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民生涅槃

2018-04-16 09:52 | 作者: 思洋

屏幕快照 2018-04-16 上午9.47.47

2018年2月23日,保监会正式接管安邦,对于民生银行来说,这无疑是个积极的信号。

两年前的2014年8月中旬,58岁的民生银行掌门人董文标宣布引退并辞去民生董事长职务,赴新成立的中国民生投资公司任董事长。不久,被寄予厚望的年仅42岁的下一代接班人——民生银行党委书记、行长毛晓峰因涉嫌违纪被双规,然而祸不单行,此时,民生银行不断遭安邦在二级市场举牌增持。至2015年1月31日安邦已持股民生银行A股接近20%,再加上持有的民生可转债与其一致行动人的股份,安邦已经成为民生银行的实际控股股东,大幅超过第二大股东新希望集团不到10%的持股比例。

不可否认,当时的民生银行遭遇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内忧外患,然而除了要解除民生银行面临的股权危机外,如何在复杂的金融形势下铺设好未来发展之路,则是民生银行及其新任领导者所面临的更加根本性的问题。

“野蛮人”来了

“毛晓峰事件”发生后的2015年1月31日下午两点,民生银行紧急召开董事会临时会议,随后召开干部会,安排危机应对。会后,民生银行发布公告表示,董事会收到毛晓峰辞职信,接受其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民生银行董事、行长及董事会相关专门委员会职务。目前,由董事长洪崎代行行长一职。

此番临危受命之前,洪崎已担任民生银行行长多年,之前与董文标两人也多年配合默契。洪崎当年也是参与民生银行筹备组建的一员,曾历任民生银行总行营业部主任、北京管理部总经理、常务副行长等,主要负责信贷业务,2009年成为该行第五任行长。

在稳定民生银行内部军心之后,该如何处理“野蛮人”安邦的举牌行为?此时(2014年12月22日),安邦已经提名安邦副总裁、安邦人寿董事长姚大锋出任董事,而这也被民生银行董事会接受,只等银监会最后的批准结果。

民生银行的股东层是否会迎来新的变局?

自2014年11月28日到2015年1月,仅两个月时间,“安邦系”吴小晖在二级市场上狂扫民生银行股票,用逾170亿元资金12次进场,劲揽民生银行17.16%的股份,代替刘永好坐实第一大股东位置。

2014年年末,在民生银行的股东结构中,刘永好为代表的“希望系”持股约为7.69%,卢志强为代表的“泛海系”、以张宏伟为代表的“东方系”以及史玉柱的持股大多未超过5%。安邦的强势进入,打破了之前股东层的平衡。

刘永好、卢志强、张宏伟和史玉柱都是持股多年的老股东,自2006年以来,民生银行第四次董事会改选之后,在股东层面早已通过多方博弈达成了平衡。而二十多年来,民生银行的股权平衡能维持到现在,外界认为这并非个人能力,而是与董事会的制度设定有关,没有一股独大的情况,各股东能够保持话语权、投票权的平衡。

“民生银行在监管要求上是很严格的。作为股东,我们从来没有派过一个人去干扰管理层的任何事,我们也不希望去控制管理层,民生银行也不可能成为某一个公司或个人的银行,至少我个人从没有过这样的想法。”刘永好在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时表示。

面对野蛮人入侵,相比刘永好的坦然,民生银行另一股东史玉柱则显得高调得多。

2015年1月,外界爆出刘永好减持及安邦举牌进入民生的消息时,史玉柱在微博上高调发文:“健特生命(史玉柱公司)持有的11.5亿A股民生股票,既然咱公开承诺了3年不卖,就绝不会卖,就留给孙子的儿媳妇吧。安邦控股民生,我觉得挺好。有大股东照料,民生未来说不定更有戏。安邦吴小晖好赖也是我同班同学,如果将来把民生股票搞跌了,我去踢他PP。”

早在2003年9月,史玉柱以1.43亿元的“白菜价”从冯仑手中买下了1.43亿股民生银行国内法人股,其后,史玉柱又通过民生银行的A股定向增发认购了3.09亿股。在2014年,史玉柱称想退休,曾经离开过民生银行董事会,但从2016年夏天开始,他又不断增持民生银行,强势回归民生。

史玉柱在增持,而刘永好和郭广昌却选择了相反的方向。为了筹备新网银行,新希望集团自2014年下半年以来,逐步清仓了民生银行H股。随后,刘永好在2014年12月26日减持民生银行A股,套现约20亿元。2017年,复星集团创始人郭广昌也出售所持的民生银行6.43亿股,减持后郭广昌的持股比例从2.22%下降至0.48%。其实,郭广昌与刘永好减持的主要原因大致相同,都是为了投资新银行。鉴于监管层“一参一控”的要求,不得不减持民生银行的股份。

2015年2月初,姚大锋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安邦投资民生银行是一种友好的市场行为。作为新晋董事,安邦会按照民生银行的章程,履行董事的职责。

但本应在2015年4月10日召开的民生银行董事会换届因种种原因被延期,安邦的董事提名也因此一直被搁置下来。

在经历了近两年时间的“超期服役”之后,2017年2月20日,北京友谊宾馆,民生银行第七届董事会换届才姗姗来迟。

在经过一番角逐后,民生银行敲定9名股东董事,其中,张宏伟、卢志强、刘永好、史玉柱、姚大锋均入选。会上,确立洪崎为董事长的同时,确定张宏伟、卢志强、刘永好和梁玉堂为副董事长。至此,安邦的董事提名顺利通过,从2016年就开始的民生银行股东层纷争告一段落,各方都如愿进场。

在采访中,《中国企业家》记者多次联系安邦保险,对方表示,“目前不方便接受采访”。

在第七届董事会换届选举后,民生银行大股东层的老面孔仍占据“大半江山”,可以说,这份新一届的董事名单并没有太出乎市场的预料。史玉柱回归、郭广昌离席,如今民生银行董事会内部已经达成了新的平衡。

“民生银行主要的股东都共事多年了,彼此都比较了解。我觉得总体上遇到事情都是能互相沟通、协调的,”刘永好表示,“有一个稳定健全和规范的董事会非常重要。这种合作共事,必须有一颗宽广的心。民生银行是所有股东的银行,是国家信任的金融机构,必须符合《公司法》约定的公司规则。”

2018年金融领域强监管依然在继续。2018年1月5日,为了加强商业银行股权监管,规范商业银行股东行为,银监会发布了《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并之后又公布了两个配套文件。其主要目的就是监管股份制商业银行中股东代持现象;明确股东权责;以及防止股东非自有资本入股银行;防止大股东把商业银行掏空。

创业维艰

2017年,民生银行一位部门总经理曾在网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提到了这家银行初创时期的景象。那时,民生银行的最初办公地在木樨地,洪崎和他的三位副总四个人四张桌子,挤在一间房子里办公。民生银行的出身,决定了他与国有银行的竞争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民生银行的存款曾经少得可怜。最初,民生银行的员工们为吸收存款,必须去“扫马路”、“扫楼梯”。

二十年来,这家银行从注册资本13.8亿元、净利润1.5亿元,一跃成为总资产近6万亿元,净利润约500亿元的全国性商业银行。从专注小微、事业部改革再到金融科技,民生银行高管与大股东创造了这家银行的黄金时代,并让“民生系”三个字成为了一种标志——用现代企业制度来管理银行。

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家由民营企业家共同发起的银行,1996年民生银行初创时股东包括59位,其中刘永好、张宏伟、卢志强、郭广昌、史玉柱、冯仑等企业家,他们中的任何一位在当今中国商界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如何平衡各大股东之间的利益,维持大股东与管理层之间的关系,一直是每届民生银行话事人要面临的主要问题。董文标上任后,民生银行业绩进入黄金发展期,尤其是2009年以后,民生银行确立小微金融发展理念,并在银行内部创新地尝试“事业部”等制度改革,从而成为了一家定位明确、特点鲜明的商业银行。

2011年,民生银行进入高速发展的最顶峰。当年财报显示,净利润279.2亿元,同比增长58.81%。这一年,洪崎还是行长,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对外说了一句话:“民生银行利润高到不好意思公布。”也是在这一年,银行业不良贷款率触底,开始告别高增长时代。

2013年至2014年,受中国经济发展增速放缓,利率市场化,以及银行不良贷款率攀升的影响,中国银行业开始进入低利润时代。从民生银行财报来看,2012年到2014年,虽然净利润逐年增加,但是同比增长却大幅回落。如2012年至2014年,民生银行净利润同比增长分别为34.54%、12.55%、5.36%。

在银行业萎靡不振之时,董文标并没有恋战。2014年8月18日,已经届满的董文标向董事会提交辞职函,告别了工作了19年的岗位。

谁继任民生银行董事长,引发了外界广泛猜测。2014年11月,民生银行终于确定新行长人选——空降高管郑万春。郑曾任中国工商银行副行长,是一名不良资产处置专家,同时也是洪崎的安徽同乡。

董文标与洪崎都是民生银行开创至今的主要创始员工,也是民生银行发展史上的元老级人物。在民生银行成立初期,董文标分管资金业务,洪崎则任民生银行北京管理部总经理,两人搭档多年,配合默契。2006年6月27日,原全国工商联执委会主席、中国民生银行第一任董事长经叔平,在88岁高龄准备退休时,把董事长之位传给了董文标。

据民生银行内部员工反映,洪在民生银行重要的转型阶段,如事业部创新、关注小微,都是参与决策的重要管理层。民生银行内部曾评价他:管理经验丰富、战略眼光敏锐以及执行能力出色。

2014年,民生银行推出了面向未来的转型方案——凤凰计划,希望用三年到五年的时间,让民生银行完成全面战略转型和经营管理体系再造。最终让这家银行展现出一个以客户为中心、增长方式可持续及公司治理科学高效的新型银行形象,并且在未来以金融科技为核心竞争力。

凤凰计划的实施期间,民生银行遭遇了一些新挑战。

2017年4月,民生银行被媒体曝出假理财案。其北京分行航天桥支行行长涉嫌伪造理财产品,并以产品“让利”转让的方式吸引高净值客户,致使逾150名投资者约30亿资金不知去向。2017年4月13日左右,曾任中国民生银行副行长、党委成员,泛海控股董事的赵品璋在机场被带走。是否与假理财案有关,目前尚无定论。刘永好告诉《中国企业家》记者,不久前,在民生银行的一次内部董事会上,他谈道:有人说我们民生银行有一个太太俱乐部,这个事全国很多人都知道了,但我为什么一点都不知道呢?既然这个事是不对的,不好的,我们为什么不讨论,不规范,不提出解决的办法和意见呢?

刘永好之所以发出这样的疑问,是因为他认为,曾经有一段时间,民生银行曾出现过一些困难和问题,但在新的格局下,现在正在往好的方向走。“对民生银行我很有信心,尽管在一个阶段,可能出现了这样那样的不足,但我理解的民生银行最困难的时候已经逐步过去了。”

如何处理好民生银行股东层与管理层的关系?刘永好认为,最重要的是管理层的利益要跟股东的利益一致,“近几年民生银行为了稳定管理层和股东结构也创新了合伙人制,推行了共享机制,民生银行高管普遍提薪。”刘永好谈道。

在一份由标点财经研究院推出的《2017中国金融业高管薪酬榜》中显示,民生银行以177.3万元高管平均薪酬,在纳入统计的58家上市金融公司中排名第16位,在上市银行中排名第三位。

凤凰浴火

民生银行股权分散,股东派系林立,为何在过去二十年保持了高速增长?其实,从股东层面来讲,派系林立也会互相制衡,这给管理层留出了更多的发挥空间。

“一家银行要对公众负责任,并不是任何人的提款机。二十年来,不排除有的股东想把这家银行据为己有,也都有一些动作,以前没有哪个企业能够(完全)控股,今后更不可能。”刘永好认为,“张三进,李四走,王五来,像这样的股权更迭,对民生银行是最不利的,然而这个时期在逐步的过去。”

“就民生银行而言,如果我们去分析它的利润增长,需要看它的经营策略、业务组合、管理机制。在这些方面,民生银行做了很多正确的事。大家都知道那些风波,背后都有具体的情况。这些问题在不同程度上影响了经营,但这都只是暂时的。”宜信集团高级副总裁、前波士顿咨询全球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张越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表示。2013年,张越还在波士顿时,曾为民生银行做过直销银行的咨询分析。

在她的印象中,民生银行的管理机制非常市场化,如后来做的小微、社区银行都走在业界之前。“当然这些东西有些成功,有些效果并不是很好,但这家银行确实勇于尝试。”

民生银行刚创办时,当时出资的59位股东中,主要是民营企业,国家规定的50亿资本金,59家企业只筹出了13.8亿元。可以想象那个年头,民营企业是什么光景。

2014年,民生银行内部高管、董事到美国去交流考察,并对未来的经济形势做出了预判:一是,经济下行会持续蔓延;二是,利率市场化会加快。当时,虽然利率市场化的进程已经开始了,但很多银行的管理及风险定价水平还远远没到位;三是,金融科技将颠覆传统银行。

正是基于这种判断,2015年民生银行全面推开了转型计划——“凤凰计划”。

“凤凰计划”取义于“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相传凤凰每隔500年会在梧桐枝头自焚一次,在经历过烈火的煎熬和生死的考验之后,再次获得新生,新生之后“其羽更丰,其音更清,其神更髓”。显然,民生银行要想获得新生,也必须要经历一次烈火的煎熬和生与死的考验。

这项全面转型计划为期五年,围绕着7大主题设计了9大模块,共有39个具体的大型项目,涵盖战略定位、发展策略、经营体制、管理模式、运行机制、IT系统、技术工具、专业能力等多个层面,涉及民生银行的每一条业务线与全部的前中后台职能,目的是要重造一个真正以客户为中心的民生银行,让民生银行在接下来的银行业大变局中成为最后的胜利者。面对这样全面而庞杂的转型计划,用伤筋动骨已经不足以形容了,用民生银行自己的话来说,这是一次“脱胎换骨”,是从外表到灵魂深处的一次全面改造。

凤凰计划推出后,民生银行成立了专门的领导小组和7个专业工作组。为了打破传统的思维与秩序,民生银行还组织成立了金融科技公司,这不再是一个简单的部门,而是管理理念、股权分配、人才政策等都更多与互联网公司接轨的新企业。

在推动“凤凰计划”的过程中,最主要的挑战来自于如何改变大家过去多年形成的一些观念和理念。

民生银行原信用卡部离职高管李劲(化名)在接受《中国企业家》记者采访时表示,凤凰计划战略方向是对的,也有部分对民生银行原来的战略方向做了否定,如社区金融。但是,凤凰计划在落地实施阶段,却遇到不少阻力。如凤凰计划中,要把民生银行建成金融科技银行,但是,由于民生的市场化发展一直很好,业务部门是银行的主力,而科技部门一直作为辅助的角色存在,大多时候高薪也留不住高科技人才。由于以业务部门为主,所以前几年,也存在民生银行支行行长业绩好,比总行行长工资高的现象。

旧有的观念根深蒂固,要想改变绝非一朝一夕之功,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现在,凤凰计划即将进入到第三个年头,民生银行的转型也进入到了更深的水域,可能触及银行的组织架构、体制机制等层面,这些方面的转型难度还是很大的,但这些层面的转型又是极为关键的。

民生所转型的金融科技方向已经进入越来越多的竞争者。如筹建多年的民营银行已经崛起,他们身后都是来自BATJ等互联网巨头大股东。

2018年3月2日,在银监会的例行发布会上,来自银监会城市银行部主任凌敢对媒体表示,目前,银监会在民营银行5家试点发展经验基础上,批筹12家,17家目前已全部开业,其中2017年当年共有9家开业。截至2017年末,民营银行不良率为0.53%,低于商业银行平均水平,境内纯中资民企均可提出民营银行设立申请。除此之外,民营银行的盈利状况良好,2017年民营银行总计实现净利润19.67亿元,是上年同期的2.09倍。

但是,中诚信国际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表示:“目前大多数民营银行依托股东支持,在获客、业务定位及风控等方面与传统银行有所区别,近年来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兴起,线上支付结算以及理财等多方面对传统银行产生了一定的冲击。但由于成立时间较短,其业务拓展方式和风控模型的有效性仍有待进一步检验。民营银行的资金来源较为有限,其资金的稳定性也值得关注,在资金市场价格波动的情况下,盈利稳定性面临挑战。受到互联网金融冲击,近几年一些传统银行也开展了一些线上的创新业务,如直销银行,但如何将传统银行优势与新型的互联网金融业务相结合还有待进一步探索。”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