工作人员认为黄色更好看,擅自决定买了黄布。尉文渊重新叫人买红布做马甲。交易所开业时,因为已经做了几件黄马甲,于是临时决定管理人员穿黄马甲。

12月19日这天,尉文渊起床后,一只脚肿得厉害,连鞋子都穿不上。顾不上太多,他向邻居借了只大号鞋,穿了一大一小两只鞋叫人背到现场。

尉文渊一瘸一拐地和工作人员一起布置现场。嘉宾悉数进场,忙到后来他的脚肿得愈发严重,只有倚靠在墙上迎接嘉宾。11时是鸣锣开市时刻。时间正在逼近,来宾们还在大厅兴奋地议论参观,相当一部分人员没有进入开市仪式现场。按照设定的程序,尉文渊需要在上交所理事长授权下鸣锣开市。

电子显示屏已经开始显示交易数据,现场秩序还没有得到维持。情急之下,尉文渊敲响了上交所第一声开市之锣。“如果我不发布指令,电脑就会全部乱掉。敲锣的时候,我都不知道交易能不能正常进行。”他事后回忆道。

这也是中国股市第一锣。

此后几年内,中国证券市场发展速度之快,连尉文渊自己都没想到。筹备时负责电脑交易系统开发的工程师曾问尉文渊,设计的需求量多大,尉文渊说了3000笔,这一数值很快就被突破。

上交所第一笔交易就跨越进入电子交易时代,这一点为中国证券市场规模化扩张、中国股民在短短几年内翻倍增长奠定了基础。

尉文渊还首创股票无纸化交易,不仅节省了交易时间和投资成本,也杜绝了假冒股票扰乱市场的可能性。

筹备上交所时,尉文渊就提出要创办一份证券报。取得新刊号并不易,但上交所需要及时传递交易信息。1991年4月,尉文渊创办了上交所内刊《上海证券》,它是《上海证券报》的前身。

这份内刊一出刊就销售一空,几个月后发行量超过十万份。当时的媒体报道,一个卖茶叶蛋的老太太,看到卖《上海证券》比卖茶叶蛋生意好,于是改卖报纸了,不久后,这位老太太也成了股民。

从创办内刊到正式出版报纸,尉文渊影响力日盛,市场开始揣摩尉的文章,甚至其中某一句话的含义。随着中国证券市场日益成熟,这一状况才逐渐有所改变。

“过去我在报纸上讲话,行情可以变化个100点,现在一点都上不去,这是件好事情,说明市场大了,成熟了。”1995年尉文渊曾感慨道。

尉文渊在担任上交所总经理期间的成绩,主要有市场扩容、推行国债期货等。1992年,尉文渊到美国考察了1个月,他深有感触,一个市场的健全与发展必须解决好两个问题,一是开放,二是自由竞争。经过一系列变革,到1993年,上交所交易席位已从最初的50个扩大到6000个。国债期货也使得资本市场和货币市场得以很好地连接。

1995年,国债期货的一宗多空交易——“3·27国债期货事件”意外终结了尉文渊在上交所的职业生涯。1995年2月23日这天,上海万国证券在交易的8分钟内砸出1056万口卖单,面值达2112亿元的国债,当日开仓的多头全线爆仓。

上交所确认空方主力恶意违规,这一天被英国《金融时报》称为“中国大陆证券史上最黑暗的一天”。万国证券掌门人管金生因此身陷囹圄,尉文渊也因监管失察引咎辞职。

多年后,尉文渊回忆这段经历表示“无憾”。当时上交所成立的条件还不成熟,更多是基于浦东开发等政治因素推动。然而,计划经济的桎梏,高度集中的管理体制,交易机制规则的不完备也为快速发展的上交所埋下隐患。作为证券市场早期的拓荒者,尉文渊或许不得不付出某种代价。

此后,尉文渊搞过贸易,也关注投资,目光渐渐锁定实业。2012年8月尉文渊以股东身份空降华锐,担任代理总裁,被媒体视为“卷土重来”。不过这一次任期更短,只有8个月。

2011年,华锐风电上市后一度陷入亏损。2012年4月,华锐风电董事会决定成立一个调研组,由尉文渊牵头,对公司进行全面的摸底。经过调研尉文渊认为,华锐的问题在于高速扩张后刹不住车,比如当时华锐建了一堆生产基地,产能利用率最多也就30%,而应收款高达百亿。

出任代理总裁后,尉文渊首先对华锐组织架构进行改革。公司内部27个部门被砍到9个,华锐集团原来是个市场管理部门的角色,直接指挥一线的生产与经营。尉文渊构想,今后华锐集团应当成为一个智脑,各子公司是发达的肢体,集团主要是做战略规划与计划管理、标准制定,包括支持与服务。与此同时,他把大量权力下放,意图让各个子公司独立经营,自负盈亏。  

部门精简意味着人员减少。在尉文渊任上,华锐员工总数由4000多人减少至1600多人。有的员工无法接受,打着条幅到华锐办公大楼去抗议,尉文渊却不以为意。

2013年5月13日晚,华锐董事会一直开到14日凌晨,争议激烈程度前所未有。

尉文渊提出的一项决议,9名董事会成员7人弃权,尉文渊除了自己外只得到一票支持。他当场手写辞呈,离开华锐。

他的离开带有宿命意味。正如尉文渊在华锐的办公室墙上挂的两块匾,一块写着“仁者无敌、铁面革新”,另一块则写着“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