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独家对话朱啸虎:区块链泡沫今年会破,到死亡谷右侧再谈创业和投资

2018-03-08 10:44 | 作者: 焦丽莎,米娜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640.webp (5)

摄影:史小兵

摘要:在他看来,“区块链的泡沫今年肯定会破。任何一个技术浪潮都需要经历一个S曲线,从疯狂、增长到泡沫期,然后走过一个死亡谷,再慢慢起来。真正做事情的人,应该在死亡谷右侧再去投资和创业。”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焦丽莎 米娜  编辑 | 米娜

“炒币就是赌博,而且是在被高度控盘的赌场赌博。”昨天(3月7日)下午,从国贸到机场的路上,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接受了《中国企业家》的独家专访。在区块链泡沫日趋膨胀的今天,朱啸虎以“古典互联网”的姿态再次站在风口浪尖,但是对于时下热议的问题,他都并未回避。

对于“古典互联网”的标签,朱啸虎并不反感,“古典互联网至少有两个事不做,违法的事情不做,收割弱者的事情不做。如果把这两件事情定义为古典互联网,我很高兴能够坚持做古典互联网。”

在他看来,“区块链的泡沫今年肯定会破。任何一个技术浪潮都需要经历一个S曲线,从疯狂、增长到泡沫期,然后走过一个死亡谷,再慢慢起来。真正做事情的人,应该在死亡谷右侧再去投资和创业。”

那么,他在等待一个怎样的时机?“如果说区块链是风口,出现一个日活千万的应用雏形将是标志性事件,但是现在还没有看到。”

以下为对话内容:   

CE:你买过比特币么?

朱啸虎:没有。挖矿的公司我也没有投。

CE:最近在看区块链项目吗?

朱啸虎:看过不少。现在国内一半的创业项目都是关于区块链的。

CE:有没有投资?

朱啸虎:没有,暂时没有投资任何区块链项目。

CE:你认为区块链技术的真正价值是什么?

朱啸虎:从用户的角度来讲,区块链领域什么时候能出第一款千万日活的应用,是这个行业能不能真正起来的标志,这也是最难解决的问题。

就像当年我一直说《愤怒的小鸟》是移动互联网兴起的标志性事件。2007年第一代iPhone面世,在2009年出现了第一款风靡全球的应用《愤怒的小鸟》。区块链如果是真的风口,应该会出来一个这样的标志性事件,但是目前还没有看到。

CE:有人说,比特币是区块链第一个真正成功的应用?

朱啸虎:区块链除了炒币之外,没有其他任何应用能真正活跃的。但炒币就是赌博,而且是在被高度控盘的赌场,这个我们是坚决抵制的。

在技术上,区块链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另外,区块链目前应用的场景都是虚无缥缈的,不是真实存在的。用大量的存储和计算冗余去解决第三方记帐的问题,这个从根本上就是不成立的。

CE:你认为目前区块链项目解决的都是伪需求?

朱啸虎:对,解决的是创业者幻想出来的需求。正是因为解决不是真实问题,所以没有人用,这是相辅相成的。

比如我投资滴滴,出行的需求是真实存在的。滴滴融了大约150亿美金,也是因为这个需求是真实的。区块链发展到现在,没有出现解决真实需求的公司。我为什么不投钱?因为我下不了手。

CE:从什么时候开始看区块链项目?

朱啸虎:去年夏天我们在硅谷的时候,区块链和ICO就非常火了,我们了解过。

我首先关心到是到底能不能解决用户的真实需求,再看为了解决这个需求,什么技术是最合适的。很多创业者上来就讲技术,说要做人工智能,要做大数据,要做区块链,套路都是一样的,我认为这种创业者都是在追逐一些概念,基本上都是没想清楚的。

CE:你看区块链项目,最看重的是人还是事?

朱啸虎:我们做早期投资一定是人和事都要看。中国的牛人创业者非常多,但是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区块链项目是在抓用户的真实需求,这是最大的问题。

CE:马化腾两会期间答记者问,提到腾讯已经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在票据上。如何评价BAT做区块链?

朱啸虎:更多是在做试验。对于BAT来说,他们最怕错过一个大的技术风口,肯定需要去做试验。他们需要做防守型布局,这是毫无疑问的。真正做技术研究,也应该由BAT或者政府部门投入资金来做。如果是创业和财务投资,还是要等过了死亡谷后,现在还处在第一个刚刚拉伸的泡沫期。

对创业公司来说,如果这个风口是伪风口,进去很可能就是先烈。

当年不管是PC互联网,还是移动互联网,有多少先烈?在PC互联网时代,iPhone出来前,有十年的功能机时代。我们投过一个功能机时代的微信,也做到了上千万用户,现在成了先烈。

CE:这一波区块链的泡沫跟以前的资产泡沫、互联网创业泡沫,有什么不同?

朱啸虎:完全不一样。互联网泡沫是大家看到了存在问题,但市场的钱太多了,拼命去追求投资项目。区块链泡沫完全是投机炒币,ICO在去年让很多年轻人暴富。大部分炒币的人都知道虚拟货币没有价值,是投机的。但是冲着未来可能的财富效应,他们还是冲进去了。

CE:区块链这个泡沫什么时候会破灭?

朱啸虎:今年肯定会破。任何一个技术的浪潮,背后都要经历一个S曲线。首先是一个疯狂的、增长的泡沫期,然后是一个很深的死亡谷,然后再慢慢起来。所以,在死亡谷右侧开始投资或者创业,才是比较靠谱的。

现在不要着急,李笑来也是这么说的。过去的互联网发展路径也是这样的,亚马逊是1996年成立的,即使投资人错过了当时的亚马逊,但是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以后,你再去投,现在也涨了很多倍。另一个例子,2000年的时候,网易的股价跌到1美金以下,现在是300多美金,成长空间也是看得见的。

CE:这个泡沫会以什么形式破呢?

朱啸虎:上来的快,下来的也快。

CE:外界给你贴上“古典互联网”的标签,你认可吗?

朱啸虎:古典互联网有两个事不做,违法的事情不做,收割弱者的事情也不做。如果把这两件事情定义为古典互联网,我们很高兴能够坚持做古典互联网。

CE:如何评价瑞波币?

朱啸虎:概念非常好,跨国银行转帐,但也没有实际应用。

其实,我们早年投过一家公司,是做外汇交易的,现在每年能帮助阿里的速卖通节省几千万美金的外汇交易成本,这才是有价值的。

CE:最近福布斯出的数字货币富豪榜,币安CEO赵长鹏身价100多亿,只用了6个月的时间,你怎么看这件事?

朱啸虎:瑞波的创始人据说已经世界首富了,但我认为财富本身不表明任何事情。我们关心的是,犯法的事情我们不做,违法道德底线的事情我们也不做。我们没有道德洁癖,但我们是有底线的。

CE:现在有很多投资机构投的公司也做了ICO项目,获得了很高的回报。

朱啸虎:有些钱我们是不愿意赚的。首先,向没有专业投资经验的,所谓的不合格投资人私募,在大部分的国家都是不合法的,这种事情我们肯定不做。其次,通过收割弱者来获利,从道德上也讲不过去,这种钱我们肯定不赚。

有些公司在VC圈里融不到钱,就去做ICO,这种公司本身肯定做的不好,我们宁愿关掉,也不会支持他们做ICO。

CE:ofo拿了阿里17.7亿元借款,会改变战局吗?

朱啸虎:再等等看吧,3亿美金也没多少钱。而且现在大家都不想打仗了。

CE:如何复盘ofo和摩拜的合并破产?

朱啸虎:我们真的不会为了我们的利益,去强迫公司做什么。关键在于创始团队到底想做什么样的事情,他做事到底为了什么。我只能告诉你,ofo投资人都是见过钱的,而且我们都合作过很多次,合作过很多项目。如果ofo的团队真的是为了公司利益,愿意打下去,即使真的打到山穷水尽,我们和我们的兄弟基金都会支持到底的。

CE:ofo能否走出现在的困境?

朱啸虎:关键看他到底想要什么,如果他真的从公司角度出发,投资人会愿意投。

CE:滴滴外卖上线了9个城市?滴滴做外卖是有很大决心的吗?

朱啸虎:当然是。

CE:为什么滴滴和美团的互相渗透越来越多?

朱啸虎:这是中国互联网环境决定的,早期的阿里、腾讯也是这样的,后来经过尝试才划分出了边界。但是今年这个边界也在被打破。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