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乔健:人不应该把自己放进舒适区

2018-04-16 14:37 | 作者: 陈贝蕾

乔建

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MBG中国业务总裁乔健    摄影:邓攀

“人不应该把自己放进舒适区。”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MBG中国业务总裁乔健在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木兰汇公益基金会主办的全球木兰论坛暨2018(第十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上,这样形容自己进入手机行业的动因。

在负责联想移动业务集团之前,乔健是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负责联想全球人力资源管理工作。但HR行业对她来说已经熟门熟路,没有“天天濒临死亡的感觉”,于是,乔健主动请缨进入联想挑战最大的手机业务,希望带领联想移动业务走出低谷。

上任一年半的时间里,非技术出身的乔健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艰苦和挑战,工作密度大了很多。“做新的事情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去学习,并且手机这个产业变化的非常快,即便是做了十年二十年的人,也要每天了解产业中的新变化,精神压力是最大的。”乔健说。

面对未来新技术、新机会的汹涌而至,乔健并不恐慌,她认为:“其实新技术的到来是在倒逼自己学习,学习起来会很快,而且,没有什么东西是学不会的。”

乔健自身就在不断寻求突破,快40岁时重新学英文,并带领管理团队做了国际化转型。后来在国外待了7年的她,还将自己的亲身经历和领悟整理成书《东方遇到西方-联想国际化之路》,该书曾被美国亚马逊网站评选为“CEO最佳读物”。

乔健提到,在自己小的时候,父亲对自己的影响很大,他曾经对自己讲过一个成语——负隅顽抗。“他说,隅就是角落,人被逼到一个角落无处可走的时候,你还可以再站起来,这就是负隅顽抗,也是他最喜欢的一个词。”如今,乔健身上不畏困难勇于接受挑战和拥抱新事物的精神,很大程度上就来源于父亲的鼓舞。

以下是乔健在全球木兰论坛暨2018(第十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上的演讲:

我整个职业生涯都在联想集团从事着非常枯燥的IT行业,所以我在想,让我在跟艺术家讲舞!舞!舞!真的是特别难。但是当我越思考的时候,我就越想,其实我的事业也好,人生也好,真的就是三个“舞”字。

我小时候没有任何音乐细胞,也没有任何艺术细胞,我特别不喜欢跳舞。后来到上了大学以后,要学交谊舞,我就硬着头皮在学。后来慢慢发现,其实学会了交谊舞很好,给我带来了我很多快乐,让我认识了很多帅哥。

我也想过跳广场舞,但之前我觉得那是大爷大妈跳的,后来有一次旅游去了三亚,我闲来无事,就跟着他们一起踩着节拍,跳起了广场舞。我突然发现,当你和很多人在一起踩着一个韵律跳舞的时候,那种集体感,真的是你生命最快乐的时候。

在联想,我们每次开年会,会逼着老板们上台跳《小苹果》,虽然舞蹈跳得特别难看,但是员工们特别开心。我就想,实际上,舞蹈的标准应该是在自己的内心,而不是从外界去评判。

我自己也是一样。我是一个特别不喜欢做重复工作的人,所以我在联想工作了很多年,但是工作性质都不一样,我做人力资源几年之后,正好赶上联想并购了IBM的PC业务。我从一个不会说英文的人,但最后完成了全球性的一个大整合,涉及到6万多人,这就是我的一个突破。

那次成功整合之后,我认识了木兰,木兰的姐妹们给了我特别大的帮助。那段时间,所谓的舞蹈就是我换了一个舞台,从只会跳中国舞,到要去跳国外的舞蹈。你会发现,在这个社会,你跟大家比的不是讲英文,而是能否具备全球视野。

后来我做了几年人力资源,觉得做得有点腻歪了。一年半以前,我自己请缨去做联想集团的手机业务,大家知道,联想集团的手机业务曾经非常辉煌,是全国第一,但是过去四五年因为各种原因,我们的业务开始走了下坡。直到一年多前我接这个业务的时候,联想手机从产品到渠道、品牌、势能,都面临着最大的挑战,内部的士气也是最低落的时候。

我当时想,我一定要挑战我自己。那时我有一种盲目的自信,认为我懂公司、懂战略,我可以找最好的人。我们并购了摩托罗拉这个品牌,所以我认为我们也有最好的产品。我认为可以通过激励团队,把联想手机业务做起来。所以我从自己又一个熟悉的舞台到了一个陌生的手机世界。

但是,真正接手了手机业务后,我突然发现,所有的事情远远比我想象得难,并不是你有一个好的产品、会带一个团队或是制定好一个战略就可以。手机领域有太多的规律要摸索,远远比我想象得要复杂得多。在整个手机的战场里边,做成功的清一色的都是男士们,所以我当时感觉到作为一个舞者身上需要的那种力量。那段时间,我的压力特别大,我在想,我是不是应该坚持下去?

带团队的时候,我和团队有了非常多的冲突,对于手机业务该做出怎样的战略规划,我也徘徊了很多次。那时候,我更加地觉得我是在跳一场独舞,没有音乐,自己和自己对话,别人帮助我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来接受这场帮助。

但是正是在这场独舞的过程当中,让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我过去不懂技术,也不懂产品,我来了之后,就拼命地学技术、学产品,和我们做技术、做产品的人辩论技术、辩论产品。

当我真正臣服下来,把舞者的身份放下来,把自己那一身华丽的舞服脱下来的时候,我开始倾听、研讨,让真正懂这个业务的人发挥价值。又是一个半年过去,我们的业务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最近我们刚发布的产品供不应求,我们现在的团队嗷嗷在叫,我们现在是空前一致的团结,想要打好这一仗。

今天我已经不再是独舞,也不再是我过去所跳的华丽的华尔兹,而是变成了海草舞、街舞,成为了现在年轻人最喜欢的舞蹈。在所有的过程当中,我都在加强对自己的认知,真正认识自己之后,我才发现手机真的没有那么难做,万事都有它的规律,是你自己的心魔让你找不到那个规律。就像那个舞点,其实舞蹈难学吗?并不难学,当你找到了那个韵律的时候,其实这场舞是非常好跳的。

我今天特别高兴,我终于用一年半的时间,把联想的手机从下降的颓势扭转过来,心里感到特别的释然,不仅仅是为这个业务释然,更重要的是我作为一个舞者的那种释然。因为我知道,我的优势仍然在陪伴我,这个优势就是发挥团队的力量,就是我内生的坚强,也是愿意发掘万事万物规律的决心。我要做的,就是找到所有舞蹈的韵律,然后拿起一个指挥棒,让大家一起来跳这场舞。

今天联想的手机仍然是在艰苦的爬坡时期,我们最近刚发布的联想S5手机有了一些好评,我知道这才是刚刚开始,未来的路还很远,联想集团也面临着未来之舞的更大挑战。

我小时候很胖,不会跳舞,但我后来还是学会了舞蹈,所以我相信,转型后的联想手机业务甚至联想集团,也一定能跳舞,我会让大家看到一个会跳舞的大象。谢谢大家!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