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她是北大学霸、亿万身家“霸道女总裁”,但最近长胖了,她说不想让自己保持一个完美的人设

2018-04-16 12:13 | 作者: 焦丽莎

楠

蜜芽创始人兼CEO刘楠    来源:中企图库

她是北大学霸、跨国公司高管、全职妈妈、淘宝店主、亿万身家“霸道女总裁”、奇葩说辩手。如今,她在公开场合谈的最多的确是“撕掉标签”。

2018年4月14日,在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木兰汇公益基金会主办的全球木兰论坛暨2018(第十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上,主持人这样介绍蜜芽创始人兼CEO刘楠。的确,在过去六年间,蜜芽从销售一片纸尿裤起家成长为独角兽公司,刘楠的角色也在不断切换。

刘楠在现场说,我很喜欢“舞!舞!舞!”的感觉,脑海里首先出现的是独舞的画面。每次看独舞,尤其是现代独舞,我会看到三件事:第一是节奏,第二是力量,第三是悦己。

刘楠从节奏、力量和悦己三个层面谈了怎么看待创业过程中女企业家跟自己如何自处这件事。回忆蜜芽的创业历程,在风口上不断有投资人给刘楠提出新目标。当目标从10亿、20亿变成100亿,刘楠陷入了沉思,“我觉得有人在打扰我的节奏,如果你是一个独舞演员,音乐忽然换掉了,换成节奏非常快的,其实是换了一个舞种,你能跳好这支舞,未必能跳好那支舞。我时刻提醒什么是自己的节奏,当我感觉不太舒服的时候我就会重新梳理一下,找回自己的节奏。”

对于创业中的无力感,刘楠有不同的感受和理解,“我觉得无力感更多来源于我们对自己的要求太高。她说,当把“完美”两个字抛到后面的时候就没有了无力感,反而处处都是力。因为每个地方做得不太好,才有使劲的可能性,所以力量真正来源于自己内心对自己的一种和解、放过,或者是对自己好一点。

对于外界的那个与日俱增的100亿目标,刘楠并不快乐,更不能悦己。为此,蜜芽做了战略升级,推出自有品牌,并且定义为新国货。刘楠的决定得到了投资人的支持,“我不想做一家中国第四大或者第六大电商公司,但是我想做一家不错的婴童公司。”

这样的“撕标签”并不是第一次。去年年初,蜜芽创始人兼CEO刘楠出现在《奇葩说》的舞台上,她扮演的角色是“辩手”。节目一开始,她就对观众说,“我是来撕标签的。”

近一个月的封闭训练和节目录制,是刘楠打破个人认知边界的一次修炼。她对《中国企业家》说,“以一个选手的身份,体验式的亲历了流行文化和议程设置的创造过程。这是原来以企业家或创业者身份难以获得的观察视角。”

创业六年,刘楠称之为“一直是披着铠甲在打仗。”当何炅问她是哪里找到的铠甲时,刘楠回答:“铠甲永远不是别人给你的,而是你以最赤诚的肉身去面对每个人。在你遇到恶的时候,这个硬的东西会来刺伤你,让你痛;但痛过之后,你会长出铠甲。”

曾经“北大学霸”的标签让刘楠感到过痛。她说,北大学生都有一个梦魇:考上北大是自己人生顶峰。毕业后的刘楠曾加入一家外企,表面风光的工作让她感到恐慌和害怕,“最大的问题是你能否有勇气把这些所谓的彩色泡沫踩碎。”

刘楠做到了。

2011年刘楠辞职创业,2014年跨境垂直母婴特卖平台“蜜芽宝贝”上线,同年年底完成三轮融资;2015年7月品牌升级为亲子家庭消费平台,并于2015年9月完成百度领投、红杉资本、HCapital等股东和数家美国私募基金跟投的1.5亿美金D轮融资。2016年11月到2017年9月完成交割的E轮融资,由央企背景的中字头机构投资。目前为止,蜜芽已经完成融资总额超过20亿元人民币。

去年10月,刘楠在内部信中表示,当时蜜芽自由现金流已经超过10亿元,并已经实现了正向现金流。

自我成长是过去一年刘楠最用心的三件事之一,其余两件是制定战略和优化组织。而这三件事是相辅相成的,当CEO刘楠在战略制定出现僵局时,很可能就是个人的认知边界不够。

刘楠回忆,除了参加《奇葩说》的经历,在中国企业家木兰学院她学到了一句话,“公司里面没有个人,只有角色”。这让她突破了认知边界,反过来也提高了组织管理的效率。

业务的多元化,是蜜芽过去一年最大的变化。背后的原因是,中国可能不需要一家排名第五或者第六的电商公司,但中国需要一家世界级的婴童公司。刘楠相信,因为中国是最大的人口出生国,又是制造业大国,婴童行业最前沿的产品和模式,一定诞生在中国。

以下是刘楠在全球木兰论坛暨2018(第十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上的演讲:

很多时候,我在木兰汇的活动上是诚惶诚恐的。因为有太多优秀的女企业家,她们是我师长的年龄,跟她们在一起,我学到很多企业管理的知识,我也很愿意把自己积累的想法跟大家分享。

我出生于1984年,西安人。因为陕西那个地方有些封闭,我在18岁之前几乎没出过省,2002年考到北京读大学,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6年,北京就像是我的第二个故乡。

我从北大研究生毕业后,完全找不到自己该做的事情,因为我学的是新闻学,当时觉得什么都能干,但好像什么都干不专业。我懵懂的进入外企后,赶上经济危机,不让升职、也不让加薪。我一个浑身是劲的年轻人天天坐在办公室写PPT,感觉特别慌,感觉青春都要荒废在这里,但又没想好能干什么,就辞职生孩子去了。

我辞职在家当全职妈妈期间,反而把北大毕业生应该干什么、不应该干什么的那些外界枷锁全都放下了。因为外界会有一种声音,说北大毕业生至少应该留校当个老师,或者主持人、编辑什么的。可这些事不是我特别想干的,我当全职妈妈期间外界对我反而没有了这种期待。

在那期间,我发现自己特别喜欢商品,喜欢真正好品质的东西和生活方式。每次我去国外旅游,人家都去景点、名胜古迹,我就不爱去,我经常跑到超市和菜市场。每次站在国外的菜市场看着琳琅满目不太常见的水果,看着货架上的洗发水就感到特别满足。我在外国的超市里一瓶一瓶看标签,我愿意在这方面花时间。当你把别人的期待放下以后,就会去做听从自己内心的事情。

我在当全职妈妈的时候创立了蜜芽,想给孩子找到放心、可靠、高品质的购买渠道。蜜芽在2014年正式上线,网站上线的那天正好是我女儿上幼儿园的第一天。之后很快迎来一个爆发,因为前两年大家都在谈论消费升级。

在蜜芽做到一定名气之后,我开始接受采访。但我发现大家对女CEO的采访都特别单调,第一句话就是:你是1984年出生的,你好年轻,你是怎么做到的?你好厉害。我有时候不知道怎么回答,还在酝酿怎么总结成功的要素,第二个问题就来了:你一定在家庭上牺牲了很多吧?当时我就觉得,这两个问题放在一起很可笑,一方面大家关心你为什么成功,一方面所有人都提醒你牺牲了很多。明显是不让女企业家心安,让我们焦虑,让我们痛苦。所以,后来我对第一个问题就不认真想了,我会回答可能是运气好吧。面对第二个问题,我就说其实也还可以。

但是今天,我觉得应该说说真话。“舞!舞!舞!”这个主题非常好,我还不知道真正的出处,但我觉得有一句英文是可能很多人都知道的,永远要像没有人看你一样的自己起舞,哪怕你被渣男伤害无数次,下一次恋爱也要全身心投入,要永远乐观和开心地投入生活。

我很喜欢“舞!舞!舞!”的这种感觉。我看到“舞!舞!舞!”这个题目首先脑海里出现的是独舞的画面。每次看那些独舞,尤其是现代独舞,我觉得里面有三件事情,第一是节奏,第二是力量,第三是悦己。很多人觉得现代舞很怪,未必用传统的审美能看懂它,但是我觉得现代舞的舞者都非常陶醉,一定是悦己的。我想从节奏、力量和悦己三个层面讲一讲我是怎么看待创业过程中女企业家跟自己如何自处这件事。

第一,节奏。我觉得很少有女企业家因为节奏太慢或者特别懒而受到内心的折磨或者挣扎。因为女企业家全都是特别勤奋的,中国的女人传统美德就是勤奋、勤劳、勇敢。女企业家经常在节奏上会受到心态急的困扰,什么东西打破了我们的节奏?我觉得是外界的期待。像蜜芽做电商,一开始就会有很多外界的期待,蜜芽在第一年就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先做它一个亿,结果做了四个亿。投资人和媒体看到后说,好棒,明年能做多少?明年20亿吧,也做到了。第三年能不能做50亿,或者直接做100亿?当时有人说你如果能做到20亿我再给你投5亿,然后你把它全亏掉,做到100亿行不行?然后做到了100亿。

之后,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我觉得有人在打扰我的节奏,如果你是一个独舞演员在舞台上跳舞的时候,你的音乐忽然换掉了,换成节奏非常快的,其实是换了一个舞种,你能跳好这支舞,未必能跳好那支舞。我时刻提醒什么是自己的节奏,什么是被别人影响的节奏,每次我感觉不太舒服的时候我就会重新梳理一下,找回自己的节奏。

第二,力量。舞是很有力量的一种表现形式,我特别在乎内心真正的力量源泉来自于哪里。我觉得跟力量相对的是无力感,大多数时候,每个人都会在坏情绪来临的时候感觉到无力感,可是我觉得无力感更多来源于我们对自己的要求太高。所以我经常开玩笑说,我最近已经弃疗了,体重直线上升,在繁忙的工作中吃让我很快乐,我宁愿牺牲一下,但是本质是我接受了自己的不完美,我不想让自己保持一个完美的人设,什么平衡的家庭、不错的事业,孩子特别聪明美貌,还是一个好妈妈,我不想背负所有对我完美的期待。我想尽力做好自己,但是我不为一个完美的自己负责。当我把“完美”两个字抛到后面的时候就没有了无力感,相反处处都是力,因为我每个地方做得都不太好,所以我才有使劲的可能性,所以力量真正来源于自己内心对自己的一种和解或者是放过,或者是自己对自己好一点。每个人要找到自己力量的源泉。

第三,悦己。回到蜜芽的故事,当他们想让我做100亿,甚至不惜给我10亿让我去亏损的时候,我觉得这件事让我不快乐,让我不能悦己。

回到初心,我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是想为自己的孩子找到好的商品,我代表了中国80后一代的妈妈,我现在的想法又是什么呢?蜜芽最开始卖进口产品,可是国货的机会在崛起,难道我要一辈子卖进口产品吗?我应该做一些新国货,这也是我的新兴趣。我的孩子在长大,曾经要买奶粉、纸尿裤,现在我要考虑她的教育,蜜芽作为一家婴童公司一定要考虑之后的教育怎么做。

我跟所有投资人也这样说,他们非常同意和相信我,我不想做一家中国第四大或者第六大电商公司,但是我想做一家不错的婴童公司。我们很快就决定了这个战略升级,去做了自有品牌,定义成品质新国货。我现在的朋友圈基本就是一个自有品牌代言人,想办法植入,还做了线下乐园,在线下儿童乐园有50个门店,以乐园为载体为小孩提供服务。我觉得这是让我快乐的,当我是开心的,我就是自信的;当我是自信的,我就是好奇的。而大家知道,企业家一旦有了好奇心,他就是无敌的。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