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阿里独家代理《旅行青蛙》后,“蛙儿子”现在咋样啦?

2018-04-11 15:38 | 作者: 陈贝蕾

屏幕快照 2018-04-11 下午3.36.33

4月2日,阿里宣布与日本游戏公司Hit-Point达成战略合作,将在中国大陆地区独家发行旗下现象级手游《旅行青蛙》,这是自阿里涉猎游戏领域以来,一个为数不多的亮点。

值得玩味的是,在阿里游戏发布的官方微博上,“还会有更多与阿里巴巴集团的的合作内容展示”这句话引起了大家更多的想象力。

或许,在阿里版《旅行青蛙》中,蛙儿子会给你带来淘宝优惠券,会帮你偿还蚂蚁花呗,能在外出旅行中帮你选择旅游景点,同时用户可以在飞猪上选择同款行程特价飞行团。我们还可以猜测,这款《旅行青蛙》会不会变为云养蛙,会不会结合区块链。

官微中的另一句话也披露了《旅行青蛙》中文版的内容:“旅行青蛙即将出发游览中国的大好河山”。这样一来,众多牵挂蛙儿子命运的老母亲以后就将可能见到更多具有国人共鸣的景点,比如北京、杭州、西安、洛阳、张家界、西双版纳等。

不过,事实真的会像阿里预想的那样美好吗?

据App Annie 数据统计显示,这款一度霸占App Store 免费排行榜第一的“佛系”手游日渐下滑,排名已经跌出百名之外。

游戏行业的生命周期较短,一款爆红的游戏维持不了半年就会被其他游戏的热度取而代之。

那么,对于这样一款“凉凉”的游戏,阿里接手的意义又在哪里?后起之秀阿里游戏能够借此撬动游戏市场的一角吗?

尽管游戏本身没有中文版,《旅行青蛙》却仍然在2017年年底连续多日力压《王者荣耀》成为iOS免费榜首,在国内创造了超过3000万的下载量,一时刷爆朋友圈,成为火极一时的静置类游戏。

但很快,因为玩法单一、外挂丛生和安卓版本的要素不健全等原因,导致玩家迅速流失,日活跃度下降90%。

游戏热度的减退,使得一些网友并不看好阿里拿下《旅行青蛙》游戏的这一代理,也有网友称,阿里对游戏市场的反应太过迟钝。

然而,这款凉了的游戏并非只有阿里感兴趣。在阿里发布独家代理《旅行青蛙》之前,有人曾爆料腾讯高层也曾与《旅行青蛙》开发团队接触,并透露出收购意愿。更早之前,腾讯甚至还在手机QQ空间发布了一款和《旅行青蛙》十分相似的《旅行熊猫》。

腾讯或许是想通过该游戏进一步丰富产品线,被阿里捷足先登。

我们可以猜测,游戏本身的活跃度或许不是阿里最关心的方面,通过此举与腾讯游戏展开竞争,对腾讯布局的《旅行熊猫》等静置游戏产生影响,也是阿里合作的重要考量。

众所周知,腾讯、网易两大巨头在游戏市场的地位依然相当稳固,但这半年来,像《恋与制作人》《旅行青蛙》类似的非名门诞生的游戏,能够在短时间内大量圈粉并快速变现,这给巨头们带来了一些恐慌,同时也给了他们独辟蹊径的战略启发。

所以,除了MMORPG(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SLG(策略游戏)等重度游戏之外,支持优秀独立游戏团队,研发规模小但生产高品质游戏的理念被纳入规划。

阿里方表示,独家代理《旅行青蛙》后,将围绕其开展商品化授权、营销授权、空间授权启动全渠道合作,最大程度挖掘游戏本身所具有的品牌价值。

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证实了一些业内猜测,阿里从《旅行青蛙》获得品牌变现价值,在通过本地化挖掘完游戏价值后,通过影视开发、周边实体开发等形式再赚一笔,这恐怕才是阿里拿下这款“凉凉”游戏的真正用意。

对精品游戏的坚持是阿里和腾讯纷纷向Hit-Point公司抛出橄榄枝的原因,阿里与Hit-Point公司的战略合作,从《旅行青蛙》开始,但不会仅止于《旅行青蛙》,其中还有很大想象空间。

2008年电子商务专题汇报中,马云曾公开表态“饿死也不做游戏”。

2010年6月,马云向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汇报中表示,“我们坚定地认为游戏不能改变中国,中国本来就是独生子女家庭,孩子们都玩游戏的话,国家将来怎么办?所以游戏我们一分钱也不投。人家投,我们鼓掌,但我们不做,这是我们的一个原则。”

然而,马云信誓旦旦的承诺终遭打脸,这几年来,阿里巴巴在游戏行业内动作频繁。

2014年,阿里宣布成立自己的游戏分发平台,宣布采取游戏开发者、阿里、教育基金三者7:2:1的分成模式,希望将游戏开发者吸引到阿里的支付宝、淘宝等平台上。

被大众更多熟知的是,同年阿里巴巴斥资十亿收购的UC优视,组建阿里UC移动事业群,同时被收购的还有UC九游。2016年1月15日,UC九游正式更名为“阿里游戏”,由UC九游总裁林永颂出任阿里游戏总裁,移动事业群总裁俞永福担任阿里游戏董事长。

九游如今已经成为国内手游市场的重要渠道,对阿里而言,游戏业的外围产业链都已经做了个遍,但是自研游戏,还迟迟没有动作。

直到2017年9月26日,阿里大文娱宣布正式成立游戏事业群,下设开放平台事业部和互动娱乐事业部,并收购了詹钟晖所在的广州简悦,成立游戏事业群,而简悦业务就是以自主研发、合作开发、代理运营并重。

这意味着,阿里终于踹出了临门一脚。

2018年年初,在一次公开活动上马云再次表示,阿里做游戏并不是考虑钱,与其他企业不一样,阿里游戏的定位是老年人,是为老年人而设计。

这样看来,《旅行青蛙》这款佛系游戏,还是比较符合阿里的胃口。虽然《旅行青蛙》并非大量老年人在玩,但静置类游戏也并不算影响“孩子们成长”的那类游戏。

抛开小孩和男性受众,阿里还把目标对准了女性群体。

这款曾在微博话题产生总阅读量超过20亿UGC内容的游戏,创造出“呱儿子”、“老母亲”等一系列相关热点词汇,让许多女性母爱爆棚,数据同样显示,这款现象级游戏中,女性用户占比超过了80%。

与此前风靡的《恋与制作人》一样,整个游戏行业开始意识到女性玩家的重要性和潜力。

“她经济”时代,《旅行青蛙》以及Hitpoint公司进入中国市场也是情理之中,阿里的独家代理,也恰好符合这款游戏的定位——马云可以说是中国最懂女性的商人,成功从众多女性的口袋里掏走了金钱,也获得了“马爸爸”这一戏称。

游戏市场的增量机会已经不多,在面向男性玩家时,同类仙侠、武侠、传奇等游戏数不胜数,差异化也并不大,这让男性玩家对于新游戏的尝鲜欲望日益下降。女性市场却还有着大幅增长机会,在这一领域,阿里还是有着弯道超车的机会。

《2017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2036.1亿元,同比增长23.0%。中国游戏用户规模达到5.83亿人,同比增长3.1%,营收和用户数量都有了进一步增长。

在2000多亿元的整体营收中,腾讯的营收就有978亿元,占据中国游戏市场份额的44%,因此,在游戏行业起步较晚的阿里,还和腾讯网易有着很大的差距。

在游戏业务中,网易有着较强的自主研发能力,腾讯则拥有强大的渠道优势,垂涎游戏市场已久的阿里想要后来者居上,还是相当的不容易。

然而,在腾讯2017年的全年财报中,腾讯的核心业务——游戏业务出现了环比下滑。第四季度,腾讯PC端和手机游戏收入总计297亿,低于三季度的328亿,环比下滑9.5%。

去年9月,数据机构公司Quest Mobile和极光大数据的报告双双显示,《王者荣耀》在DAU、MAU和留存曲线到达了一个转折点,呈现下降趋势。

游戏的生命周期决定了任何一款爆款游戏都难逃疲软的命运,此时正是腾讯青黄不接的时候,这也给了阿里一定机会。

2017年阿里公布的战略显示,他们将投入10亿元专项资金用于游戏 IP 的生态发展,并与阿里文学、阿里影业、优酷联手推出“IP裂变计划”。

《中国企业家》从阿里方得到的消息是,此次代理《旅行青蛙》,是阿里游戏和阿里影业共同赴日商谈拿下的,这似乎也从一个侧面表示,《旅行青蛙》有可能会被多角度多层次开发,或许未来会成为一个影视元素或IP。

抓IP,成了阿里在游戏市场试图分一杯羹的不同发展思路。

拿下《旅行青蛙》只是第一步,阿里游戏近期还会有大动作,包括与完美世界合作《烈火如歌》等游戏。

据传,阿里游戏内部正在大规模挖角其他游戏公司,网易某游戏项目组甚至全体都收到阿里游戏发来的邀请信息。知情人透露:有的游戏工作室几乎被挖空,甚至连刚入职没多久的新手也被推荐到阿里试一试。

不过,一手IP,一手自研的阿里游戏能否伴随泛娱乐融合的发展潮流,成功从后来者逆袭,还需要时间的进一步检验。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