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拥有350年历史,年销售超千亿人民币,成为“三百年老店”的德国默克秘诀竟然是……

2018-04-16 09:46 | 作者: 严凯

WechatIMG129

在全球的知名企业中,恐怕很少有企业的历史能够超越默克集团。这家总部位于德国达姆斯塔特的知名科技公司成立于1668年,也就是中国的清朝康熙七年。今年,2018年,是其成立的第350周年。

默克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至今传承了十三代。该公司70%股份至今由默克家族持有。默克集团中国区总裁安高博(Allan Gabor)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时称,正是这种股权结构保证了默克集团的价值观和经营能够代代传承。

2017年,默克集团全年净销售额达到了153亿欧元。该公司在生命科学、医药健康和高性能材料三个业务领域处于世界领先水平。

两年前,默克集团以170亿美元收购全球最大的生命科学企业之一美国西格玛奥德里奇。这是默克集团历史上金额最大的一次收购,也是生命科学行业最大的交易之一,也造就了今天默克在该行业的全球领先地位。

4月11日,在博鳌亚洲论坛期间,默克集团中国区总裁安高博、默克中国战略及转型副总裁孙正洁、默克生命科学中国区董事总经理卫政熹(Steve Vermant)接受了《中国企业家》的专访。

以下是访谈实录。

CE:4月10日,博鳌的开幕式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做主旨发言时表示中国要扩大开放,您有何看法?

安高博:在听了习主席的主旨演讲后,有两点感受。第一,中国对整个外商投资企业做出了非常好的承诺,这对我们未来在中国进行新的投资和布局是非常有帮助的。像默克这样的公司,无论在生命科学、还是在医药健康、高性能材料领域,做出任何重大决策之前都必须对未来政策做预判。

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我们在南通投资建设了生物制药和生命科学两个生产基地。其中的制药厂专门供应中国的基本药物目录里的产品,而且是默克的原研药产品,我们目前在考虑继续扩大南通的生产能力。要增加投资,从长远来看,要对未来宏观经济形势要有信心,短期之内,要保证有积极的回报。这次会议确立了我们的信心。

今天(4月11日)早上,我在参加与习主席的会面当中,他特别强调了目前在海南博鳌设立医疗的先行试验区,这就是说在国外先进原研药品可能会更快进入到中国,提供给有需要的患者。原研药品从研究开发到临床再到上市,通常耗资巨大历时长,如果有这样一个尽快把这些药品带给中国患者的途径,这样的举措对政府、科研、企业,尤其是患者各方都有利。

另外,从宏观的角度看,昨天全球的金融市场都因为习近平主席在博鳌的主旨演讲受到非常大的振奋。

CE: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默克进入中国也85周年了,您是亲历者和参与者,您怎么看?从您的个人感受角度看,都有哪些变化?

安高博:对中国来说,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对默克来说,今年是成立350周年,进入中国85周年。过去的40年中,我们看到中国稳定的增长以及日趋完善的政策措施。

对默克来说,生命科学、医药健康和高性能材料这三个领域需要的不是某个单一领域的政策,而是关乎整个行业和产业发展的综合政策和监管。从近期习主席的表态当中,以及政府部门的调整当中,我们感受到了政府部门的合力正在加速逐渐形成,这不管是对中国企业,还是对在华投资企业都是非常有利的。

另外就是中国现在创新辈出。两年前,我们还没有在中国设立创新中心的打算。但今年2月,我们在中国成立了创新中心。从默克的角度来说,中国不仅仅是一个大的市场,更是默克全球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希望能够在中国的创新服务于全球战略。

就个人来说,在中国生活这些年,我从来没有感觉到无趣,中国日新月异,总是让人充满兴奋。

孙正洁:谈到创新中心,三年前,默克在总部建立了全球第一个创新中心。去年我们在美国硅谷成立了第二个创新中心,第三个就是在中国。在以前,谈到创新和研发,中国的位置没有很靠前。从我们的投资,你可以看出默克对中国创新的重视。另外,在创新领域,独自做研发是不够的,需要跟合作伙伴一起。在中国,我们需要贴近中国的合作伙伴,这也是为什么设立这个创新中心的原因。

我是2009年加入公司的,当时默克在北京设立了生物制药中国研发中心,之后在南通建设生产基地,现在又设立创新中心,默克对中国的投入是在不断加码的。

其他企业在不同区域也有创新中心、加速器和孵化器,有的公司在中国设立了两个机构,而在其他国家只设立了一个,这证明中国的创新环境和市场的巨大潜力,也被这些国际公司认可。

CE:目前,中国有很多创新的集聚区,比如说长三角、珠三角,还有京津冀,请您评价这几个创新集聚区的发展水平?默克中国创新中心未来是否会在这些地区有所布局。

安高博:这些地区,都有软件和硬件两个指标。就软件而言,企业在这些地区能以什么形式与当地的合作伙伴默契的合作很关键。还有一个需要考虑的是,在选择一个地区的时候,是不是离客户够近,离供应商够近,以及在这个地方是否形成产学研一体化的经营环境。

孙正洁:中国不同地区的创新环境,有不同的生态和特点。比如说长三角一带,以生物科技及新兴技术发展为主。同时,在广东这一带,有非常好产业基础,比如平板显示等硬件方面的制造优势。

默克做创新的时候,会做全国的布局,会根据不同地方的特点和优势来跟业务匹配。默克谈创新时,也不仅局限在现有的高性能材料、医药健康和生物科学三个业务领域。我们还会关注新的趋势,比如说数字化、人工智能、物联网等,关注这些跨界的领域对我们的业务产生什么新的发展机会。

我们除了看省市高新区硬件和优惠条件之外,还注重在一个区域内形成的创新生态环境。这就包括客户、供应商、孵化器、加速器、初创公司、科研机构和大学、风险投资等。所有这些一起形成一个良好的生态,便于我们和伙伴一起来做创新。

CE:您也说到,生命科学或者生物制药是属于非常前沿的行业,不仅是默克,赛诺菲、GE都进入了中国;另一方面,中国本土的企业也在快速成长,竞争越来越激烈,你怎么看现在的竞争格局,以及未来的趋势?

安高博:我们认为,行业的发展是提高整个产业链的好机会。例如,最近中国的仿制药一致性评价,有些业内人士把它当成一个挑战。但我们认为这是个好事情,我们认为这会给消费者和患者带来质量更高的药品和产品。

这里要说到的是,中国制药正逐渐与世界接轨,趋于世界级的水平。中国最近加入到国际的ICH(国际人用药品注册技术协调会)组织,这会大大加速在提升标准,增强竞争力方面的探索。提升标准不会把竞争环境变坏,相反能够使得中国制造水平更加趋近国际化。很多中国制药厂,也都是我们默克生命科学业务的客户和合作伙伴。

卫政熹:我们是全球生命科学业务领先的公司,在过去20年中,我们也看到中国的制药行业蓬勃发展,从最开始的化学仿制药,到生物仿制药,到自主研发的创新药物。作为生命科学行业领先的创新方案提供者,我们致力于在中国向创新驱动型经济的转型过程中扮演积极的角色,解决业内的棘手问题。在中国,比如药明康德等领先企业,都是默克生命科学业务的客户。默克的生命科学创新产品和解决方案帮助我们的伙伴,提高行业标准,加速药品研发及生产。

与此同时,支持中国的需求和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将驱动更高的效率、创新,甚至合作。保持敏捷并不断满足行业日益变化的需求对我们而言非常重要,也让我们思考如何进一步思考我们的业务,如何变得更有效率,以继续保持我们的领先地位。例如,我们拥有生命科学行业世界领导的电子商务平台sigmaaldrich.com,在中国我们正通过世界领先的生命科学电子商务平台加快我们的服务速度,为合作伙伴提供增值服务,以增强客户体验。最近,我们与施耐德电气中国签订了合作备忘录,加速中国生物制药行业的发展。结合默克与施耐德电气的卓越技术和创新解决方案,将为客户节省时间、大大提升制药过程的灵活性。

CE:默克是一家真正意义上的“百年老店”,拥有350年历史。在中国,很多企业立志成为“百年老店”,默克有什么秘诀吗?

安高博:默克公司70%多的股份是由默克家族控股的,另外大约30%股份上市流通,这种股权结构不是完全市场化,但能够保障我们长远发展,做一些长期的规划和准备。默克公司已经经历了第十三代传承,这种传承是公司的一个特点,这么多年所形成的价值观一代一代传下去,保证经营的一以贯之。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